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樣的誤會,周寒也知道這是黃泥巴掉進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更何況面臨自己的兩個娘,周寒根本也不知道該如何辯解。

周寒的二娘和三娘用一口唾沫把周寒給咽了個夠嗆,然後三個女人就直接把周寒給趕了出來,三個女人在屋裡對著安兒一陣安慰。

周寒被趕了出來,神情操蛋無語,這特么叫什麼事情啊。

「光明祭靈,你確定這安兒是蓬萊聖地的私生女,那段記憶不是你給弄上去的?」周寒在腦海裡面問道。

「吞噬老夥計,你看看,你看見了吧,我特么就知道這小子會懷疑老子,麻痹的,這年代好人不好做啊!」光明祭靈頓時就開始罵娘了。

「小子,你特么真是不識好歹,你也不想想,這麼做對光明老夥計有什麼好處了。」吞噬祭靈立即跟光明祭靈站在同一陣線譴責周寒。

「抱歉了,兩位,我誤會光明了,我這不是心情鬱悶嘛。」周寒連忙道歉。

「你心情鬱悶也不能胡亂懷疑我們不是。」光明祭靈這才消了點火。 「周寒,你這是……」建安走了過來,聽著屋裡安兒哭的那麼傷心,她有些狐疑,難道周寒直接就跟安兒取消了婚禮嗎?

畢竟安兒哭的那麼傷心,在這個大喜的日子,似乎也只有這麼一件事情能讓一個女孩哭的那麼絕望。

「這個,這個怎麼說,以後你會知道的。」周寒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建安說。

「那這個婚是接不了?」建安很識趣,既然周寒不說,她也沒有細問。

「嗯,估計是接不了了。」周寒點著頭。

「怎麼是估計接不了了,什麼意思啊?」建安很是不解,這不結婚的主動權不是掌握在周寒的手裡嘛。

「這個我暫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講,你別問了。」周寒一個頭,兩個大,也許等會那安兒會跟自己的三個母親說出緣由來,這坎就算過去了吧。

「哦。」建安哦了一句,沒有繼續詢問了,看來這事情應該不是自己想象那麼簡單吧。

「小寒,你給我滾進來!」

一聲河東獅子吼從安兒的房間吼出,周寒的母親幾乎是咆哮著沖了出來,然後又把周寒給拽了進去。

建安看著這一幕,她待在院子裡面沒有動,她不知道周寒和安兒之間具體是發生了什麼,這時候兩邊都不好說話。

不過看著周寒母親那激動的樣子,估計是這婚結不了了,所以周寒的母親才那樣激動吧。

唉,建安嘆了口氣,這周寒的母親好不容易有了盼頭,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周寒估計要脫兩層皮了。

周寒被母親拽入了房間,啪,她的母親直接就當著安兒的面給了他一耳光,然後喝道:「你馬上給我說清楚,安兒說這婚不結了,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個,這個,這個……」周寒稀里糊塗挨了一巴掌,也不敢還手啊,神情苦逼的站在那裡,看著依然哭的很厲害的安兒,周寒的嘴巴動了動,但卻什麼都說不出來,這周寒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怎麼著,小寒,你自己是不是還覺得你委屈了不是!」周寒的二娘瞪著他,「安兒說這婚不結了,我們怎麼問,她也不說原因,你說,是不是你不想要她了!」

「這個,這個,這個……」周寒還是說不出話來。

「行行行,既然你不想說,那就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們把話給你撂下了,這婚你要是不結,那以後都不要再回來了。」周寒的三娘說完,然後三個女人眼神交流一下,全部狠狠的瞪了周寒一眼,然後就走了出去,最後留下一句話:「我們現在出去等消息,你自己看著辦。」

周寒的三個娘離開了,安兒又哭了一會,然後站起身來,梨花帶雨:「周寒,對不起,是我說這婚不結了,她們誤會你了。」

「沒事,這母子之間哪有隔夜仇,你別看她們表面上凶,其實都是愛著我呢。」周寒知道自己的三個娘的心情很難說,所以才有了這麼過激的反應。

其實這也怪不得她們,丈夫死了,她們好不容易才在自己的身上看見了盼頭,兒媳婦也見到了,也是相當的滿意,結果這時候卻說這婚不接了,換了是誰,也會接受不了,周寒不怪三個娘。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們講原因,雖然我是被我的母親給拋棄了,但我還是明白了她的苦衷,她的心裡其實是愛我的,她不但沒有掐死我,反而給我安排了一個高貴的公主身份,讓我衣食無憂。我想她在我的腦海裡面留下了記憶,應該就是希望還有一天能夠再看見我,所以……」安兒的神情很複雜,「所以我的親身母親不在,這婚我不能結了。」

「你的意思,你是要去找她嗎?」周寒的心情也很矛盾,安兒的天賦在明月帝國算是不錯,但現在也不過才真氣境四段實力而已,那蓬萊聖地距離此地不知道有多少遙遠,她怎麼去的了那麼遠的地方。

「我暫時還沒有想好。」安兒的神情也很複雜,她從母親留下來的記憶之中得知,聖女要是破身產子,就會遭到火刑焚身而死。如果她貿然去找母親,也許會為她帶去滅頂之災。

「這樣吧,要不你就待在我家裡,幫忙照顧我的母親,你的母親,我替你去尋找,我向你保證,一定會讓你們母女團聚,也不會讓這個秘密泄露出去,怎樣。」這是周寒能夠想到的最好辦法了,安兒留下了,這對她的三個母親是一種安慰,讓她們看見,其實這兒媳婦並沒有離開。

周寒成長起來了,也會去闖蕩,自然也有可能和蓬萊聖地有交集,到時候見機行事。

「我再想想吧。」安兒的神情依然顯得很複雜。

「嗯,你好好想想吧。」周寒倒是沒有催她,但卻指著門外:「我的三個娘還等著呢,要不你去跟她們說說吧,她們現在在氣頭上,我的話她們多半是聽不進去的。」

「我就是還沒有想好該怎麼跟她們說,所以才……」安兒為難著,如果她早想好了的話,周寒也不會被他的三個娘誤會了。

「嗯,這是得好好想想了。」周寒點著頭,不能把安兒的真正身份給泄露出去,哪怕是讓周寒的母親知道了也不行。

「我聽娘說,你其實還有一個未婚妻,叫藤香,是嗎?」安兒提起這茬來,雖然周寒之前差點就把藤香說了出來,但她還是從周寒的三個娘嘴裡得知了這個訊息。

「嗯。」既然安兒已經點出來了,周寒倒也沒有否認。

「要不這樣吧,我就說等你什麼時候把藤香找回來了,爭取了她的意見之後,我們再談結婚的事情,怎樣?」安兒說道。

「這恐怕不行。」周寒搖著頭,要是真這麼說了的話,恐怕周寒的三個娘馬上就催著他立即把藤香給帶回來,周寒的壓力恐怕就更加大了。

「這樣吧,乾脆讓我來修改你三個娘的記憶吧。」光明祭靈道。

「不行,不萬不得已,我不能這麼做。」周寒直接就拒絕了,在骨肉親情上面,周寒寧願用心來慢慢行動,也不願意利用這樣的手段。

「那怎麼辦呢。」安兒苦惱著,她不想周寒的三個娘繼續誤會下去。

「還是我去跟她們講吧,我想他們能體諒我的。」周寒突然想起建寧來,也許這是一個理由吧。

周寒的三個娘還是很喜歡建寧的,如果自己打建寧這張親情牌,想必三個母親應該不會再逼迫自己了吧。

想到這裡,周寒便是走了出去。

素衣艷陽 「小寒,怎樣了?」周寒的三個母親頓時就問道。

「你們跟我來吧。」周寒前面帶路,他的三個母親緊隨其後,焦急催道:「你這個孩子真是急死人了,是什麼結果你趕緊說呀,賣什麼關子。」

周寒和三個母親來到了一個偏房,然後就跪了下來:「娘,二娘,三娘,請恕周寒不孝,今天我去看了建寧,心裡難受,我覺得我把本來應該屬於建寧的幸福給了別人,我的心裡接受不了,建寧才死沒幾年啊,她當初可是為了護住貞潔而死的,你說建寧她是這麼的剛烈,我怎麼能夠這麼快就和別的女孩結婚,這對她來說,不公平!」

周寒一席話,頓時也讓周寒的三個娘沉默了。雖然建寧公主不怎麼會做家務活,但這孩子心地善良,和小寒感情又好,最後卻又死的那麼的貞烈,到了現在,三個女人還經常做夢夢見這個死去的兒媳婦。

「小寒啊,你是個重情義的孩子,這點我們都明白,但建寧已經死了啊,你不能總活在回憶之中,你得往前看啊!」周寒的母親眼淚婆娑。

「是啊,小寒,你看安兒這孩子多好,既孝順,又沒有中等王朝公主的架子,也許這就是建寧在天上重新給你安排的一段新的姻緣呢。」周寒的二娘也是說道。

「小寒,咱們別的不說,就說眼前吧,我們把你和安兒結婚的請柬都發出去了,現在大運王朝和明月帝國的很大高層人員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這時候你卻告訴他們,這婚不結了,你說這該怎麼收場啊。」周寒的三娘說了一個現實的問題。

「這個……」周寒又不知道該如何講了,她的三個娘,每個人的話都有道理,周寒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要不這樣吧,這婚我還是結,但我們往後面緩緩,行不行?」不斷絕三個母親的希望,想必這應該可以吧,只要拖延到周寒離開就行了。

「往後面緩,這我們倒是沒有什麼意見,但你想緩到哪天?」周寒的母親看出來了,周寒估計是跟安兒說了建寧的事情,所以建寧才接受不了。

現在周寒這態度,她也不能把周寒往死了逼。但這請柬都已經發出去了,大運王朝,夢幻帝國,大理王朝,等等都知道周寒大婚這事情,往後拖也很麻煩的。

「等我覺得什麼時候心理上能夠承受了的時候再結行不……」周寒的話沒有說完,被他的母親打斷了:「不行,你要是一直都活在回憶之中,那豈不是連你和人家安兒都給耽誤了。」

「不會的,娘,二娘,三娘,其實我跟你們說實話吧,我就是覺得我虧欠建寧一個承諾,那就是殺掉周亮。等我殺掉周亮那天,我用周亮的血去祭她,那一天,我想我就能夠放下建寧了。」周寒說道。

「孩子,我們不否認你現在的實力竄的很快,也不否認你將來也許會趕超周亮,但你只是單槍匹馬啊,而那個周亮有符宗的大量資源在培養支撐,你告訴我們,你對於追上他,時間上面需要多久?」周寒的母親問道,現在的周寒竄的很快,她們這三個女人對於周寒報仇這事情也不阻攔了。

畢竟在三個女人的心裡,那個養子必須要為他的興亡付出代價。以前三個女人不去想,那是因為認為沒有做到的可能,而現在周寒成長很快,有了機會,於是她們也就有了這樣的念頭。

「三年,最多三年時間,我一定拿下周亮的頭顱!」周寒保證道,有吞噬祭靈在,或許一年時間就足夠了。

但周寒帶著建安從皇家陵園歸來的途中,建安告訴周寒,周亮也擁有吸取他人生命精華的手段,周亮的實力同樣也竄的很大,不然他怎麼會爬到符宗長老的位置了。

所以,周寒就把這時間緩到了三年。

「你確定只要三年嗎?」周寒的三個母親一愣,若是三年時間的話,她們倒也能夠接受。

畢竟這婚也不是不結了,安兒這個兒媳婦並沒有離開,還在她們的身邊。

最主要的是,周亮一直都是三個女人的心病,不解決了,她們也活的不舒坦。

「三年足夠了。」周寒信誓旦旦。

「那我們就給你三年時間,不過三年之後,你若是還沒有成功,那麼你就必須乖乖回來和安兒成親,知道嗎?」周寒的三個母親交流了一下,達成了一致意見。

「行。」周寒長長的舒了口氣,總算把三個娘給搞定了。

看著周寒鬆口氣的樣子,周寒的二娘說道:「不過呢,這還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周寒的心情又是一緊張。

「那個建安既然又進了咱們周家的門了,那自然沒有再把這個兒媳婦放走的道理,你也好好和她聯絡交流一下感情,三年之後,連同建安一併娶了。」周寒的三娘說道。

「額,這個,這個……」周寒的眉頭頓時又是幾條黑線。

「怎麼著,你不同意?」周寒的母親眼睛一瞪。

「這個,我盡量,我盡量吧。」周寒知道這時候三個娘好不容易才鬆了口,這個條件只能暫時應承下來,暫時答應她們,以後再說。

「嗯,這還差不多。」周寒的三個母親轉怒為喜,對周寒說道:「那好,你現在就去對外公布,說你這婚事要往後推三年,三年之後你再結婚,到時候連同建安一同娶了。」

周寒的臉色更加黑了,看著三個娘:「這最後一句話就別加進去了吧,我跟建安之間可是一點感情都沒有,怎麼能這麼做。而且這對於建安的名聲也不好啊。」

「反正我們不管,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個建安你必須一同娶了,不然你今日就立即和安兒成親!」周寒的三個母親異口同聲。

「唉……」周寒苦逼著臉,這下可怎麼跟建安說這事情啊。妹妹沒了,就娶姐姐,這聽上去怎麼覺得彆扭的很啊,還肥水不流外人田…… 這解決了暫時不結婚的問題,但又重新多了一個頭疼的問題。

周寒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心頭走出偏房的,他的三個母親去安慰安兒去了。

見著周寒表情複雜的走過來,建安狐疑問道:「周寒,你這是怎麼了,跟幾個大娘沒有談妥嗎?」

看著建安這和建寧一模一樣的容顏,周寒心中那個惡寒啊,真是不知道該跟和建安說這事情。

「談是談妥了點,這婚暫時不結了,但是,但……」周寒的神情那是相當的矛盾。

「怎麼了,幾個大娘還提了什麼條件嗎?」建安看出來了。

「嗯。」周寒木訥的點著頭,看著建安:「而且這個條件還和你有關係。」

「和我有關係?」建安聞言一愣,想起之前周寒的母親亂點自己和周寒的鴛鴦譜的事情,頓時間就猜到了幾分,建安的頭頓時又低了下去。

看著建安這神情,周寒在這方面的經驗再怎麼空白,也是看出來了,建安定然也是猜到了自己的母親說的是什麼了。

「建安,我會找時間跟我的三個娘好好談談的,你不要有任何的壓力。」周寒的臉上很是尷尬。

「壓力?」建安抬起頭,看著周寒:「恐怕這壓力應該是來自你吧。」

「建安,這不有三年時間呢,咱們不用想那麼多,總之我在家裡再待一個月,我就會離開了。到時候我把藤香帶回來了,想必她們就不會再逼我了。」周寒硬著頭皮說道。

「哦。」建寧不知道怎麼的,聽周寒這麼一說,她的內心突然一陣失落。

「我娘讓我對外宣布把結婚時間推遲三年,最後再加上一句,這最後一句我也是沒有辦法,還請你能夠……」周寒的話被建安打斷了,「既然是大娘的意思,你身為兒子就招辦吧,我知道你的想法就行。」

「你放心吧,我會在你回來之前離開,不會讓你在大娘面前為難的。」建安的心理變得非常的複雜,她不知道她對於周寒,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態,是想要替妹妹來彌補他,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謝謝你體諒我,那我現在去一趟武盟了。」周寒深吸一口氣,在對於建安這方面來,周寒還從來沒有往那方面考慮過,照顧建安有很多種方式的,並非要娶了她啊。

但就論自己三個娘的態度來講,這事情恐怕沒有多少迴旋之地。建安嘴上雖然說在自己回來之前離開,但是她有能夠去哪裡?

罷了,周寒乾脆不去想這事情了,到時候再說吧,這不還有三年時間嘛,三年時間,也許會發生很多事情,人算畢竟不如天算,計劃趕不上變化。

看著周寒離開的背影,建安咬著嘴唇,眼神變得煩惱的很,自己對於周寒,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啊。

「霸霸,你就留在這裡,我出去一趟。」周寒丟給霸霸一顆果子,這吃貨立即很聽話的趴了下來,沒有跟隨著周寒。

周寒來到武盟總部,直接找到了老國師,開門見山:「國師爺爺,麻煩你現在幫忙發布一個通告。」

「什麼通告?」老國師疑惑的看著周寒。

「就我和安兒的婚禮暫時取消了。」周寒說道。

「什麼,你和安兒的婚禮暫時取消了?」老國師一驚,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現在其他幾個王朝國家的高層人物都來了呢,大部分都已經安排住宿了,周寒現在居然要取消婚禮。

「我也知道這很唐突,但還是拜託國師爺爺給各方都道個歉吧,這些應酬我不太擅長。」周寒帶著歉意,他知道這麼做,影響會很大。

不過周寒不在乎了,名聲,這東西再怎麼重要,也不過浮雲罷了,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自己的實力還在,自己的天賦還在,哪怕是明月帝國皇室,他們再不高興,也不敢把周寒怎樣。

「嗯,最後再加上一句,這婚禮三年之後再舉行,到時候連同建安一併娶了。」周寒補充了一句。

「什麼,你還要把建安也娶了,是哪個逃婚的建安公主嗎?」老國師一愣,這個建安好像被抓去了符宗了呢。

「嗯,就是這個建安,她已經和大運皇室斷絕了關係,現在被我暫時收留在武盟家屬區。」周寒點著頭。

造個小混血兒 「周寒,你這麼做可要三思啊,這建安再怎麼說也曾經是符宗周亮的未婚妻,你要是這麼公布出去,那豈不是在打周亮的臉嗎?要是周亮暴怒了,來找麻煩的話……」老國師的話還沒有說完,周寒立即就醒悟了過來,對呀,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好的理由呢。

是啊,要是周亮知道了建安還活著,而且要和自己成親,那肯定咽不下去這口氣,會來找麻煩,這不正是自己用來說服自己三個母親的理由嗎!

「對對對,國師爺爺你說的沒錯,最後這句就不要加進去了,把建安在武盟家屬區的消息也嚴密封鎖起來。」周寒連連點頭。

「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老國師點著頭,看著周寒:「還有別的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就讓楚雲天去辦事了。」

「嗯,沒有了。」

周寒離開武盟,這怎麼跟各方人物交流打招呼的事情已經不需要周寒來管了,重新回到世外桃源,周寒的三個母親已經把安兒的情緒安慰的差不多了。

事實上,安兒也就是給周寒的三個母親做了個樣子,畢竟她的內心也是暫時不打算結婚了,只不過要在周寒的三個母親面前演一下罷了。

「周寒,怎樣,事情辦好了嗎?」周寒的母親見著周寒回來,連忙就問道。

建安待在一邊,神情有些緊張,不知道怎麼的,她突然有些期待最後那一句了。哪怕只是一個念想。

「我已經讓國師爺爺去給各方勢力通訊道歉去了,至於最後這一句,我沒有加上。」周寒道。

「什麼,你沒有補上,為什麼!」周寒的三個母親頓時怒目而視,建安也是神情狐疑,周寒居然會拂逆母親的意思。

「是這樣的,建安這次是從符宗跑出來的,我已經讓那個周亮的狗腿去給周亮帶信,說建安已經死了,這樣一來斷絕的周亮的心思,那麼他就不會再來找建安的麻煩了。要是我把最後那一句加上去,這豈不就是告訴周亮,建安還活著,她沒有死嗎?要是這樣的話,周亮必然還會再來尋找建安的麻煩啊。」周寒解釋道。

「對對對,還是小寒你考慮的周到,我們幾個婦人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周寒的三個母親頓時唏噓著,覺得自己之前老是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把這茬居然給忽略了。

建安也是明白了,同時心裡也有點慚愧,自己居然光顧著想自己和周寒之間的感覺了,也忽視了這個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