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忽然發現了一個細思極恐的事情,連普通凡人都有自愈能力。手臂被割裂出一個傷口后,只要不嚴重,就算不用醫治,過段時間后,也會自愈,然後結痂,直至完好如初。

如果真的是這樣,凡人身軀出現了傷口,自愈能力是誰指揮的?換句話說,是誰指揮那些細胞進行止血,結痂的?

就如同有人指使黑夜一般,以自身的帝血,來癒合歸墟漩渦。指使黑夜的人,是帝土生靈,還有這具身軀的意志?

那麼是不是代表,每個人的身軀中,對於自身內的那些細胞來說,是不是也是一個巨大的宇宙?

自己的丹田,照海,甚至臟腑,會不會也有無盡的征戰。也有大帝存在?也有無數的生靈想要打出來?

一如自己一心要成帝,只為了能夠從這片宇宙中打出去?

如果這一切的假設都成真的話,自己的體內,在未來有一天,會不會也會出現大帝?他們成帝的瞬間,自己會不會感應到?

還有,不止一個人告訴過自己,修鍊就是要不斷的挖掘身體潛能。這些潛能——是否就是開闢出世界,讓自身的世界中誕生大帝?他們不能出來,是不是因為那些細胞沒有了自己作為養分,也會被這個世界的陽光照射死?

洪錚環顧了一下太陽,喃喃自語:「我們賴以生存的太陽,對我自身的細胞來說,也是致命的。就如同域外金光對我們來說,被照射在身上,就會身殞?」

洪錚不敢想了,只感覺心中不寒而慄。

正愣神間,黑夜有些疲憊的聲音傳來:「你快退啊,這金光你承受不了的。」

洪錚冷哼一聲,道:「你死了,我怎麼辦?大家一起死算了。」

黑夜一愣,而後瞬間淚如雨下,道:「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快退啊,我能承受的,而你,則無法面對這些域外金光。」

洪錚嘴角溢出了鮮血,冷冷的看著黑夜:「不辭而別,真是胡鬧。若你死了,你們任何一人死了,對我來說都是痛苦!」

黑夜臉上出現了柔和的笑容:「有你這句話我就滿足了,你快退吧。」

陡然間,她嬌軀一陣的搖顫。只見那些纏繞在她身上的觸手一般的管狀物,猛然的蠕動起來。頓時,她體內的血液在被抽取,歸墟漩渦漸漸的縮小了一點。周圍有更多的管狀物在滋生出。

帝血,或者說大帝之子的血脈,對癒合歸墟漩渦,有種難以想象的作用。

但黑夜的面色卻是痛楚到了極致,面色蒼白如紙,沒有絲毫的血色。洪錚沖入了過去,一下子步入到了歸墟漩渦內。

那是金光的海洋,蔓延無盡遠,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蔓延而來。一進入到其中,洪錚只感覺全身都要融化了一般,渾身的鱗片全部的剝落了!

黑夜尖叫一聲:「啊,你快出去啊,你承受不了的。」

燕國傳奇之北朝情歌 「我能承受,我跟你們不一樣!」洪錚說道,雙臂也發出了微弱的金光,身軀內的經脈一陣的顫抖。而後,他向黑夜奔跑過去。一把將黑夜摟在了懷裡:「你才給我滾出去!」

黑夜淚打濕了眼眶,蒼白的臉上出現了溫柔的笑意:「洪蒙……」

「我真名洪錚。」洪錚說道。

黑夜道:「都一樣,只要你是你,我就滿足了。」

「誰叫你來的?」洪錚問道,隨後將纏繞在她身上的管狀物全部的扯開。那應該就是巨大生靈的經脈了,在汲取著黑夜的帝血,癒合著自己的傷勢。

「帝土中至高無上的存在,不能說出他的名字,否則會被感應到的。」黑夜說道。

「你出去。」洪錚說道,「我來癒合歸墟漩渦。」

黑夜倔強的搖搖頭:「歸墟漩渦越來越大的話,對你的計劃應該非常有利,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再說了,你癒合不了的。」

洪錚怒道:「那也不能看著你死啊,再說了,壁障已經碎裂了,歸墟漩渦不能持續擴大了。我也算是有私心吧,誰也不欠誰的。」

黑夜思索了一下,眼眸中再次出現了淚光,撲過去,一把抱住了洪錚:「洪錚,我好愛你,怎麼辦,為什麼你說的話,讓我心中戰慄?」

洪錚將她摟在懷中,溫柔的撫摸著她的秀髮:「你是女帝,應該要矜持。」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給你生孩子。」黑夜說道,「你說的話我好愛聽。」

「所以你現在滾出去好嗎?」洪錚說道,感覺到後背一陣的刺痛,那是被金光照耀在身上,幾乎快要碎裂了。

黑夜這才反應過來,驚異的問道:「這裡就算是神王也不能踏足,你為什麼能堅持這麼長時間?」

洪錚苦笑著說道:「我不知道,你出去吧,我能搞定!」

黑夜搖搖頭。

洪錚正色的說道:「黑夜,相信我,我一定能夠搞定,你出去,你現在根本堅持不了多久的。再不癒合,你在這金光之下,一定會被融化,而我沒事。」

黑夜仔細看著洪錚,發現洪錚肌體依舊在崩碎,與她的趨勢差不多。

「再耽誤下去,我也會被融化,不能耽誤了。」洪錚再次開口,而後猛然將所有的管狀物都纏繞在了自己的身上。

頓時,歸墟漩渦一陣的抖動,隨著洪錚血液的滾出,注入到那些筋脈中,歸墟漩渦居然在癒合!

「出去!」趁著歸墟漩渦抖動的瞬間,洪錚一隻手抓住了黑夜,猛然將她拋飛了出去,跌落在了無盡海上。

歸墟漩渦瞬間的閉合了,但洪錚的咆哮聲傳來,充滿了痛苦。黑夜轉過頭,只看到了一幅畫面,洪錚的血肉在分崩離析著。那些筋脈,在貪婪的汲取著洪錚的鮮血!

黑夜一驚,而後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尖叫聲:「不要,你回來!」

南國與東荒的人都愣住了。

那個騰蛇族的高手,真的成功了?

他居然能夠硬生生的扛住域外金光的照射,難道……他是大帝之子嗎?

南國的每個神王都在交流著:「螣蛇族可曾出現過大帝?」

「出現過,但然後就消失了,過程非常短暫。」有人回答。

「多摩太子很有可能就是返祖了大帝的大部分血脈!」有人猜測。 第七百零四章大秦國先祖

而東荒中亦是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則是非常的驚喜。

「他是東荒中人,我覺得他更多的乃是在為東荒考慮,要鎮壓歸墟漩渦,不讓壁障繼續破碎。」詹璇璣說道。

「此人也實在令人敬佩,那種域外金光,他都能夠承受。」說書人也在開口。

「此人的天賦,跟洪神候相當,血脈強度更是可怕。能癒合歸墟漩渦的,要麼是大帝,要麼是帝子。」

黑夜獃獃的看著虛空,歸墟漩渦閉合后,虛空恢復了平靜。歸墟漩渦像是徹底的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一般。

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歸墟漩渦都沒有再出現。黑夜一直站在無盡海的邊緣,看著虛空。從最開始的希望,到最後,已經漸漸的絕望。按照以往歸墟漩渦出現的情況來看,鎮壓只需要一個月。

黑夜還沒有忘記一個問題——那就是歷代以來,無論是大帝,還是帝子,凡是鎮壓了歸墟漩渦的人,最後都沒有再出現過!

要麼是自身被域外金光溶解,要麼找不到回來的路,然後迷失在了域外。

南國的那些神王顯然也知道,吩咐下去:「多摩太子鎮壓歸墟漩渦有功,將多摩神朝完全的划給他的部下,賞轉世血池三千口。他的直系部下是哪一族的,現在由誰在管理?」

而後便立刻有人去調查,沒一會兒結果就出來了。

「直系部下是人龍族,現在由野鶴王,黃金莽牛等人在管理。」

「嗯,好,將他的直系部下都升為王族吧,那些新生的南國小崽子,十來歲的,選取五十萬人,送入轉世血池中,化為人龍族修士。我們南國為什麼強大,就是因為賞罰分明。」

就連洪錚也沒有料到,自己去鎮壓歸墟漩渦,居然會引來這樣大的好處。

此刻,洪錚正在歸墟漩渦內,蜷縮成了一團。歸墟漩渦已經閉合,他所在的地方,相當於巨大生靈的孔竅中。他耳邊傳來了呼呼的聲音,那是血管在經脈中流動,如同雷鳴一般。

金光在閉合后,就變的微弱起來,他漸漸的適應了這金光。並且驚喜的發現,自己的軀體強度居然提升了一個大層次。他向前方看去,被一道厚厚的肉膜給擋住了,這應該就是巨大生靈的骨膜了。正是這骨膜,擋住了域外金光,不讓域外金光那麼濃烈。

洪錚緩緩的動了動,頓時感覺渾身一震的疼痛,幾乎要炸裂了一般。他看了看四周,發現這裡乃是經脈最複雜,也是最薄弱的地方,相當於人類生靈的左下腹附近,離肚臍眼很近。

他眼中忽然出現了奇異之色,若是東荒壁障徹底打開的時候,自己以無上法力,將這裡炸開,會不會讓歸墟漩渦再次出現,從而給南國重創?

想了想,他還是覺得不妥,畢竟這裡乃是魅魔族的地域,歸黑夜管。若是炸開了,帝土再次有人指使黑夜來癒合歸墟漩渦,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想了想,他決定換個地方。而後,他根據記憶中的方向,沿著一條經脈,向南國鵬聖關附近的方向走去。

這一走,就是整整三年!

以他的速度,橫渡了最起碼億萬里,但這一條小經脈,他還沒有走到底。第四年,他終於停了下來。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人!

沒錯,一個人形生靈,東荒萬族之一。

他幾乎快要快要腐朽了,被一層薄薄的膜包裹,域外金光對他已經產生不了傷害。他全身的生機波動都是趨於湮滅了。

但洪錚靠近的剎那,他還是睜開了眼睛,眸子中出現了亮光,可怕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升起!

「你是誰?」這是一個老者,老態龍鐘的,滿頭長發如同枯草一般,變的亂糟糟的。但是他卻身穿龍袍,有一股皇道浩然氣。在龍袍上,還綉有一個秦字,非常的古老。

「你是上古大秦國的人?」洪錚一愣,心中翻起了滔天大浪,他曾經聽贏昭說過,上古大秦國的先祖,曾經在一處虛空中衝擊帝位,但是被無殤之女洞悉了閉關地,最後引來南國大帝轟殺,而後慘死。

「是我,你怎麼知道的?」老者問道,聲音非常的沙啞,像是億萬年沒有開口過。

「我是東荒修士,我遇到過您的後人,贏昭,還有吃喝色賭四魔,還有大茶壺殷魔幽。」洪錚激動的說道。

老者一愣,冷峻的面龐上出現了一縷笑容:「他們都還好吧,那你又如何來到了此地?」

洪錚說道:「這裡相當於人類生靈肚臍眼的位置,最為的薄弱,對應鵬聖關附近。一旦爆發大戰,我想將這裡炸開,讓歸墟漩渦出現。」

老者一聽,眸光璀璨到了極致:「吾道不孤!」

洪錚驚喜的問道:「你也是這麼想的?」

老者點點頭:「你看四周。」

洪錚抬頭,看到四周已經出現了無數大陣,並且最起碼有三件帝器懸浮在那裡!這乃是帝器本體啊!

「當年大秦國的三件帝器,我全部帶了出來,只要爆發大戰,我一定會引爆帝器。我們活不了,南國也別想活。我在此地枯坐萬年,就是等那一天。」大秦國的先祖說道。

洪錚仔細的看著他,世人都傳言,贏皇殘暴凶戾,但沒想到居然也如此考慮大局。同時他心中也驚悚,三件帝器同時炸開,那得多麼大的威力?

絕對會炸出來巨大的歸墟漩渦。

本來按照他的打算,他以神塔引爆的,但是現在卻不需要了。

「前輩,你是怎麼尋到這裡的?還有,你對現在的宇宙了解嗎?」洪錚問道。

嬴皇說道:「一尊巨大而恐怖的生靈體內,這就是我們的宇宙。當年我被帝無殤,帝馱天圍殺。恰巧歸墟漩渦爆發,必死之下,我鑽到了歸墟漩渦中,一路前行,就來到了這裡。」

而後,二人交談許久,居然有了相見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覺。洪錚亦是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老者,老者非常的贊成:「這樣吧,我送你回南國,這裡我來搞定,我一個人就可以。」

「好。」洪錚點點頭。 第七百零五章回程

上古大秦國先祖嬴皇老態龍鍾,頭髮就如同枯草一般。嚴格來說,他與贏昭修的是同一法。根據傳說,亦是非常的好色,年輕的時候比贏昭還要可怕。但是在衝擊帝位失敗后,潛入到了此地,卻決心為東荒效力,讓洪錚很是敬佩。

「前輩,根據傳說,都說您……」洪錚開口問道,卻被嬴皇打斷。

「殘忍嗜殺,凶戾殘暴,荒淫無度是不是?」老者微微一笑,他眼中出現了緬懷之色。「當你親眼看到自己的家園被毀滅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如家園還在來的重要。我已經沒有家了……」

我已經沒有家了……

他的語氣非常的落寞與孤寂,伴隨著難以想象的不舍。他的面色隨後變的猙獰起來:「南國的那些崽子們,我宰定了!」

洪錚沉默了下去,不知道該說什麼。

「送你回去吧。」嬴皇右手一揮,直接從無盡的經脈中擊穿了一條道路,將洪錚送了出去。他跌落在了鵬聖關的天空上方。

他一出現,就發現此地爆發了大戰。

野鶴王,黃金獅子,白玉唐,王恆等人大肆進攻鵬聖關。鵬聖關三打關王,紫鵬王,藍鳶王,赤羽王正在迎擊眾人。但黃金獅子等人的力量太可怕了,在二人的身後,足有三十萬大軍,正在全力撲殺鵬聖關!

人龍族居然壯大到了十萬人,這只是其中一支大軍。

三大關王並沒有支撐多久,就被斬殺,鵬聖關被拿了下來。

白玉唐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道:「他消失四年了,也不知道還活著沒有。」

「一定還活著。」君無恙說道。

「白玉唐,近來可好?」幾人正在發獃間,洪錚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幾人一愣,而後爆發出了滔天的大笑聲。

獅子王奔襲過來,一掌拍在洪錚的肩膀上:「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

洪錚掃了一眼大軍,道:「四年了,人龍族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君無恙臉上出現了興奮之色:「嘿,你別說,已經兩百萬的大軍了,人龍族已經百萬人,非常的鼎盛,再有幾年,就能夠完全的衝擊王族了。」

洪錚臉上也出現了笑意,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黑夜呢?」洪錚問道。

「還在無盡海。」白玉唐說道,這幾年也從人龍族族長龍戰的口中聽到了洪錚與黑夜的事情,非常的震撼與支持。如果能將黑夜拉到東荒去,東荒等於就多了一尊女帝了!

洪錚身軀一轉,消失在了原地:「我去看看。」

他快速的奔往無盡海,白玉唐與君無恙在後面喊道:「加油啊,爭取推倒,生個帝子出來。」

洪錚有些無語,不多時便靠近了無盡海。

遠處,一道孤零零的身影正站在無盡海邊緣,獃獃的看著天空,一動不動。她身穿黑色長裙,海風吹在她的身上,將她髮絲吹的飄舞起來。她身材修長肌膚如玉,腰部盈盈一握,曲線非常好,就如同精靈一般。

洪錚忽然有些心疼起來,他緩緩走過去。

黑夜身軀一震,很明顯感應到了洪錚的氣息,她緩緩轉身,看向洪錚。眼中出現了難以置信之色,忽然笑了起來。但笑著笑著,又哭了起來。

伴隨著她的哭泣,整片的無盡海都翻起了滔天大浪。

「我就知道你沒死!」黑夜淺笑著,睫毛上還掛著淚珠,而後奔跑了過來,撲進了洪錚的懷中,緊緊的抱著洪錚的腰軀。

「我沒死,我回來了。」洪錚摟著她,嘴唇貼在黑夜的髮絲上,幽香撲鼻,很好聞。 攻心總裁局中妻 黑夜是個聰明的女人,她根本就沒有問洪錚去哪了,也沒有問他這四年都做了什麼。

只是靜靜的抱著洪錚,像是要融入到洪錚的身軀中一般。

黑夜喃喃自語:「洪錚,我想你,好想,每天都在想。」

「嗯,我也想你。」洪錚閉著眼睛,撫摸著她的秀髮。天際盡頭,白玉唐與君無恙隱藏在一處山脈中,贏昭在趴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