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周圍的環境,在自己被小坑帶著從街角轉過去之後便成了樹的天堂。

在小路旁全都是參天

大樹,還有陽光從樹的枝葉里滲進來,打在了林雪初的臉上。

伸出手,摸了摸被陽光籠罩下的臉,林雪初的唯一感覺就是寧靜。

整顆心都變得平和了下來。

「我覺得這個環境會適合我們的交流。」小坑一直在這條羊腸小路上帶著林雪初往前走著。

在中途,小坑時不時的轉過身子,疏解林雪初此時或許感覺到懵的思緒。

「我們現在要去哪兒?不會在下一刻遇見什麼黑熊精吧?」林雪初看著小坑的後腦勺。

不過在下一秒,林雪初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經歷了剛剛小女孩給自己說謝謝的事件,林雪初覺得自己已經不能直視各種後腦勺了。

小坑回頭,安撫的看了林雪初一眼,然後走到了她的身邊。

「我覺得這條路太窄了,我們還是豎著走吧。」林雪初開口,往後退了一步。

小坑跟著林雪初的動作,也往後退了一步。

「……」林雪初搖了搖頭。

不過最終,林雪初堅持了自己的觀點,又說了一遍剛剛的話。

小坑道:「我知道啊!」

「所以……?」林雪初側頭看著小坑,「那樣走也會快點。」

「可是,黑熊精如果來的話,我們就不能並肩作戰了。」小坑對著林雪初說道。

林雪初想起了剛剛的自己無意間說的那句話,整個腦子嗡嗡作響,「你說什麼?還真的有黑熊精?」

小坑眨了眨自己及其無辜且純潔的雙眼,對著林雪初慢慢的點了個頭,「我說過了宿主大大,在這個世界中,一切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不過等一下我會保護你的。」

「你不是會控制所有生物的思想嗎?」此時林雪初的心裡雖然很穩,但是在小坑說了真的會有黑熊精的出現后,整個神經還是不由自主的緊繃了起來,並且時不時的回頭看看。

小坑哈哈大笑了幾聲后對林雪初道,「宿主大大,為了我們未知的樂趣,你就直接無視我是上帝這個設定吧。」

「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跟你還真的可能會跟黑熊精進行搏鬥?」林雪初有些膽戰心驚的環顧著四周。

結合著小坑之前的種種行為舉動,林雪初確信,黑熊精會真的出現。

「是不是覺得現在的每一秒都是煎熬?」小坑把手放在了半空中,接著,又很自然的把手放在了林雪初的肩膀上捏了捏,「放輕鬆,宿主大大,不管什麼事情,都是很有可能出現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從心底去接受它。」

「到底有沒有黑熊精?」林雪初被小坑的話給搞混亂了。

「你覺得它會出現,那麼它就會出現。」小坑伸了個懶腰後接著給林雪初捏著肩膀,「感覺怎麼樣?我還特意學過。」

林雪初抬手,抓住

了小坑的手腕,對著他道:「我們都快被黑熊精給吃了,我竟然還在這裡享受著娛樂生活,這到底是人性的毀滅還是道德的淪喪?」

小坑聽到這話后就開始笑,一直到最後,笑的整個人都彎下了腰:「對不、對不起,宿主大大,我覺得我需要扶一下你。」

「給,扶著吧。」林雪初聽后,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半空中,對著小坑搖了搖頭,「不過我現在真的覺得一點也不害怕了。」

「真的不害怕嗎?宿主大大,萬一黑熊精直接把我們兩個吃了怎麼辦?」小坑用另一隻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

林雪初有些狐疑的看著小坑,「你真的不是在在跟我開玩笑?」

「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說了啊,我沒有跟你開玩笑的。」小坑往林雪初身邊靠了一下。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林雪初看著小坑,眼裡已經寫滿了對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的絕望,「那我們就在黑熊精的肚子里相見吧。」

小坑笑夠以後,把自己的手從林雪初的胳膊上抬了起來,「我想到時候我們兩個會以被嚼碎了的狀態跟對方見面的。」

林雪初已經進入了緊急防備狀態,在這個時候,她時不時的左看看右看看,時刻注意著黑熊精到底會從哪個方向直接出現。

「我們要不先往前走幾步?」小坑指了指前面,「穿過這個林子,我們就會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了。」

「黑熊精在前面擋路怎麼辦?」林雪初警惕的看著周圍。

小坑道,「就算擋路,你也不確定它會不會在前面啊,萬一在後面出來追我們呢?」

「所以我現在在兩面兼顧。」林雪初把頭扭向後面。

(本章完) 小坑默默的往前面走了一步,然後轉過身子面對著林雪初,「宿主大大,我覺得……」

林雪初朝著小坑擺了擺手,「你擋住我的視線了。」

「我想說的是,宿主大大。」小坑忽然變得認真的了起來。

「什麼?」林雪初的警惕意識已經不能讓她有別的心思去回應小坑了。

小坑把食指豎了起來,「我覺得,宿主大大想問題有些局限。」

林雪初不解,「什麼意思?」

「除了前後之外,我覺得宿主大大也應該照顧一下上面。」

林雪初忽然停下來了,看著小坑。

後者道,「萬一,在下一秒,黑熊精從天空中掉下來也說不定。」

小坑的話音剛落,確實是在一秒之內,林雪初就覺得自己的眼前閃過了一道黑影。

還沒來得及閉眼逃竄,林雪初便覺得自己的雙手忽然變重了。

等徹底回過神之後,林雪初才懵逼的跟此時被自己捧著的生物對視了。

確切的說,不是對視,手裡這團黑絨球還沒有睜開眼睛。

或許它睜開了,但是由於它太黑了,所以看不見。

一時之間,林雪初在腦子裡把關於手裡忽然出現的這個黑絨球的各種狀態全都想了一遍,最後,才慢慢的抬起了頭,看著小坑道,「黑熊精?」

小坑早在林雪初在極度警戒的狀態下忽然變的迷茫以及懵逼的時候,又笑的直不起腰了。

今天的宿主大大給自己帶來了太多的樂趣,小坑都有些後悔了,為什麼自己不從一開始就把她帶到這裡來?

林雪初在不知道愣了多久之後,才慢慢的抬起來手,輕輕摸了摸懷裡的黑絨球。

在黑絨球感覺到觸碰之後,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原來你確實睡著了。」說著,林雪初便又把手放在黑絨球的頭上。

「宿主大大,我覺得這個畫面甚是可愛。」小坑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台攝影機,對著林雪初跟黑絨球就是一下。

閃光燈刺進了林雪初的眼睛里,不過在閃光燈出現的時候,林雪初已經下意識的捂住了黑絨球的眼睛。

黑絨球忽然低聲叫了叫,林雪初把自己的手往開挪了挪。

這個時候,黑絨球忽然伸出了舌頭,用自己的本能舔了舔林雪初的手。

後者在感覺到黑絨球的動作后,林雪初把眼睛放回到了它的身上。

「它很喜歡你。」小坑走到了林雪初的旁邊,「現在沒有後顧之憂了,宿主大大,我們可以接著趕路了。」

林雪初換了個姿勢抱黑絨球,眼睛一直都在它的身上,「所以,你的目的是為了給我送一個寵物?!」

「宿主大大,你不覺得你很獨特嗎?你的寵物跟別人的都不一樣!」小坑高聲說道。

林雪

初摸著黑絨球,然後緩緩的點了點頭,「說的也是。」

「我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對你了。」小坑看著眼前相處融洽的一人一寵物,然後道,「我們直接去小木屋。」

「對於你說的話,我就單純的聽聽。」林雪初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黑絨球給吸引了,她直接越過了小坑走了過去。

小坑跟在了林雪初身後。

這個時候,黑絨球忽然叫了一聲。

林雪初覺得在路上忽然出現這樣一隻寵物,還是有很多的樂趣的。

這次小坑說的沒錯,在往前走的時候,再沒有出什麼差錯。

終於成功的到了小坑口中的小木屋。

站在小木屋的外面,林雪初只覺得這樣的建築跟這裡的整個環境都是很搭配的。

「走吧,我們進去。」小坑說著,先行一步。

林雪初現在對小坑整個人都有了深深的懷疑之感,抱著黑絨球站在原地,「有什麼話就站在這裡說吧。」

「宿主大大?」小坑轉過了身看著林雪初,「你什麼意思?現在你都不跟小坑好好的交流了嗎?」

林雪初:「……為什麼我覺得你這麼說話似曾相識?」

「宿主大大現在這樣也是似曾相識呢。」小坑用了自己一貫了方法,直接走到了林雪初的身邊拉住了她,「好了,我們進去吧。」

林雪初就這麼被迫拉近了小木屋裡。

「你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感覺?隨口說的?」林雪初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在什麼時候跟小坑遇到過,「我以前認識你嗎?」

「對啊,我們很早就認識了,我把你帶到這裡是為了救你。」

快穿101次:男神,帥炸天! 這個小木屋的設備齊全,在林雪初說話的時候,小坑直接去了茶台旁邊,「你要不要試著來自己煮一下茶?」

林雪初點了點頭后,走到了小坑跟前,目光落到了眼前的工具上。

「把小黑先給我吧。」小坑伸出了手。

有了新名字的黑絨球就這麼到了另一個人的手上。

林雪初則慢慢的坐到了凳子上,「我應該怎麼做?」

「就當在這裡給你學技能了。」小坑把一個茶壺放到了林雪初的跟前。

就在林雪初剛剛伸出手要落到茶壺上的時候,她的視線成功被自己的袖子給吸引了。

林雪初一下站了起來。

「別這麼激動啊宿主大大,你現在穿的可不是之前的衣服了。」小坑輕輕摸著小黑,不動聲色的對著林雪初說。

林雪初低著頭來來回回把自己看了好幾輪,「我這麼忽然就這樣了?」

「我們要符合這裡的意境啊,我不是也這樣了嗎?」小坑對著林雪初笑了笑。

此時小坑的形象也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之前還是跟自己一樣穿著正常的現代衣服的小坑

,現在的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換上了寬袍大袖,「你覺得我這套怎麼樣?」小坑有些期待的看著林雪初。

林雪初已經習慣了自己接受到的這種衝擊,於是朝著小坑點了點頭,「除了你太瘦,剩下的都可以。」

「真的?」小坑在原地轉了個圈,「那宿主大大,你先把小白抱一下。」

「不是小黑嗎?」林雪初接過了不知道現在到底叫什麼名字的黑絨球。

小坑已經來來回回的換了好幾套衣服了,期間對著林雪初道,「我忽然發現,小黑的眼角有一個小白點。」

聽到這話后,林雪初瞪大眼睛在黑的身上搜尋著他的小白點。

「好了,我覺得可以。」林雪初終於找到了小白點后抬頭看著小坑,「那就叫它小白……」

「宿主大大,你覺得我這身衣服怎麼樣?」小坑頗為滿意的站在原地看著林雪初,嘴角帶了笑。

林雪初差點把小白點給摔倒地上。

在盯著小坑看了很久之後,林雪初才慢慢的朝著他點了點頭,然後道,「你這是要當皇上嗎?」

小坑笑著甩了甩自己明黃色的衣袖,「我覺得這樣比較顯眼。」

「你覺得好就好。」林雪初重新坐到了茶台前。

「把小白點給我吧。」小坑伸出了手。

雖然現在一心想要學茶藝,但是在小坑成功把小白點抱在懷裡的時候,林雪初還是抬頭看了看他們兩個。

很大的反差萌。

小坑現在不光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個皇上,還把化了個妝!

在一個瞬間內,林雪初看著小坑換了好幾個不同的妝面。

「我覺得這樣會好一點,有王者的氣息。」小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來了一個鏡子,看著上面的自己后,摸了摸臉。

(本章完) 林雪初跟著小坑點頭,把小白點放在了桌子上。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小白點已經睡著了,林雪初看了小白點一會兒后,直到它翻了個身,然後她把鋪在茶台上的布蓋在了小白點的身上。

不過,就在做這個舉動的時候,林雪初又驚了一下。

小坑正神清氣爽的在屋子裡來回踱步,還把手背在後面。

林雪初看見這一幕後覺得自己現在正在上早朝。

但是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覺得現在的場景像是自己在逼迫著皇上在她跟德妃之間做出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