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瀟尷尬地笑了笑,開口說道:「老師,師姐,弟子我現在掌握的最高也只是凡階的武技。我這點實力出去,還不分分鐘被人打成豬頭啊~老師您看看您那有沒有什麼適合我的高階武技,教我幾手唄…」

聽韓瀟說完,玄老也是無語了一下。不過韓瀟說的也是,凡階武技的確有點登不上檯面,打不過別人,那丟的也是自己的老臉啊~

老者沉吟了一下,從古幽晶戒中摸出兩個靈軸。「破天,玄階中級武技,分為破石、破山、破天三式,以剛猛霸道著稱,破壞力十分驚人;「靈玄歩,玄階高級身法武技,甄至巔峰,可踏步九天」

韓瀟看著老者拿出的兩種武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破天不用說,是一種攻擊型的武技,級別達到了玄階中級,這可是連他韓家都是沒有的呀;靈玄步更不用說了,玄階高級的身法武技,其價值比一般的玄階高級攻擊武技更高,畢竟身法武技較為少見。

見韓瀟一副傻樂的樣子,玄老給了他一個爆栗,笑罵道:「韓小子,這兩者是玄階級別的武技,對於你現在的境界來說,修鍊還是有點困難的。靈玄步最好在一處荊棘叢生的地方修鍊,更能事半功倍;而破天,它練到頂峰,破壞力甚至不比較差的地階武技差多少,不過對於身體的要求較高。」

玄老頓了頓,再次說道:「你現在的身體強度雖說不錯,但還是有點不足,連破天第一式,破石修鍊都有點困難。所以修鍊之前,最好是先錘鍊肉身。否則肉身之力太弱,只會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

聽得玄老的話,韓瀟也是苦笑了一下。他現在肉身強度比一般煉體九星強得多,但是卻連破天一式的修鍊條件都達不到,不愧是玄階級別的武技。「不知道地階級別的武技,又恐怖到何種程度?」韓瀟舔了舔嘴唇,有些貪心地說道。

聽得韓瀟這言語,洛汐在一旁也輕笑了下。他蓮步輕移到韓瀟的身邊,輕啟櫻口,說道:「你現在不要想地階的武技了,貪多嚼不爛。更何況,即使是化氣境,也基本沒有修鍊成功地階武技的可能性。」

看著韓瀟那落寞的表情,洛汐又接著說道:「等你突破到出神境,我代老師傳你一門地階武技,也算是我這個師姐給你的見面禮。」

「真的?」聽得洛汐如此說道,韓瀟的眼中爆發出了強烈的光芒。地階武技,那可是高級武技,可以汲取天地之力,傳說中其有排山倒海之能。「我一定要儘快達到出神境!不過第一步是進入化氣境。」韓瀟暗暗地說道。

從水晶空間出來,韓瀟暗自思量了下,想要修鍊從玄老那裡得到的武技,在韓府內是不大可能了。看來要找個機會,去落月山脈了。憑他現在的實力,只要不招惹一些二級妖獸,也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況且虛擬角斗場的戰鬥,畢竟是假的。只有在真正的生死戰鬥中,才能最快地提升自己。

這些都是玄老和他說的,而奪靈之戰也只有不到半年的時間了,必須儘快增強實力。而據玄老所說,錘鍊肉身,配合上一種煉體液,事半功倍,但是那煉製所需要的靈藥價格…

韓瀟不禁再次頭疼了起來。這修鍊,真是一個燒錢的活,他的外債還沒還清,這不又缺錢了。而且進入山脈后,一些必備品例如解毒劑和止血草等也需要購買一些以作備用。

玄老的古幽晶戒現在已經戴在了韓瀟是手上,雖然經過了玄老的靈魂偽裝,變成了一枚不起眼的普通戒指,但韓瀟仍是愛不釋手。有了這枚晶戒,他就可以將東西都放在裡面了,這省去了他的很多麻煩。

雖然裡面很多東西沒有經過玄老的允許,韓瀟不可動用。但期內空間卻足足有數千立方,這還不包括一些韓瀟沒有窺探到的區域。韓瀟不禁心中想到:「這枚古幽晶戒,到底是什麼級別的晶戒?」 韓瀟搖了搖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拋諸腦後。正想和父親借點錢之時,光腦上閃爍不停。韓瀟打開一看,來電顯示為韓瑤。

接通之後,只見畫面中出現一個身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秀髮則是隨意地束在身後,更是體現出這個年齡少女的青春活力。

「喂,韓瀟,你都去哪了?這幾天都找不到你,你不會是想毀約吧?」韓瑤這幾天在光腦上聯繫韓瀟了好幾次,都沒有什麼回應,氣得她牙痒痒,連表哥的稱呼都不叫了。

韓瀟一拍腦袋,他這幾天真是太忙了,忘記了除了欠這位姑奶奶錢之外,還欠了幾個故事和陪她去逛街。

「咳咳,表妹幾天不見,又變得漂亮了哈,不知道以後會便宜哪家的小子。」韓瀟先是馬屁拍了一下,接著說道:「表哥我這幾天太忙了,連飯都顧不上吃了。你現在找我是想出去逛街嗎?」看著韓瑤這身打扮,韓瀟也是猜測她今天是想出去逛逛街。

「哼!本小姐本就天生麗質~今天本小姐打算去月城中心大廈看看,你還不收拾收拾,陪本小姐去。別忘了本小姐現在是你的債主!」韓瑤磨了磨小虎牙,氣呼呼地說道。得到了韓瀟肯定的回答之後,便立刻結束了通訊。

韓瀟大汗,不過這也是他的錯,那今天就先出去陪這位小姑奶奶玩一天吧。正好中心大廈那邊也有一段時間沒去了,正好去逛逛,或許可以看到自己所想要的東西。

半個時辰過後,在韓瀟等的有些厭煩之際,韓瑤的身影才出現在韓瀟的眼前。或許是要出去的緣故,韓瑤比平時稍微化了一點點淡妝。十三歲的年齡,也已經有了愛美之心了。

韓瑤走到韓瀟的面前,嘻嘻笑道:「怎麼樣,韓瀟表哥,等女生的滋味如何,咯咯~」一串銀鈴般的笑容之後,韓瑤如同一隻鬥勝的小母雞般,趾高氣昂地走在前面。

韓瀟心裡也是無語,心想,女人都是可怕的動物,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如此。突然,一張傾城的臉龐出現在韓瀟的腦海之中:「如果這張臉的主人,發起怒來~~」韓瀟生生打了個冷顫,不敢再想,連忙跟上韓瑤。

韓瑤有一輛XG基尼跑車,價格3000多夢幻幣。這對於跑車中來說,也是頂級的那一類。女孩子喜歡粉色,因此也將這跑車顏色調成粉色。

現在的各種車輛,其基本功能是不需要有人駕駛,只要意念一動,去哪裡,開車速度多快,都會完美執行。而且海陸空三種交通方式都可以,有點類似於前世電影中的變形金剛。韓瀟也有輛車,雖然比不上韓瑤的這輛,倒也算是豪車中的一員。只不過他前世本來就對車沒興趣,現在也一樣。

月城中心大廈,距離韓府有一段不小的距離。雖然跑車在天上飛的速度不慢,但也花了近一個時辰才到達。

韓瀟這段時間也沒有浪費,沒有理會在旁喋喋不休的韓瑤,閉目進入水晶世界內,向玄老請教武技的修鍊技巧。每當腦海中推算武技靈力運行路徑時,腦海中就會傳來一陣陣清涼感,不止使得韓瀟的精神可以更加集中,還可以增強他的悟性,緩解疲勞等。

韓瀟第一次發現水晶有這個功能的時候,也是驚喜交加。他曾問過玄老,玄老雖然不是很了解這個水晶,但也知道它的功能之一是對人的靈魂有益。因此韓瀟身上發生是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

當車挺穩后,韓瀟睜開了雙眼。一路上韓瑤對韓瀟的舉動很不滿意,她本想在車上再聽聽韓瀟講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但這貨倒好,一上車就閉上了眼睛,知道車挺穩的那一刻,才睜開!

韓瑤氣呼呼地出去了,韓瀟不以為意,緊接著跟上。跑車則是自動尋找停車位,需要的時候,只要十里範圍內,韓瑤心念一動,就會自動來到她的面前。

月城中心大廈,是月城最高的建築,也是消費最高的地方之一。整幢大廈高三千多丈,通體由科技含量極高的隕晶作為材料建造而成。

色彩及外形在一天中的不同時間斷隨意變換,並且擁有強大的防禦力。據說有著陣法師在其之上銘刻陣法,一般的出神境強者,都不可能攻破這棟大廈。

大廈之中,人流如織。裡面功法武技區、丹藥區、武器區、休閑區、格鬥區、妖獸區等等應有盡有。韓瑤今天的目的是買一把武器,畢竟一年一度的韓家大比快要到了。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對於實力的提升也是非常可觀的。

正當韓瀟和韓瑤踏入武器區域的時候,一個刺耳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呦,我倒是誰呢,原來是韓家的韓少爺呀。今天韓少爺興緻不錯嘛,看來是從前幾天測靈中恢復過來了啊~」隨即則是一連串的譏笑聲傳來。

韓瀟面無表情。剛說話之人,名叫水陽,是月城水月武館的弟子,一身實力達到了煉體八星巔峰,隨時可能突破九星。同時他也是水月武館大師兄的親弟弟,因此平時行事囂張跋扈,月城中也沒有多少人敢惹他。

而月城幾大勢力中,韓家就數與水月武館不大對付。兩大勢力的積怨已久,恐是從數十年前的奪靈之戰中就已結下。因此兩家弟子不遇到也罷,遇到后,互相嘲諷是少不了的,甚至大打出手,也是常有的事。

韓瀟還沒開口,韓瑤就不幹了。她平時是韓家的小公主,誰敢對她這樣說話?連爺爺都很疼她。只見她雙手叉腰,張嘴罵道:「哪來的狗在這叫,真是污染了姑奶奶的耳朵。而且前幾天一條大狗被我韓炎師兄教訓了一頓,沒想到小狗卻還是不老實,難道也想再被教訓嗎?」

水陽的臉色馬上就陰沉了下來。前幾天,他水月武館的大師兄與韓家的韓炎鬥了一場,以微弱的劣勢敗北,這也成為整個水月武館年輕一代心中的痛。

現在這個傷疤被韓瑤赤裸裸地揭開,他自然暴怒,甚至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哼,好一個牙尖嘴利的黃毛丫頭,看來你長輩沒叫你怎麼和人說話,今天我就代你長輩好好教訓教訓你吧!」

說吧,只見水陽身形一動,掠至韓瑤的面前,左手高高舉起,就要一巴掌拍過去。

韓瀟與水陽等人的爭執,也被很多人看在眼裡。這一層的幾個護衛自然也是看到了。但問題是兩邊都是月城中的大勢力,得罪哪一邊都不好,索性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圍觀群眾都是搖了搖頭。韓瀟他們自然知道,一個煉體三星的廢材。至於韓瑤,雖然資質不錯,但礙於年齡的緣故,也才堪堪煉體五星,遠遠不是水陽的對手。

況且今天出來韓瀟他們沒有帶護衛,水陽這邊還有幾個八星和一個九星級別的護衛呢!

韓瑤沒想到水陽一言不合就敢大打出手。可是境界上的差距太大,導致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一隻蒼白的手掌已經對著他的臉蛋狠狠地扇來。

如果被這含怒一掌扇到,不止漂亮的臉蛋會變形,甚至牙齒被打掉幾顆也不是不可能的。正當韓瑤閉目等死之際,想象中的劇痛沒有傳來。她睜開一隻眼睛,卻發現韓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前。一隻修長的手掌,抓住了水陽的手腕。

而那個水陽則是滿頭大汗,額頭上青筋都暴起了,似乎想要掙脫出來。但韓瀟的手,就像鐵鉗一樣,無論他怎麼掙扎,就是不動分毫。

「這不可能~~你一個煉體三星的廢材,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我不信啊~~~」水陽凄厲的叫聲喊起,同時也喊出了圍觀人群的心聲。這韓瀟不過煉體三星,怎麼就能夠當下水陽的一擊呢?

見水陽還在那苦苦掙扎,臉色憋得通紅,同時夾著著一絲不可置信的恐慌。韓瀟冷笑一聲,寒聲道:「既然你那麼像回去,那邊回吧。」話音剛落,人們只見眼前一花,水陽已經被重重地扔到原來所站立的位置。他掙扎了幾下,沒有其他,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染紅了一大片的地板。

「少爺!」幾名護衛大驚失色,立馬前去攙扶水陽。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煉體八星的水陽,竟然在韓瀟的手下走不過一招,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站在一旁看好戲。

「給我殺了他!給我殺了這個賤種~~~」水陽滿臉瘋狂地嘶吼道。幾名護衛領命,從四周合圍而來,想要圍殺韓瀟!韓瑤今天的三觀都顛覆了!她看到了什麼?在接下來短短的兩分鐘內,三名煉體八星,一名煉體九星,竟然被韓瀟一個人輕易地解決了!

在水陽的驚恐之中,韓瀟緩緩走到他身邊,一臉淡漠地道:「你說,嗯,要殺誰?」頓時,水陽滿臉驚恐。因為,他在韓瀟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殺意!

他低下了頭,面對韓瀟強大實力的威懾,慫了! 見水陽低下了頭,不敢去直視韓瀟,圍觀的人都是一片唏噓。剛才還囂張跋扈的水陽,現在就如同喪家之犬一般,果然實力才是一切。

韓瀟倒也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這裡是公共場合,雖然韓家和水月武館關係不好,但是一般爭鬥也分場合。明面上的鬥爭,最多見見血,而暗地裡的殺伐卻是不一定了。

雖然還沒有真正的殺過人,但是他來這個世界也三年了,知曉這是個怎樣殘酷的世界。並且他在虛擬角斗場戰鬥的次數也不算少,殺人或者被殺,都很真實。因此也不會對殺人有什麼芥蒂。

「韓瀟表哥,你好厲害啊~~」小妮子眼中冒起了星星。她剛才幾乎以為已經閉目等死了,如果這種場合下被水陽一巴掌扇翻在地,那真是沒臉在月城立足了。

對於展現了實力后韓瑤的接連追問,韓瀟也已經事前考慮過,便將已經設想好的答案說出。韓瀟的答案很簡單,一個神秘的師傅,一個低調的性格隱藏實力。

果然韓瑤很容易就相信了,並對之前韓瀟因為低調而招來的流言蜚語憤憤不平。韓瀟啞然一笑,帶著韓瑤進入武器區,前方的人群頓時讓出一條道路來。

對於強者來說,所受到的尊重明顯更多些。

很快韓瑤便選到了心儀的武器,是一柄劍。劍身通紅,帶著一股灼熱的氣息,是一柄火屬性的寶劍。其價格也不菲,足足上萬夢幻幣,看得韓瀟直咧嘴,也就這種小富婆才能消費得起。

從武器區出來后,韓瀟去了丹藥區和靈藥區逛逛。看著各式各樣的靈藥,韓瀟恨不得全部裝進古幽晶戒中,可惜囊中羞澀。他連上次欠的錢都沒換清,因此也不好意思再向韓瑤借。

兩人在大廈中逛了多處地方,可惜韓瀟沒有遇到什麼特別的寶貝。前世小說中隨便一看,就能碰到什麼被掩蓋的異寶或者武技功法之類的橋段,並沒有在他身上發生。

在韓瑤這個小吃貨的帶領下,韓瀟也吃了很多月城有名的小吃。以前的韓瀟,很少出來,更別提沿著一條小吃街一路吃下去了。直到韓瑤吃的肚子滾滾,才戀戀不捨地叫來了跑車,和韓瀟一起回家。

在韓瀟和韓瑤還在中心大廈的時候,水陽一行人被韓瀟吊打的消息也在一些有心人的推動下,上了光腦月城新聞的熱搜。剛開始很多人不相信,只以為是某些人的嘩眾取寵。但隨著現場視頻的出現,一些質疑的人也漸漸閉上了嘴巴。

韓家,一間簡約的樓閣中,韓力和韓天生坐在一起下棋。「你對光腦上流傳的消息怎麼看?」韓天生沉吟半晌,走了一步旗子之後,向著對面的韓力問道。

「您說的是小瀟打敗水陽他們的事情?」韓力的表情很精彩。韓瀟是他的兒子,他也知道。雖然修鍊很刻苦,但是因為先天條件的限制,取得的成就十分有限。

甚至他已經做好了讓韓瀟做一輩子普通人的打算。畢竟安安穩穩的一生,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他看到光腦上的消息,第一反應也是不相信。本欲直接詢問韓瀟,但看到了視頻之後,也著實呆了一下。接著就直接到韓天生這下棋,也就沒時間去詢問了。

韓力將一粒棋子放在掌心,又嘆了口氣,接著說道:「說實話我也很意外小瀟竟有如此實力。具體的事情也要等他和瑤丫頭回來后再好去詢問。」聽韓力如此說道,韓天生默不作聲。只是眼中閃過的一絲精光,也代表著他的心情不如表面上那麼平靜。

韓瀟和韓瑤回來后,已經是接近黃昏。他在回家的路上,也接到一些人的信息,基本上都是韓家之人,看了光腦上消息後過來詢問的。韓瀟挑了幾個平時關係較好的隨意回了一句。關上了光腦,到水晶空間中練習武技。

當韓瀟與韓瑤進入韓家之時,韓瀟發現,很多人看他的眼光也都變了。之前的他,就猶如透明人般,雖不至於招韓家之人忌恨,但也沒有客氣之說。

韓瀟看到了光腦上父親留言的信息,讓他和韓瑤去晚飯的地方,今晚晚飯稍稍提前。聳了聳肩,韓瀟便無視其他人的目光,與韓瑤一起走向了天食閣。

「韓瀟表哥,你看,很多人看你的眼神都變了呢!能輕易打敗煉體九星的強者,年輕一輩中也沒有幾個人呢!」韓瑤一路上嘰嘰喳喳個不停,顯得很興奮。走到一半的時候,韓瀟碰到了當初在廣場上幫助他的表哥韓風。

「嘿嘿。韓瀟表弟,你可瞞得我好苦啊~」韓風一見韓瀟,眼睛一亮,大跨步走到他身邊,摟著他的肩膀說道。「表哥謬讚了,表哥已是化氣階別,怎麼會瞧得上區區煉體境。」韓瀟也笑著回道。「那可不一定啊~我有預感,你很快就能進入化氣,到時候我們痛快一戰!」說著韓風的眼中也燃起熊熊的戰意。韓瀟無奈點了點頭,便三人一起同行。

等到了天食閣后,韓瀟發現今天來的人比往常多得多。爺爺、大伯、二伯、父親、四叔等都在場。 妖嬈公子腹黑妻 連小一輩中,除了韓炎外,也都聚齊了。韓天生看了看今天人數比往常多出不少,也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人也差不多了,大家入座吧。」說完便率先坐了下來。

韓瀟坐下來后,發現很多人有意無意地往他的位置瞟來。顯然,雖然光腦上有視頻為證,但是很多人潛意識裡還是有那麼幾分不信的。還沒等韓瀟下筷,只見他父親咳嗽了一聲,開口說道:「小瀟啊,今天在月城中心大廈發生的事情,可是真的?」說完,便目光灼灼地盯著他。

因為韓力的這句話,很多人「刷」的一聲也都將頭轉向了韓瀟這邊,等著他的答案。

韓瀟還沒有回答,只見韓瑤滿臉通紅,已經站了起來,興奮地說道:「是真的!當時水陽正向我襲來,結果韓瀟表哥就只兩招,便打的他如同死狗一樣躺在地上!同時那幾個八九星級別的護衛,也被韓瀟表哥三圈兩腿就打倒了!」說完,韓瑤還揮舞了一下小拳頭,興奮不已。

韓瑤話音落下,整個天食閣寂靜了一下,下一刻,一股嘩然之聲爆發出來。要知道韓瀟的戰績如果是真是的,那代表他至少有煉體九星巔峰的實力。而整個韓家小輩,也就三四個人跨入化氣境。

「瑤兒說的可是真的?」韓天生直了直腰背,沉聲問道。

「嗯,差不多。」韓瀟點了點頭。

「哈哈,好啊!我韓家又多了一名天才!」只見韓天生一拍大腿,高興地說道。其餘韓家之人也是一副感慨的表情,誰能想到韓瀟無聲無息間就到達這個地步,他們還以為人家還在煉體低階徘徊呢!

韓力眼中的驚喜也是毫不掩飾,韓瀟是他的兒子,韓瀟越出色,他這個父親臉上就越有光。突然他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你之前不是還是煉體三星的嗎?」

韓瀟心裡暗道一句「來了!」便將之前和韓瑤說的話,再說了一遍。韓家之人也是恍然大悟,原來韓瀟之前只是在扮豬吃老虎呢~

韓力也感慨萬分,沒想到他的兒子,隱藏地這麼深,連他這個當父親的都騙過了。隨後便叮囑了韓瀟幾句,要他對師傅客客氣氣的,有空的話,請他的師傅來韓家坐坐。韓瀟也只能苦笑稱是。

吃完飯後,韓瀟回到自己的房間,思考怎麼賺錢。雖然他可以直接向父親要,但他並不想這樣。以前是沒有能力,現在有了,可不能當個啃老族。忽然,韓瀟眼睛亮了一下,他嘿嘿一笑,盤腿坐好,打開光腦,進入了虛擬角斗場。

自從昨天一個叫靈的神秘強者出現了,角斗場里煉體區域很多人在尋找,想看看這個靈到底是哪家的子弟。如果能夠結交到一個未來的強者,也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當然也有很多人不服,想要和韓瀟好好打上一場,看看孰強孰弱。

但是韓瀟從昨天下線后就沒有登過,也讓很多尋找靈的人失望不已。

韓瀟剛進入角斗場,發現今天的人流量好像比以前多了不少。不過他也沒有在意,他走到一個小型角斗場地,盤膝坐下。右手一揚,一個屏幕出現在他目前。他手指微動,在屏幕上寫下幾個字:「我,煉體境無敵。不服,可來戰!輸者代價一千夢幻幣。」

這是韓瀟剛才想到的辦法。以他現在的實力,煉體境中應該很難碰到對手了,畢竟這裡只是月城。而通過這種狂傲的激將法,應該會有一些不服的人選擇前來挑戰的。

果然,韓瀟這條彈幕發出沒有多久,就有人注意到了。

「嚓,這人是誰啊,這麼狂,敢說自己煉體境無敵?」「我去。這個小子活的不耐煩了吧!竟然這樣大搖大擺在這自稱無敵~」「這人是靈!他就是昨天那個神秘強者…」諸如此類的話此起彼伏,很快韓瀟的周圍就聚集了一大堆的人,並且還有人得到消息不斷趕來。 正在這時,一個年約十六七的少年人過來。少年並沒有掩飾自己的容貌,因此在他過來之時,也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這人是張家之人,張習,也是張家除了幾個化氣境之外,最強的煉體境弟子之一。據說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化氣境,只要稍稍一個契機,便可突破。

張習皺著眉頭看著韓瀟前方的彈幕上。」煉體境無敵?這人是誰,連我都不敢如此妄言,真是好大的口氣!」張習看了眼韓瀟,居高臨下地說道:「你就是靈?昨天那個一連十幾勝的神秘強者?」

鯤鵬吞噬系統 韓瀟看了眼說話之人,淡淡地點了點頭,便不再言語。

「哼,竟然如此狂妄,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教訓你!隨我一戰吧!」說著,張習就要向韓瀟身後的小型角斗場走去。就在張習快要越過韓瀟進入角斗場的時候,韓瀟微微一移,橫亘在張習面前,無視他陰森的目光,開口說道:「要戰可以,但輸者需支付一千夢幻幣,如果同意,簽訂契約,如果不願,那便離開吧。」

光腦之中,只要經得雙方同意,就可以簽訂契約。簽訂之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需按照約定的事情履行。光腦的身後是一個個科技巨頭,更有一位位強者的身影。沒有多少人能夠違反契約而不受懲罰。

看著韓瀟淡淡的樣子,張習就感覺很不爽。不過他也沒說什麼,和韓瀟簽訂了契約之後,便率先跨入了角斗場。旁邊觀戰之人也都興奮了起來。雖然靈在昨天的戰鬥之中表現的很強勢,但張習也不是弱者,兩人的交手,勝負也猶未可知。

在韓瀟完全進入角斗場的那一剎那,張習便已經發動了攻擊。張家之人以金屬性靈氣為主,張習雖未進入化氣,不能靈氣離體。但在其威力不弱的武技輔助之下,一股銳金之氣撲面而來。

角斗場的規則,只要兩人完全進入的那一剎,就可以進行戰鬥。因此當張習襲來之時,韓瀟也沒有意外。腳踏風游步,韓瀟躲來了這犀利一擊。

張習的武技名為裂金,一種金屬性凡階高級武技。雖然不屬於爆發性的武技,但是金屬性本來就以殺伐著稱,加上裂金武技持續性強的特點,因此也威力不小。

只見張習不斷近身向韓瀟攻來,裂金不斷被他施展,一股股微小的銳金之氣,從四面八方向韓瀟襲來。

如果只是單單的風游步,韓瀟或許不能那麼輕易地躲過去。但是在水晶空間內,初步參悟了靈玄步,並且加上玄老的指導和水晶的悟性加成,因此倒也是學了一點點皮毛出來。在遇到連續性的攻擊之時,自然而然地使用出來,和風游步結合,隱隱有超出凡階武技的味道。

一些觀戰者昨天也看了韓瀟和暴力的戰鬥,雖然那時候韓瀟的步法也不錯,但是他們攻擊和今天又有點不同。今天的步法雖然也是昨天的,但又多了一種縹緲之意。

在張習源源不斷的攻擊之下,韓瀟對靈玄步的體悟也稍稍進了一步。只見他隨意一步,恰恰就躲過了裂金的襲擊,並且一點也看不出狼狽之意,反而顯得十分洒脫。

張習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因為他發現韓瀟不僅完美躲過了他的攻擊,並且在不知自覺間,將自己逼到了角斗場的角落裡。他已經停止了攻擊,因為他感覺再繼續攻擊下去的話,自己或許會首先跌落。

靈玄步不愧是玄階高級的步法,雖然韓瀟只是略通一點點的皮毛,但是靈玄步中的一絲玄意被激發出來。看似是躲避著攻擊,實則在躲避之餘,按照一定的規則布置玄局,無形之中封殺對手的行動。

韓瀟見張習的攻擊已經停滯下來,有些遺憾地抿了抿嘴。在張習忌憚的目光中,韓瀟緩緩抬起左手,輕喝一聲「炎拳!」便踏著有著一絲玄意的風游步向張習攻去。

張習本想抵擋,但他驚駭地發現自己似乎被困在了原地,只要牽動身上的一個部位,另一個地方就要受到攻擊。這種感覺領他感到吐血。

於是在觀眾詫異的眼光中,張習似乎傻掉了一般。沒怎麼抵擋韓瀟的攻擊,就一拳被轟出了擂台。

接下來的時間裡,韓瀟一連鏖戰十幾名煉體九星以上的對手。如果在昨天,韓瀟可能不是對手,畢竟接連戰鬥,對消耗可是非常大的。但是在一絲靈玄步意的幫助下,他成功擊敗了對手,從而獲得了不少的戰利品。

當韓瀟下線之後,這一戰又轟動了整個煉體區域,甚至整個化氣區域也傳遍了韓瀟的大名。一個能連戰十幾名同階的強者,那是多麼的恐怖!況且據有些人推斷,那靈還只是煉體八星,並未晉陞到煉體九星!

接下來的幾天,韓瀟一邊在水晶空間內感受靈玄步,一邊在角斗場內戰鬥。一方面是為了賺點外快,另一方面為了修鍊靈玄步,戰鬥之中的進步也是最大的。

在第五天的晚上,韓瀟的修為終於得到了突破,達到了煉體九星的程度。而他這次進入虛擬角斗場,與一名化氣一星的對手,大戰了數個時辰,結果誰也奈何不了誰,徹底引起了化氣區域的轟動。

而韓瀟知道,他現在的身法足可以周旋一般的化氣強者,但是攻擊不足。畢竟化氣強者的周身可以布滿靈氣,一般手段很難攻破。如果他能掌握破天之一的破石擊,他相信,打敗化氣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韓瀟將這段時間內所賺的錢,一方面還給了韓瑤,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進入落月山脈做準備。他在光腦上購買了一些必備的物品,同時及其肉痛的購買了二品靈藥鍛骨草。

這是玄老為韓瀟準備的,鍛骨草可以煉製成煉體液,到時候對他肉身之力的提升有著不小的幫助,同時也有助於修鍊破天。不過二品靈草的購買,使得韓瀟徹徹底底又回到了窮光蛋的行列中。

一切準備就緒后,韓瀟向韓力說明了情況。在韓力再三叮囑小心之後,離開了韓家,開始了他真正第一次的外出之旅。韓力站在閣樓上,看著韓瀟漸行漸遠的身影,久久無言。他知道,溫室里的花朵,永遠不可能長成參天大樹的,韓瀟有他自己的路走。

可是韓瀟是他和她的孩子,如果韓瀟遇到什麼三長兩短,叫他如何向她交代啊~~~

落月山脈雖說是個小山脈,但也有方圓數千里,將月城與日城相隔開來。據說落月山脈的另一側,是落日山脈。中間有一條綿延數萬里的河流,是從大荒深處流出的通天河的支流。

韓瀟進入落月山脈后,便按照玄老的指示,尋找瀑布以及荊棘叢林,以修鍊靈玄步與破天。不過一整天下來,倒也沒有發現什麼合適的地點。反倒是遇到幾隻一級妖獸,被他輕易擊殺,當做旅行途中的口糧。

隨著韓瀟漸漸深入山脈,一路上遇到的行人也更為稀少了。不過到了落月山脈中部后,韓瀟的警惕心也提高了不少。這裡開始有著二級的妖獸出沒,雖然不多,但遇到也是個大麻煩。雖說有著玄老和洛汐在身,但他清楚,不到生死關頭,他們不會出手相助的。

進入山脈的第五天,韓瀟在斬殺了一隻一級上階妖獸后,突然感到遠處有動靜。他立馬到一顆大樹上隱匿起了身形,施展斂息訣,將自身的氣息都隱藏起來。

斂息訣是玄老在韓瀟進入山脈后所傳給他的一種特殊法訣。這種法訣沒有任何的攻擊或者防禦性,但卻可收斂自身的氣息,降低存在感。雖然級別只是靈階高級,不算太高,但在這危機四伏的山脈中,恰好有用。

不出半刻,只見一隊黑衣人來到了韓瀟之前所立之處。只見領頭之人一揮手,旗下數十人均原地修整了起來,明顯是訓練有素的隊伍。瀟默默地呆在樹上,他不會冒險下來,這隊人至少有著三個以上的化氣境強者。如果盯上了他,那結果可就相當不妙了。

在韓瀟在樹上盡量收斂氣息的時候,領頭之人拿出包裹,撕了一塊不知道是何種妖獸的肉,邊吃邊向一個瘦小、長著兩撇小鬍子的人問道:「你真的看到有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