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二人挨在一起后,喬悠思忽然撅起了臀,似乎在躲什麼。

羅陽梳好了頭,一看喬悠思,見她臉蛋紅潤嬌美,又見她老是要往後退。

可是羅陽箍緊了她的上半身,她難以退後。

隨後羅陽用右手輕輕地按了按喬悠思的圓臀。

剎那間,喬悠思嬌軀肉顫了一下。

再看她的俏臉,眼眸都罩上了羞窘的神色。

羅陽趁機輕輕啄了一下她的紅唇,見她輕剔柳眉,嘴角有了慍色,連忙道:「大喬姐,我出去了哈。回來再聊。」

說著,騰出右手去掰開喬在水的手,一溜煙跑到了辦公室門口。

回頭看去,只見雙喬都紅著臉幽幽地望過來。

喬悠思氣咻咻地將兩隻高跟鞋分別擲向羅陽,沒丟中。

「大喬姐,你又淘氣了,亂丟東西。」

羅陽將兩隻高跟鞋撿起,拿回給喬悠思。

但喬悠思又接著將高跟鞋丟向羅陽,依然沒丟中。

羅陽又撿回給她,她再丟,如此循環數次,當羅陽再把高跟鞋遞給她時,她便噗哧一聲笑了。

「小喬姐,等我回來就陪你去醫院哈。」羅陽笑道。

雙喬看著羅陽出了門口,好一會才收回目光。

穿上高跟鞋后,喬悠思看著仰坐在辦公椅上的喬在水。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你老實說,你跟牛仔在武館是不是……」

後面的話,喬悠思知道不用說,妹妹也能聽懂。

喬在水吃吃地笑著,故意答道:「是啊。」

喬悠思冷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你還要插一腳?」

就因羅陽有了女朋友,而且喬在水也認識唐桂花和安玉瑩,才會更加的矛盾。

「我跟他沒有做過。」喬在水淡淡道。

「弄到你下面都痛了,還說沒有。現在連我也騙了。」喬悠思揶揄道。

喬在水早就猜到姐姐是誤會了。

現今又聽到這種誤會的話,喬在水忍不住又格格地嬌笑起來。

「別說我不提醒你,玩歸玩,要做好安全措施,別懷上了。到時看你怎麼辦。」喬悠思說道。

「姐,你知道我下面為什麼會痛嗎?」喬在水含笑道。

喬悠思可不想跟她聊這個問題。

「管你。」

「姐,我是練一字馬弄到痛的。」

這是事實。

問題在於,喬悠思已認定妹妹跟羅陽有一腿。

而今妹妹所說的,全是借口。

「反正你別隨便懷上就是了。其他的事,我管不了你。」

「姐,真的沒做。」

……

……

羅陽走出華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見那輛白色麵包車還停在那兒。

於是走過去,敲了敲車門。

「王雲雄在哪?」羅陽問。

「三爺說了,你決定去就打電話給他。」黑T恤男青年說道。

羅陽跟王雲雄通過電話,手機里存有他的號碼。

隨即撥打王雲雄的手機號碼,很快打通了。

只聽電話那頭傳來王雲雄高興的聲音:「小羅,我就知道咱們註定要做朋友。」

羅陽想吐。

「三爺,方便見面嗎?」羅陽問。

「當然可以。」

於是王雲雄便約羅陽到金鵬酒店見面。

羅陽開車前往金鵬酒店,過5個紅綠燈,再前行二百米左右,便到了。

除了要跟王雲雄談雙喬的高利貸的事情之外,還要談陳潔的美容院的事情。

羅陽想等談妥之後再打電話給陳潔,給她一個驚喜。

在路上,羅陽又分析一遍,看自己赴鴻門宴的危險系統有多大。

王雲雄還想得到美容溪水的配方,單憑這個,就可使雙方還能聊兩句。

不知不覺便來到了金鵬酒店,停好車,先觀察一下周圍有沒有可疑的車輛,比如麵包車之類的。

打手一般是用麵包車運來的。

停車場沒有麵包車,彼時也還沒有到吃晚飯時間。

從樓梯走上去,來到301包廂門口,敲門,聽到王雲雄在裡面說了句「請進來」,羅陽擰動門把守,打開門,走了進去。

王雲雄穿著紫色襯衫和休閑褲,見了羅陽,臉上立時堆上了笑容。

「小羅,過來坐。」王雲雄熱情招呼道。

來儀鳳姿 桌面上擺了幾種酒,XO,茅台等。

「三爺,讓你久等了。」羅陽坐下,掏出紅雙喜香煙。

「也才剛到。來。」王雲雄將硬盒的恆大牌香煙遞了過來。

平時,羅陽都是抽低檔香煙。

其實紅雙喜牌子的香煙也有高檔的,羅陽以往沒錢,都是抽紅雙喜中低價格的香煙。

來這裡跟王雲雄談判,羅陽算是客。

第一次來跟人進行重大的談判,起先羅陽有點兒緊張,點燃香煙抽了一口,精神舒緩下來了。

一會,便上了下酒的菜:剁椒魚頭,酒鬼花生,牛百葉,五香豬肚等等。

「要XO還是茅台?洋酒後勁大。」王雲雄介紹道。

羅陽能將酒精從體內逼出去,後勁再大的酒,對他也沒有傷害力。

「XO吧。」羅陽說道。

「酒量怎麼樣?」王雲雄笑道。

拿了兩隻酒杯,各倒半杯。

「見底。」羅陽端起酒杯。

王雲雄吃了一驚,啤酒可以隨便見底,XO也豪飲,酒量一般的,兩杯下去都要醉醺醺了。

「咱們還要談正經事,別喝醉了。」王雲雄勸道。

「信不信我將這瓶XO喝下去,一點事也沒有?」羅陽正經道。

就交際而言,王雲雄認識的人很多。

干一瓶XO下去不醉的人,他還真沒見過。

「小羅,沒喝過XO吧?」王雲雄冷笑。

他還道羅陽把XO當成是啤酒了。

普通酒量的人,喝一瓶玻璃瓶的啤酒,也不見得會醉。

羅陽喝過XO,在朱莉的酒吧里。

但不經常喝,那是真的。

其實喝沒喝過,對羅陽而言並不重要。

他能將酒精從體內排出來,才是關鍵。

「你敢不敢跟我打賭?」羅陽問。

「賭什麼?」王雲雄感興趣道。

腹黑慢慢愛 「我贏了,喬悠思欠你的錢就不用還了。我輸了,我把美容產品的配方給你。」羅陽正經道。

「我告訴你吧,XO不是啤酒。半瓶,你就醉了。」王雲雄冷笑道。

羅陽少年一個,王雲雄覺得他是信口開河。

挾了一塊豬肚進嘴裡嚼著,羅陽激將道:「你不敢賭?」

王雲雄叼著香煙,定定地盯著羅陽看了一會,不屑道:「我怕你不認帳。」

包廂里只有兩個人,輸贏都沒人作證。

「你要是真敢賭,咱們就叫公證人來,怎樣?」羅陽興奮道。

王雲雄半眯著眼睛觀察著羅陽,最後認慫了。

「你有備而來。」王雲雄呵呵笑道。

(本章完) 秦昊的話落下,磅礴的玄氣直接從秦昊的體內爆發了出來。

天地彷彿在此刻掀翻,整片天地間的元力,都是瘋狂的沸騰起來,一些強者,甚至隱隱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元力,都是有著翻湧的跡象,當下無不是滿臉駭然,顯然秦昊這一刻主動進行了攻擊,動用了絕招。

秦昊爆發出來的暴動,居然完全不弱於冰靈使用的冰凰降世。

這一刻就算副院長的臉色已變得凝重了起來,對於兩人的戰鬥更加的警惕,隨時準備阻止兩人之間的生死碰撞,並且兩人隨便失去了其中一個人都是蒼雲學院的損失。

秦昊面色冰寒,殺意盎然,這一刻秦昊需要將這個每次都想要將他擊殺之人,徹底的打敗,然後直接擊殺在這巨大的比武場之上,這一刻怒不可遏。

心中殺意涌動,妖劍之上的妖氣開始了沸騰然後從妖劍之中釋放了出來,整個天地之間妖氣翻滾,好似一頭上古妖獸蘇醒了一般。

這股妖氣的出現,頓時間整個比武場上面很多人臉色都開始變化了警惕的看著周圍,要知道妖族可是和人族乃是死敵,此刻居然出現了怎麼強大的一股妖氣,讓他們感覺到了駭然,恐慌。

「大家不要恐慌,不要擔心,並不是有強大的妖獸來進攻我們蒼雲學院了,而是秦昊領悟出了妖之意境,散發出來的意境而已」

副院長已是不敢相信,驚駭的看著秦昊對著眾人大聲的說道。

「額」

在場所有人無不是驚嘆,沒有想到秦昊的妖之意境如此的強大,如此的真實,完全不像是領悟出來的一般,這一刻他們將

在場所有人聽見了副院長的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無不是驚嘆,沒有想到秦昊的妖之意境如此的強大,如此的真實,完全不像是領悟出來的一般,這一刻他們將秦昊當成了蒼龍榜前十之人對待。

冰靈距離秦昊最近,感覺到的妖之意境更為濃厚,冰靈真切的感覺到秦昊就好像一頭上古的妖獸,徹底的蘇醒了過來,這股妖之意境令他心神都不能夠安定,需要不斷的抵擋才能夠勉強的穩定下來,玄氣不再翻滾。

「出」

當然妖之意境出現,並不算完,很快一股衝天的劍意衝天而起,這股劍意帶著凌厲,狂暴,廝殺的氣息,讓人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已讓人感覺到恐怖。

「呼,好強」

場上一些強者深吸了一口氣看向了秦昊,雖然不甘心,但是依然說出了這句話,秦昊明顯強過了他們。

「一劍盪山搖」

隨著秦昊這一聲宛如驚雷一般的聲響,傳遍在眾人的耳中,片刻之間整個天地都開始了狂暴起來,天地玄氣開始了沸騰,然後開始爆炸,一股強大充滿了妖意和劍意的玄氣光束在其頭頂之上形成,周圍形成了一股狂暴的玄氣風暴,同樣不容小覷。

很快光束快速的轉化,成為了一道數百丈巨大的長劍,長劍散發出來的氣息,使得在場眾人臉色徹底的變化,變得蒼白了幾分,長劍凌厲的氣息直接席捲到了整個比武場。

巨劍浮現,然後快速的化為了凝實的狀態,巨劍懸浮在空中宛如毀滅一劍,爆發出狂暴的毀滅氣息。

「好強大的武技」

比武場之上,所有人無不是深吸了一口冷氣,無論是武靈境界還是武將境界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感覺到了毀滅天地的劍意和妖意,甚至毀滅的氣息,這一劍宛如不弱於冰凰降世,甚至比那一擊還要強大幾分。 忽然之間,羅陽意識到自己還是不夠老練,表露出了必勝的神色太明顯了,嚇退了王雲雄。塵→緣←文↖學×網

不然,憑這次賭約,說不定能賺一大筆。

羅陽笑道:「三爺,想不到能嚇著你。」

王雲雄淡淡道:「我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聽這話,可知王雲雄對這次的談判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