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鹿撫子嗔道:「什麼意思,難道有我這樣的妻子會很失禮你嗎?咋好像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

朝她一副嗔怒的樣子,林岳乾笑道:「不是不願意,只是跟自己的老師發展成夫妻聽上去太驚悚了,我有點受不了。」

青鹿撫子聞言又咯咯地笑了兩聲,好一會兒才認真道:「我不跟你說笑了,其實在未來,我跟你只是遊戲里互加好友的朋友,偶爾下下副本什麼的。」

林岳驚訝道:「老師也有玩『境界ol』?」

青鹿撫子白了他一眼,道:「廢話,我要是不玩,現在怎麼可能是『神器持有者』?」說到這,她又頓了頓接著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神器持有者』在重生前,應該都是『境界ol』的玩家沒錯。」

林岳點頭道:「確是這樣。」

「哈!」青鹿撫子忽然打了個哈欠,伸了一個懶腰,重新把腦袋靠在林岳的肩頭上,輕輕的閉上美眸道:「我有點累,先睡了。」

「喂……」

林岳想阻止這個自把自為的女人,可是人家已經靠在哪裡,如果再推開好像不太好,只好苦笑地搖搖頭,然後安靜地任由她靠著。

不過正當林岳打算乖乖地當「靠枕」的時候,靠在哪裡的青鹿撫子忽然呢喃般的說了一句,「林岳同學,晚安。」

林岳哭笑不得,侃笑道:「晚安。」

翌日。

一縷陽光透過地下水道的縫隙投射下來,昨晚,負責下半夜的莫言他們過來換了班,林岳總算好好地休息一下。

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的青鹿撫子已經不見人影了,不過林岳卻依舊可以感覺到身上殘留著她的體香。

「一定是太累產生幻覺了。」

自嘲地笑了笑,林岳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站起來,正好這個時候,莫言朝他這邊走過來。

「早晨,土豪哥!」

「早晨。」

兩人打了招呼,接著一起去找賊娘子和和尚兩人匯合,青鹿撫子也在哪裡,碰面的時候,她還朝林岳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想起昨晚的「惡作劇」,林岳露出一個頭疼的表情。

「昨晚我們雖然沒有移動,不過那些npc的確沒有發現我們,看來,躲在這裡暫時是安全的。」剛剛巡邏回來的賊娘子說道。

「如果這樣,我們要一直躲在這裡等活動結束嗎?」和尚沉聲道。

「不……」林岳正想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時間,大家的神經繃緊起來,同時往下那聲音傳來的方向。

「噠噠……」

地下水道空間狹隘,腳步聲非常清晰地傳入林岳他們耳中,不一會兒,大家看到一群人朝這邊跑過來。

他們的數量約莫有十來人,頭上白色的名字說明他們的身份是玩家而不是npc,莫言見狀鬆了口氣,林岳卻依舊綳著神色道:「做好戰鬥準備。」

莫言聞言,才想起對方的身份跟自己一樣是神器持有者,而且數量比自己這邊多,萬一打起來,他們可是有生命的危險,於是連忙拿出武器。

系統:你獲得了增益狀態「活力圖騰」,生命值上限增加10%,持續300秒。

系統:你獲得了增益狀態「迅猛圖騰」,敏捷屬性增加10%,持續300秒。

兩道光芒落到大家的頭上,一個好像熊掌的圖標和一個好像狼爪的圖標浮現,林岳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青鹿撫子放下魔杖。

她微微一笑,道:「我的職業是輔助類,如果接下來需要戰鬥,只能給大家上buff和刷血。」

ps:春節假期結束了,祝各位書友新年進步,財源滾滾,開工大吉! 「老師……你……你開玩笑吧?」林岳震驚得差點咬到舌頭,尼瑪,這個女人瘋了嗎,居然說是我未來的老婆。

如果沒記錯,現在的青鹿撫子好像是25歲,而林岳呢?把今年算上頂天就18歲,兩人的年紀相差了足足7年。

15年後,林岳33歲,而青鹿撫子卻是40歲,儘管這個女人40歲的樣子應該還會很漂亮,不過林岳不覺得自己會娶一個年紀比自己大的女人。

退一步拋開兩人年齡的問題,林岳覺得自己跟她沒什麼交集的可能。

重生前,林岳對自己的評價說句不好聽就是一個社會廢青,屬於社會最底層的小人物。 鳳飛九天 而她呢?剛到漢陽中心任教的時候,聽人說好像是太陽國一個財團的千金,家世具體有多厲害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會很差。

總的來說,10年後的林岳跟10年後的青鹿撫子應該算是雲泥之別,林岳也不相信什麼童話故事,認為自己忽然走了什麼狗屎運娶到一名千金小姐,而且對象還是自己高中時期的班主任。

可是青鹿撫子現在一副很認真的模樣是怎麼回事?

林岳扶了扶額,心想該不會在另一個時空里,在未來的5年,突然像小說的主角開了什麼金手指,碰上什麼貴人,從此事業平步青雲,當上ceo,最後在某次上流社會的聚會上跟眼前的女人重逢,最後迎娶了昔日的美女班主任?

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這個可能,不過這樣也太扯了吧?想著想著,連林岳自己都有點鄙視自己。

青鹿撫子托著下巴,靜靜地看著林岳臉上充滿驚訝而又疑惑的表情變化,她好像覺得很有趣,忍不住咯咯地笑。

三國重生馬孟起 「老師……」

「叫我撫子!」

「好吧,撫子。」

林岳嘆了口氣,問道:「可以說一下,未來我跟你是怎樣重逢,又如何發展成……成夫妻關係。」

「你果然想知道。」

「算我求你了……」

挽了一下額前的一縷青絲,青鹿撫子才慢條斯理地道:「其實,我剛才只是開玩笑而已。」說罷,她眼神里露出一絲笑意,就好像惡作劇得逞一般。

林岳:「……」

看見林岳一副無語的表情,青鹿撫子終於綳不住自己的臉部表情,「撲哧」一聲笑道:「好啦,真的只是開玩笑,不過呀,我們在未來認識這句話倒是真的。」

林岳扶額道:「老師,請你以後不要開這種玩笑,會死人的。」

青鹿撫子嗔道:「什麼意思,難道有我這樣的妻子會很失禮你嗎?咋好像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

朝她一副嗔怒的樣子,林岳乾笑道:「不是不願意,只是跟自己的老師發展成夫妻聽上去太驚悚了,我有點受不了。」

青鹿撫子聞言又咯咯地笑了兩聲,好一會兒才認真道:「我不跟你說笑了,其實在未來,我跟你只是遊戲里互加好友的朋友,偶爾下下副本什麼的。」

林岳驚訝道:「老師也有玩『境界ol』?」

青鹿撫子白了他一眼,道:「廢話,我要是不玩,現在怎麼可能是『神器持有者』?」說到這,她又頓了頓接著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神器持有者』在重生前,應該都是『境界ol』的玩家沒錯。」

林岳點頭道:「確是這樣。」

「哈!」青鹿撫子忽然打了個哈欠,伸了一個懶腰,重新把腦袋靠在林岳的肩頭上,輕輕的閉上美眸道:「我有點累,先睡了。」

「喂……」

林岳想阻止這個自把自為的女人,可是人家已經靠在哪裡,如果再推開好像不太好,只好苦笑地搖搖頭,然後安靜地任由她靠著。

不過正當林岳打算乖乖地當「靠枕」的時候,靠在哪裡的青鹿撫子忽然呢喃般的說了一句,「林岳同學,晚安。」

林岳哭笑不得,侃笑道:「晚安。」

翌日。

一縷陽光透過地下水道的縫隙投射下來,昨晚,負責下半夜的莫言他們過來換了班,林岳總算好好地休息一下。

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的青鹿撫子已經不見人影了,不過林岳卻依舊可以感覺到身上殘留著她的體香。

「一定是太累產生幻覺了。」

自嘲地笑了笑,林岳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站起來,正好這個時候,莫言朝他這邊走過來。

「早晨,土豪哥!」

「早晨。」

兩人打了招呼,接著一起去找賊娘子和和尚兩人匯合,青鹿撫子也在哪裡,碰面的時候,她還朝林岳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想起昨晚的「惡作劇」,林岳露出一個頭疼的表情。

「昨晚我們雖然沒有移動,不過那些npc的確沒有發現我們,看來,躲在這裡暫時是安全的。」剛剛巡邏回來的賊娘子說道。

「如果這樣,我們要一直躲在這裡等活動結束嗎?」和尚沉聲道。

「不……」林岳正想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時間,大家的神經繃緊起來,同時往下那聲音傳來的方向。

「噠噠……」

地下水道空間狹隘,腳步聲非常清晰地傳入林岳他們耳中,不一會兒,大家看到一群人朝這邊跑過來。

他們的數量約莫有十來人,頭上白色的名字說明他們的身份是玩家而不是npc,莫言見狀鬆了口氣,林岳卻依舊綳著神色道:「做好戰鬥準備。」

莫言聞言,才想起對方的身份跟自己一樣是神器持有者,而且數量比自己這邊多,萬一打起來,他們可是有生命的危險,於是連忙拿出武器。

系統:你獲得了增益狀態「活力圖騰」,生命值上限增加10%,持續300秒。

系統:你獲得了增益狀態「迅猛圖騰」,敏捷屬性增加10%,持續300秒。

兩道光芒落到大家的頭上,一個好像熊掌的圖標和一個好像狼爪的圖標浮現,林岳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青鹿撫子放下魔杖。

她微微一笑,道:「我的職業是輔助類,如果接下來需要戰鬥,只能給大家上buff和刷血。」

ps:春節假期結束了,祝各位書友新年進步,財源滾滾,開工大吉! 對方一路直衝很快就來到林岳等人的面前,為首一名巨人玩家看上去十分面熟,赫然是之前跟「諾亞」發生衝突的那名大叔。

「朋友,請給我停下來,再靠前,我們就要動手了。」和尚左右兩手各持一把短斧,擋在前面喝道。

對方不知是敵是友,若可以的話,大家都不想跟他們接觸,除了和尚,包括林岳在內,大家都拿出了武器跟對方對峙。

以那名巨人大叔為首一行十幾人大概沒想到在陰暗的地下水道世界里會碰上別人,聽到和尚的喊聲當場也呆住了,不過很奇怪的是,他們不但沒有停下來,而且加速向前沖,似乎沒有理會的意思。

「混蛋,他們果然是想攻擊我們嗎?」

和尚咬牙徹齒地說著,正準備迎擊,沒想到這個時候,對方那名巨人大叔突然大吼道:「快跑,後面有npc!」

林岳表情一沉,瞬間知道他們為什麼神色如此慌張,果然,隨著兩邊人馬接近,在他們的身後可以看到一隊裝備精良的警衛隊,一個個頭頂頂著紅色的名字追上來。

「卧槽,給他們害死了,這樣下去,不是連我們躲藏的地點都暴露了嗎?」和尚看到那些警衛隊,瞬間爆粗。

「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快想想辦法,是戰還是逃?」賊娘子臉色陰沉道。

「警衛隊的數量好像很多,我們還是逃吧?」莫言擔心道。

「不,我們不能逃?」林岳忽然語氣冰冷說:「如果我們逃了,這些警衛隊一定會帶更多的人來追,到時候光明騎士團和暗黑教團的人一來,我們真的無處可逃了。」

「那麼土豪哥,你想怎麼做?」

總裁的抵債新娘:冰山不好惹 「殺掉進入地下水道的所有警衛隊,讓他們沒辦法通風報信。」

林岳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震驚不已,就在大家猶豫不定的時候,只有青鹿撫子掩嘴笑道:「我同意林……土豪哥的提議,只有殺掉他們,才能夠保證我們安全。」

看著越來越近的敵人,賊娘子抿著唇,問道:「土豪哥,你有什麼辦法?」

林岳笑道:「放心,辦法我早就想好,而且保證萬無一失。」

……

「快跑,後面有npc!」夜雪流連剛吼完這句話,頭立刻往後看,看見越追越近的警衛隊們,他的心不禁往下沉。

好不容易跑到地下水道藏著,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對方發現,還連累他人,難道老子真的要死在這種地方?

就在夜雪流連絕望不已的時候,前面那些被他連累的傢伙有人突然沖他大喊:「快,這邊走!」

看到那人指著旁邊一條分流的水道,夜雪流連也沒時間判斷對方的意圖,沖身後的大夥招呼一聲,然後往那人所指的水道跳下去。

等最後一個人跳入水道的時候,夜雪流連看到對方中另一個人族的玩家招呼出一隻好像「老鼠」的寵物,它「吱吱」地叫了兩聲,然後在那人的命令下沖了出去。

一世殄 正當夜雪流連疑惑不已的時候,外邊突然傳來一陣爆炸的巨響。

「轟隆隆……」

爆炸的威力大得幾乎讓整個地下水道坍塌,要不是他們事先躲到這裡,說不定還會被波及。直到外邊的震動持續了好一會兒,剛才召喚寵物的那個人族玩家突然冷聲道:「殺出去!」

「殺出去?」夜雪流連傻了眼,還來不及理解當中的意思,那名人族玩家的夥伴拿起武器真的沖了出去。

外面傳來一陣陣打鬥的聲音,好一會兒夜雪流連身邊有個夥伴問道:「夜雪大哥,我們要出去看一下嗎?」

夜雪流連想了想於是點頭道:「好,我們出去看看。」

結果,當夜雪流連等人走到外面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只見外邊好像發生了一場大爆炸一般,水道兩邊的牆壁被某種力量撕開,大量的石塊從水道頂頭落下,橫七豎八壓在哪裡。

之前追著他們的警衛隊超過半數人被這些重達數噸的石塊壓住,極少數還活著的警衛隊赫然已經殘血,被剛才的人族玩家以及他的同伴一起消滅掉。

情況突然逆轉,夜雪流連且驚且喜,直到對方那名人族玩家帶著他們的同伴走過來,夜雪流連才回過神道:「謝謝你們救了我們。」

……

林岳微微一笑,道:「我們只是自救而已,如果不殺那些警衛隊,我們躲藏的位置遲早暴露,那樣才是真的危險。」

夜雪流連聞言有些尷尬,剛才要不是他們帶著那些警衛隊往這邊沖,林岳他們也不會暴露,說起來還是自己連累了他們。

「好啦,我們不要在這裡說話,雖然警衛隊的人已經死光了,不過剛才的爆炸聲那麼大,很難保證地上的人不發現這裡,安全起見我們還是轉移一下躲藏的位置。」青鹿撫子說道。

林岳覺得很有道理,於是讓大家一起離開這裡,期間,夜雪流連還有他的同伴一起跟在後面。

林岳見此並沒有說話,不過半個小時后,當林岳找到新的躲藏點,便停下來說道:「你們不用跟著我們,因為剛才我們並沒有救你們的意思。」

「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我們跟著你們嗎?這個地下水道網那麼大,我們正巧碰在一起而已,別自以為是!」夜雪流連的同伴裡面,一名白精靈玩家很不爽說道。

夜雪流連見狀,連忙拉住那個激動的傢伙,然後對林岳致歉道:「很抱歉,是我兄弟激動了,事實上我們並非有意跟來的,只是……」

說到這,夜雪流連顯然有些猶豫,略微停頓了一下,才咬牙道:「事實上,我們這些人當中,有一個人必須保護起來,我看得出這位兄弟的實力很強,能夠幹掉那麼多的警衛隊,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忙。」

後面的一句話,夜雪流連明顯在跟林岳說,語氣中甚至帶著請求的味道。

「等等,你說有一個人必須保護起來是什麼意思?」莫言好奇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