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晨馬上就要入考武士學府,心中難免升出一些興趣。

聞言,柳輕舟露出一絲怪異的笑。

看到林沐晨疑惑的樣子,柳輕舟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的道:「去了你就會知道!」

約莫一刻鐘后,柳輕舟帶著林沐晨來到了武士學府。

「你需要先去那邊報道,然後會有人安排考核的!」柳輕舟指了指一處地方。

林沐晨望去,發現此時有數十人正在排隊登記。

「我就不陪你了,我要去找我的明月妹妹!在武士學府中若是遇到麻煩,直接報我的名字啊!」

柳輕舟說道,人已經跑遠。

林沐晨無奈地搖頭輕笑,隨後走上前去排隊。

很快,便是登記完成。

一個約莫十八九歲的學府弟子,帶著林沐晨,以及另外五個考核弟子,走到一片場地之中。

這名學府弟子背負雙手,一一掃過林沐晨六人,神情嚴肅的道:「我叫莫遠,你們的考核由我負責。你們六人聯手,若能在我的攻擊之下,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哪怕最後只剩一人,也能全體通過考核。」

「別想著偷奸耍滑,誰若是不出全力,我第一個讓他出局。」

另外五人原本各懷心思,莫遠直接打消了他們的念頭。

這項考核,考驗的不止是眾人的實力,還有實戰經驗,以及團隊配合能力。

莫遠的修為在聚靈境八重。

拋開林沐晨外,另外五人修為皆在聚靈境五六重。

要想在莫遠的攻擊之下,堅持一炷香的時間,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

關鍵便是眾人必須要相互信任,密切配合,防止被莫遠逐一擊破。

一時之間,他們皆是臉色凝重,嚴陣以待。

林沐晨則是微微一愣:「不是擊敗你么?」

如今,林沐晨全力爆發之下,一般的聚靈境九重之人,都不敢說能擊敗他,更何況聚靈境八重的莫遠。

不過很快,他便是反應過來,自己有些衝動了。

這種考核本身沒有問題,關鍵若是遇到能夠跨境對敵的人,倒是有些形同虛設,沒了考核的意義。

尤其還是林沐晨這種能夠跨多級對敵的人!

此言一出,另外五人皆是一副看傻子的模樣,看向林沐晨。

莫遠可是聚靈境八重的武者,他們六個修為皆在聚靈境五六重,還想要擊敗他?

談何容易!

「如果你有這種想法,請你離開我們的隊伍,不要影響到我們!」隊伍中,一個名為張波的少年皺眉,臉色不善。

林沐晨此話,簡直就是小看莫遠,已經有些不敬了。

若是惹得莫遠不高興,他一怒之下,可能會將所有人都淘汰。

其他四人顯然也想到了這點,皆是紛紛對林沐晨怒目而視。

「有趣!」莫遠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多看了林沐晨一眼。

這個新人倒有些不同,很有膽量! 「若是你們能聯手擊敗我,可以直接由初級弟子,晉陞為中級弟子,享受中級弟子的待遇。」莫遠環視眾人,微微一笑,循循善誘。

不過他的嘴角,卻是掀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中級弟子的待遇,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他只不過想要替這些學弟學妹們鬆鬆筋骨,消磨一些他們的傲氣。

凡是能來報考郡城武士學府的,大多數都是各自城池中的佼佼者,難免有些心高氣傲。

適當地對他們進行一番打磨,也能讓他們沉靜下來,將浮躁的心收起來。

這對他們未來的成長,也是有好處的嘛……

莫遠的話語,不禁令眾人的眼睛微微一亮。

若是他們能夠直接晉陞為中級弟子,便能擁有更多的修鍊資源,等於是贏在起跑線上,直接領先同屆新人一大截。

他們對視一眼,皆是有些心熱,躍躍欲試。

武士學府的弟子,總共分為三類,初級弟子,中級弟子,以及高級弟子。

級別越高,享受的待遇自然也會越好。

一般剛入學府的新人,皆是初級弟子。

當然也有一些新人,天賦妖孽或是實力強大,一入學府便能成為中級弟子。

蓋世小村醫 不過這樣的人太過稀有,難得一見。

當他們看到莫遠嘴角的邪笑時,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瞬間便是掐滅內心的火焰。

他們雖然自負,可卻不會自大到六人聯手,就想擊敗武士學府的聚靈境八重修為的弟子。

要知道,一旦挑戰失敗,可能就會被淘汰,失去進入武士學府進修的機會。

他們可不想冒險!

「只是中級弟子么?」

林沐晨沉思片刻,突然問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迅速晉陞成為高級弟子呢?」

場面頓時安靜下來。

莫遠有些詫異,這名新人已經不能用膽識過人來形容了,簡直有些自大與狂妄!

他看過林沐晨登記的信息,十五歲,聚靈境五重。

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修為,只能算是不錯。

即便莫遠在武士學府中,算不得天賦出眾那一類人,但至少一身修為也能排在中上游。

林沐晨憑藉聚靈境五重修為,卻想要跨越三級境界與他一戰,並將他擊敗?

痴心妄想!

簡直比他還傲!

這是在小看他么?

莫遠有些不喜,他淡淡的道:「一個人,擊敗我! 重生之嬌嬌 你就可以直接晉陞為高級弟子!」

原本他認為林沐晨很有膽識,對他有些欣賞,如今看來,不過是不知天高地厚罷了。

「這麼簡單!你確定?」林沐晨有些狐疑。

若真如此,他自然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林沐晨這句話可不是狂言。

修為突破到聚靈境五重后,他的實力再次得到提升。

若是全力爆發之下,一般的聚靈境九重之人,恐怕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這還是林沐晨,在不使用誅仙劍的情況下!

而莫遠不過只是聚靈境八重武者,如何敵得過他?

不過這番話語聽到眾人耳朵里,卻是很不舒服。

狂!

實在是太狂妄了!

作為一個新人,他竟然敢說獨自擊敗考核官是件簡單的事!

他是在開玩笑嗎?

那可是跨越三級的戰鬥!

莫遠深吸一口氣,盡量使自己保持平靜:「我確定!」

他目光微冷,臉色有些不大好看。

林沐晨的話語,已經不能簡單地用狂妄自大來形容了,簡直就是對他的藐視!

怪異管理公司 莫遠覺得,他稍後有必要教會林沐晨如何謙虛做人,認清什麼是現實,不要沉溺於幻想之中!

「莫遠學長,我強烈要求他退出我們的隊伍!」張波再次說道,他對著林沐晨怒目而視。

若是林沐晨一人,他們倒也無所謂。

可林沐晨如今是隊伍中的一員,是要和他們一起參加考核的!

莫遠既然能作為考核官,實力肯定毋庸置疑。

他們聯手之下,想要在莫遠攻擊之下堅持一炷香,可能都會吃力。

然而林沐晨竟然把莫遠往死里得罪,他難道沒看到莫遠臉都綠了嗎?

如此一來,莫遠憤怒之下,他們的考核豈不是難度更大了?

「學長,請給我們換個人吧?」隊伍中,一個內心比較脆弱的少女都快要哭了。

少女名為韓可兒,她離開時,曾信誓旦旦地說過,一定會考入武士學府。

若是因為林沐晨而最終慘遭淘汰,她還有什麼臉回去?

絕對會被那幫對頭給笑話死的!

莫遠冷漠的道:「隊伍人員一旦選定,就不能臨時再做變更!」

韓可兒直接哭了。

而其他人更是臉色發白,憤怒地瞪視著林沐晨,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林沐晨有些好笑,不以為意道:「放心,有我在,保證你們都能順利通過!」

「求甭說了!」

另外四人也快哭了,他們看到莫遠臉已經黑了,憤怒的火焰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林沐晨無奈搖頭,這年頭,說實話也沒人相信嗎?

這時,另一個學府弟子快速而來,走到莫遠身旁,悄聲說了幾句話。

莫遠有些詫異地看了林沐晨一眼,隨後對其點了點頭。

他不禁有些同情林沐晨,剛來到武士學府,便是得罪了厲害角色,看來他註定要失去進入學府的資格。

得罪誰不好,竟然得罪那個人……

那名學府弟子冷漠地望著林沐晨,不容置疑的道:「你,跟我來!由我親自對你進行考核!」

林沐晨一愣:「不是說不能臨時調整嗎?」

「你不是想要晉陞高級弟子么?打敗我!」那名學府弟子酷酷的道。

隨後他便是轉身離開,走到另一片場地站定,雙臂抱於胸前,冷冷地注視著林沐晨。

林沐晨沒有行動,轉頭望向莫遠。

只見莫遠黑著一張臉,有些不耐煩的道:「宋至修為和我一樣,你要是能打敗他,自然也能算數!」

重生之萌妻嫁到 「姓宋么?好!」林沐晨若有所思,隨後朝宋至走去。

張波五人眼看林沐晨離開,皆是鬆了口氣。

「學長,現在我們人數不足!是不是考慮給我們加人?」韓可兒弱弱的道,美眸中滿是期待。

莫遠淡淡說道:「加人不可能!不過我只用八成的修為,對你們進行考核!」

眾人頓時歡呼。 「準備好了么?」眼看林沐晨在對面站定,莫遠冷漠問道。

林沐晨沒有回復他,反問一句:「是宋闋派你來的?」

果然,聽到林沐晨的話,宋至瞳孔微縮,不過他冷冷一笑,知道又如何?

方才他遇到宋闋,後者讓他阻止一個名為林沐晨的新人進入武士學府。

宋至頓時有些激動,完成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還能巴結好宋闋,這簡直是天上掉餡兒餅啊!

然而那個新人已經被莫遠帶去考核了,他怎麼才能阻止?

正在宋至有些為難的時候,沒想到林沐晨竟然就「主動」給了他機會!

他突然在想,是不是應該感謝一下林沐晨?

宋至嗤笑一聲:「既然知道了,那是你自己滾,還是我幫你滾?」

「我不知道怎麼滾,要不你教教我?」林沐晨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