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厲害,果然厲害。”一道笑聲傳來,十分的溫潤爾雅,四個姑娘擡頭看去,只見那人站在不遠的集裝箱改造房門前,一身黑衣,高挺的帶黑框眼鏡。

他見唐若肌膚如玉,那如畫兒般的面容卻沉沉如水的盯着自己,再次撫掌笑道:“a市過來的異能者果然厲害!”

潘曉萱這纔看清那人是誰。

這一刻,其他人也都知道了這個出手的冰系異能者是誰。

“郭雄啓?”

在場幾人都叫出了聲。

這個末世前就家喻戶曉的天王級人物,如今到了末世後上頭也沒有薄待他,讓他覺醒了強大的冰系異能,組建了名門團隊。

郭雄啓似乎很享受別人一見他就知道名字的感覺,擡起手給自己理了理衣領,看着唐若,揚起自己的臉,倨傲的說:“正是在下。”他自信滿滿、不可一世的站了許久,就等唐若也同樣驚歎的來一句,郭雄啓或者原來是你之類的話語……他認爲自己這樣的明星唐若肯定是認識的,但是看見唐若似乎一點都不認識自己、只待滿臉不耐煩的模樣,又負手笑道,“這位姑娘,很好,你這招欲拒還迎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唐若正在等他下一句解釋爲何要朝自己放異能呢,冷不丁就等到了這麼一句話。

頓時給噁心了。

好,好一個莫名其妙!

唐若轉首問潘曉萱:“遇到傻逼了?”

潘曉萱的表情也沒有好多少,無奈攤手:“我只是知道他名字看過他演的電影而已,我不知道他原來是腦袋有個坑的醫院病友啊。”

明星的通病嗎,自戀成這個模樣。

什麼叫你這招欲拒還迎……難爲他能想出這麼個詞語來!

如果白七在這裏,還不一刀就捅死他!

“噢。”唐若轉回首,呵呵笑了一聲,看着郭雄啓,“這位先生,很好,你的不吃藥就門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郭雄啓剛想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招牌式的郭氏微笑,就看見前面一道水簾被拉起。

那水簾以翻江倒海之勢席捲而來,直接變成洶涌的浪潮滾滾吞沒一切。

一筐種子走天下 這速度太快,快到來不及躲避。

這場面洶涌,洶涌到往旁邊移動了還是會被波及到。

所有人都心驚不已!!

但是……

“轟!”

水直衝而來,淹了剛纔前面一羣放異能的人!

郭雄啓連帶着幾個團隊的大佬們全都栽倒在地。

“你……”郭雄啓摸摸身上溼噠噠的衣服,不相信了啊!

“怎麼?”其他大佬也都錯愕了!

這是什麼情況!

自己居然一招被一個姑娘給打敗了!

郭雄啓臉上最是複雜難辨。

她真的不認識自己嗎?

如果認識自己怎麼可能還會打自己,自己可是十幾億少女心中的夢啊!

嫁給薄先生 對,這十幾億還包括華國以外的少女!

“不要放棄治療!”唐若冷冷地勾了下嘴角、微微擡起下巴,帶着傲慢的態度說。

比裝逼,每天都有白七這個學習對象可以參考的她,也是信手拈來的!

“記得要打晶核去換藥!”潘曉萱說。

後面的看官看着她們四人大搖大擺走掉的模樣,全都傻掉了。

原來a市的異能者都是這麼強大的?!

就連幾個團隊的隊長都打不過一個小姑娘。

看那個跟頭摔的,連親媽都要不認得了啊!

馮老闆也傻站了半天才追上四人。

他時不時的轉頭看看後面爬起來的郭雄啓,嘆了口氣低聲說:“唉,怎麼就遇上這這麼多人呢。”

潘曉萱說:“是他們活該,無緣無故上來自己找打的,沒打死是他們幸運。”

馮老闆嘀咕說:“那還不如打死了啊,各位小姐,你們是不知道,l市的異能者都記仇的很,他們每天打半天喪屍,然後半天都在這裏……只怕我們現在走不出去這個地府了。”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正說着,往上走的樓梯處已經到。

走出了這裏就是青天白日,不允許打架的範圍了。

可小人哪裏有這麼好纏的,四人才堪堪踏上一個臺階,後面就連帶着衝過來三十幾個人,大聲叫道:“你們都不要給我走,今天誰都別想走出這個門口!”

“還認真了啊!”潘曉萱說,“末世前的那些明星果然都是騙人的,原來現實中都是些無恥小人,現在纔看清他們的嘴臉呢。” “如果繼續胡攪蠻纏,那就打吧!”唐若說。

既然對方不客氣,四人也準備不客氣了,雖然外來是客,在l市基地他們人生地不熟的,但是怎麼也不允許別人欺負到自己頭上來呢!

剛剛這麼想着,還沒有做什麼,樓梯上涌下一片的人羣。

“嘿,地府啊,這裏寫着是地府呢。”

“l市這個街道名字真是太有特色了。”

“趕緊來瞧瞧地府長什麼樣子。”

“一道樓梯就通下地府了啊,孟婆呢,在哪裏?”

來人很多,聲音雜亂,一窩蜂的涌下來。

他們走了幾步看見自己基地的女神、如今執行長官的未婚妻,“呼啦”一下便圍了過來。一個個即熱情又恭敬地問道:

“咦,唐姐,你也在這裏啊。”

“女神,你也來地府一日遊啊。”

“唐姐,好巧啊。”

“女神,我帶了相機,我們能不能一起拍張照片?”

嘰嘰喳喳,紛紛攘攘,圍着唐若盡是客套之詞。

平時壓根沒什麼機會見到真人,見到也都直接被她未婚夫隔離開來了,如今難得,怎麼可以錯過!

唐若被圍得水泄不通,饒是她已經做好要當名人的準備,也被這一羣熱情的人羣弄的有些尷尬,她揮手打招呼道:“我們來這裏買東西呢,我們上去再說,這樣站在通道處會造成路阻的。”

這邊說着,那邊沒跑到的人羣還在叫喧:“那幾個臭婆娘,你們別跑,今天你們……”

這時,一羣人驟然到了眼前,一看,對方人這麼多,比自己等人多上不少,圍着那小姑娘在各種阿諛奉承。

吧嗒。

眼珠要掉出來。

發生什麼情況了,對方這麼快叫了幫手了?!

那,今天你們都得死……這句這麼吊炸天的話語還需要不需要吐出來?!

“傻愣着幹什麼,上啊!”郭雄啓與幾個大佬從後面追過來,也沒有往前面細看,手上的大片冰晶還有火球等異能飛射而出,疾如流星飛失,朝樓梯口的方方面面包圍而去。

a市出來的異能者他們還在聊天呢,地府中見老鄉正兩眼淚彎彎呢。

就看見流星雨一樣的異能散落過來,空中飄過來的還有幾個字:那幾個臭婆娘……

圍着唐若的異能者們愕然不已。

“這是再罵我們的女神吧?”

“好像是啊……”

“異能都飛過來了,這個命中,必須是啊!”

異能者們用自己的異能接下對方的招數之後,怒了!

你妹啊!你大爺啊!

知道不知道過門就是客啊!

你們家的領導迎接我們都還對我們恭恭敬敬呢!

過來地府遊一遊而已,我們基地的寶貝女神就要被你們罵了?!

數一數人數,才幾十個人,居然給我裝大爺,看我們不抽的你跪地求饒!

“你們說誰是臭婆娘呢?!”

“口德還有沒有了?!”

“這是我們基地的女神,你們居然罵她?!”

“我們執行長官的未來老婆,你們這羣賊眉鼠眼的人連看一看都覺得你們是在褻瀆!居然還罵人!”

a市的異能者不幹了啊!

l市的異能者各個熊樣還給我裝,給我嘚瑟!

打過喪屍潮的人是何等兇殘,打到你們哭爹喊娘沒商量啊。

於是,各自出手!異能紛紛擊射而出。

大家動真格了,表示必須給點顏色給他們看看!

場面瞬間失控,這個混亂戰役直接開始。

我打你來,你打我……

從地下一路綿延到地上。

沒過多久,這邊的戰況就升級了。

什麼,頂不住了?趕快去找幫手!

啊哈,你們找幫手,欺負我們a市無人是吧,我們有3600兄弟!我們也去找幫手。

“快來快來,地府打架的趕快來。”

“我們基地的女神被人欺負了,來地府門口找回場子了!”

“a市的,統統給我到地府來!”

幫手找幫手,隊友找隊友,老鄉找老鄉……

參加鬥毆的人數越來越多。

簡直停都停不下來。

潘曉萱在這裏跟在唐若身邊來來回回的躲異能:“這個怎麼回事啊,都變成基地大戰了!”

她們好像只是買了幾件衣服而已,居然變成這麼樣的浩瀚大戰了。

簡直太誇張了!

異能放出的聲音都掩蓋掉旁邊的人聲。

唐若沒有聽見也沒有回答,只專注的朝着l市異能者釋放水球。

l市過來的異能者不少,驚動的a市的一次性居民也不少。

有幾個異能者站在地方遠遠看着,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問旁邊的男人:“龍三哥,我們要不要過去……”他雖然沒有說明,卻做了一個砍殺的手勢出來。

旁邊的男人見刀疤男這麼說了,也做了個手勢說:“對啊,龍三哥,現在是個好機會,那個名白彥的男人不在,而且場面混亂無比,我們過去殺了那個女的,造成混亂中意外死去的模樣,不是更好?”

龍三哥很是沉穩,依舊站着看着前面的混戰,半響才道:“不行,你看那邊的人員,其實都沒有至對方於死地,且她身邊的人數衆多,她又異能不弱,我們進去朝她釋放異能很快會被發現,暴露掉我們的身份。”

“但是……如果現在不動手,那元主席交代的話……”

龍三哥道:“機會有的是,怎麼樣才能讓自己全身而退纔是我們需要考慮的。”

“既然都是打架,我也進去打打看,不能打那個女的,我們打l市的那個垃圾也好。”

說着,幾個人也跳進去打架了。

怎麼說都是l市的地盤,現在已經不是團隊之間的打鬥了,各團隊之間也都有大局觀,如今事關基地榮辱,各人利益自然要先放一邊。

因此,確確實實現在已經演變成基地與基地之間的較量了。

l市前所未有的異能者超過1萬人在這裏,然而,白七帶來的a市異能者凝聚力也非常不錯,不僅有異能者,軍方士兵聽聞後都過來本來想勸解,哪裏知道一開口,就被對方扔了個水球,再開口,被對方一把火燒了頭髮……

是個聖人也怒了!

不勸解了!

老子跟你拼了!

先婚後愛:厲少,你好壞! 死命打吧! 這個戰役從中午一直打到下午兩點。

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戰爭爲什麼就開始了,更多人則是莫名其妙的就進去打架了。

不過,都沒有關係,只要知道隊友是誰敵人是誰就好了!

連l市基地的執法人員過來調解緩和關係也被拉進戰場,打了一身的異能出去。

雖說打架,好歹知道輕重關係,人家的地盤,鬧出人命,那便上升到基地之間的內鬥了。

末世呢,外患已經讓人擔驚受怕,還來個內憂,智商成負數了吧!

白七在來l市之前,已經下過命令,不得在l市鬧出人命。

Www ●тt kān ●co

所以各大團長也是千交代萬交代!

羣魔亂舞,不瘋魔不成活……打的好不精彩。

打歸打,倒都是皮肉傷,沒有波及到一個人的性命。

切磋比試也是貴在提升自己的實力而已。

自然有l市人員一路奔走回軍方大院找領導幫忙的。

這時候的軍大院也正在開會。

會議正如火如荼,大家正商量最優化的路線呢,就看見士兵急忙過來朝着溫市長的耳邊低聲傾訴:l市的異能者與a市的異能者打起來了!

溫市長坐在主桌上,眼一眯,看了對面的白七一眼,站起來與拿士兵走到旁邊,低聲問道:“傷況如何?”

他對這個叫白彥的年輕人印象不錯,倒是不覺得他是故意帶着士兵過來l市搗亂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a市想以此來侵佔l市……他肯定也不會對白七客氣與手下留情!

那士兵道:“倒是沒有人員死亡,a市的異能者似乎都控制好異能的輕重,都沒有傷及我方要害。”

“這種小事情。”溫市長道:“如此切磋的話,那就隨他們去吧,只要沒有傷亡。”

平時基地打架,只要沒有傷亡,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的,切磋嘛,最多幾十個人一個團隊的打架頂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