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連忠轉身對著其他人:「我還有事情處置,便不與諸位多聊了,先行告辭。」

那些人看著陳連忠疏遠姿態,心中有氣卻也不敢發作,誰叫他們之前得罪過陳家的人。

所有人都是紛紛開口:「陳尚書慢走。」

陳連忠點點頭,轉身便跟著張閣老一起離開。

「瞧瞧他那模樣,有什麼好得意的!」

等陳連忠走後,立刻便有人收斂了笑意啐了一聲。

旁邊有人睨了說話那人一眼:「你要是能生個跟皇后交好,哪怕鬧出天大的醜事,也能讓皇上、皇后相皆庇護的好女兒,你也能夠得意。」

「你!」

之前說話那人頓時一噎。

那新皇后的事情誰不知曉,當初在京城的時候也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兒,據聞與其交好的人只要那麼寥寥一二個,其中就有陳家的姑娘。

若真那麼好交好,誰不願意往上湊?

人群中有人說道:「這陳尚書倒是個好命的,魏家鬧出這麼大的亂子,皇後娘娘也願意出面替他們收拾爛攤子,這事兒魏家那頭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也不知道那魏統領瞧著陳家姑娘如今這面兒,有什麼想法。」

另外有人接話:「還能有什麼想法,鐵定悔得腸子都青了,沒瞧著跟著陳尚書去了?」

那人說完,其他人都是愣了一下,連忙朝著陳連忠他們離開的方向看去,果然就見著一身朝服的魏卓快步朝著兩人追了過去,直接趕上了先行離開的陳連忠他們。 不知道秦嵐妃是不是想起了當初在宴會上,林天恆對她的溫柔一笑。

鬼使神差的,秦嵐妃突然喊道:

「魏坤琳他是黃級中期的修鍊者,而且已經快要觸碰到黃級後期了。所以林天恆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快點求饒吧!」

「我妹今天出門忘記吃藥了,魏兄你別介意。」

尷尬的笑著解釋完之後,秦峰連忙壓低聲音呵斥道:

「妃妃你不想活了呀?這種時候幫林天恆,那害的可不止是你一個人,而是我們整個秦家!」

在徽州省,秦家雖然也是大戶,家族產業遍布全國,修鍊者也是層出不窮。

但跟魏家比起來,簡直就是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

不過魏坤琳倒是不介意秦嵐妃說出這番話,因為旁人都能看得出來,自己要比林天恆這個廢物強大的多,這對魏坤琳來說,反而是種榮耀。

更何況這個「旁人」,還是自己想要得到的女人。

這就更讓讓魏坤琳覺得無比享受了。

所有人看向魏坤琳的眼神都變了,如此年紀輕輕,居然已經快要觸碰到黃級後期,這簡直是萬中無一的天縱之才!

「主人,我們一行人拚死抵抗一波,您還是趁機逃走吧!」

雇傭兵小隊的隊長,以及黑虎等人,已經做好了為林天恆獻出生命的準備。

但林天恆卻淡笑著說道:

「不用,今天我就在這兒,哪也不去。」

自己都這麼提醒了,林天恆不但不搭理自己,還鎮定自若的跟手下放出狂言。

秦嵐妃氣的呼吸急促,*****柔軟,頓時劇烈的浮動著,讓她那件原本還算寬鬆的襯衫,開始若隱若現被撐出了傲人的輪廓……

是時候了。

正當魏坤琳準備動手,八爺卻突然將他攔住。

「怎麼?你不會是怕了這小子的身份了吧?」

「的確,林氏集團即便已經四分五裂,卻依舊是咱們招惹不起的龐然大物,畢竟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但一個喪家之犬,我又有何懼?」

「那你這是為何?」

「魏先生,咱們不是說好的嗎,讓我來殺這小子。畢竟他對我的那些羞辱,不殺他,我此生都無法安眠入睡!」

魏坤琳想了想,便對八爺做了個「請」的手勢。

現在他比也裝了,面子也有了,還狠狠的羞辱了一番林天恆。該達到的目的,魏坤琳都已經達到了。

所以不用自己親自動手,就能親眼看到林天恆被殺,魏坤琳覺得也挺不錯的。

其實八爺著實陰險。

他雖然一直想殺林天恆,但由於那天吸血鬼給他留下的驚恐一幕,讓八爺到現在看到林天恆都還有些顫抖。

於是魏坤琳跟林天恆叫囂的時候,八爺並沒有急著出手,而是在等待著林天恆的反應。

結果已經很顯然了,那個惡魔的確已經死了。

否則以那個惡魔的殘暴性格,肯定不會讓魏坤琳活著說出第二句話。

在八爺準備出手之時,被林天恆無視的秦嵐妃,突然雙手環在胸前,一臉高傲的喊道:

「林天恆,本以為你出生於名門望族,肯定懂得什麼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但看你此刻的表現,完全就是個莽撞的匹夫!」

林天恆望向那張讓男人神魂蕩漾的傾國臉蛋,饒有興緻的問道:

「所以,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呢?」

著急不已的八爺,可沒工夫聽林天恆跟秦嵐妃這麼聊下去。但是他剛上前一步,卻被魏坤琳給拽住。

「再等等。」

魏坤琳聽到秦嵐妃的話,立刻來了興趣。

因為秦嵐妃顯然是意識到了,林天恆只是個會滿口胡言亂語的廢物,而他魏坤琳,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所以虛榮心極強的魏坤琳,又怎麼捨得錯過這樣一番讓他心神舒暢的對話呢?

看到林天恆那死到臨頭,還嘴硬的態度,非常不滿的秦嵐妃,不由哼道:

「所以你現在的唯一機會,就是謙卑的向我道歉。如果態度誠懇,我說不定會願意為你向魏坤琳求求情。但是最終魏坤琳能不能放過你,還得看你自己的表現。」

明明已經是頭喪家之犬了。

明明都已經被逼到絕境了。

明明唯一的機會就是她秦嵐妃。

但林天恆這個狂傲的傢伙,偏要死到臨頭還嘴硬。

這讓從小都是被人眾星捧月,長大之後更是被無數男人追求的秦嵐妃,頓時產生了一股無名之火。

高傲的秦嵐妃,必須要讓林天恆向她低頭!

只有這樣,秦嵐妃才能得到滿足,才能消滅那股無名之火!

但即便秦嵐妃都已經把話說的這麼清楚明白了,林天恆居然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個:

「哦。」

哦?!

好心當成驢肝肺,氣急敗壞的秦嵐妃直接嬌喝道:

「魏坤琳,快讓那個小老頭去殺了他!」

其實喊完之後,心地不壞的秦嵐妃就已經後悔了。

畢竟她內心是不希望林天恆受到傷害的,更別說讓人殺了林天恆。

但秦嵐妃又拉不下面子,去把自己剛剛說出來的話收回來。

所以此刻秦嵐妃的心裡,正在拚命吶喊著:

「林天恆,快求我,我一定會幫你的!別傻了,保住性命,比什麼都重要!」

只是微風依舊,眼前的少年也依然沒有一絲的畏懼,更別說向她求饒。

嗖!

望著破風而來的,異常兇猛的八爺。

林天恆將程思玥輕輕往後一推,然後對黑虎等人說道:

「保護好她。」

「是!」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隨著八爺距離林天恆越來越近,林天恆那張冷漠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著急之色。

「哼,知道怕了就快向本小姐求饒,本小姐一定會不計前嫌,來幫你一把的~」

但在八爺距離林天恆只有五米距離的時候,林天恆緊皺的眉頭,突然舒展了開來。

「他笑了?死到臨頭,他還有什麼可笑的?」

來不及細想的秦嵐妃,連忙準備上前去救下林天恆性命。

只是她修長渾圓的右腿,還沒來得急抬起,秦嵐妃就猛的感受了一股磅礴似海的恐怖靈力,正在林天恆身上噴涌而出。

地上的塵土和碎石,都被林天恆的恐怖靈氣,給吹得漫天飛舞。

黃級初期!

黃級中期!!

直到半隻腳踏入黃級後期,林天恆的靈力濃郁程度增長速度,才漸漸停息了下來。

剛衝到林天恆面前的八爺,驚恐的瞪著眼睛,發瘋般的嘶吼道:

「你怎麼可能連續突破兩個半境界,而且為什麼半步黃級後期的實力,卻散發出這麼雄厚的靈力?!」

隨手一抓,林天恆掐住了八爺的脖子,然後冷笑道: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陪你們尬聊這麼久?」

林天恆的手如同鋼鐵一般堅硬,八爺根本無力掙脫,他只能拼勁最後一絲力氣吼道:

「我師傅乃是玄級強者,你要是敢殺了我,他絕度不會放過你的!」

咔嚓。

林天恆直接捏碎了八爺的喉嚨,然後將八爺的屍體隨手丟在一旁,淡淡說道:

「不用這麼麻煩了,因為我會主動去找他的。嗯,還有你們魏家……」 「他這是要幹什麼?」

所有人都是朝著那邊看去。

人群中有人嗤了聲:「還能幹什麼,八成是見著陳家姑娘得勢,後悔退了親事吧。」

當初人人嘲諷陳家有眼無珠,嘲諷陳家姑娘綁不住男人,誰能想到沒過幾日,這上下之位對錯之分便分了顛倒?

陛下和皇后一回宮,那陳家便瞬間換了處境。

那人嘲諷說道:「魏家要是知曉這位陳七姑娘有這麼能耐,怎敢那般欺辱人家,居然還想讓人家嫡妻尚未入府便先抬貴妾,連帶著還養個庶長子在府中。」

「當真以為那魏卓就是香餑餑了?人家姑娘那才是嬌嬌。」

「瞧著吧,今兒個過後,那求親的人怕是能將陳府大門都踏破了,有得他們魏家後悔的時候。」

……

魏卓不知道人群這邊議論,可哪怕聽不見他們說什麼,那些人不斷看過來的目光,還有他們眼中毫不掩飾的幸災樂禍和同情之色,讓他不用作想就知道那些人在想些什麼。

魏卓追上了陳連忠后,便立於陳連忠面前。

原本還有些笑意的陳連忠瞬間冷沉下了臉,對著魏卓說道:「魏統領有什麼事情?」

「祖父……」

魏卓剛一開口。

陳連忠就揮手打斷:「魏統領還請慎言。」

「你姓魏,我姓陳,這祖父二字可不是隨便叫得的,魏統領若是想要認親也還請認準了方向,我陳家和你魏家可沒什麼牽扯。」

魏卓聽著陳連忠毫不猶豫的話語,神色僵硬了片刻,才低聲道:「陳尚書。」

「魏統領有何事?」陳連忠冷聲道。

魏卓躬身說道:「陳尚書,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過錯,也是因為我才會讓您和岳父……陳大人他們丟盡顏面,陳家有資格怨我惱我,恨我怒我,可是我待阿瀅是真心的。」

「真心?」

陳連忠聽到魏卓的話后,嘲諷的冷笑出聲:「呵……」

「魏統領的真心,當真是廉價的厲害!」

陳連忠本不想跟魏卓多言。

他在朝為官多年,本也不是什麼良善之人,陳家跟魏家退親之後,他便已將當初看準的孫女婿當成了半個仇人。

陳家世代清名,沒曾想有朝一日他卻看左了眼,他厭煩魏卓,本不想跟他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