貔貅感嘆一聲。

“定海神針?”

“好,我本來的任務,就是爲了收集定海神針!”

南天沒有感到任何爲難。

正好,小白狐醒了。

不過,看到小白狐一臉的倦意。

南天知道,不能夠再讓小白狐跟隨着自己東奔西走了。

小白狐需要好好地休息。

“貔貅前輩,我的同伴小白狐,麻煩你照顧一下了!”

南天說道。

貔貅點了點頭:“你就放心去吧!現在天道符籙裂成兩截,我神魂一些法力,也可以釋放出來,一些宵小之輩,我是可以應付的。”

“那我就放心了。”

南天心裏頭地石頭落下了。

“不過,你可要快點呀!天道符籙裂成兩截,可以這樣說,用不了幾天,就會徹底消彌掉。你必須要在這幾天內,找到定海神針!否則的話,外面的雷劫,就會劈進來,把我給劈死!”

貔貅有些焦急地說道

畢竟,活了這麼悠久的歲月,貔貅也不想這樣死掉。

南天攥緊了拳頭:“放心吧!我會盡力的!”

南天又和小白狐簡單地交待了幾句,便轉身沒入了青銅宮殿的深處。

不過,南天走了沒多久,又發現前路又被封上了。

愛你缺了氧 先前的那個黑洞又出現了。

看着牆壁上的黑洞。

南天晃了晃手,知道唯有一拼!

不知道,這一次,自己能夠被傳送到哪裏。

“進去!”

苦於前方已經無路。

南天又跳進了黑洞中。

不多時,南天穿過黑洞,被傳送到了一個碧藍色的大海中的一個小島嶼上! 身處孤島,南天眺目遠望。

碧海還算可以,沒有什麼波瀾。

南天看了看自己的這個島嶼,倒是光禿禿的一片。

連用來建造木筏的樹木都沒有。

唯有沙子與黑色的岩石。

南天暗嘆一聲:倒黴!

沒有想到,被傳送到了這麼個鬼地方。

不過,好在這裏沒有大草原的限制。

南天的古武修爲與機甲修爲都可以使用。

不過,這裏的重力有些特殊。

南天召喚出了流星機甲,在空中試飛了一段路程。

路程不長,卻是讓南天累得不輕。

南天大致是估摸出了,這裏的重力程度。

“這裏應該是外界的十倍重力以上!用機甲異能驅動機甲來飛行的話,很是消耗!”

“用古武真氣,來踏空飛行,更是消耗真氣。還是動手製造一個木筏,比較實在。可是,這裏竟然沒有樹木!可惡!”

畢竟,孤島外面就是茫茫大海!

也不知道,哪裏是一個頭!

如果,沒有木筏來長久航行的話,註定是要體力耗盡,隕落大海的。

南天生氣地用拳頭錘擊了一下地面。

“轟隆”一聲,岩石表面被砸出一個坑。

一具白森森的枯骨,顯露出來半截身體。

“死人?”

南天眉頭一皺。

想來,在孤島上面,暫時也沒有事情可以做。

南天就動手,開挖了起來。

將這一副枯骨給刨了出來。

枯骨手上有一柄彎刀,彎刀上面雕刻有一個恐怖的骷髏頭。

南天認識這種標誌。

“這個死去的人,是生前是海盜!”

南天猜測道。

“對了,有海盜,就肯定會有海盜船!”

“我可以在孤島上,埋伏起來,或許真的有海盜前來。”

南天心中打定主意。

只要有海盜出現。

南天就會立馬出手,把海盜船給搶走。

南天在孤島一個巨大的岩石壁旁邊隱藏了起來。

等到夜深人靜後,一個掛着骷髏旗。

非常原始的高大木船,從遠處的海邊,航行而來。

木船上面,還有一個探照燈。

探照燈的燈頭對準了這個孤島。

刺眼的光束,在島上來回巡察着。

南天小心翼翼地躲藏好,因爲有巨大的岩石壁阻擋着。

南天並沒有被發現。

海盜船的甲板上,走出一個肥頭大耳的獨眼海盜。

這海盜帶着一個高高的海盜帽,象徵自己海盜船長的身份。

海盜船長,望遠鏡觀察了一會兒,揮了揮手:“對面的孤島上面,已經確定沒有人了!我們可以上岸了!”

“這個島嶼也算比較重要的了!只要我們佔據了這裏,就有一個根據地,可以抗衡傑克那夥人了!”

海盜船長甕聲甕氣地說道。

“是呀,前些日子,傑克與亞力克斯一夥人發生打鬥,死亡了很多人。船長,我們可不能掉以輕心呀!我想那些死去的人,應該被風化成了枯骨了吧。”

一個看似是海盜軍師的人說道。

海盜船長點了點頭:“你說的很不錯!我們都不能大意!全員準備,緩慢地靠岸!”

海盜船,開始慢慢地靠近着孤島。

“噗通”一聲,海盜船開始拋錨了!

海盜船已經正式靠岸了!

南天在岩石壁後頭,暗自竊喜!

成羣結隊的海盜跳上了孤島。

南天用武神系統,開始掃描這些海盜!

掃描結果,讓南天大吃一驚!

這些海盜都沒有機甲修爲,或許說,科技落後的他們,沒有機甲可以裝備。

這些海盜實力組成很是怪異。

用來戰鬥的能量,靠的是體內一個從小蘊養的海珠!

體內海珠越大,這些海盜的戰鬥力,就越加強大!

武神系統用標準星辰值,來總結出這些海盜們的綜合戰力!

這些海盜的大致實力,都在10—20標準星辰值之間。

唯有那個海盜船長綜合戰力達到了22標準星辰值。

至於那個軍師則是21標準星辰值。

標準星辰值大於18,綜合戰力就堪比一般的機甲戰尊了。

南天暗道一聲:這些海盜看起來不咋樣,沒有想到綜合戰力,這麼強大!一船數百人,綜合戰力,如此強大!

不過,南天也不懼這些海盜!

南天古武修爲與機甲修爲起來,完全可以在十招之內幹掉這個海盜船長與海盜軍師。

“你們都給我認真一點,在周圍看仔細一點。發現什麼情況,立馬報告!”

“我們要在天明之前,在這個孤島上面,佈置好防禦工事,以此來應對傑克那一夥人!”

海盜船長大吼道。

“是,船長!”

海盜們恭聲應命,再周圍展開了地毯式地搜查。

這樣一來,南天就暴露了!

“報告,船長!這裏有……”

一個海盜大喊道。

話還沒有說完。

南天已經一劍刺破了這個海盜的脖子。

“你是什麼人!”

海盜船長大喝一聲,渾身上下,光芒流轉。

十分強大的水屬性氣息,在海盜船長身上溢散開來。

南天心裏頭猜測着,或許這就是那些海盜們體內的海珠的功效!

“我是什麼人,你不需要知道!”

南天冷冷的迴應着。

南天驀然間,收回了流星寶劍!

南天從腰間抽出干將莫邪!

南天這一次,要試試干將莫邪兩柄神兵的威力!

“找死!給我圍殺他!”

海盜軍師獰笑一聲。

在軍師的命令下。

幾百名海盜,惡狠狠地將南天包圍了起來。

要是一個個地解決掉海盜,南天還真的需要費一些功夫。

畢竟,這些海盜單體實力都不錯。

擒賊先擒王!

南天本着這個原則,果然出擊,動作脫兔,快若閃電!

南天一手干將,一手莫邪,宛如殺神一樣,殺向海盜船長與海盜軍師。

“攔下他!”

海盜船長縱然是見慣了血雨腥風,也是頭一次見到南天如此神威蓋世,流星機甲本就不凡,披在身上,星光斑斕,又有兩柄神兵助陣。

干將莫邪兩柄神兵上面的殺氣,十分強大。

劍一出,連天道符籙都可以破裂開來!

何況,這些海盜。

一些擋在南天前面的海盜,在南天的神兵所處之處,全部被斬去了腦袋。

“該你們了!”

登堂級的游龍身法+凌波微步,速度瞬間爆發!

精怪登錄器 南天一下子閃現而出,出現在海盜船長與海盜軍師面前。

南天揮出干將莫邪,分別抵住了兩人的咽喉。

“都不要動!”

南天暴喝一聲! “好,好!我們不動,但是你也不要衝動呀!”

海盜軍師感受到了南天神兵的脅迫力。

海盜軍師不敢有輕舉妄動。

海盜船長雖然狂妄,但是,現在南天劍指着其咽喉,給了他很大的壓迫。

海盜船長頭上冷汗涔涔。

海盜船長也生怕,南天一怒,就把自己給結果掉了。

“弟兄們,你們都放下武器!”

海盜船長表示出了誠意。

南天微微點了點頭:“你們有誠意,我也不會無緣無故,幹掉你們。我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問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