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一個寶寶,那還容易帶。

先不說別的美人,單說唐桂花,她都會給羅陽生兩三個寶寶。

一個人帶兩三個寶寶,那不容易。

何況安玉瑩等美人也會生寶寶,那算起來,真的自己可以開一家幼兒園了。

屆時,羅陽就算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睡覺,都難以勝任艱辛的工作。

何況他也有一個小小的夢想,雖說不值一提,但也是人生的一個小目標,便是要安安靜靜的發展成為世界首富。

雖說有條件做世界首富,但也得去實施才可變成現實。

打拚世界,這是需要很多精力的。

是以,若要帶那麼多寶寶,又怎麼還有精力去創業呢?

這是讓人非常矛盾的事兒。

唯一之計,便是先穩住美人們,不讓她們有機會在短時間內便生一堆寶寶,那羅陽就可暫時避免做家庭主男了。

就這兩道坎,羅陽已難以逾越了。

現今見譚勝美髮脾氣了,羅陽經歷多了,對付這種場面很有心得。

他握著譚勝美的手,說道:「譚姐,我向天發誓,我心裡有你。」

聽了這話,譚勝美嘴角有了笑意。

「我不計較你以前跟誰好過,從明天開始,你就愛我一個。」譚勝美乘機要求道。

說出了口,其實她也挺緊張的。

她擔心羅陽說「那還是算了吧,我不愛你了」這種話語,畢竟一開口了,那就收不回去了。

每個黃花閨女都有自己的愛情幻想,希望在人生中遇到白馬王子,並且感情要只對她專一。

羅陽不止一次聽黃花閨女向他提出和譚勝美一樣的要求,他並不慌張。

正所謂見怪不怪了。

羅陽很想跟譚勝美坦白自己的想法,他現時沒法跟她結婚,不然,那會傷害別的美人。

可是若實話實說了,那又會傷譚勝美的心。

做人難,難做人。

不管怎樣做,羅陽覺得都是不很妥當。

有時候,在沒有辦法之際,先撒個謊緩解一下燃眉之急,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明日就是中秋節,大喜的日子,今晚又幫阮茵茵解決了一個大麻煩,算是雙喜臨頭。

羅陽不想說煞風景的話,便說道:「譚姐,聽我說。明天我給你一個大驚喜。」

這種轉移話題的做法,也算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放棄了。

這個時候,天界的命運已成定局,輕輕嘆口氣,拱手作揖道:「若無它事,末將告退。」

「哪吒回來了嗎?」哪吒、楊戩二仙乃是天界戰神中不可替代的兩個先鋒將軍,這時候丟了一個,玉皇大帝也很揪心。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哪吒去了哪兒,也正是楊戩擔心的問題:「不曾歸來,三界之中只有瑤池仙境、四海龍宮、兜率宮、紫霞宮、哀牢山、陰間聖城、深海之淵、九幽深淵、大雷音寺九處不曾探尋。」

玉皇大帝來回度步,大戰當前,先鋒將軍不知所蹤,天界中一時又無頂替仙家,如何能不揪心,與楊戩說:「再派人出去打探,有了消息立刻告訴我。」

哪吒去了哪裡,其實是很明顯的問題,楊戩索性說了出來:「陛下,哪吒性格衝動,必是找若木比斗去了,這時恐怕已是階下囚,不論在哀牢山或四海龍宮,我等都無能為力了。」

獨家星婚 嘆口氣,雖然早有猜測,可真被說出來還是不好受:「再去找找吧,這孩子鬼靈精,或許能有別的機遇。」

「末將遵命。」

楊戩當然不會放棄,哪吒是他的師弟,從武王伐紂到肉身成聖,四百年來二人共同進退,大小經歷幾百戰,情同手足,就算天界要隕落,也要歸在一處。

方才說到這裡,殿外又有差使來報:「陛下,一百二十妖王遣使前來,在戒魔關外候宣。」

「楊戩,替我引來,左右,召眾仙家上殿。」

戒魔關行宮大殿,一行軍巫師穩步行來,至殿下俯身叩拜:「涅槃火凰參見玉皇帝君陛下,臣受一百二十妖王重託前來,為若木反叛之事。」

從懷中掏出羊皮卷遞上去,玉皇大帝看了問道:「戒魔關城破,三界將有新規問世,於眾妖王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然信中所言,一百二十妖王自願入戒魔關助天界抵擋若木,卻是為何?」

他的疑惑,使者早已準備好答案:「若木尚在人間之時,便倚仗寶劍屠戮各方妖族,結仇甚深,他若登了九重天宮,十方妖王恐都要遭殃,這才要與天界結盟,共討此仙。」

玉皇大帝聽了龍顏大怒,將羊皮卷狠狠摔在使者跟前,罵道:「荒唐,若與爾等同流,何須若木前來,鴻鈞老祖醒來就要將我九天諸神打下九幽深淵。」

火凰也不懼怕,拱手作揖與玉帝說道:「玉皇帝君,三清已死,四御受伏,天界眾仙不過螢火之光,尚能威懾三界妖魔,卻擋不住若木一萬大軍。」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沒想到連一個小小一百二十妖王的使者也敢這麼跟三界之主說話。

但三界之主就是三界之主,這時候不能因為這些豬豬狗狗的動了火氣,回答火凰說道:「此事就不勞使者費心了,九天諸神該有此劫難,生死具是天命,若是怕死做了這勾結妖魔的事情,有何顏面執掌三界。」

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玉皇大帝還是這麼驕傲,火凰心裡好不痛快,諷刺他道:「玉皇帝君,你的顏面就是讓若木拿了九天諸神,押在斬妖台上嗎?」

一個小小的一百二十妖王使者,膽敢這般猖狂,如何能忍。

托塔天王祭出玲瓏寶塔,將他壓在下面,召來殿前司事,把火凰扔在大殿中央:「將這廝亂棍打出。」

早料到會是這個結果,站起來說止住上來的二仙:「慢,兩軍陣前不斬來使,天界諸神不會這個規矩還要在下來教你們吧?」

知道玉皇帝君大度,楊戩就搶先回答:「如此說來,一百二十妖王是要與九天諸神一戰,你是來送戰書的?」

這一問,讓火凰也愣了一下,要說與九天諸神一戰,結果恐怕也就是兩敗俱傷,這種事情吃力不討好,可不能幹。

好在火凰也是資深使者,見慣了各種場面,回答楊戩:「楊戩,你不必跟我摳字眼,眼下你們還是考慮怎麼對付若木吧。」

這個高傲的態度,讓九天諸神都不能忍。

但他們執掌三界,總不能跟這妖精慪氣。

眾仙家左右為難之時,楊戩怒吼道:「殿前司事何在,還不將這廝亂棍打出。」

火凰伸手抓住招呼過來的兩條棍子,將二司事連人帶棍一齊扔開,轉過身來質問玉皇帝君:「九天諸神莫不都是這般不懂規矩之輩?若是是了,在下死而無怨,若是不是,怕就打不得在下。」

楊戩三尖兩刃刀將他打倒在地,冷哼一聲回答:「兩軍陣前不斬來使,我又何曾說要斬殺了你,但你膽敢辱我九天諸神,不懲戒不足以揚天威。」

說完,一腳將他踢出殿外。

十餘殿前衛士用槍戟將他挑起來,抬到戒魔關城門處扔了出去。

火凰被扔出去后,太白金星向玉帝稟奏道:「玉皇帝君陛下,此番,一百二十妖王三百萬兵馬必定前去投靠若木,天界又多了一勁敵。」

見玉皇帝君在思考什麼,李天王回答道:「天界的敵人,是若木及其部下一萬兵將,這些烏合之眾不足為懼。」

他是三軍統帥,最清楚敵人的能力。

玉皇帝君同意他說的,也告訴九天諸神:「天界本也擋他不住,不過是戒魔關城破之後踏入九重天宮的孽障多了一些而已。」

「戒魔關乃是先天道人陸壓大聖所創,現今又有天界六十萬兵甲、四十萬仙家駐守,若木有何本領,能憑一萬妖兵攻破這高城厚牆?」問話的是闡教十二金仙之首廣成子,他方才雲遊歸來,不曾見到哀牢山一戰,對若木的本事也沒有多少了解。

玉皇大帝看了一眼楊戩,讓他來回答,他是殿上唯一一個近距離觀看過若木劍陣的人,最清楚若木的本領。

楊戩轉身面對廣成子,拱手作揖:「弟子稟告師伯,若木在哀牢山練成一萬柄仙劍,劍氣所至,先是敗了三位師祖,又將四御尊神收伏在封魂冢中,這一萬兵甲是他的舊部,從龍門山復活之後,曾有一使者來戒魔關,透頂通明,體如凈玉,七情六慾均已脫落。」 只一件,羅陽是性情中人。

講得更通俗點兒,便是有情有義的人。

對於羅陽而言,若要靠騙美人的感情來達到目的,除非是不用有一腿,單靠一張嘴就能成事,那還勉強可接受。

一旦要跟美人上床,然後才能成事。

這種情況,羅陽是無法利用完了美人之後把她拋棄。

俗話說:性格決定命運。

有什麼性格的人,就會做什麼樣的事。

羅陽的脾性決定了他的行事方式。

為了幫洪佳欣,羅陽願意做一些不是他喜歡做的事。

不過若果真跟花襲伊等美人有了一腿,那日後做事就得考慮她們的感受。

萬一花襲伊要殺谷家三姐妹,羅陽也不知該怎麼辦。

是以,在還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之前,羅陽都不會輕易採摘花襲伊等美人的黃花閨女身子的第一次。

不為別的,只是不想把局面弄得更複雜而已。

在還沒有佔有花襲伊等美人的黃花閨女嬌軀初次之前,羅陽做事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去做。

但世事就是那麼的好事多磨。

若不跟張靜等美人有特別深厚濃密的感情,想要輕易從她們的嘴裡打聽出想知道的答案,那比登天還難。

為了洪佳欣的事,羅陽腦袋也大了好幾圈。

現今谷家三姐妹又急著要把黃花閨女的身子獻給羅陽,這讓羅陽腦袋更大了。

不是他不想享受谷家三姐妹那青春活力四射的嬌軀,而是他實在感到壓力太大。

在羅陽思索時,忽然好像褲子有被往下扯的趨勢,不禁吃了一驚。

不用問,也知道是谷雪要扒掉羅陽的褲子了。

谷家三姐妹是真的等不下去了。

若非羅陽常常放她們鴿子,她們早就把黃花閨女身子的第一次獻給他了。

現今見羅陽又要放她們的鴿子,她們就氣不打一處來,想要使用霸王硬上功,強行佔有羅陽的身體。

羅陽大吃一驚,連忙死死的抓緊褲子,不讓谷雪扒下。

同時,羅陽輕輕啄了啄谷雪的紅唇,勸道:「雪妹老婆,別急,先聽我說一句,很快的。我都是你的老公了,你還怕我不給你?」

谷雪嬌嗔道:「噯,你放我們好多次鴿子了,這次不會再讓你得逞了。」

聞言,羅陽哭笑不得。

他的苦衷,谷雪無法理解。

說了也是浪費口水,倒不如不說。

谷家三姐妹算是在執行任務,就是要用美人計來牢牢的縛緊羅陽的心,讓他她們幹活。

或者說,讓羅陽全心全意為萬魂宗做事。

若是小事,以羅陽助人為樂的為人,他早就幫谷家三姐妹了。

可她們的事業太嚇人,羅陽都想敬而遠之。

一是要付出的代價太大。

二是羅陽現今實在沒有足夠的能力幫她們,不想耽誤她們的大計。

可谷家三姐妹是鐵了心要纏著羅陽。

估摸就算羅陽要殺她們,也趕不走她們了。

現今倒好了,又來了一個白蕙,這讓羅陽腦袋又大了幾圈。

在羅陽想著脫身之計時,谷雪以不停手的脫他的褲子。

谷湘還從後面摟緊羅陽的豹腰,不讓他亂動。

眼看谷家三姐妹就要得手了,羅陽只得放大招。

他的「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的絕招有點不起作用了,只得往前踏近半步。

須知白蕙就在羅陽前面。

在白蕙怔了怔時,羅陽便雙手摟緊了她的嬌軀。

白蕙身子猛地顫了顫,俏臉刷地紅到了耳根。

作為黃花閨女,白蕙自然會害羞。

畢竟她跟羅陽還不是很熟。

在白蕙就要嬌嗔時,羅陽先咬著她的耳朵輕語道:「白姐,聽我說,我一定會給她們的,別急。」

白蕙是谷家三姐妹的小姐。

換言之,只要白蕙點頭了,那谷家三姐妹就會停下來。

在跟白蕙耳語時,羅陽能感受到胸膛被兩團彈性的溫柔壓得酥酥的。

還道白蕙會同意羅陽的說法,不意她微微踮起腳尖,也咬著羅陽的耳朵說道:「她們已是你的老婆了,你想對她們怎樣都可以的。她們要給你,你接受就好了。有什麼好拖延的。」

聽了后,羅陽只有苦笑。

他心裡的苦有誰知?

不是他不想採摘谷家三姐妹那迷人的黃花閨女嬌軀,而是他還沒有下決心。

只因一旦佔有了她們的身子,那就相當於要為她們拋頭顱灑熱血,恐怕日後戰死的可能性頗大。

畢竟要跟八仙堂等大勢力斗戰,能活下來實屬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