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潭水有治療陰魂的效果?

羅陽心下揣測。

想著,便又跳進水潭裡,暢遊了幾遍。

約莫5分鐘后,當羅陽站在岸邊時,發覺陰魂已痊癒了!

哈哈……

想殺老子,沒那麼容易!

哈哈……

羅陽大喜,禁不住仰天狂笑。

二十分鐘前,他還想著自己必死無疑。

死了連一句遺言也沒留下,心中悲傷得很。

此時卻已恢復了康健,心中的陰霾一掃而光,滿腔興奮,只想跟身邊的美人們分享。

羅陽便溜出了山水畫,回到現實。

與你共舞:溺寵第一妃 此時他才知唐桂花和安玉瑩的身子都挨了過來,貼著他的身體了。

原因很簡單,外面暴雷一個接一個,巨響震得房子都顫動了。

玻璃窗也像是害怕一樣,簌簌地響著。

風挾雨,雨借風勢。

狂風暴雨打在玻璃窗上,噼哩啪啦,便如有魔鬼在窗外拍打玻璃。

勁風吹過山谷,掠過樹林,穿過民宅。

呼呼……

那聲音好像鬼哭神嚎,聽來確實令人不安。

羅陽躺在安玉瑩和唐桂花之間。

原先,他進了山水畫,肉身自然難以知覺身邊的情況。

後來陰魂去找張靜,肉身更沒了感覺。

陰魂回來后,只顧著自救,也沒留意兩位村花的睡況。

當從山水畫出來,才知她們都挨了過來。

起先,兩位村花只是盡量將身子挨近羅陽,顯是想得到他的安撫。

那一聲聲從半空暴響的巨雷,莫說美人,就算是羅陽聽了都會輕輕地肉跳一下。

過了不到半分鐘,兩位村花各自將身子靠了過來。

她們分別摟住羅陽的一隻手,她們的臉面都分別移到了羅陽的肩膀上了,呼出的暖暖氣息呵在羅陽的脖子上。

酸酸的,酥酥的。

緊接著,她們便又將一條腿擱在羅陽的腿上,也算是平分了羅陽的腿。

至此,羅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們的嬌軀在輕顫。

每當屋外一聲雷響傳來,兩位村花的身子便會猛地顫一顫。

她們都沒有出聲,但她們的身體語言也告訴羅陽:她們想要得到安慰。

陰魂痊癒了,羅陽心情大好。

美人害怕,作為男子漢大丈夫,羅陽自然有責任好好地呵護她們。

呆萌配腹黑:歡喜小冤家 他先啄了一下安玉瑩的紅唇,然後轉頭啄了啄唐桂花的唇。

兩位村花都無聲地笑了。

不是羅陽胡說的。

她們的身子挨著他的身體,當她們笑時,嬌軀自然會微微震動。

這是其一。

其二便是她們在不笑時,呼出的氣息比較均勻。

只有在無聲地笑時,呼出的氣息才會陡地變濃,而且嘴也呵出暖流。

羅陽兩手分別拍了拍她們的臀,示意她們不用怕。

可是每當有新雷響時,她們還是會肉跳。

不過,不像先時那麼跳得厲害了。

南方的雷雨天氣,大抵從陽曆的四月下旬開始便有了,一直到十二月份,都還會有。

只是到了十一月份后,雷雨天氣會比較少。

九月十月,依然是雷雨天的多發期。

那種雷聲,風聲,雨聲混合在一起的吼叫,彷彿千軍萬馬殺過來,又如百鬼千魂在咆哮。

地處鄉村,聽來更加的令人心驚。

這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便是鄉下人更相信神鬼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

雷公,電母,雨神,土地公,山裡的妖怪等等,都潛藏在村民的思想深處。

平時,看不出村民有多迷信。

一旦出現了跟神鬼有關,或者可以跟神鬼有關的物事,村民的迷信思想便從腦子的最深處湧出來了。

幾千年流傳下來的風俗習慣,烙印在每個村民的腦皮層上。

就算是安玉瑩這種讀過大學的女青年,要她晚上一個人到山裡走一趟,她是不敢的。

並不是怕山裡有毒蛇什麼的,關鍵是心理在作祟,她會認為黑夜的深山裡會有不幹凈的東西。

現今這雷雨天氣,外面漆黑一團,只有各種可以任由發揮想象的聲響在橫流,偶爾劈下閃電,照亮四方,光亮透進房裡,猛地亮一下便又熄了。

伴隨而來的便是砰砰雷響破空而來,震得人的耳膜都快要穿了。

若是一般的小雷,倒也罷了。

有時候會出現超級閃電,像一條擁有無數分叉的河流,從九天直掛而下,詭異而瑰麗。

耀眼的光芒倏忽便滅了,爾後便是震耳欲聾的雷聲震碎虛空,俯懾眾生。

每每這種時候,就算是往日經常汪汪叫的家犬,都嚇得蜷縮成一堆,大氣不敢出,可知雷電的震懾力有多強。

作為男生,羅陽膽子自然大些。

他輪流輕啄兩位村花的紅唇,又用手輕撫她們的溫潤脊背,總算使她們略為鎮定下來了。 「秦兄你居然拉了一個仙級強者進入到你的護衛隊裡面了,是不是有點小材大用了,讓他來我的族裡,我讓他成為我們一族的大長大如何?」

蠻山看著后緣展示出來的實力打著商量詢問的說道

「第一戰將讓他來我們族中吧,我們族中可是有很多美女噢,他們最會服侍人了」

九尾異彩連連的看著后緣,用能夠將人骨頭都要酥化的聲音對著秦昊說道

秦昊聽見了九尾的聲音身體不由得顫抖了幾分,一直聽說九尾最強大的便是魅惑能力,秦昊這一次是真的感覺到了,臉都紅了起來,若不是識海裡面得九朵花,秦昊便陷入到了裡面

「哼!」

蠻山看見了九尾對著秦昊使用了魅惑能力頓時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非常不爽,看見了秦昊抵擋住了,鬆了一口氣看向秦昊的目光更加的凝重

當初蠻山一被九尾魅惑過但是一刻鐘都沒有堅持住任由擺布了,他可是知曉九尾魅惑的強大

「嗯哼!」

獵罪者 九尾看見了秦昊使用的魅惑失敗了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驚訝的看著秦昊多了幾分不相信,別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九尾卻是知曉,她這次魅惑的能力就算仙級二段,虎爺都不一定能夠承受的了

「好了,你們已不用詢問我了,只要后緣願意跟著你們去,我不會阻攔」

秦昊看著兩人誓不罷休的表情不由得苦笑的說道

「好」

蠻山聽見了秦昊的話頓時大聲的笑了起來非常的興奮,感覺自己獲勝了一樣,后緣願意跟著他了

「唉」

九尾聽見了秦昊的花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讓的秦昊心中多了幾分不忍,很快九朵花再次傳出了一道能量讓秦昊從九尾的魅惑之中走了出來

「九尾不用總是給我使用你的魅惑了吧」

秦昊看著九尾無奈的說道,若是敵人秦昊準備一劍斬殺了她,畢竟強者之間對戰,一個呼吸之間便能夠分出勝負,有一個能夠魅惑到自己的敵人終究非常的麻煩。

「還是你強」

九尾聽見了秦昊的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輕聲的說道,沒有在使用魅惑能力魅惑秦昊了。

「兄弟要不要來我的族中,只要你來到了我的族中,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給你」

蠻山對著后緣誠懇的說道,將他所有的東西放了出去,不相信后緣不會不答應

「哼,只要你來我們族中,我有的都可以給你,而且還給你十個美顏的女子服侍你,你要相信我們九尾一族的女子絕對讓你回味無窮」

「不需要,只要你們能夠戰勝我就可以了」

后緣聽見了兩人的話搖了搖頭,完全不在乎他們開出的條件,僵硬的對著兩人說道,顯然不願意多說話

「好」

蠻山聽見了這個聽見頓時興奮的叫了起來,他本來就是一個喜歡戰鬥的人,后緣這句話合了他的胃口,無論后緣去不去他的族中,只要兩人經常能夠戰鬥彼此強大就可以了

「無論你是否去我的族中,我交定你這個朋友了,天火領主座下蠻山」

蠻山對著后緣豪爽的說道,自保家門準備挑戰後緣

后緣聽見了蠻山的話冰冷的雙眸多了幾分情感點了點頭

「第一戰將座下護衛隊隊長后緣」

后緣同樣自報家門,沒有率先動手反而等蠻山先出手,生怕他率先動手了,蠻山沒有動手的可能 「有意思了,來了一個變態」

冷酷的青年看著秦昊抵擋了三百人的進攻,修為不是是天級巔峰境界冷笑的說道

「哼,進入之後我便滅了他」

三人裡面其中一個臉色陰沉的青年,此人正是當初救下了鐵木的鐵原子冰冷的說道

「看來有故事噢」

三人裡面長相最為陰柔,最像女人,甚至女人都要羨慕的青年冷笑說道,三人雖然結盟了,但是已在不斷的打壓對方,壓制對方的實力,不是真心結盟

「退回來」

三人看見了自己的人不斷被斬殺,不斷敗退臉色難看的喝道,畢竟三人之所以派人動手已是看虎爺一個人,既然他所在的區域的人來了沒有必要爭鬥了

「回來」

秦昊看著自己一方死傷不過數人,他的護衛隊一個人都沒有死去只是有人受了輕傷,對著戰鬥的人說道

「諾!」

眾人聽見了秦昊的話快速的退了回來,退回來的人一劍恭敬崇拜的看著秦昊,他們可是看見了秦昊一人之力輕鬆的擊退了對方三百人

「天火領主聽說你收了一名天級巔峰的人類作為你的第一戰將,不知道他敢不敢和我下面的第一戰將,戰鬥一番?」

鐵原子誠心噁心虎爺對著他冷笑的說道

虎爺聽見了鐵原子的花雖然很想答應下來滅一下鐵原子得威風,但是虎爺對秦昊這群人真的好,並沒有直接答應下來,而是看向了秦昊徵詢他的意見

對方三人看見了更加不屑的撇了撇嘴,連自己的下屬都叫不動還當什麼領主,他們又如何知曉虎爺真正高明的地方呢?

「好」

秦昊看見了虎爺看向了他,秦昊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袁泉你上去會一會他們,不要有任何的留情」

鐵原子聽見了秦昊的話冷笑的看著他,殺意盎然的對著袁泉冰冷的說道

五大三粗,身材壯碩的袁泉聽見了鐵原子的話點了點頭,就是站在那裡都能夠給人壓迫之力的袁泉走了出來,冷冷的看著秦昊戰意瀰漫

「殺雞焉用宰牛刀,你沒有資格讓我們第一戰將動手,作為第一戰將護衛隊隊長,我和你戰鬥」

秦昊準備出去應戰的時候,后緣率先踏了出去對著袁泉冰冷的喝道,最終看向了鐵原子冰冷的目光讓鐵原子非常的不爽

「既然對方送人頭給我們殺,你先殺了他,然後在殺對方第一戰將」

鐵原子冰冷的臉色很快平靜了下來,然後平靜的說道不悲不喜。

「殺」

袁泉二話不說率先發起了進攻,全力一擊殺向了后緣沒有任何的留手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