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青蓮趕忙從白扶蘇身上下來,她用手整理了一下流海,臉蛋通紅。

白扶蘇也從地上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重新恢復狀態。笑道:「您好,歡迎來到萬詩閣。」

趙子龍抬起手看了看另一隻手上的表,她嘆了口氣,然後對著青蓮說道:「那你在這幫忙吧,我帶著白燭出去吃點東西。」

青蓮點點頭。

於是趙子龍就拉著白燭兩個人朝著大門走去。

待兩人離開后,大門的那個男孩才走了進來。

白扶蘇伸手指了一下院子中央的石桌,說道:「客人還請坐。」

青蓮也立馬轉身前往後院拿酒。

那個男孩點點頭,來到石桌旁坐了下來。

白扶蘇也跟著坐在了太師椅上。

「您好,我叫王一色,是國畫大事徐錦蓮的徒弟。」王一色放下背後的畫板,他低著頭緊皺著眉頭說道:「此次前來,是想請老……」

「客人先不急。」白扶蘇手放在石桌下面,變出萬詩錄,然後放在桌子上面說道:「本店的規矩,入門先喝酒,酒後言情意。」

這時,青蓮端著酒盤從房子後面走了出來。斟滿酒,青蓮便轉身回到了房間去。

王一色撓撓頭笑道:「對不起啊老闆,我今年17歲,不能喝酒的。而且,我的老師不讓……」

「這不是酒。」

「嗯?剛剛您不是說入門要喝酒嗎?」王一色低頭看著面前的酒杯,他還端起來聞了聞。然後放下來尷尬的笑道:「老闆你騙人,這明明就是酒啊?」

「不。」白扶蘇搖搖頭,神情堅定的看著王一色說道:「這是你治病的良方。」

「良方!」王一色一愣,然後又一次端起了酒杯。

咕嘟

王一色咽口唾沫,一狠心,直接一口喝掉。

眼見王一色喝掉了酒,白扶蘇微微一笑,然後打開了萬詩錄,翻到了空白一頁。

「請客人,說說自己的故事吧。」

王一色放下酒杯,他低著頭,輕聲說道:「我……下不了畫筆……」

……

京城朝陽區有一戶普通人家,誕下一男童。

此男童百天抓周,持一畫筆。

后入學,其繪畫天賦卓越,引眾人驚。

年十二。

京城第一國畫大事徐錦蓮看中男童資質,收其徒,領其游四方尋落筆靈感。

如今五年過,徐錦蓮攜男童於泰山之上,令其畫眾山圖,但男童遲遲不肯落筆……

「一色,為什麼不開始畫?」穿著一身仙風道骨模樣的徐錦蓮坐在木椅子上。他和王一色兩個人此時正在山頂,等待王一色作畫。

王一色就這麼站著,面前擺著畫架,拿著畫筆的手,一直在顫抖……

不知道為何,王一色根本下不了筆。

「一色?你在幹嘛?」徐錦蓮有些生氣的說道:「你知不知道,這五年來我廢了多大的心思,如今你將滿十八,成年之時,就是你帶著你的第一幅作品,出現在公眾面前的時候!國畫得未來,就傳承給你了!」

「是,老師……」王一色咬著嘴唇,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下不了筆……

「一色!」徐錦蓮突然站起來走過去,他眯著眼看著王一色,冷聲說道:「怎麼?這麼多年學的東西都忘了嗎?動筆啊!」

王一色突然後退,手中的筆都丟到了地上。

徐錦蓮一愣,他低著頭看著地上的畫筆,眉頭緊皺……

「我告訴過你,而且說過了很多次……一個畫師,不能丟掉自己吃飯的東西……畫筆是畫師最重要的東西……」徐錦蓮突然轉過身,一巴掌呼嘯而過。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王一色直接摔倒在地……

這次泰山之行,就這樣無疾而終。

回到京城,徐錦蓮直接閉門不見,王一色就這樣背著畫板,站在徐錦蓮的門外。

閉門之前,徐錦蓮跟王一色說了,只要你三天內,把今天的山景畫出來,不然,我就當這五年浪費了!從此以後,便是路人,別叫我師傅!

王一色低頭看著手中的畫筆,他不知道為何,就是下不去筆……

像是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正在抓著他的手,不讓他畫畫。

……

王一色低著頭,喃喃道:「我真的很喜歡畫畫,可是,這明明是我的機會,我卻沒辦法抓住機會……」王一色抱著頭,苦笑道:「我就跟著了魔一樣,我不管怎麼試,都沒辦法落筆……這是一個畫師最大的侮辱……」

白扶蘇看著王一色,疑惑道:「客官,不知道你如今畫畫何等境界?」

「這個……」王一色撓撓頭想了一下,然後說道:「按照師傅的話來說,我現在的水平,應該算得上是國內一流的層次,只不過還沒到頂尖,離國畫大師還有一定的距離。」

白扶蘇微微一笑,說道:「你知道為什麼你下不了筆嗎?」

「不知道……」王一色搖搖頭。

「因為你的畫畫手感,已經到了一種境界,但是你對眼前景象的感受,卻沒到那種境界。」白扶蘇看著王一色的眼睛說道:「繪畫,就是要筆與心合一。技巧夠了,對於你要畫的東西,也要有所感悟才行。」

「眼前的事物……」王一色一愣。他只是個十七歲的小孩子,就算是繪畫天賦再厲害,可是他對於時間萬物,卻沒有一個感悟……

白扶蘇說道:「國畫一詞起源於漢代,漢朝人認為中國是居天地之中者,所以稱為中國,將中國的繪畫稱為「中國畫」,簡稱「國畫」。主要指的是畫在絹、宣紙、帛上並加以裝裱的捲軸畫。國畫是中國的傳統繪畫形式,是用毛筆蘸水、墨、彩作畫於絹或紙上。工具和材料有毛筆、墨、國畫顏料、宣紙、絹等,題材可分人物、山水、花鳥等,技法可分具象和寫意。中國畫在內容和藝術創作上,體現了古人對自然、社會及與之相關聯的政治、哲學、宗教、道德、文藝等方面的認知。」

欣賞中國山水畫,先要了解國畫製作者的胸襟意象。畫家把名山大川的特色,先儲於心,再形於手,所以不以「肖形」為佳,而以「通意」為主。一樹一石、一台一亭,皆可代表畫家的的意景。不必斤斤計較透視比例等顯示的問題。心靈感受、筆隨意走,視為意筆,寫意畫不重視線條,重視意象,與工筆的精細背道而馳。生動往往勝於前者。

王一色一愣,他心裡疑惑道:「為什麼老闆知道這麼多,而且說的還都對?難不成……老闆也是對國畫頗有造詣???」

其實……

白扶蘇一邊說著,萬詩錄在一起給白扶蘇傳音……

既然有如此機會,白扶蘇當然要裝個比咯。

白扶蘇眯眼微笑道:「你的老師應該給你講過,國畫得口訣就是畫前需定形,先從樹起跟!

勾出樹枝幹,稍點樹梢墨!

顏色要細調,紅綠要純清!

染在樹梢頂,樹頭濃墨分!

松要擺大氣,枝幹壯山魂!

近松葉要明,遠松稍點清!

葉用深綠染,干要株黃清!

雜樹枝要細,點葉要分明!

不可太濃厚,不要太稀勻!

山澗多樹長,層次要分明!

大小照遠近,濃淡要看形!

山石雖大氣.莫忘暗與明!

有光一方照,此方須淡澄!

無光一方照,明暗下筆沉!

畫好一磅石,遠近多關心!

與樹相連處,層次要高明!

無光山頂樹,樹下一片黑!

有光山頂樹,用色要沉穩!

落山腳處時,染色幾次分!

山腳可點樹,但要霧和雲!

山腳不作樹,需要染純清!

遠山寫雲海墨色相染成!

近山有霧氣,只在山腳形!

高低多層次,寫雲幾次成!

濃墨下腳處,濃淡要細明!

檫點明暗處,用筆要細穩!

檫點一山成,遠近常關心!

山澗緊相連,濃淡要辯清!

畫半要細看,似乎可以成!

若是不合意,尋找順勢形!

該改側大膽,不改須細心!

畫前須靜想,畫時耐心穩!

多在牆面畫,才好看得正!

畫好需回味,多看否改進!

細看多難處,記得下次穩,

此為畫中意,意境難悟成!

悟到深思處,好畫自然成!」

話音剛落,王一色突然起身。

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後背王一色,不知大師何名!請賜教!」

白扶蘇一愣。一旁的萬詩錄大笑道:「小白哈哈哈……你裝過頭了哈哈哈……」

「客人快快請起!」白扶蘇也起身扶王一色起來,他尷尬的笑道:「小生只是略懂略懂,並不是什麼大師……」

王一色看著白扶蘇,心中感慨道:「大師都是這樣謙虛的人啊!好厲害!!!」

兩人坐回到座位上,白扶蘇說道:「客人還請支付一下報酬。」

「報酬?」王一色從崇拜中回神了過來,他疑惑道:「病治好了?說個故事就好了???」

「是。」白扶蘇點點頭說道:「報酬就是您的一滴眼淚。」

「眼淚?」王一色原本以為要很多錢呢,結果只是一滴眼淚?

王一色眨巴眨巴眼睛,然後抬起頭看著天空。

他不知道在想什麼傷心的事情,沒過一會,兩行淚就流了下來。

萬詩錄發出微弱的光,吸走了王一色臉上的眼淚。

落入萬詩錄中,詩成。

……

南鄉子·妙手寫徽真

(秦觀)

妙手寫徽真,水剪雙眸點絳唇。疑是昔年窺宋玉,東鄰,只露牆頭一半身。

往事已酸辛,誰記當年翠黛顰?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任是無情也動人。

……

白扶蘇合上萬詩錄,他笑道:「客人還請回自己老師那裡吧,我想等你再一次下筆的時候,就是你轟動全京城,甚至轟動全世界的時候。」

一顆國畫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王一色擦了擦眼淚,他點了點頭,然後起身準備離開。

不知怎麼的了,王一色心中,好像突然多了一點以前沒有的感覺。

至於是什麼感覺,只能等他落筆的時候,就知道了。

……

「開始畫吧,給你一次機會。」徐錦蓮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