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有金錢,有玉石,有黃金,不知道好漢要哪一樣?只是我們有了誠意,你總該讓我們知道好漢是那一條道上的吧?」

「本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剛出道,是做皮包生意的。」

「媽了個巴子。」荊沙小聲的罵道。

「老闆,你們這裡什麼東西值錢,只管拿來就行,多多益善。」賀豐收說道。

「好,你稍等一會兒。」

賀豐收看看四周,沒有發現異樣,他害怕荊沙這個老狐狸趁說話的時機麻痹自己。

「好漢,你看,這一箱是煙土,這一箱是玉石,這一箱是黃金。你過來取吧。」荊沙叫到。 王金刀卻很是大氣。

「唐公子,一年之內,你隨時過來還錢就行!我承諾,絕對不多收你一分錢!用別的東西拍賣也成!」

最後,一場龍爭虎鬥,在王金刀的計策下,居然是圓圓滿滿的結束了。

這一場拍賣中,最大的贏家,當然是南聖!

其一,拍賣本身就賺到了足夠多的抽成。

其二,唐玉所拍出十多件精品靈器,也讓南聖的名聲更加好!

其三,龍涎所拍出的小三十萬,卻全都被南聖收入囊中,而交易給哈里的一些東西,不過價值數千靈石!

而唐玉也算是收穫頗豐,高興之餘,也沒有忘記給蘭香一些賞錢。

「這些是你的!」

蘭香顫顫巍巍的雙手,接過唐玉給的那一包靈石。

霎那間,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之前的幾年裡,也有不少男客人因為種種原因打賞過他。

可出手都是金銀珠寶,價值不過百兩千兩。

用靈石出手的,她還是第一次見!而這一包靈石,足足有兩百多顆!

「我頭幾年,都沒有賺夠一顆靈石……這一包,足夠我一千年的努力了!」

種種情愫包含其中,蘭香真的想好好的伺候伺候唐玉。

「公子,不然我……」平時那些羞人的事情,都是客人主動,蘭香雖然不排斥,可卻少有主動請求。

奪愛:婚外燃情 不由的面頰潮紅。

桃運神醫 「嗯,給你的你就拿著,要是王金刀敢收回去,你就說報我名字!」

說罷,等不及測試龍涎的唐玉,很快的轉頭離開。

蘭香看著唐玉離去的背影,又看看手中那一包靈石。

心裡頭真的是一言難盡……

而唐玉離開南聖之後,找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簡單的布下禁制之後。

來到了煉神殿之中。

「殿靈,這個東西,咋用啊!」

滿懷激動的唐玉,拿著龍涎大聲的詢問道。

唐玉從晉陞到武將以後,就明白了一件事情,修為在短時間內,已經非常難以提升了。

而快速提升戰鬥力的方式,就變成了堆疊裝備!

八品靈器!

那效果,唐玉僅僅是想一想,就感覺熱血澎湃!

可隨後,殿靈的冷漠回答,卻讓唐玉的熱血涼了一半。

「有了一種八品材料,距離八品的靈器,還差著六十幾種材料呢!」

「六十幾種?」

「拋開一些基礎材料,光是稀有的七品材料,就有十多種! 黑暗血時代 而八品的關鍵材料,也要四五種!」

說到這裡,唐玉的心,幾乎就全都涼了。

「那,豈不是說,我距離八品靈器還遠的很?」

「哼,你區區武將境界,先把修為提升到能夠完全駕馭七品靈器的時候再說吧!」

殿靈淡淡說道。

唐玉剛進來時候的滿腔熱血,已經消失不見。調整了半天情緒的唐玉,一頭鑽進大殿之中,拿出不少材料,將那股頹然的情緒,發泄在了鍛造之中。

一柄大鎚掄圓,狠狠的捶打在金屬之上。

而殿靈卻躲在空中,看著唐玉的背影。

暗中感慨道。

「這才幾年時間,就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就這樣下去,恐怕再有二三十年,就能夠登上天界了!」

「唉,可一入天界,卻要背負那些事情,九天聖女,你當年這樣的選擇,真的對嗎?」

殿靈也不知道,他雖然有意識,有思想,可是卻缺少了人類餓很多感情。

對於人類的很多選擇,也不清楚原因。

豪門奪愛:噬心老公太霸道 最為關鍵的是,他幾乎算是永生,對於人類的生死,更是理解不來……

而唐玉,對於這些事情,一無所知!

將精力發泄一空的唐玉,收拾了那些在他眼中廢銅爛鐵,在殿靈眼中一文不值的東西。

離開煉神殿,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休息了。

次日醒來,唐玉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卻黯然皺眉。

「十多件五品靈器,雖然對於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用處,可是也是防身手段!為了買龍涎,不僅消耗光了財產,還欠下不少錢!」

「如此衝動,以後要不得!要不得!」

「還是去找找地方,把平復柴江王城的功勞給領了再說!」

唐玉做出了決定之後,便不在為昨天的事情苦惱。

隨後,踏出客棧,開始找地方。

幾經周折之後,唐玉終於來到了一個據說是管這些事情的地方。

可看著有些凋敝的府衙,唐玉心裡有些不確信。

「來者何人?」府衙門口的衙役詢問唐玉,可眼睛不知道在哪裡看著。完全沒有把唐玉放在眼裡。

而唐玉,面對這些底層,也不惱,簡單的說了說。

「平亂?行賞?」

那衙役眼睛亮了亮。

「這事情,按理說,是歸咱們大人管,可是呢,咱們大人平時忙啊。未必現在就能夠有時間來見你……」

說著,還搓了搓手。

唐玉自然知道這衙役想要點好處,本來心情不錯的唐玉,也就隨手給了一點銀子。

有了銀子,自然得以順利的見到了府衙大人。

再度將來意說明之後。

那府衙大人露出一抹驚異之色。

「平柴江王城之亂?此事不是都已經過去了嘛?卷宗都發了,領賞的日子都過去好多天了!你咋現在才來!?」

府衙眉目之中露出一點不喜之色。

唐玉本來知道自己來的遲了,態度也比較好。

解釋了一番之後。

那府衙又道:「這種事情都不積極,現在賞的東西都已經發完了。不過看你千里迢迢來,也不容易……」

「來人,去賬房拿一百兩銀子給他,送客!」

那府衙說著,就要轉頭離開。

可唐玉就不樂意了。

不說功勞大小,可是平定了叛亂,安撫了百萬人之多。賞一百兩,是不是太過分了些!

「站住!你上頭的人,就說給我一百兩?」

唐玉的聲音之中,已經有淡淡溫怒。

「怎麼?嫌少了?哼!不識抬舉!」

「就這一百兩,還是本府念及你不容易,從本府的賬目上拿出來的!你若是不服氣,大可以去告嘛!」

「送客!」

府衙惱怒道。

「大人,那一百兩,還給嗎?」

一邊的下人問道。

「給?給個屁!」 放你娘的屁,我去取,我一露頭你們就把我打成篩子了。

「你們用繩子綁住,把繩子的一頭扔過來。」賀豐收叫到。如果匪徒真的扔過來繩子,就用那繩子綁到鐵索上想辦法滑溜下去。

果然,賀豐收抬起頭,看見一個匪徒用繩子把幾個箱子綁了。繩子的另一頭用石頭綁住,往這邊扔過來。他沒有開槍。

「好漢,繩子扔過去了,你接住。」荊沙叫到。

一塊石頭拖著長長的繩子向這邊飛過來。石頭不偏不倚的直接落到自己面前,賀豐收忽然覺得不對頭,連忙把身子縮進石壁上的凹槽里。「轟隆」一聲,石頭爆炸了,這那裡是石頭?分明是一個偽裝的手雷。荊沙這傢伙是一隻老狐狸。

賀豐收伏在凹槽里好久沒有動。卻把頭慢慢的伸出來,看見兩個匪徒慢慢的往這邊走,想是來看看賀豐收死了沒有。

待兩個匪徒近了,賀豐收抬手就是兩槍,兩個傢伙應聲倒地。

好久不見荊沙的動靜了,估計荊沙已經被賀豐收嚇怕了,自己二十多人的隊伍,一夜之間就消滅多半,估計荊沙身邊不會超過五個人了,難道荊沙是要跑了?看不見人影,賀豐收就扯著繩子慢慢的往自己身邊拉,他要看看荊沙到底給自己準備了什麼?

幾個箱子就要到近前了,賀豐收「啪啪」就是幾槍,箱子上只是出現了幾個彈孔,看來不是炸彈了。

「荊沙,還玩不玩了?你的禮物我收下了,咱們不是有合作嗎?我想和你一起找寶藏,五五分成,可以,你的條件我答應了。」賀豐收叫到。

好久不見對面有聲音,看來荊沙真的是當縮頭烏龜了。

忽然,後面傳來了轟隆隆的馬達聲,賀豐收回頭一看,大驚失色,一架直升機從山谷里飛了上來,自己已經腹背受敵了。直升機升到了和自己平行的位置,賀豐收可以看見一個大鬍子的男人猙獰的面龐,草,今天死了也值,已經幾個墊背的了,不妨再來幾個墊背的,不等對方開火,賀豐收手裡的槍已經響了。

「噠噠噠」的一陣掃射,直升機不敢靠近,掉了一下尾巴,瘋狂的掃射一番,就從賀豐收的頭頂逃竄了。

直升機沒有逃遠,盤旋一陣又回來了,不等它靠近,賀豐收就接連的開火,直升機忽然在前面的空地上停了下來,一個小個子的男人快速的往直升機下面跑,是荊沙。

賀豐收想衝出去幹掉這傢伙,可是一梭子子彈打過來,賀豐收連忙縮下去身子。

確認直升機已經飛遠了,賀豐收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但是不敢大意,不知道這裡的匪徒走完了沒有,想進裡面看看,又害怕裡面有人會放冷槍。

一直等到午後,不見一點動靜,賀豐收從凹槽處起身,快速的穿過面前的平地,在一處房間里躲藏起來,昨天晚上這一幫傢伙剩的有飯菜,賀豐收墊吧了一陣,覺得好受多了。十幾具屍體在不同的角落裡。碩大的綠頭蒼蠅嗡嗡的叫著伏在上面。

把屍體旁邊的槍支收集了一下,放到一個隱蔽處遮蓋住。幾個大殿都搜查了一陣,沒有發現有活著的匪徒。想起來潘玖的經歷,估計這些匪徒里有一部分時被荊沙挾持來的,或者是經過荊沙不斷洗腦才來給他賣命的,就把這些匪徒的屍體集中了一下,在寺院里挖了一個大坑,草草的掩埋了。

折騰一天,天色黃昏,高空中漂浮著點點的黑影,那是翱翔的蒼鷹,聞到了屍體的氣味,隨時準備俯衝下來一頓美食。大樹上的烏鴉等鳥雀嘰嘰喳喳的狂叫,大概它們也聞見了血腥,準備來一場盛宴。

想著要趁天沒有完全黑下來回去,可是這時候真的很累,一夜沒有休息,一天一夜的緊張戰鬥,不如就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回去。

找了一個乾淨一點的偏室,把門窗處理好,賀豐收抱著槍支就睡了。

夜裡,被一陣冷風吹醒,山上的夜還是冷。透過窗欞看見遠處的星光,賀豐收起來,想到外面去方便一下。驀然,見院子里一道影子飄飄忽忽的經過,那影子像是穿著僧衣的和尚,莫非是和尚的冤魂顯靈了,一泡尿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悄悄的打開門,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樹下蹲著,槍口指向黑乎乎空曠的院子。

不一會兒,黑影又飄飄忽忽的過來,像是在院子里尋找什麼。搜尋了一陣,彎下腰,像是在拔草,然後又慢悠悠的往後院里去。賀豐收緊緊的跟在後面,黑影進了後院的大殿,往後張望了一陣,然後才往殿里去。賀豐收不敢跟的太近,心裡想,你就在大殿里呆著吧,反正跑不出去。

過了一陣,不見大殿里有動靜,賀豐收躡手躡腳的進去,俯下身子,想聽一聽哪裡會有聲音,可是一直到天亮,在也沒有動靜,借著亮光,賀豐收在大殿的偏室里看看,奇怪,不見一個人的影子,難道真是遇見鬼了。

賀豐收不相信有鬼,這裡一定有人,就隱藏起來,小樣,我不信今天等不到你。

日上三竿,一個偏室的門忽然有了動靜,從裡面探出一個圓圓的腦袋,昨天晚上已經在那個偏室里看過,裡面沒有人,也沒有隱藏人的所在。圓圓的腦袋像一隻出洞的小老鼠一樣左右望望,然後才小心翼翼的出來,原來是一個小沙彌。

小沙彌輕手輕腳的來到院子,伸了一個懶腰,在院子里一處菜地里開始拔青菜。

小沙彌在院子里拔了青菜,就回到大殿,賀豐收悄悄跟上。小沙彌然後到了偏殿,在一尊佛像前面擰了幾下,佛像忽然的就旋轉起來,然後就露出一個洞口,小沙彌閃身進去,趁此機會,賀豐收幾步上前,也閃身進去。

小沙彌本來不慌不忙的往裡面走,見後面跟來一個持槍的男人,嚇得癱軟在地。「你,你,你是人是鬼?」

賀豐收一笑說道:「我倒要問問你是人是鬼?」 這話,唐玉聽了,火氣已經有了五六分。

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你說什麼?有膽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