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粒在娛樂圈也有些日子,深知這裡面的規矩,所以才會被南宮墨特地派來當她的助理。

「不會。」顧錦沒進過娛樂圈也大概能猜到趙粒的意思。

趙粒以為顧錦還是沒有明白,再進行了補充。

「小姐,你才來娛樂圈可能不太清楚規矩,今天的開機儀式來了很多媒體記者。

你是女主角不假,難免不會有其她配角會搶你的風頭。

像是一些劇女主不火配角倒是火了,演技只是一方面,宣傳什麼的也很重要。

尤其小姐你是新人,更加要注意這些東西,從現在開始你就要正式在大眾面前曝光了。

我聽南宮導演說小姐目前還沒有簽約任何公司,也沒有工作室。

這些東西本來是由公司培訓的,小姐不知道也情有可原,總之多多注意一下比較好。「

南宮墨讓她過來的時候並沒有告訴她對方的背景,但一個新人,還是由南宮欽點的女主,怎麼看背景都十分強大。

強大到她不用簽約任何公司,也不需要誰來運作,這在娛樂圈可是少之又少的。

南宮沒有多說什麼,趙粒也不敢多問,做這行和宮女伺候貴人娘娘差不多。

該知道的自然會讓自己知道,如果不該讓自己知道的也不要強行去挖,否則受苦的就是自己。

顧錦嘴角勾起一抹勾魂奪魄的笑容,「不必,這樣就很好,走。」

趙粒看著離開的那一道倩影,女人臉上浮現的自信讓她下意識有了敬畏之心。

她很特別,特別得並不像任何一個女星。

分明只是一個新人,但她身上所流露出的強大氣場卻足以媲美任何影后。

趙粒小跑著跟了上去,心中對她還是有著強烈的好奇心。

傳聞都說南宮導演和她有著「特殊」的關係,可是自己接觸她並不像是那樣的女人。

車子緩緩開入會場,早在她之前幾位主演就已經到了。

早來一分便能多引人矚目一分,其中不乏有打扮精緻的華晴。

上一次在晚宴上摔的那一跤,連她的胸墊都給摔了出來。

當時她雖然覺得很狼狽,事後卻也想要用這件事炒作一下。

明星最需要的就是曝光率,誰知道宴會上被那個女人搶走了所有風頭。

第二天所有媒體都在報道這個新人以及司厲霆的豪氣宣言。

而華晴摔倒的照片就只在篇幅中佔了一個很小的角落,壓根就沒有人注意。

華晴偷雞不成蝕把米,唐鄀嫌她出醜丟臉,回去狠狠收拾了她一頓。

上一次沒有討到好,華晴今天捲土重來,勢必要重奪媒體的焦點。

今天她穿了一條緋紅的超短裙,大波浪披散在腦後,臉上化著精緻的濃妝。

雖然是女三,她穿著得十分艷麗張揚。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 「南宮導演來了!」也不知誰叫了一聲,大家立馬朝著南宮墨迎去。

這部劇和從前不同,以前南宮墨十分低調,除了在片場,其它地方很難看到他的人。

南宮墨今天穿著一套米白色西裝,整個人顯得十分溫文雅緻。

華晴朝著南宮墨走去,想要製造一點新話題。

還沒有靠近南宮墨,發現他卻是直接繞過了自己走向了門邊。

華晴的笑容僵硬在臉上,自己難道是空氣?他就這麼無視了自己。

很快南宮墨就回來了,只不過身邊還跟著一個女人。

在看到那女人的真容之後,閃光燈如星光閃爍一般就沒停過。

身穿小黑裙的顧錦跟在南宮墨身邊,黑色襯得她肌膚如雪,舉手投足間都透著無盡的優雅。

她嘴角噙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但眼中並無笑意,看似親和卻有著距離感。

跟在後面的趙粒看到此刻出現在眾人前面的女人,這一刻她心中突然有了一種莫名的感覺。

那人天生就是天之驕女,根本不需要奢華的包裝,她的氣場已經蓋過全場的女人。

哪怕是貴為影后的華晴在她面前就像是十八線的女藝人,女人身上天生就有著光環。

怪不得她說不用,那些昂貴的首飾佩戴在她身上也只會顯得俗氣。

例如現在的華晴,顧錦沒來之前她還算是吸睛,顧錦一來,高下立刻判斷出來。

華晴就像是一隻披著艷麗羽毛的烏鴉,渾身透著俗氣。

而顧錦一襲黑裙卻是高貴和優雅的代言詞,這個女人的條件實在是太好了!

媒體蜂擁而至,早聞兩人關係不簡單,南宮墨竟然沒有絲毫隱瞞,主動上前去迎接。

這一下更是坐實了兩人特別的關係。

「艾琳娜小姐,南宮導演親自迎接你,你和導演關係很好嗎?」一些記者開始發問。

顧錦看了一眼身邊這個看似矜貴翩然的謙和導演,他斤斤計較愛錢如命的性格也只有自己才知道。

「還行。」簡單兩個字她就概括了,這個女主角是自己討來的。

南宮墨雖然一口應承下來,顧錦也沒有白要,轉身就送上了一份只重不輕的大禮。

兩人的關係就被她說得這麼輕描淡寫,一時間其他記者更是浮想聯翩。

其中一個記者繼續發問:「艾琳娜小姐,請問你對這次女二號的更換有什麼看法嘛?」

女二號更換了?她怎麼不知道?

顧錦一心忙著打理G集團,當然不會太關心娛樂圈的事情。

被記者一問她還有些發懵,南宮墨也並未提前告訴她。

她瞥向南宮墨,發現南宮墨眼神閃爍著,一向喜歡調侃自己的男人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眼神?

團寵嬌妻超難娶 顧錦穩下心神,臉色淡定道:「換人是常有的事情,我相信導演的眼光。」

「這次的女三號是影后華晴小姐,女二號又是近來宮廷劇大火的周黎小姐。

兩位可以說得上是艾琳娜小姐的前輩,不知道艾琳娜小姐會不會有些壓力?」

一道女聲響起,南宮墨冷眸朝著那個女人掃去,發現這個女人就是上次問自己穿不穿秋褲的女人。

一次問話奇葩,這一次倒是這麼刁鑽刻薄的問題,這個該死的蠢女人!

而顧錦的重點只在那個名字上面,所以女二號變成了周黎是么?

那個女人之前是自己和司厲霆爭吵的導火索,饒是現在和司厲霆平安無事,她聽到這個名字仍舊心裡膈應了一下。

「周黎小姐來了!」說曹操曹操就到,很快她的視野中出現一人。 周黎的打扮和華晴截然相反,她穿著一條白色的禮服,顯得異常高貴典雅。

身姿婀娜緩步而來,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伸手和媒體打招呼。

她笑著朝顧錦和南宮墨走來,鬢角有一縷髮絲飛過,她狀似無意的用手撫過。

中指上的一枚戒指耀眼奪目,顧錦臉色一變。

其它首飾也許她還沒有感覺,但是這一枚戒指她再熟悉不過。

那一晚為了得到它和司厲霆爭執不下,司厲霆也直說過這枚戒指本就是給自己拍的。

既然是為了自己拍的那麼此刻為什麼又套在了周黎的手指?

不止是她,還有一旁的華晴也看到了,華晴更是氣得臉色發白。

這一年多來雖然司厲霆的私生活很亂,但也從來沒有聽說哪個女人在他身邊長留。

她本來只覺得司厲霆是被蘇錦溪的死大受打擊,他的心是容不下任何人的。

那些女人就和朝露晚霞一般,只出現一下就會消失,最後連痕迹都沒有。

當看到周黎手中的戒指,且不說是不是天價拍下來的,這戒指的意義非同一般。

他將戒指送給了周黎,難道真的是對她上了心?

前幾天她就得到女二被換的消息,在娛樂圈換人是常事,她也做過同樣的事情。

換來的人是周黎,周黎背後沒有金主,所以換人的豈不就是他?

死了一個蘇錦溪,現在又來了一個周黎,還有一個酷似蘇錦溪的女人,這個局越來越複雜了。

華晴朝著顧錦看去,那一晚司厲霆和她一直抬價競拍,最後用天價拍來的東西卻給了周黎。

如果她真的是蘇錦溪臉上一定會有其它神色,華晴對顧錦的身份還是將信將疑。

她看向顧錦的時候,顧錦正在和南宮墨說些什麼,根本就沒有在意周黎的存在。

顧錦覆在南宮墨耳邊,兩人的距離很近,外人看來十分親密。

實際上顧錦問得是:「她是誰換過來的?」

因為害怕別人聽到,所以靠得很近,旁人便覺得相當曖昧。

「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又何必問我?」南宮墨回答。

這句話驗證了她心中的想法,周黎當真是司厲霆插進來的。

記者裡面不知道是誰看出了周黎手中戒指的來歷,立即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兩眼冒光。

「永恆的愛,周黎小姐,請問你手上帶著的是那顆永恆的愛嗎?」

周黎故意亮出來就是在等記者發問,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將頭髮撫到耳後,略帶羞澀道:「是。」

這樣嬌羞的樣子更是讓人浮想聯翩,前幾天關於這枚天價戒指炒的沸沸揚揚的。

誰都知道司厲霆最後以一億的價格拍下,最後卻將冠名權給了劇組。

聯繫到他在宴會上對艾琳娜放出的豪言壯語,大家都以為司厲霆拍下戒指是為了討她歡心。

現在戒指戴在周黎身上,司少還是和以前一樣風流呢。

其他人一聽紛紛有了興趣,大家很有興趣的朝著周黎繼續發問。

「周小姐,請問這枚戒指是不是司少送給你的?」

周黎撫了撫戒指,笑得滿面春風,她輕輕回道:「厲霆親手給我戴上的。」

說著她還朝著顧錦看了一眼,那晚司厲霆問了她那麼多問題,擺明了他心有所屬。

想到他的過去,他接下來要追求的人肯定是顧錦,這枚戒指也是為了顧錦做準備的。

當她朝著顧錦看去,顧錦的臉色一片淡然之色。

她亭亭玉立站在那裡,一雙眸子清冷悠遠,彷彿什麼事情都無法撼動她。

周黎見她沒有露出半點惱意,她刻意炫耀的目的也沒有達到。

她又補充了一句:「這枚戒指是厲霆拍賣會那天晚上送給我的。」

「司少真是有心,這枚戒指的寓意這麼好,難不成是他向周小姐求婚的戒指。」

其他人繼續猜測兩人的關係,周黎笑而不語,有時候留白更能讓人胡亂猜測。

根據媒體的尿性,僅僅只是她今天的這句話,說不定明天大家就造謠說她是司太太了。

有司厲霆這張底牌護身,她在娛樂圈就要順利得多。

其她人的矛頭對準了顧錦,「艾琳娜小姐,那晚司少曾揚言要你做他的女人,轉身就將戒指送給了周小姐,你會不會有些失落?」

這些媒體向來只為了話題,才不會管藝人的想法和感受。

顧錦表情仍舊和之前一樣淡然,她勾唇一笑:「我和司先生只見過一次面,有什麼好失落的?

不過就是一枚戒指,我還買得起,用不著別人送。」

顧錦說話的口氣並不重,但言語中卻帶著一股霸氣。

一億的戒指她說得雲淡風輕,就算是貴為影后的華晴也未必有這樣的底氣。

要是別人說這樣的話還會讓人覺得是吹牛,聯想到那一天顧錦一直和司厲霆抬價。

那一億的天價大半都是她的功勞,能夠隨隨便便就拿一億的人怎麼可能是普通的人。

且看打扮清純穿著奢華,華晴妖嬈性感,和顧錦一比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顧錦身上天然有一種凌厲的霸氣以及貴氣,尤其是她那雙冷靜的雙瞳,壓根就不像周黎這樣的矯揉造作。

在她露面后很多人都在打聽顧錦的身份背景,目前除了知道顧錦和南宮墨交好,她的背景一點都沒挖出來。

一些人還想要繼續發問,南宮墨看了看腕錶,「時間到了,採訪到此為止。」

他朝著顧錦伸手過來,場中一共幾個女人,他毫不避諱的將自己的手給了顧錦。

顧錦挽著他的胳膊隨他一起進入會場,南宮墨這麼做不過是為了給她解圍。

另外兩人被晾在一邊變成了陪襯,周黎本以為會打擊到顧錦,人家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兩人才走了幾步,一個記者道:「男主角和男二來了。」

說起來顧錦當時只想要從華晴手中搶走這個角色而已,她對電影本身並不關注。

除了這幾個女配角她知道,男主角是誰她都沒有去了解過。

逍遙神醫 聽說男主來了,顧錦停下腳步轉身看去,迎面走來的人讓她眸光一緊。

迎面而來的男人穿著白襯衣和黑色西褲,臉上帶著淡淡的冷意。

當那雙冷清的瞳孔和她目光相對,他徑直朝著顧錦而來。

修長的雙腿在顧錦面前停住,骨節分明的手伸向顧錦。

優雅的薄唇輕啟:「艾琳娜小姐你好,我是簡昀,以後請多多關照。」

在看到簡昀的這個瞬間她腦海浮現出簡昀在校園的各種畫面。

他是第一個讓自己心動的男生,如果沒有三叔,也許現在自己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

最後一次和他見面是在自己的婚禮上,他失魂落魄的眼神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那時候他在參加培訓,現在便已經是男主了么?

見顧錦愣神,簡昀的眼眸加深。

「艾琳娜小姐。」

顧錦回過神來,簡昀是男主角,而她是女主,兩人會有很多對手戲,其中不乏還有幾場親密的床戲。

如果早知道他是男主,自己還會來嗎?

顧錦回過神來,壓下心中的風起雲湧,臉色仍舊淡然平靜。

「你好,簡先生。」

「以後就請艾琳娜小姐多多關照了。」簡昀揚唇一笑,臉上閃過一抹邪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