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何禹微還沒怎麼反應過來。

離落瑤已經走了不遠的路,回眸看了眼:「怎麼?反悔了?」

「沒有!」何禹微趕緊走了進去,關上門。

唐門盛寵,隔壁夫人很傾城 離落瑤看著他手忙腳亂的上了樓梯,眸光淺淺,不是知在想著什麼。

離落芊這麼多天來,是第一次被誰這麼早叫醒。

雖然之前也是睡到日上三竿,但由於離落瑤的原因,沒有人叫她起床,都是讓她睡到自然醒。

就連上學的時候,都是離落瑤給她收拾好了之後帶她去學校,到了再叫醒她。

離落芊還以為是她自家姐姐在叫她,翻了個身就像繼續睡:「姐姐,再睡一會兒……就一會……一會會兒……」

何禹微開了口:「落芊?」

離落芊突地就張開了雙眸,一下子坐了起來:「何禹微?!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兒?!」

何禹微愣了下:「我來找你,然後你姐姐就讓我上來了。」

「哈?!」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離落芊覺得自己一定是睡迷糊了,姐姐怎麼可能會讓他上來,還讓他進自己房間。

可是眼前的事,讓她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

雨晴還沒回來,陌歆姐又被拐跑了,家裡只有她和姐姐,如果不是姐姐同意了的話,他根本不可能上得來,硬闖會被姐姐打死的。

離落芊腦海里想著事情,想完了這些之後,就是滿腦子的「為什麼」。

為什麼姐姐會讓他上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何禹微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落芊?怎麼了?」

「沒,沒什麼。」離落芊下意識後退了點,「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何禹微有些緊張:「我,我想約你和我一起出去玩。」

「哈?」離落芊愣了下。

嬌妻:總裁的小魔女 何禹微淺紫色雙眸看著她一眨不眨:「可以嗎?」

離落芊眉心微擰了下:「呃,這個,要不,你先下去,等我收拾好了再下去給你答案?」

何禹微這才反應過來,她才剛睡醒,連睡衣都還沒有換下,臉都紅了一半,更別說是耳根,慌慌張張的就跑了出去:「對,對,對不起。」

離落芊看著他落荒而逃還不忘把門給帶上,忍不住笑了下。

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會記得這種事情的嗎?

離落芊走下樓梯,第一時間察覺到的事情就是……

姐姐呢?

不在客廳,難道在實驗室?

離落芊抬眸看了眼樓上。

何禹微察覺到了她,側眸看過去,卻愣在了那。

離落芊眉心微擰了下,轉過頭來看他,看見他愣在了那,還不明白的問了一句:「你幹嘛?」

何禹微回過神來,耳根都是半紅的:「你,你今天很漂亮。」

哇……純情少年,她怎麼覺得她在禍害人家?雖然也確實是這樣啦……

離落芊對於他的誇獎,毫無反應,雙眸很淡的走了過去:「謝謝誇獎,比起這種事,你知道我姐姐去哪兒了嗎?」

何禹微選擇性忽略了中間的那句話,回答了後面那句話:「不知道,我下來的時候她就不在。」

「誒。」離落芊走過去,看了眼桌上,拿起了一張紙條。

何禹微見離落芊愣在了哪兒,湊過去看了眼,一字一句的讀出了上面的字:「我有事要出去一趟,過幾天再回來。」

何禹微側眸看向離落芊:「落芊?你還好嗎?」

離落芊愣在原地,雙眸看著眼前的潔白紙條,腦海里一片空白。

聽到何禹微的話,才回過了神來:「啊?沒事啊。」

離落芊將紙條收了起來:「走吧。」

何禹微顯然還沒反應過來她在說些什麼:「啊?去哪兒?」

離落芊回眸:「不是要去遊樂園嗎?」

何禹微先是愣了下,接著雙眸都是一亮:「好!」

離落瑤看著就在不遠處並肩走著的兩個人,雙眸淺淺…… 附近的一家餐廳里,二樓,淺藍色短髮的男子坐在單向玻璃的旁邊。

原本只是因為對面的人離開了一會兒,可以放鬆一下,想看一下外面。

結果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男子眸光落了過去,就沒有再離開過。

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魔道飛行器在空中陸地上不斷的飛馳而過,不過是轉瞬,那道人影就消失在了男子的眼前。

男子眉心微擰了下,眸光落在了就在馬路對面的遊樂園。

遊樂園裡。

離落芊看著眼前的遊樂園,四周望了望:「從哪兒開始玩?」

何禹微側眸看她:「你想玩哪個?」

離落芊想了下,最後指了一個方向:「那個吧。」

何禹微順著她的手看過去,愣了下。

空中的鏤空軌道圍繞著整個遊樂場,在那其中,有軌道沖在了雲霄的上面,在垂直垂下,有些穿過了就在遊樂場附近的山洞,還有在空中斷開,大約隔了五米之後,才有軌道在距離海面只有幾厘米距離的地方出現。

軌道上,深藍色的短列車宛如烈風一般飛馳而過,帶出了呼嘯風聲。

離落芊側眸:「怎麼了?你害怕這個嗎?那我們坐其他的。」

何禹微轉眸:「害怕倒是不害怕,只是,我看其他女生好像都不怎麼喜歡坐這些東西,怎麼你不一樣呢?」

離落芊不假思索:「我本來就和那些女生不一樣啊,而且這個遊樂園之前我和姐姐來過,差不多都玩遍了,但是這個因為姐姐身體不好就沒坐。」

何禹微牽起她的手:「那就走吧,現在去排隊應該還不會有太多人。」

離落芊看著那個牽著自己手的人,眉心微擰了下。

腦海里又想起之前姐姐說過的話「好好的,開心就好,其他的,不要想那麼多。」

何禹微感受著手掌下的溫潤細膩,心裡也是一陣忐忑。剛才他也是想試一下,結果,竟然沒有掙脫或者是叫他放開?

何禹微心中想著為什麼。

是因為開始喜歡他了嗎?

還是說,是打算直接拒絕他?所以才會對他這麼好?陪他出來還容許他牽她的手。

不要這樣吧,他不想結束啊,不回答也沒關係的啊,他可以一直追啊,可是別拒絕他之後,就距他於千里之外啊。

何禹微內心忐忑著,停在了隊伍的末端。

這個時候確實是沒有多少人,隊伍的前面只有十個人。

離落芊看著那輛從雲端上垂直落了下來的深藍色短列車,很是不解:「為什麼會害怕?」

「嗯?」何禹微側眸看去。

離落芊雙手環胸,眉心微擰了下:「平時不是也有飛行魔導器的嗎?為什麼還會害怕這種東西?明明飛行魔導器的飛行高度要比這高得多啊。」

何禹微看了眼那上面尖叫的人們:「是因為安全感吧,自己的魔導飛行器總會安心一點,而且有也很多人因為怕高而不敢做飛行魔導器啊。」

「誒~」離落芊雙手背在身後,側眸看向了他:「我之前也問過姐姐這個問題,姐姐她說是因為失重感,不適應才會叫。」

何禹微完全沒有意識到她那句誒~里的意思:「也有這個原因在內吧。」

「據說……」離落芊雙眸眸光淺淺:「人的想法和性格有很大的聯繫,姐姐會想到失重感是因為她身體不好,失重感不僅會讓姐姐覺得不舒服頭暈,甚至下來之後還會暈很久,那你想到『安全感』是因為什麼?」

何禹微完全沒料到會講到這方面來,愣了下。

離落芊湊近了點:「你是發生過什麼嗎?」…… 離落瑤就站在不遠處,身上穿著淺色大衣和寬檐帽子,眸光落在那兩人身上,嘴角像是勾了一下。

「你還有這種癖好?」

宦海弄潮 離落瑤側眸看了下,那人穿著深色的大衣,裡面是黑色的西裝和白色的襯衫,淺藍色的短髮還因為風吹過的原因,導致有些散亂,卻是絲毫不消減那人身上清冷矜貴的氣質。

季洛辰邁步走近她:「跟蹤別人約會,好玩嗎?」

離落瑤眸光落回了那兩人的身上,嗓音淺淺:「你很閑?」

季洛辰在她身邊站立:「還好,比起你跟蹤別人約會,我還是很忙的。」

離落瑤側眸看了他一眼:「那就請你繼續去忙你的吧。」

季洛辰雙手都抄在深色大衣的兜里,側臉清冷:「我在忙。」

離落瑤又是側眸看了他一眼,伸手按了下自己的淺色帽子,嗓音緩緩:「逛遊樂園,還真是忙。」

季洛辰側眸,側臉清冷,淺藍的發因為風吹過在飄動著:「忙的事,是追你。」

離落瑤側眸,看了眼,眸光又落了回去:「油嘴滑舌的,女孩子可不會喜歡。」

季洛辰眸光落在她清冷的側臉上:「總是冰封自己的神經對身體不好,本來身體就不好,就別總是用這些傷身的魔法。」

離落瑤雙手抄著衣兜:「這位同學,你管的是不是有點多了?」

「不多。」季洛辰說的自然,絲毫沒有靦腆的樣子:「別人都是從小開始,相比之下,我還晚了很多,沒關係,以後會補回來的。」

離落瑤側眸,眉心微擰:「你這麼不要臉,你家裡人知道嗎?」

季洛辰側眸,和她對視:「我認為這叫執著,不過如果這是你對我的特殊之處,我很樂意接受。」

離落瑤眉心微擰,剛想開口,就有聲音傳了過來。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很明顯不願意與你多說,請不要再糾纏她了。」

離落瑤側眸看去,只見一位穿著簡約黑白搭配的男子淺笑著。

男子看向了離落瑤,身形微彎了下,淺笑道:「小姐,可以約你一起遊玩嗎?」

季洛辰眉心微擰,剛想要踏步攔在兩人中間,就聽離落瑤嗓音淺淺的開了口。

「可以。」

男子嘴角的笑勾了下,剛想開口,就被離落瑤拉著走了。

男子似是有些愣了,跟在離落瑤的身後:「請問……」

離落瑤只是回頭勾唇笑了下,邪佞妖冶的不像是她:「目的不就是這個嗎?加快速度而已。」

季洛辰眉心深擰著,腳步卻因為離落瑤施下的魔法而一動也不能動。

離落瑤將男子帶到了一個小巷子里,是遊樂園魔導監控為數不多的死角之一。

離落瑤將那人逼到了牆邊,左手撐在牆上,嘴角還是勾著的,妖冶邪佞的神情與她的外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男子嘴角勾著笑:「小姐,這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離落瑤偏了下頭,嘴角的弧度加深了些:「不快。」

說完這話,離落瑤就站直了身形,嘴角的弧度漸漸加深后,在一瞬間,弧度降為了零,道:「我討厭自以為是的人,尤其是自以為是的干涉他人重要談話的人。」

男子原本靠著牆壁,單腳剛要邁向前一點,就被冰封在了原地,失去了視覺,就連神情都還沒來得及變換,嘴角還是勾著笑的。

離落瑤湛藍色雙眸冰的毫無溫度,她低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眉心微擰了下。

接著,右手手中凝聚出冰劍,緩緩抬起,一劍落下,鮮血迸濺,半條小臂頓時就被斬落,掉落在地面之上,鮮血卻在未落在地面上之前,就被凝為冰塊,瞬間粉碎。

而被斬斷的部分,在一瞬間之內,又長了出來,與原本的那半條小臂,毫無差別。

離落瑤低眸看著那瞬間長出來的半條手臂,單手動了動。

身後,落在地面上的白皙小臂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冰塊,從裡到外,伴隨著很輕的一聲,化為了齏粉,隨著風的吹過被吹散。

離落瑤腳步邁著,正低頭看著自己新長出的小臂,突地就被人按在了牆上。

聲音低壓著怒氣:「你對待陌生人都這麼熱情?」

離落瑤還沒來得及抬頭,就被那人抬起了下巴,和他對視。

季洛辰藍紫色雙眸里的冰寒幾乎能化為實質:「你不該解釋一下嗎?」

離落瑤開口就想解釋,卻突然眉心微擰了下。

為什麼她要那麼聽他的話?

離落瑤抬眸,和他對視:「沒必要。」

季洛辰雙眸微眯了下:「你很囂張啊。」

離落瑤挑眉:「怎樣?」

季洛辰眉心微擰,藍紫色的雙眸盯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