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那裡小丘溝里蝴蝶很多,我們去看看有沒有靈蝶!」李紅苑現實多了,做事講究效率為先,見那邊沒有危險,馬上跑了過去。

夏鴻騰自己的歸藏空間比這裡漂亮多了,也沒太意欣賞景色,神識一掃李紅苑說的小丘溝,那裡蝴蝶雖多,但是根本沒有什麼像樣的靈蝶。

「咦,那邊有山莊!」夏鴻騰突然看向遠方神情有點詭異地道。

「哪裡有人家?早上起得急,我還沒吃早飯呢!」李紅苑看了一下都是普通的蝴蝶又跑了回來,正聽到夏鴻騰說看到人家,肚子里的小饞蟲頓時發作了!

「我請客,你跑腿!我也沒吃早飯!」夏鴻騰一出手就是一百兩金票。

李紅苑最近被掐了經濟來源,手上已經沒多少貨,雖然後來紫陽學院的那些老頭出面示好,她卻硬氣地沒回頭,見夏鴻騰很豪氣地拿出大票,她不介意跑次腿。

「卿姐,土豪請客,我們一起去……」

楊絮卿卻是過來詭異地搖搖頭,「這個早飯我沒本事買,要去你去吧!」

李紅苑這才抬頭望去,下一刻,她差點咬到舌頭,遠處是有青山綠水小橋人家,還有炊煙裊裊入雲,但是她娘的,居然是相當逼真的海市蜃樓。

「我錘你奶奶的肺……」

「呵呵,眼前之景雖然有些飄渺,但是據夜飛所說,這秘境的寶藏就在這些飄渺的詭庄之中。」夏鴻騰也沒想到一進來就遇到海市蜃樓,看來進秘境馬上同步燃燒氣運值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對對,夜飛說過,他就是捉到一隻奇蝶才進入虛幻境的,我們現在馬上分開找靈蝶吧!」楊絮卿此刻也無法淡定了,看見寶山沒本事進,叫她的小心肝如何淡定得了!

「來,專吃金子的土豪蝶,了解一下嗎?」夏鴻騰隨手捉出兩隻奇大的噬金魔蝶,要說蝴蝶的數量哪裡多,他的歸藏空間就有魔蝶軍團好不好?

「我靠,你這兩隻蝴蝶哪裡捉來的,居然比夜飛的虎鳳蝶王還要大!」李紅苑可是真見過夜飛手中蝴蝶的,眼前夏鴻騰拿出來的蝴蝶居然比他的蝴蝶還要大上一點,她瞬間被這種蝴蝶吸引了。

夏鴻騰想說,這種蝴蝶就叫大了?哥要是拿出一隻大如老鷹的蝴蝶,還不嚇瘋你?

好在鬼美人蝶靈性十足,能大能小,被夏鴻騰祭出來,不至於驚嚇到兩女。

「呵呵,此蝶喜歡吃金子,很好養的,你們要不要?」

「聽說聖后當前最喜歡養蝴蝶,你這品種,應該是在四寶聯盟的秘境捉來吧?」楊絮卿同樣是見多識廣的主,一下子道出了此蝶的來歷,「我要一隻!」

說著,自動在某天誓靈契的丫環條約中,自動再加了一年。

重生惡夫狠妻:窈窕毒女 「我也要一隻!」有這種蝶在,李紅苑也再看不上別的蝴蝶了,也學著楊絮卿的樣,默默地祭出天誓靈契丫環條約,在上面自動續加一年。

煉化奇蝶對三人來說,都是小事一樁,沒多久,三人的蝴蝶跟如夢令已經煉化在一起,玄光一閃,三人瞬間化蝶而飛,目標正是眼前飄渺的海市蜃樓…… 蝴蝶一靠近海市蜃樓夏鴻騰就感覺到一陣陣空間亂流撲面而來,其間還夾雜有各種絞殺罡風,還好蝶體只有巴掌大,要是一個人,絕對把你瞬間絞殺成肉泥。

鬼美人蝶對罡風氣息很敏感,它在歸藏空間也偶棲在七品風靈草葉間玩,對風流熟悉無比,避過一道風刃后,它直接奮起翩舞,追逐向那道風刃。

風刃就像是一道能劃破此次空間的飛劍,鬼美人蝶使出沾花絕技,如踩飛劍,直接踏風翩行,完成了一個教科書式的跨維穿虛動作。

後面那兩隻噬金魔蝶有樣學樣,它們常年棲息在歸藏空間風靈草間和悟道茶間,靈智和各種屬性異於常蝶,穿越這種維度根本沒有多大難度。

如夢宮某偏殿,一個超大鸞玉鏡上,忽悠玄光大閃,一個枯坐的白髮老媼如被玄光眩到眼,難得地睜開眼睛,但見她快速地玉指輕掐。

咦,這幾個小傢伙有趣,才一盞茶的時間居然就破虛成功,有趣,有趣!

她快速打出一串串手訣,就等用玉鏡查看三人行蹤……

與此同時,秘境中鬼美人蝶觸角一動,似感應到有人想偷窺它們,它轉發身用蝶語輕叫幾聲,隨後三蝶瞬間金翅發光,閃爍如晶。

下一息,白髮老媼詭異的發現,鸞玉鏡居然攝影不到此次入虛的三隻蝴蝶。

她不怒反喜,激動地叫出聲音:「這,這是生出靈智的噬魂魔蝶出世了嗎?我記得我這秘境沒養有此蝶呀?」

她難得打開幾十年沒打開過的大門,一溜煙地走向如夢宮現任宮主殿……

夏鴻騰根本不知道如夢宮此時已經熱鬧的炸開了窩,此時他和楊絮卿還有李紅苑三人化蝶成功地進入海市蜃樓空間后,就撞到兩批土著數百人在火拚。

兩方領頭戰將一人持劍一人握鉤,用的是遠古野蠻的戰技神通碰撞在一起,聲如刺解,玄光四射,打的難捨難分。

旁邊不時有箭羽飛過,卻都被另一個手持戰戟壓陣的人磕飛。

夏鴻騰瞬間看出這是一個上古時期的古戰場,他們超強的戰力,使用的正是《如夢令》加持的『如夢魂影』拼殺。

『如夢魂影』是遠古時期最流行、最原始、卻又最有效的肉搏戰技。

對靈龜師來說,魂影滅,則道法消。

所以,《如夢令》最正確的打開方式,除了玩眼瞳神通,就是神魂對戰神通。

三人對這種魂影大戰看得如痴如醉,受益良多,時不時撞出一道道罡風,說明大戰的猛烈程度,還好蝶翼如幻,完全不受影響。

死磕片刻后,兩方人馬最終誰也沒有奈何誰,放下狠話相約明天再戰。

李紅苑興奮地出聲道:「那個使劍的人劍技不錯,很合我的《如夢令》戰詞戰意,我要入他的夢學習『如夢魂影』劍技,先走了!」

「那我就入那個使吳鉤將軍的夢吧!」

楊絮卿看到那個騎戰馬使吳鉤戰技的人,同樣很心癢,走前略帶疑惑地看了夏鴻騰一眼,這傢伙難道知道此秘境的事?否則怎麼會為她倆量身定做出這兩首戰詞?

只有夏鴻騰有點懵,他賣給楊絮卿和李紅苑的兩首《如夢令》戰詞,還有自己的那兩首戰詞,皆出自殘圖。但是,為何在這個秘境中看到有人施出這些詞魂戰技的影子?

這個秘境對自己和兩女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福利,但是對殘圖來說,絕對屁也不是。

所以,這一切絕對不是巧合!

那麼,問題來了,如此意外相似,又不是傳說中的巧合,說明什麼問題?

「殘圖姐,我怎麼感覺這空間有點不對呀,你怎麼看?」

「叮咚,虛則實之,實則虛之,如夢如我,如我如來。這種秘境福利現象,很正常。」

「叮咚,宿主觸發一個功德對賭小任務,五天內參悟如夢慧眼,並用靈眼淘寶一次,獎勵十次『明師慧眼神斷』神通,失敗,扣除十萬點功德值。」

聽殘圖這麼一說,夏鴻騰算是瞬間明白了什麼叫相由心生,此處秘境跟別處不同的是,它觸發的幻相還跟遠古戰場人物有點掛鉤,看來這裡的境靈不容易啊,玩這麼高級。

有殘圖在,夏鴻騰自不會像楊絮卿和李紅苑一樣選擇入強者的夢學神通戰技,這種《如夢令》特有的絕技,雖然很逆天,但跟殘圖一比,就完全呵呵了。

此刻,看到附近沒有人後,夏鴻騰收回《如夢令》和鬼美人蝶,變回真身祭出狐門的那粒特大的妖眼。

此眼當初就被殘圖鑑定過,裡面暗含幾種煉眼的神通術,夏鴻騰一直為摘得《如夢令》后準備,此時正好學一波。

「殘圖姐,幫我提取妖眼神通,需要花多少功德?」

「叮咚,完善提取妖眼神通需要一千點功德,學習需要另外收費,宿主是否完善提取加學習?」

「確定!」

下一息,有如夢令的靈力加持,花了三千功德后,夏鴻騰的眼睛瞬間被開發出一雙金色的雙瞳,這種狀態叫慧眼。

再花五千功德,夏鴻騰的雙瞳瞬間切換成白色,這種狀態叫靈眼。

再花一萬功德,夏鴻騰把狐眼往額中一按,自己的雙瞳瞬間切換成宇宙藍,三眼合一,這種狀態叫看破虛妄之眼。

反正在殘圖這裡,你只要有條件有功德,她給你加功出道眼都行,只要你開心。

夏鴻騰拿出鏡子隨意切換狀態玩,不仔細看,眼睛還是眼睛,根本沒什麼變化。

「殘圖姐,我真學會慧眼、靈眼、虛妄眼神通了?」夏鴻騰激動不已,有點不相信地道。

「切,這種小神通有什麼可激動的!」殘圖泛了一個白眼。

「姐啊,對你來說,這是不屑一顧的小神通,對我可是大神通!」

「你這麼喜歡玩眼術神通?」殘圖像發現了什麼似的。

「必須的!」

「既然你這麼喜歡玩眼,再免費幫你解鎖個姿勢,教你一招眼神殺人的神通遊戲:你把狐眼扣回來,按在你的眼睛上,每次使用,燃燒一點魅力值,同時加持《如夢令》,再隨便加個笑容,眨一下眼睛,就能把異性電眩三息!看一眼同性,可以把同性電吐眩三息。」

殘圖說完后,似是想到某種畫面,她的冰清玉肌忽然就起了雞皮疙瘩!

夏鴻騰:(︶︿︶) 那邊,楊絮卿和李紅苑的噬金魔蝶化為點點金光后就消失不見,夏鴻騰知道她們已經玩入夢學習去了。

夏鴻騰沒再呆在此處,再次祭出《如夢令》化蝶,他指揮鬼美人蝶繞著秘境飛,看看有沒有好東西撿。

秘境很大,像是一個島嶼,飛過一圈后,夏鴻騰看到兩方勢力各安一方。

夏鴻騰發現他們很喜歡打架,明明約好明天干架,誰知由於幾個小孩跑到中間一處開闊平整的地方玩時,似觸發什麼禁忌,兩幫人馬又幹了起來。

當然,最後以大家全都打到力竭為結束。

夏鴻騰算是看出來了,在這個地方玩群毆,基本死不了人,這些遠古影魂人恢復能力超強……

等等!

夏鴻騰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殘圖給自己發任務,這些影魂人又經常打架,這一切都暗示著此處有不同尋常的東西。否則,千辛萬苦來到這裡,不可能就玩相由心生的真實幻相遊戲。

再結合如夢慧眼傳說,夏鴻騰一下子明白過來,此處寶貝很可能凡眼看不出來,要用到慧眼或者靈眼才能看到。

想到此處,夏鴻騰收回《如夢令》,跟鬼美人蝶分開后,重新變回人身。

然後雙眼泛白,直接祭出法訣,開啟雙瞳狀態……

「叮咚,友情提示,宿主開啟各種雙瞳神通,每天十息免費,超過按一息一千點功德收取!」

夏鴻騰聽得臉角一抽,這才是我認識的殘圖,沒毛病!

難怪這傢伙各種雙瞳神通很便宜地給你刷通關,還帶贈送。

慧眼屬於讀心術的一種,有一定機率打出靈眼屬性,現在對物不對人,夏鴻騰直接祭出了靈眼,反正都是統一價,至於看破虛妄之眼……殺雞焉用宰牛刀。

靈眼一開,眼前景物瞬間如普通夜視狀態切換成紅外狀態,各種原本看不出來的東西頃刻呈現眼前。

夏鴻騰一看,眼前那處很大很空曠的地上果然暗藏玄機,居然是一個高級隱形大陣。大陣裡面陣旗飄飛,一看顏色還分黃棕紅三種,就知道還有陣中陣!

玩過一次『太古仙乙級封魔陣』后,夏鴻騰如今對破陣拔旗很感興趣,更何況一看此陣威力,絕對不下『太古仙乙級封魔陣』。

他瞬間祭出專業破陣設備五行針和五行令,特別加持了一首熟悉的《破陣子》戰詞!

「千里茫茫若夢,雙眸粲粲如星。蜃上牛羊空許約,燭畔鬢雲有舊盟。莽蒼踏雪行。

赤手屠熊搏虎,金戈掃蕩鏖兵。草木殘生顱鑄鐵,蟲豸凝寒掌作冰。揮灑縛豪英。」

下一息,五行針、《五行令》、靈眼、《如夢令》,配合《破陣子》戰詞,齊齊激發出一首詭異的道則奇光。

沒幾息,隱形大陣被夏鴻騰用五行針和道則奇光,切斷渾石供應,被夏鴻騰一眼就看到陣基渾石所在,裡面居然擺放著十八塊渾石。

夏鴻騰五行之力一揮,瞬間就把渾石抓到手!

「叮咚,恭喜宿主得到十八顆八成新的上品渾石!」

夏鴻騰大喜……呀,不好!

他忽然想到開著靈眼是要付流量費的,馬上快速地打出手訣關閉靈眼狀態,反正現在

陣法已破,用不到靈眼了。

「叮咚,此次宿主開啟靈眼耗時二十一息,排除今天十息免費使用期,宿主共消費十一息,總扣除功德值一萬一千點!」

一萬一千點功德值,買十八顆八成新的上品渾石,和帶隱匿陣、迷蹤陣、絞殺陣功能的組合陣旗,虧不虧?

這種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遊戲,自然不虧!

夏鴻騰轉身就去收黃棕紅三種陣旗,此陣之大,佔地甚廣,光黃色的隱匿陣就有一百零八支,棕色迷蹤旗有八十一支,紅色絞殺陣旗有六十四支。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一套『太古仙甲級組合葬魂陣』,完善學習需要兩萬功德,是否確認?」

「功德就是用來花的,確認學習!」夏鴻騰豪爽地道,有過兩次利用陣法大規模殺敵的經歷后,夏鴻騰已經對高級陣法情有獨衷。

下一息,殘圖馬上把此陣的布置要領,和使用、激發要領,全部完善後打入夏鴻騰腦海。

學習好陣法后,夏鴻騰並沒有馬上離開這裡,上次『太古仙乙級封魔陣』布置在那裡,是為了防止裡面的無極老魔跑出來。現在這個更高一檔的『太古仙甲級組合葬魂陣』布置在此地,你說沒有特殊作用誰信?

夏鴻騰瞬間祭出五行令,利用五行之氣查看此處地下,片刻後果然有所發現。

在這個百米地下,有一個天然洞府,數百方圓,連通地下暗河。

詭異的是,洞府通道上,密集的分佈著許多類似黑石墨錠的東西,此物顏色有深有淺。

顏色特深的幾塊黑石墨錠旁邊,還長有一種奇草,此草數丈高,接近人體齊腰。

重生一品庶女 夏鴻騰順手帶出一顆拿在手上,殘圖果然瞬間有反應:「叮咚,發現一塊太古虛空獸魂妖血石,是否收集?」

「殘圖姐,太古虛空獸魂妖血石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

「叮咚,虛空獸是蟲妖的一種,平時生活在虛空夾縫中,大小如雞,它們能把普通虛空壁蛀出一個蟲洞來,太古時期,爆發過幾次此類的蟲潮,它們喜食各種生物的魂魄,非《如夢令》煉出靈眼看不見,戰技修到『如夢魂影』境不可匹敵。」

「我靠,原來此處古戰場,是人族跟虛空獸大戰的地方?那我把這陣旗收走,豈不是要壞了人族大計?」

「叮咚,憑萬年經驗,歷來虛空獸殺退的地方不會再出現虛空獸潮,這東西對自己同類魂血氣息比較排斥,更喜歡啃新的虛空壁玩,所以宿主不用有任何思想壓力。

另外,高級『虛空獸魂妖血石』,會變異出一種『虛空風刃草』,此草是時空龜的最愛,同時和『虛空獸魂妖血石』也是加持虛空帆的靈力來源之一。」

哇哦,發達了,果然是好東西!

下一刻,夏鴻騰運轉五行之力,直接把下面洞府中所有虛空獸魂妖血石』、『虛空風刃草』全都小心地往歸藏空間搬…… 這一波收穫讓夏鴻騰相當滿意,正想去別處轉轉,忽然心中隱隱感覺有點不對,你說地下那條通道是廢棄的蟲洞,為何盡頭卻是洞府的模樣?

自己撿到的東西,都是看似自然裸~露在通道表面的東西,其實人為痕迹太濃了,完全是你既然有實力找到這裡,就給你點好東西讓你高興地撿走。

這一切都像是掩飾什麼,仔細想想,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一想到這裡,夏鴻騰瞬間熱血沸騰,下一刻,五行之力繞身,夏鴻騰出現在地下洞府廢墟中。

辟邪辟瘴的變異夜明珠被夏鴻騰同步祭出來,但見此處洞府不大,簡單查看一番,此洞面積能同時容納萬人,但是洞璧甚是粗糙,完全是某高人隨意挖的。

夏鴻騰不死心地把免費的五行之力繼續朝地下滲透而去,十米以下,地下似是全變成虛空壁,五行之力到此為止。

倒是有一個蟲洞被夏鴻騰查到,此處被高人用控土術捲來泥土全堵實。

「燃燒吧,我的卡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