店員應該是好久沒有找到人說話了,沈曼兒過來和她八卦,她居然還找了一個凳子讓沈曼兒坐下。

沈曼兒本來以為自己問這麼多會遭嫌棄呢。

店員說:「你是不是聽說這個鎮子叫什麼續命古鎮,所以才覺得這個古鎮有故事?」

沈曼兒說:「對呀,我就是被它名字吸引了,看看它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店員說:「其實這個鎮子以前不叫這個名字,後來才改了這個名字。」

原來是這個鎮子上的年輕人都出去打工,讓老人留在家裡,等到回來的時候家裡的老人已經不在了。

子欲養而親不在,這才是最悲傷的事情。

所以有人就提議把鎮子的名字改了,改成續命古鎮,希望老人能等到家裡孩子回來孝敬。

沈曼兒說:「這個寓意還是很好的。看來這裡的人還挺孝順。」

店員說:「不說這個,反正改了名字之後,確實有一段時間來鎮子上的人就多了。我也因此受益。」

「可是這個鎮子確實沒有什麼特點,你看,沒多久就沒有人來了吧。」

店員嘆了一口氣,說道:「我這個店估計也開不下去了。」

沈曼兒說:「剛剛你就在發愁這事,所以我喊你,你都沒有聽到?」

店員說:「就是呀,平日里也沒有什麼人,反正我是剛不想去了。」

沈曼兒問道:「你去過那個鎮子嗎?」

店員說:「我倒是經常去,因為我姥姥家在那。」

沈曼兒點了點頭,又挑選了幾樣東西,結了賬就走了。

臨走前沈曼兒看向那個護身符,並沒有買下。

沈曼兒和炎龍宇打算回去,外面幾乎沒有人,給人的感覺很不好。

沈曼兒問炎龍宇:「你覺得剛剛那個店員有沒有在說謊?」

炎龍宇點了點頭,說道:「這個鎮子沒有她說的那麼簡單。」

沈曼兒你覺得剛剛那人說的太簡單了。

雖然老鄉並沒有流傳出什麼特別可靠的信息。

但是最近來村子里的人都因病去世了,肯定不是巧合。

更具體的事情還要等到了村子里了解之後才能下定論。

沈曼兒是不怕的,這是肯定是人為操控輿論。 打聽

沈曼兒和炎龍宇回到旅館之後,發現大哥就在一樓休息的沙發上坐著。

兩個人走過去坐下。

大哥說:「剛才看你們精神還好,還想問問你們去不去逛逛,結果敲門的時候,你們已經出去了。」

沈曼兒說:「我們確實不累,這才想著出去轉轉,結果外面太冷清了,所以我們這就回來了。」

大哥說:「我也發現了,剛才我想自己去。發現大街上幾乎沒有人,想著你們應該很快就回來了,所以我就坐在這兒了。」

沈曼兒說:「希望去古鎮的時候能發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吧。」

大哥笑了笑,沒說話。

沈曼兒覺得他在笑自己年輕,所以才會這樣尋找刺激,希望在唐山的過程中多發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沈曼兒心想,反正這個世界上也沒有鬼,這個有意思的事情當然就指的是別的事情了。

大哥說:「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我覺得安言和江藝這兩個人有些古怪。」

炎龍宇說:「能有什麼古怪,來這裡的不就兩個目的嘛。」

不用說都知道這兩個目的,一個就是單純的探險,另一個就是為了續命了。

大哥說:「你說的對,不過多加註意,也不是壞事兒。」

沈曼兒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是一起來探險的,如果真的出什麼意外的話,我們第一選擇還是要互相幫助。」

大哥點了點頭說:「是這個道理。」

不一會,剛才談話中的主人公就從樓上下來了。

安言還是一副看什麼都不爽的樣子。

江藝給人的感覺要好很多,但是可能是因為坐火車有些太累了,到現在也沒有緩過來,所以臉上沒有了之前一直掛著的微笑。

大家互相打了招呼,七個人就差小珍和珍妮了。

兩個女孩子,奔波之後肯定是要好好休息的。

所以也沒有人想著去喊她們,大家決定一起去吃飯,順便給她們帶晚飯回來。

旅館不提供晚飯,所以大家還是要出去吃。

之前大家已經召喚好了,手機的聯繫方式。

沈曼兒擔心小珍和珍妮出來找人找不見,所以提前發了消息。

幾個人都想找點特色菜吃。

可是這裡真的很冷清,火車站附近居然好多門店都關著門。

沈曼兒五人走了好久才勉強找到一家,還在營業的飯店。

沈曼兒一行人走進去,發現店裡環境還可以,就決定在這兒吃了。

老闆菜單讓大家選菜。

沈曼兒假裝抱怨的說道:「老闆,我們走了好遠才找到你們家。我看火車站附近好多店都空著,你們為什麼不搬到那兒去啊?」

其他幾個人拿著菜單在選菜,嘴裡也附和著:「對啊,老闆,這裡也太不好找了。」

老闆笑呵呵的說道:「我們這兒沒有什麼人來,我這個店就是給我們這的人開的。要真搬到火車站附近,那才是真的沒有生意呢。」

沈曼兒說:「不會吧,就沒有像我們一樣來這玩的人嗎?」

老闆說道:「一個小地方,哪值得人們來這玩啊。」

沈曼兒心說,才不是這樣呢,自己老家就在一個小農村裡,自己每次放假回家,不管是坐火車還是大巴車,都還是會有很多人。

因為總有人離開,或者是歸來。

這裡火車站這麼冷清,幾乎沒有人流量,也就是說這裡沒有人出去,也沒有人回來。

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 那天這個火車站的意義在哪?肯定是有用的吧。

不過沈曼兒沒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

大家每個人都挑選了一菲兒自己喜歡吃的菜,五個人六道菜也夠了。

老闆把菜單遞給后廚,自己走出來跟客人聊天兒。

老闆說:「我都好久沒有看到外來客了,你們是來這幹什麼的呀?」

大哥說:「我們有一個同伴,家就是在這兒的,他邀請我們來玩,我們就來了。」

老闆表現的很明顯,不相信大哥說的話,他說:「哦,你可以跟我說說村子里的人我都認識。」

大哥說:「您應該不認識,他姥姥家是在這兒的,不過二十年前就搬走了,這次回來說是要尋根。」

老闆說:「原來是這樣,那我可能真的不認識。」

老闆說完之後又補了一句:「要是年輕人,別說二十年了,時間更長我都認識。」

沈曼兒說道:「應該是認識的老人更多吧。」

老闆笑了笑沒說話。

沈曼兒覺得老闆的笑有深意。

沒成想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安言居然開口了。

他說:「老闆,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王大柱的人。」

老闆認真想了想說:「不認識,應該不是村子里的吧。」

安言搖了搖頭,說:「不是,是在附近的古鎮上,不認識也正常。」

大家提到這個古鎮,彷彿都可以避免去提它的名字,感覺這個名字被念出來,都會很怪異。

老闆說:「那我肯定不認識了。古鎮上的人基本都不認識,畢竟古鎮離這有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呢。」

沈曼兒坐火車還行,坐大巴車必須一秒睡,要不然就會有坐車的不良反應。

一聽到三個小時的車程,沈曼兒心態有些崩。

老闆說道:「你們要去那?」

安言點了點頭,說道:「想去那裡看看。」

老闆說:「很少見人去那裡的,那裡都是年輕人往外走。」

沈曼兒說道:「年輕人往外走,也得回來看看吧。」

老闆說:「出去了,誰還想回來呀。」

沈曼兒不同意他的說法,說道:「家裡總會有人等著他們,他們出去了肯定還是要回來的呀。」

老闆說:「小姑娘還是想的太簡單,出去了,不會有人想回來的。」

沈曼兒不和他抬杠。

江藝說道:「老闆,看看有什麼菜做好了嗎?先端上來吧,太餓了。」

老闆去催菜了。

沈曼兒把剛剛去禮品店裡,店員說的話,跟大家講了講。

然後說道:「既然鎮子就是因為這個才換的名,那肯定會有人回來的。出去打工,可是家人在這,總是要回來的。」

炎龍宇知道曼兒看重感情,尤其是親情,所以也說道:「對,沒有人會不管家人的。」

安言說道:「你們想的太天真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外掛

大哥說:「小孩子,思想別這麼極端。你看看你的朋友,你覺得你朋友像向你求助,你會怕損害自己的利益,而不答應嗎?」

湖人有個孫大圣 安言看向江藝,不說話了,很明顯,他們兩人感情要好,他不會放棄朋友的。

不一會兒,老闆端了兩盤菜過來,說著:「先吃著,剩下的很快就好。」

幾個人也不是很熟悉,畢竟是昨天才認識的,這會也沒話說。

這時候大哥的作用就表現出來了。

大哥很會調節氣氛,也很會找話題,連安言都能跟他說上幾句。

畢竟這個飯館也就只有他們5個人,菜很快就上齊了。

老闆坐在一旁玩手機,大哥邊吃飯邊和老闆聊天。

大哥有些奇怪,這裡為什麼會有一個火車站站點,畢竟這裡的人流量真的不是很大。

老闆說:「以前這裡人流量也挺多,慢慢的幾個村子的年輕人出去就不回來了。這裡也不是什麼景點,自然就沒有什麼人流量。」

沈曼兒聽到老闆又一次提起了「人們出去就不會再回來了」。

沈曼兒問道:「前一段時間是不是來過一些人?」

老闆說:「你不說我都要忘了。確實前一陣不知道為什麼,倒是來了不少人。」

沈曼兒說:「他們在這呆了多久?」

聽傳聞說那些人都死在了這,根本就沒有離開,沈曼兒想聽老闆怎麼說。

老闆說:「他們呆了不到兩三天吧,就都走了。隔了挺長一段時間,就是你們來了。」

沈曼兒幾個人交換了眼色,想著回去商量一下。

沈曼兒說:「老闆,再給我們打包兩份飯吧。」

老闆說:「你們還有同伴?」

沈曼兒說:「嗯嗯,不過太累了,就沒有出來。」

老闆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年輕人到處走走看看,確實挺好。人多了也安全。」

沈曼兒點了點頭,讓老闆打包了兩個特色菜。

等打包的飯菜做好之後,沈曼兒幾人也吃的差不多了。

大哥去結了賬,剩下的人在外面等著他。

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說話,等大家回到了旅館,已經七點鐘了。

小珍和珍妮在旅館一樓的沙發上玩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