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候不早,陳府已設好晚宴,老夫想請林客卿以貴賓的身份過去赴宴如何?其他事情晚些再談亦可,林客卿不必掛懷,我等此行並非是有意要為難林客卿。

「多謝五長老好意,在下身體不適不便出門,還請五長老見諒,」轉身對著五長老一拱手,林玄仲一臉淡然地婉拒對方。

「哼,不識抬舉。」下一時間,十長老如其預料地怒斥一聲。

「既然如此,老夫自然不會勉強,」只要是人都能看出來林玄仲是不想去,所以五長老隨和地笑了笑,然後語氣一轉又接著道:「今日過來,我等是有一事想知會林客卿。」

「若林客卿在接下來的比武大會上表現出色,替我陳家奪得個靠前的名次,老夫可以向家主請示直接提升林客卿為陳家客卿長老,從此享受貴賓級的禮遇,或者林客卿可以成為我陳家的外姓族人,今後與我陳家共同進退。」

「至於物質方面,只要林客卿能得個靠前的名次,林客卿可到我陳家寶庫任意挑選二品寶器一件、奇果三枚、高等武技一本,希望林客卿莫要拒絕。」

五長老等人來此的確沒有惡意,或許所謂的二品寶器和那奇果不能令林玄仲注意,但那一本高等武技於林玄仲而言就很有吸引力。

「如果我沒得到名次呢?」思緒一轉,有些心動的林玄仲隨口問了一句。

「林客卿能通過中期賽事已令我等滿意,我等對林客卿並無過多要求。若林客卿運氣不佳未能獲得名次,我們陳家依舊會以客卿之禮相待,絕不會怠慢了林客卿,」五長老一臉和煦地說出了另一種情況,那示好的態度讓林玄仲無法多言。

「多謝五長老抬舉,在下自會儘力一試,」答應一聲,林玄仲做了一個還沒完全想好的決定。

「如此,老夫便預祝林客卿過關斬將,」五長老笑笑,見林玄仲並沒有讓他們為難,對林玄仲的態度很是滿意。

「我等告辭。」

「慢走不送。」

「哼!」

在十長老一聲冷哼下,林玄仲目送幾人離開小院,然後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之前身體狀況不佳,與陳文景比武時承受太多壓力,林玄仲此刻是真的有些疲憊。不管怎樣,今日真正遇到一個厲害角色,林玄仲的心情有了一定變化。

「林大人,我回來了,」五長老等人剛走,香巧就提著籃子進來,見林玄仲坐在桌子旁楞神,輕手輕腳進來的香巧小心地提醒一聲。

「把飯菜放在桌子上,你早點去休息吧,」聞著飯菜的香氣,剛才的諸多想法一掃而空,一個下午沒消停,晚上正好吃個飽。

當林玄仲全心全意地享受那些美食時,方才離開的五長老等人一路說個不停,一人一句談論著林玄仲的實力,有陳文景幫忙,他們用於確定林玄仲的實力的依據更加充分。

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那些人得到的結果是林玄仲與陳文景不分伯仲。而陳文景在這一代是能排近前三的人,所以按照他們的想法,林玄仲有可能打進前一百名。

每屆神劍會武上打進前一百名的人幾乎都是各個城池的頂尖人才,四方國有好幾十座城池,儘管並不是每個城池都有代表隊來參加武比,但來參加的代表隊都是精英,每個城池只有那兩三個人,而且是他們通過地方比武選拔出來的人。每個人幾乎代表著一座城池參賽,不難想象,那些從各地來參加比武的人實力都不差。

陳家目前只有三個可能打進前一百的人員,加上林玄仲就是四個,所以多一個可能並不是小事,只不過林玄仲不知道這些而已。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陳文浩與陳文靜都找了過來。兩人並不知道林玄仲與陳文景比武的事,所以過來之後根本沒往那方面提,然後三人直奔主題。像昨天那樣,林玄仲一邊陪著兩人練劍,一邊磨練自己的劍術。

練到最後,林玄仲只想放棄凌家劍法,然後重新修鍊一本劍術。可能這個念頭對凌家主不太好,但林玄仲是覺得自己無法將凌家劍法發揚光大了。如此一來,昨天傍晚五長老提的好處特別能吸引林玄仲的注意。陳家似乎有許多高等武技,到時候達成交易,他便可以選一個合適的劍法修鍊,而這個想法伴隨了林玄仲整整一天。

第二天,後期賽程開始。在補加賽結束后,六階武修層次還能參賽的人員不到四百人,七階武修層次的人員反而多一點。不管怎樣,經過兩個階段的賽事後,許多選手都慘遭淘汰。

後期賽程開始,比賽規則再次改變,一人只有一次參賽機會,打輸或是以平局收場都將被淘汰。為了保證一人一天只參加一場比試,兩個層次的人員還是交差著比。與之前不同的是現在是一天六階武修,一天七階武修。

因為一局定勝負,一局比賽時間由之前的一刻鐘延長到現在的一炷香,如此長的時間足夠讓人施展出全身本領。總而言之,比賽規則的變化只是為了決出更強的人。

那些來自各個城池的頂尖武修可能要拼個你死我活才能分個勝負,而拼死拼活之後很有可能因此失去比賽資格,單單延長時間這一項可以說完全是把比賽規則給扭曲了,但這也是為了節省時間。今年的大比只為決出在兩個層次中十名實力最強的人,可能不會再有後面的具體排名。

對於比試規則的變化,林玄仲已經從陳文昱那裡詳細了解過,只是並不是太在意。根據當前的情況來看,因為只剩下六百餘名參賽人員,林玄仲覺得可能再贏一場就可以進入前一百名。當然接下來要遇到的對手實力應該都在上等層次,若是遇到像朱潤那般實力的對手完全能稱之為運氣。 ?第1079章鬥武

在得知即將遇到的對手實力都如陳文景那般后,林玄仲對於參加武比的心情再次發生變化,多少有了一絲緊張和對獲勝的渴望。不管怎樣,參賽之前,林玄仲還是決定爭取時間把自己的劍術磨練到最高水平。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到傍晚時分陳文昱等人過來時,除了陳文昱外,一個個垂頭喪氣。一天下來,之前晉級的陳文濤與陳文成盡皆落敗,而且並不是以平局的方式收場,反而輸得很乾脆,他們的對手都是各個城池的精英,可能陳文成與陳文濤的境界不低,但其他方面就要差別人很多。

一天下來,原本的四百多人變成一百多人,這樣一來,剩下的人只要再贏一場自然可以進去前百之列。如此迅速的比賽進展讓林玄仲與另外兩個沒去觀戰的人大吃一驚,一個個都可以想到賽場上的競爭有多激烈。

根據林玄仲的推斷,以陳文浩的實力,只要不是輸的太慘即可,不必想著還能贏。至於林玄仲自己則要考慮以什麼樣的方式取勝,方能低調一些。

今晚林玄仲大方地留陳文浩他們吃飯,只是飯間氣氛有些壓抑,包括陳文昱在內一個個都寡言少語。

一頓飯吃完,林玄仲與香巧送走陳文浩等人,然後自個回到屋裡好好考慮一下明日的比武大會。回想一下目前的處境,林玄仲有種感覺自從入住陳家后,原先的打算盡皆作廢,現在反而落個自己都不想走的情形,是時候好好考慮一下了。

於是,在那一盞油燈邊上,林玄仲把神劍城目前的情況考慮一遍,然後又把自己的情況考慮一遍,接著結合神劍城當前形勢好好分析一下接下來自己要怎麼做。

燈火跳動著,火苗與林玄仲的思緒一起燃燒,一直到夜半時分,林玄仲才堪堪做好初步打算。南行是必然,不過時間是在神劍會武之後,在有這樣的決定后,林玄仲的注意自然停在大比上。

一夜未眠,林玄仲一直在打坐運功,在天亮之前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經過昨夜的考量,林玄仲今日參加大比是想摸清一下自己的實力。明確參加武比的用意后,吃完早飯不久,林玄仲便等到陳文浩等人過來。

一行人一路暢通地走到演武場,等到那時,人聲鼎沸。今天是高階武修間的比試,觀戰的人數明顯增多,連貴賓席那裡都座無虛席。之前在比武時負傷的一些武修今天都來當觀眾,高階武修的之間的較量的確有很多看點,但這些來觀戰的人能學到多少全看個人本事。

坐在原來的位置,還是那身粗布麻衣的林玄仲吸引來許多注意。前幾日一戰成名后,林玄仲的名聲比之前更大,因此帶來許多關注,今天許多人都想看看林玄仲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比賽快要開始時,會場的氣氛漸漸緊張起來,一片莊重的氣氛。不僅是那些參賽人員,連觀眾臉上都或多或少有些緊張的神情。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陳家大長老走上擂台,代表著皇室發表一番說話,然後又像前兩日那樣特意強調比武期間所有參賽人員以和為貴,切勿傷人傷己。

陳家大長老的一番話說的非常直接,那種不希望傷人性命的情況出現的意思甚是明顯,甚至讓林玄仲感到困惑。刀劍無眼是既定的事實,參加比武之前,所有人都應該有這種覺悟。如果都手下留情,那舉行武比還有什麼意義。不過話說回來,直到今天,林玄仲還是不太明白四方國不去傾盡全力備戰卻耗費時間舉行這樣的大比有什麼意義。

在林玄仲的這種疑惑中,今天的比試正式開始,每場三十組人員,還是從兩個方位上場。

與之前不同的是一邊是來自各地一直未參賽的精英人員,一邊是這段時間通過兩個階段比試的晉級人員。那些精英人員是各個城池的代表,每人都有比之陳文景只強不差的實力,而這樣的比武方式則讓林玄仲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新猜測,陳文浩其實可以一直在下面坐著了。

儘管這兩天陪著陳文浩訓練不少時間,陳文浩的實力也有一定進步,但以陳文浩的實力依舊沒有任何機會。

今天擂台上一個裁判只負責三組比試,此舉正是為了保護一些人免於兩敗俱傷。而且人員分佈比較鬆散,有人站在擂台中間比武,有人則要站在靠近邊緣的位置,當然給他們的空間都是一樣。在那陳家大長老簡單說下比賽規則后,一聲喊下,已經站好的三十組人員直接開始交手。

隔著一百多米的距離,林玄仲能看到那些人的動作,一開始,那些高階武修的對打場面與六階武修之間的對打場面並沒什麼區別,沒人放開手腳,所以不會有太大的動靜,精彩的地方表現在速度、力量與武技這些表象上。

話說回來,在這三個方面,一些六階武修的造詣未必會比七階武修差,其實很多時候兩個層次的主要區別只在於境界不同而已。若一眼掃過便不能發現哪裡精彩,若是細看便不知道哪裡的比試更精彩,所以只能多花些時間尋找,至於最後能不能找到想看的精彩比試全憑運氣。

與旁人不同,林玄仲沒耐心去找那些精彩的比試看,簡單觀察一下后,林玄仲乾脆觀察起一些人用的兵器來,這一場集結各地精英的比試也集結了十八般武器,刀槍棍棒、斧鉞鉤叉、拐子流星,其中林玄仲能認識的只有那些常見的兵器。

為了多認識一些兵器,林玄仲只好轉身讓陳文浩給其逐一介紹一下。

另一邊,陳文浩本來是目不轉睛地在觀看比試,結果被林玄仲這麼一打擾也沒奈何,只好一一給林玄仲介紹起來。

一個個新奇的兵器名字配合古怪的兵器造型印入腦海,陳文浩的說辭讓林玄仲不僅知道了那些兵器的名字,還知道了那些兵器的特點,甚至是使用那些兵器的人有什麼特點。能給林玄仲說這些還是讓陳文浩很高興,所以滔滔不絕地說了許多,最後陳文浩還指著一些兵器專門給林玄仲講解那些兵器的特點以及用法。

等陳文浩說到這時,下面的三十組比試結束,有三組人員負傷嚴重被強行終止比試,剩下的幾乎都很順利,基本上都是那些來自各地的精英獲勝,有些人不到一刻鐘時間便獲勝,比賽節奏很快。

第二輪參賽人員中有林玄仲和陳文浩,兩人互相說了一聲小心后,在萬眾矚目之下,林玄仲筆直地站在擂台上,恰恰是在中間區域。

令林玄仲意外的是今天的對手是個女子,長得嫵媚多嬌,一張臉不施粉黛卻嬌艷動人,可謂是天生媚骨,艷驚四座。再看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全身身上每一處地方都幾近完美,只那一眼就讓林玄仲無法移開目光,對方的氣質實在過於突出,那種嫵媚的神態與雪吟的聖潔完全是兩回事,明顯是眼前女子更加動人一些。

「看什麼看,等會姑奶奶把你眼睛戳瞎。」

直到一道凶神惡煞般的聲音傳來,林玄仲一個激靈,眼神和意志瞬間清醒過來,在看到對方兇巴巴地盯著自己后,一時間,林玄仲尷尬到一雙手都沒地方放。

「在下林風,不知姑娘貴姓?」尷尬了好一陣后,林玄仲才想到該說些什麼。

「我管你叫什麼,先吃姑奶奶一鞭,」儘管林玄仲的語氣已經極盡平緩,對方卻像是得理不饒人般,幾步向前隨手將手中繞在一起不知是由什麼材料製作出的鞭子展開,帶著一陣風聲,直朝林玄仲伸去。

剛才陳文浩給林玄仲介紹兵器時,沒有說到這種兵器,但在林玄仲看來,對方用的兵器像是車夫趕車用的鞭子。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用這種兵器,眼看著那鞭子攻來,林玄仲隨手揮劍去擋。

「當,」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后,當林玄仲意識到那不是普通的鞭子時,那鞭子帶稜角的前端竟然一個繞轉捆住劍身。

眼中一驚,林玄仲試著把劍給抽出來,可劍身卻像被卡住般根本拔不出來,再一看那鞭子上都是突起的稜角,林玄仲直接明白正是那些很小的稜角讓其拔不回劍。

在發現原因后,林玄仲第一時間加大力道,結果還是不行,然後又試著揮劍甩掉鞭子,但此舉似乎正合了對方心意,只見那女子手腕一轉,鞭子的尖頭直接脫離劍身,然後一個繞轉鋒銳的尖頭迅速刺向林玄仲。原本彎曲的長鞭越來越直,尖頭隨之離林玄仲越來越近。 ?第1080章難於應付

眼看著鞭首攻來,無暇多想,林玄仲直接揮劍要將長鞭遠遠擋開,但在林玄仲揮劍時,那筆直的長鞭卻又讓人驚訝的一個繞轉再次將那短劍緊緊纏繞,而且纏住的長度更長。

眼看著鞭首要碰到自己的手,林玄仲慌忙試著抽出劍時。與此同時,對方卻比林玄仲先一步發力,在林玄仲提升力道時,一股遠超林玄仲當前力量的巨力從劍身上傳來。一個不注意,林玄仲的劍差點從其手中脫手而出。

在林玄仲強行握住自己的劍時,對方又一個手腕繞動,長鞭沒有脫離劍身,但後端部分卻彎曲著攻向林玄仲。

沒想到長鞭如此靈活,還能這樣攻擊,大驚之下,林玄仲用力將那混著劍身的長鞭前端往外推,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那長鞭的一部分反而更接近他,甚至連速度都變快不少。

眼看著一截長鞭要打在自己身上,林玄仲不假思索地走出八荒步,及時退後一步才避開危險,但很快拿著劍的那隻手上傳來的力道就讓林玄仲的身體有了前傾的趨勢。

以前施展八荒步時,不管身體有沒有傷,至少不會受到外力干擾,現在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受對方牽制時,林玄仲瞬間驚訝莫名。

在想著到底該怎麼應付對方的兵器時,那女子卻出其意料地鬆開了林玄仲的兵器,只不過在鬆開時把那劍扯得離林玄仲很遠。

緊接著,在林玄仲還沒能把劍收回身前時,長鞭幾個繞轉已經如同由蛇般沖向林玄仲。因為速度太快造成的一些幻影,讓林玄仲根本無法確定鞭首的準確位置,加上之前兩次吃虧的情形,林玄仲直接陷入一種不知所措的境地。慌亂之下,只能一退再退,一次次避開對方的攻擊。

與此同時,那女子見林玄仲身法如此靈活,非常果斷地拉近與林玄仲之間的距離,然後讓那都是稜角的長鞭發起更大範圍的攻擊。長鞭時而挺直的像一桿長槍,時而彎曲的像一段繩索,實在讓林玄仲摸不清頭腦,結果在對方一刻不停地攻擊下,林玄仲盡顧著閃避。

只是好景不長,當那女子看出林玄仲的身法很好后,又把攻擊方位對準了林玄仲下半身,直指林玄仲的雙腿,那如長槍橫掃般的攻勢令林玄仲苦不堪言,一轉眼林玄仲便被逼到角落,一個五步八荒繞到安全位置后,轉眼又開始了另一輪退避。

雙腳不斷變化方位,有時候乾脆跳起來,不過身體停在空中是個大忌,在對方緊追不捨的攻擊下,林玄仲還是盡量用劍抵擋,確切的說是用劍氣。雖然這樣有些下作,但可以保證劍身不會再被對方的鞭子裹住,以及能在關鍵時刻擋開對方的攻擊。

唯一的問題是林玄仲一直都在閃避,這樣比武沒有意義,在意識到不能這樣后,林玄仲準備反擊,或許只有反擊才能真正解除當下的尷尬處境。

「躲來躲去,算什麼男人,」結果不等林玄仲想好該怎麼反擊,對方那一點都不客氣的聲音已經傳來。

「姑娘可否讓我先喘口氣?」情急之下,林玄仲不知怎的就像對方說出了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請求。

「你休想,姑奶奶今天一定要讓你好看,」下一時間,年輕女子近乎火爆的聲音衝進林玄仲耳朵,讓林玄仲又是一陣尷尬。

算一算,自兩人交手已有一段時間,一直都是被對方壓制,現在還被對方瞧不起,身心都受到刺激下,林玄仲那種想拿點真本事出來的感覺是越發強烈。一劍盪開對方的兵器,八荒步一動,林玄仲甚是膽大地向對方發起攻擊,在第一時間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的情況下,迅速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當林玄仲再次出手時,那女子因為剛才措手不及反應已有些慢,無法繼續攻擊,只能用兵器抵擋起來。

「叮叮噹噹,」那支長鞭在其面前來迴轉動,看起來沒用多大力氣,但每次交手,林玄仲的攻擊都能被對方擋下。因為擔心被對方找准機會反擊,走出八荒步的林玄仲只好先保持現在的攻勢,然後仔細觀察對方的動作,看看有沒有什麼破綻可以攻擊。另外,林玄仲還會時不時地想著自己倒霉。如果剛才陳文浩講了這種兵器的特點,或許不會像現在這樣應對無計。

與此同時,那些對林玄仲滿懷期待的觀眾起初見林玄仲不斷被對手壓制,一個個都有種大失所望的感覺,也許他們不了解林玄仲為什麼會被壓制,但林玄仲處於下風的形勢他們還是能看出來。至於林玄仲的對手,一身實力自然不差,而身份更是讓人驚訝。

「嫣紅公主,」在兩人還沒開始比試時,會場周圍的驚嘆聲一波接著一波,許多人都很意外林玄仲的對手竟然是他們四方國鼎鼎大名的嫣紅公主,一個個也因此眼神更加火熱。不過在兩人打起來后,他們的注意就轉移到了對局上。

起初許多人都盼著嫣紅公主贏,但在看到林玄仲那樣被壓制后,一個個又都看不下去,所以又期望著林玄仲能有好的表現。直到現在,林玄仲的表現總算能令他們滿意。那奇快的進攻速度讓人目不暇接,許多對林玄仲本不看好的人都因此燃起希望,包括陳家那些對林玄仲懷有明確心思的長老。

在眾人的繼續關注下,林玄仲的連續攻擊依舊沒起到作用,因為對方手中的長鞭似乎每一個部分都能起到抵擋的作用,每一次攻擊都被擋下。

「好有意思的劍術,」打著打著,那女子說話的語氣終於有了很大改變,而且聲音里還夾著幾分笑意。

對方這麼一說,一直沒找到轉機的林玄仲自是一番尷尬,想想現在的身法已足夠對對方造成壓力,關鍵問題還是在劍術上,無可奈何,林玄仲只能無限地提升攻擊威力。

弓術運轉下,源源不斷的元力湧入到林玄仲的手臂,然後傳遞在劍上,最終讓那劍鋒凝練出勁氣,而在又一輪攻擊下,林玄仲發現這種猛烈的攻擊方式起到一些作用,對方在控制長鞭時沒有之前那麼靈活,動作似乎有所減慢。

不管是不是臆想,林玄仲反正覺得自己看到了擊敗對方的希望,而且還打算不惜耗費元力用現在方式一直將對方擊敗。

不過很快林玄仲又發現一個問題,那漸漸佔據上風的感覺其實是他自己的錯覺,因為面對他這樣強勁的攻擊,對方在改變應付方式,強行拉開與其之間的距離后,他儘力維持的優勢頃刻間消散於無。

那一支長鞭再次化作無數虛影徑直地迎上林玄仲的兵器,林玄仲想躲都躲不掉,最重要的是當對方的兵器纏繞到劍身上后,與之前不同的是,鞭頭沒有停頓依舊繼續往前。不管林玄仲怎麼揮劍,對方都能做出相應調整,結果隨著對方身體的前行,尖銳的鞭首離林玄仲越來越近,林玄仲的兵器卻和對方的兵器糾纏到一起,越來越難以應對。

在意識到對方現在才算真正出手的情況下,林玄仲趕緊施展八荒步躲避,但那鞭頭在離林玄仲越來越遠時卻陡然急轉過來沖向林玄仲的手臂。一絲危險的感覺油然而生,下意識地走出八荒步后,林玄仲險而又險地避開一次追擊,可惜對方的兵器不依不饒,如影隨形地跟著林玄仲。

林玄仲的身法的確很好,但對方的攻擊對於林玄仲來說還是非常高明,因為多次做出錯誤反應,一轉眼,林玄仲已經歷幾次可能受傷的情形。

對方在兵器運用上似乎到了隨心所欲的程度,幾乎每次都是攻擊林玄仲周身破綻之處,讓林玄仲苦不堪言。

當其完全因為受到壓制而陷入被動后,林玄仲切身體驗到了那種有勁使不出的感覺,在對方連續的攻勢下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到此時,一炷香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半,其他地方已有人結束比試,一些受傷的人已經被提前送下場接受救治,沒受傷的人坐在擂台休息或是觀看著周圍其他人的比試,只剩下二十組人員,而且看起來有不少組的比試都已接近尾聲。

「林風不會是知道了嫣紅公主的身份不敢出手了吧,怎麼看起來一直像是在讓著公主啊?」觀眾席那裡,陳文昱一聲嘀咕,眼中儘是困惑。

「不可能,嫣紅公主怎麼可能會以身份欺負林風,」陳文昱旁邊坐著的陳文濤同樣很疑惑,根據嫣紅公主使用的兵器特點,陳文濤一直覺得林玄仲正好是可以通過近身攻擊來取得優勢,可現在反倒讓嫣紅郡主發揮出了優勢。 ?第1081章贏下比賽

「那林風乾嘛不主動攻擊?非要處處避讓,被嫣紅公主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難道林風看不出來他們離得越遠,嫣紅公主越輕鬆嗎?」陳文昱搖搖頭,他是被眼前的情況給弄糊塗了,就算林玄仲不想贏,陳文昱覺得那也不用被一個女子欺負,何況陳文昱還對林玄仲抱著極大的期望,甚至在明知嫣紅公主身份的情況下依舊希望林玄仲能贏。

「再看看吧,來的時候,林風可是說過受上面長老之託,不能輸掉這場比賽,」緊跟著,陳文亭也是一臉疑惑地搖了搖頭。

事實上,不僅是陳文昱等人有些疑惑,只要是知道林玄仲擅長身法並且可以用身法打出優勢的人此刻都很奇怪林玄仲為什麼會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那種情況完全超出他們的想象。

在陳家長老那裡,十長老很輕鬆看出問題所在,林玄仲明明是以己之短對敵之長。如果兩人本身實力並不相差多少,林玄仲現在的應付方式依舊會讓兩人之間的差距拉大,任憑對方放手攻擊,自己卻不知所措,在十長老看來,林玄仲的行為簡直是愚蠢至極。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讓十長老對林玄仲的來歷有了新的認識,在其看來,林玄仲一定是從什麼偏遠的地方過來,而之前五長老說林玄仲身經百戰明顯是過譽。

在十長老這樣想著時,其他在關注林玄仲的高階武修同樣看出林玄仲不夠聰明,林玄仲應付嫣紅公主的方法一開始就是錯的,只是他們不能提醒林玄仲,只能這樣往下看去。

一轉眼,剩下的一刻鐘時間已經過去一半,擂台上還剩下不到十組人員在比試,比賽人員的減少讓林玄仲與嫣紅公主的一場比試更加受人關注。

在過去這麼長的時間裡,嫣紅公主基本上都是佔據上風,但也一直不能把林玄仲怎樣,眼看著時間已經不多,一氣之下,嫣紅公主不斷地加強攻勢,讓林玄仲吃了更多的苦。

緊要關頭,林玄仲連應付嫣紅公主的攻擊都有些困難。如此糟糕的對局除了讓林玄仲更加明確地意識到自己的劍術還有待提高外,就是必須要找個正確的辦法對付對方。

過去那麼長時間,林玄仲的一身元力已經所剩不多,在意識到不能再這樣耗下去后,一個閃身藉助六步八荒,林玄仲以驚人的速度擺脫長鞭的追擊,然後又像剛才那樣保持著五步八荒的水平,在增加身法使用頻率的情況下對嫣紅公主發起一輪比之前更加猛烈的攻擊。

因為過去一段時間的適應,現在嫣紅公主的阻擊對林玄仲的影響越來越小,林玄仲也得以更加靠近對方,在發現以這種方式依舊可以讓對方動作不至於那麼靈活后,林玄仲再次看到取勝的希望,而且還意識到要儘可能地接近對方。

為了找到更多更好的出手機會,林玄仲把體內剩下的元力一點一點榨乾,在緩緩蓄勢的同時,整個人的氣勢也由之變得越發不同。長劍化作一道道虛影漸漸打的對方反應不及,在不斷拉近雙方之間距離的情況下,林玄仲終於看到對方有手忙腳亂的表現,從而一次又一次找到了攻擊的機會,那種即將獲勝的感覺越發強烈。

現在的局勢翻轉是許多人所期待的,方才在林玄仲走出六步八荒的瞬間,許多人瞪大眼睛,尤其是陳家十長老瞬間想到林玄仲果真留了一手。回想起林玄仲與陳文景交手的場景,十長老對林玄仲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林玄仲的實力絕不弱於陳文景。

「不打了,不打了,」就在許多人還想看看林玄仲展示那快到只剩一個殘影的身法時,嫣紅公主像是自暴自棄地喊了兩聲。

另一邊,聽到聲音的林玄仲及時停下動作,然後一臉不解地向對方看去。

「你是怪物嗎?有用不完的元氣!」一臉憤怒地看著林玄仲,回想之前一段時間每次以為自己能傷到林玄仲,結果總是被林玄仲躲了過去,一直到現在不但拿林玄仲沒任何辦法,自己身上的元力卻沒剩下多少,嫣紅公主心裡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

而在感受到林玄仲那像是多到用不完的元力后,嫣紅公主儘管很不明白林玄仲的元力為何如此深厚,還是有種不能力敵的感覺。最後在林玄仲的步步緊逼下,嫣紅公主已經沒有元力再與之抗衡,為避免受傷,只能主動終結這場比試。

「承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關於元力問題,林玄仲知道的是可能相對於許多同階武修來說,他的一身元力都要多些,但還不至於多到要用怪物兩字形容。

「我叫嫣紅,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看著林玄仲一臉獃獃的樣子,嫣紅公主更加生氣,想不通怎麼會輸給這樣的人,不過還是出於禮節地問了一下林玄仲的名字。

「林風。」

「好像有點熟悉,」聽到這簡單的兩個字后,嫣紅公主表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態。

「之前我說過啊,」對於對方的特別反應,林玄仲十分無奈。

「說過了就不能再說一遍啊,」呵斥一聲后,語氣一轉,嫣紅公主又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般煞有介事地對林玄仲道:「下次不準再那樣看我。」

「時間到,」就在林玄仲剛想答應一聲時,總負責人的聲音響起。緊接著,那守在近處的裁判直接過來記錄勝負。

「公主,請回去休息吧,」做好記錄后,那實力雄厚的裁判很客氣地招呼一聲,從而讓林玄仲知道嫣紅公主的身份。

「好,」爽快地答應一聲后,嫣紅公主直接往擂台外面走去,林玄仲則朝著相反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