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她不確定北冥夜是不是真的知道了她是女兒身的事情。

桌上的茶壺飛了起來,朝著北冥夜的身後砸去。就在茶杯即將砸到北冥夜的時候,戛然而止,隔空懸浮。

北冥夜回身,衣袖輕揮,茶壺又飛了回去。

「本來我還不確定,這下就全明白了,沒想到你還真是個,」北冥夜眼含笑意,走到離夜的跟前「男人!」伸手把離夜抱在了自己的懷裡。

「你,」

「你要是想讓太多的人知道的話,就大聲的喊出來。」北冥夜低頭含笑,目光飄向了茶樓的屋頂。

離夜依偎在北冥夜的懷裡,本想反駁,看到北冥夜的眼神兒,立馬閉上了嘴巴。

待到屋頂上的人走了之後,她快速的推開北冥夜,從其懷中站了出來。

「告訴你,姓北的,以後離我遠點,你喜歡男人,不代表我也喜歡男人。」

「哦?這麼說你喜歡女人了?」北冥夜說完哈哈大笑:「不管你喜不喜歡男人,這輩子你都只能是我北冥夜的了。」

離夜看著北冥夜狂妄自大的樣子,小臉氣的皺成了一團。

丫的,簡直就是找抽型的~~

……(?〇?;)離夜分割線……

如意坊,

離夜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從一張屏風後面走了出來:「蝶姨娘,您可別睡了,快點幫我看看。」

蝶煙一臉困意的打了個哈欠,抬眼看了一眼離夜,擺了擺手:「看不出來。」

「真的看不出來?」

「哎呦我的小祖宗,如意坊是靠著夜間營生的,我蝶煙也是給你打夜工的。」

蝶煙看著地上的一堆男衣,隨腳踢到一旁,走到床前,側身躺了上去。

離夜站在銅鏡面前,不停的打量著自己的胸脯。

寵小欺大,貪心總裁的包子妻! 「這小身板子,嘎瘦嘎瘦的,一看就是營養不良。北冥夜那個臭流氓,怎麼就能發現我是女兒身了呢?」

「不行,覺對不能承認自己是女兒身,打死也不能承認。」

榻上的蝶煙回頭看了一眼離夜,心中似有什麼苦處,皺起了娥眉。 夜王府。

後花園的一座涼亭下,慕容單羿手持竹笛,站在亭外,撫笛吹奏。

笛聲悠揚,繞雲煙。

亭內離夜端著一盤糕點躺在卧榻上,雙目微眯,邊聽慕容單羿吹奏的笛聲,邊吃糕點,很是愜意。

不多時~~

「單羿,你這三級功力練就的怎麼樣了?」

「成了!」

聽到慕容單羿說到成了之後,離夜睜開眼睛從榻上跳了下來。

「單羿,真成了?」離夜赤腳走到慕容單羿面前,除了滿嘴巴子的糕點沫,還是糕點沫。

「是,是啊,怎麼?」慕容單羿看到離夜的表情,覺得非常的搞笑,伸手指了指離夜的嘴巴子:「你一個男人,為什麼像個女人一樣,看到什麼都覺得好吃!」

「那你就把我當成女人不就得了!」離夜咧嘴大笑,心中卻如同打翻了的調味盒,不是滋味。

原來她離夜在慕容單羿的心裡,永遠是個男孩子,都不及剛剛見過一次面就懷疑她是女兒身的北冥夜。

「哈哈哈,你要是女人,東仁肯定會第一個追求於你。」慕容單羿大笑,握著竹笛,轉身進了涼亭。

身後離夜微頓,臉上的笑意變得尷尬~

單羿怎麼知道東仁會第一個追她,難道單羿也知道她是女人的事情?知道東仁一直喜歡於她嗎?

「那你呢?」離夜反問,既然說起這個話題,那就抓住這個話題:「如果我是女人,你會不會追求於我?」

離夜一臉認真的看著慕容單羿,就像是一個剛剛表白愛意的女孩子,等著自己表白對象說出「我願意」一樣,滿臉的期待。

而慕容單羿卻像平時一樣,對著離夜嬉笑打趣:「怎麼可能?」

「如果,我說的是如果!」離夜坐到慕容單羿的身旁,緊追不捨的詢問。

「如果也不可能。」慕容單羿抬起眼帘看了一下離夜,收起了臉上的笑意:「別鬧了,待會給你看一樣好東西!」對著貼身侍衛明雲招了招手。

「明雲,把東西拿過來吧!」

「是!王爺!」明雲收到慕容單羿的命令之後,轉身離開了後花園。

「是你不可能追求於我,還是我不可能是女人?」

明雲走了之後,離夜看著慕容單羿再次追問,因為她想從慕容單羿的臉上看到答案,看到她自己在慕容單羿的心裡到底有多重要。

「如果你真心想知道的話,那我就告訴你。」慕容單羿雙目盯著離夜的眼睛:「都不可能!」

離夜瞬時呆傻~

慕容單羿則哈哈大笑,眼底閃過一絲異樣。

「明雲取東西去了這麼久,怎麼還沒有回來?」慕容單羿像是躲避話題一樣的岔開話題看向遠處。

「應該快來了吧!」離夜順著慕容單羿的目光也看了過去。

一刻鐘之後~

明雲端著一個錦盒從遠處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王爺,您要的東西!」

「怎麼去了這麼久?」慕容單羿接過明雲呈上來的錦盒,輕聲指責。

「回王爺,剛才在庫房遇到了劉側妃。」

明雲提到劉側妃,慕容單羿連同離夜愣時一怔。

「她去幹什麼?」

「說是王爺您昨個把咱們夜王府的賬房鑰匙給了她,讓她暫管庫房。」

「確有此事,不過這跟你取東西有什麼關係?」

「王爺,您忘了,這錦盒可是放在庫房裡的,想要取出來,還需要經過賬房。」

聽明雲這麼一說,慕容單羿倒也無話再問:「你先退下去吧,這事晚上我會跟她好生解釋。」

晚上?

原來他與側妃的關係這麼好,原來他每晚都會留宿於側妃床榻之上,原來他把正妻的權勢都交給了一個側妃……

離夜想到慕容單羿每晚都於劉側妃同床共枕,心更加的難受起來。 涼亭內又剩下了離夜、慕容單羿兩人。

「拿著,給你的禮物!」慕容單羿面帶笑容,把明雲剛送過來的錦盒遞給了離夜。

「送給我的嗎?」

「當然了,要不然給你幹什麼?」

原本滿心愁楚的離夜聽到慕容單羿這麼一說,瞬間又高興了起來。

單羿送她禮物了,那說明她在慕容單羿的心中還是不一樣的,要不然也不會專門為她準備禮物。

剛才明雲可是說這些禮物是放在夜王府的庫房裡,想必也是很貴重的禮物。

離夜心中又冒出了粉色的泡泡,在心中告訴自己,慕容單羿剛才說的那些讓她傷心的話,都不過是些不做數的戲弄。「謝謝單羿!」

「不用謝我,是我應該謝謝你才對,你幫了我那麼大的忙,要不是你教給我怎麼突破三級靈力,就是再過三年,估計我也練不會。」

「哦,我也就是隨口提了個建議,不用太在意。」

離夜本以為會是什麼驚喜的禮物,沒想到會是上次交給慕容單羿突破三級靈力所得到的一種獎勵。

說的實在一點,就是等價利益好處的互換。

離夜接過禮合,放到了一旁,也無心思再打開。「單羿,我先回去了,下午樂意坊約了人下注。」

離夜說完,起身快速的離開了涼亭,她怕自己再帶下去會難過的哭出來。

「禮物不拿嗎?」 婚令如山:契約萌妻,別想逃 慕容單羿看到離夜兩手空空的走出涼亭,輕皺了下眉頭:「還是說你不喜歡我送的禮物?」

離夜聽到慕容單羿的話,趕緊扭頭走回了涼亭:「哈哈,瞧我這記性,喜歡,怎麼會不喜歡,剛才光顧著傻高興了,東西都忘了拿走,這就拿走,白給的東西,不要白不要。」

離夜拿起桌上的禮物,還故意說了一些貶低自己的玩笑話來緩和一下這尷尬的氣氛。

佛系科技 涼亭下最後只剩下了慕容單羿。

柔和白皙的臉上,掛著一絲僵硬的假笑,雙手扶於背後,看著迴廊上慢慢消失的背影,慢慢嚴肅起來。

「你都不打開看看裡面放的是什麼嗎?」

……(?????)離夜分割線……

「這是什麼?」

如意坊,蝶煙拿起桌子上的錦盒,問離夜。

「蝶姨娘,陪我喝點吧!」

「我問你這是什麼?」蝶煙拿著錦盒對著離夜再次詢問。

「不知道!」

「不知道你拿著它做什麼?我還以為是你給我的禮物呢?」蝶煙看到離夜情緒低落,半開玩笑的又隨手把禮物扔回了桌面上。「發生什麼事情了?」

「單羿給的!」

「你跟他都說了。」蝶煙驚。

「沒有!」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現在只想喝酒。」

面對蝶煙一聲接著一聲的追問,離夜有點不耐煩。

「對不起,蝶姨娘,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因為我沒有打開看。」離夜說著說著,不知道為何,眼淚吧嗒吧嗒的流了下來。

本以為自己越來越愛慕容單羿,就不會向以前那樣在乎慕容單羿的後院有多少位妃嬪、妾室,可是當她今天親耳聽到慕容單羿提起劉側時,心中還是會心痛難受,不適應。

「蝶姨娘,單羿他說,單羿他說就算我是女人,他也不會喜歡上我。」

「而且他很喜歡劉側妃……」

蝶煙就知道,離夜這丫頭今天肯定有問題,要不然也不會進屋就直接來到了她的房間,而不是直接在樓下大喊她的名字。

「出息,哭什麼,打開看看。」

在蝶煙的要求下,離夜打開了禮盒,只見禮盒裡面,一支銀光閃閃嗩吶靜靜的躺在盒子中央,很是華貴。 離夜從錦盒裡面拿出那把銀嗩吶,隨手遞給了蝶煙。「蝶姨娘!」

蝶煙接過銀嗩吶來回看了看,又順手掂了掂:「看來這夜王爺還是挺捨得啊,居然用銀子幫你制定了一把嗩吶,剛剛我掂了一下,少說也有千兩?」

「你喜歡可以拿去用。」離夜說著走到柜子旁邊,開始尋找蝶煙藏起來的桃花釀。

「人家送給你的,我怎麼好意思要,再說了,你真心捨得拿來送人,這些年,就是那夜王爺送給你一塊點心你都要留著,捨不得吃,更何況這銀嗩吶。」

國民老公寵寵欲睡 離夜手執桃花釀,微微失神兒,自己跟慕容單羿相識的畫面還歷歷在目。

這些年要不是慕容單羿對她照顧有加,把她當作為摯友,她也不會在這孤單的異世愛上一個古人。

「喝酒了蝶姨娘。」

離夜把手中的那杯桃花釀遞給了蝶煙,隨手拿起另一杯,仰頭一飲而盡……

樂意坊門口。

桑白與北冥夜剛剛從馬車上下來,一小廝轉身跑進了賭坊。

「來了,來了,藍衣公子來了……」

此時的賭坊早已經擠滿了賭客,聽到小廝說到藍衣公子來了,這些個原本低頭耍錢的賭客同時昂首仰面的看向了門口。

賭坊變得安靜無聲。

「真的來了,藍衣公子真的來了……」

當桑白一身藍衣出現在賭坊時,安靜的賭客瞬間又躁動起來。

因為他們全都是沖著藍衣公子,桑白而來的。最最重要的是想要藉助藍衣公子贏點賭錢。

「沒想到你這麼受歡迎。」北冥夜看著滿屋子的賭客,輕聲嘲諷。

「哪裡,哪裡,鄙人不才,賭桌上的小成就,不可以拿來炫耀。」桑白此時笑意滿面,神采奕奕,好似這裡不是什麼賭坊,而是皇家科考的書院與武場。

唰~

北冥夜順手打開一把摺扇,從桑白的臉上劃過:「臉這東西,出門要適當的帶著。」

桑白氣結:「你這話我怎麼聽著有點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