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許願輪盤則有心想事成的功效,他當即就用了,生成了一枚手環,他要送給許莜茜,畢竟她現在可是非常時期,隨時會遇到危險,這手環有他的許願,能夠保她三次平安。

至於特殊輪盤的功能,他昨晚想了想,還是留給了霍林溪,畢竟她如今也算是自己一個很重要的人。

小幽當然知道楊飛的想法,在霍林溪目瞪口呆之中,小幽隨手一揮,就有輪盤出現在了眼前。

上面有三個格子,一是製造,二是修復,三是強化。

「你們,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林溪,隨後再和你解釋,你先拿出你的武器。」楊飛說道。

霍林溪雖然吃驚,但還是照做了,那是一枚毒針,楊飛想了一下,應該霍林溪的武器也有分合的屬性。而這應該就是主兵器。

他接了過來,選擇了強化,瞬間便有一條火焰憑空出現,漸漸的將這根毒針化為了液體。

楊飛現在要做的,就是給這枚毒針附加其它技能。風花雪月依次被他用靈識打進了火焰中。

這也是挺耗靈識的,再加上他還需要承受強化所帶來的靈識消耗,這剛剛將四個異能全部打進去,他的靈識就直接觸達底線。

而他還有一個異能沒有附加進去,那是風破!這是他的保命能力,而只要把它附加進去,毒針必會蛻變到難以想像的層次。

霍林溪看到楊飛臉色僵硬著,她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雖然不懂楊飛在做什麼,卻還是認識那輪盤上的幾個字的。

「你沒事吧?」霍林溪著急的問道。

楊飛此時已是說不出話來,而回答她的正是小幽。

「我主人他沒事,你就放心吧!」小幽說道。

「主人?你不是他妹妹嗎?」霍林溪又有點蒙了。

只是沒有人再回答她這個問題。

楊飛此時已瀕臨隨時昏迷的危險,他正在用靈識抽取他身上的所有力氣。

集中於一點,爆發!

「風……破!」

這是楊飛最後的低吼,他在昏迷的那一刻已成功的將風破打入了火焰中。

毒針直接成型,然而霍林溪根本看都沒看,直接就奔向了昏倒在地上的楊飛身邊。

「你醒醒!你怎麼了……」

楊飛終於是醒了過來,小幽睡在另一張床上,而霍林溪就坐在自己的床邊。

「這就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嗎?」

霍林溪噗嗤一聲就笑了,說道:「喜歡!」

「那就好,我幫你把武器改造了一下,你以後能夠多一個保命的手段。我並不能常在你身邊,所以這是我應該為你做的。」

「嗯,我知道。」

然而正當楊飛還準備說些煸情的話時,就聽到小幽這丫頭又在旁邊搗亂了。

「你們倆個肉麻不肉麻,我還是未成年人呢!」小幽不屑的說道。

霍林溪有點臉紅,而楊飛直接就瞪了小幽一眼,叫你總搶鏡頭。

「你都十八了!」

「那也是未成年人!」

……

霍林溪看著這活寶一樣的兄妹倆,手中握著的正是那枚被楊飛改造過的毒針。

她清楚的知道,毒針被改造過以後簡直就是脫胎換骨,毒針一發,便能對敵人造成諸多的影響,這是她以前的武器中沒有的。

尤其是那最後一招風破,更是集合分合武器的大成者,可以這麼說,此時的霍林溪可以藉助風破發揮出這毒針的全部威力。

「我要給它取個名子!」霍林溪拿著毒針說道。

「叫什麼?」

「就叫飛針,正好有你名子中的一個字,也對應了它現在所擁有的全部能力!」 王小闖性格耿直單純,想不到那麼多。 我的右眼變異了 對他來說,人家問了,儘管回答就是了。

他點點頭,「對,我是王小闖,別人都叫我闖王,咋的了?你誰呀!」

書生相的大男孩立刻露出笑容,一臉興奮的叫道:「哎呀,沒想到能在這遇見你。闖王,你是我的偶像啊,在你沒加入四方之前,我就知道你了,就是一直沒機會接觸。」

王小闖皺了皺眉,表示自己的疑惑,但同時,上揚的嘴角證明他此刻心裡也挺爽的,沒想到自己還有小粉絲,而且還能認出來。不過,他馬上又想到一個問題,開口問道:「你見過我么?你咋知道我是闖王?」

那男孩笑笑,抬手指了指他的脖子,「紋身,誰不知道你的這個紋身。」

「哦!!」王小闖點點頭,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這回他算是相信了。「不是,我問你好幾遍了,你是誰啊?」

男孩尷尬的笑了笑,雙手輕輕捏著褲子,顯得有點緊張,輕聲回道:「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高尚。」

「哦哦。」面對自己的小粉絲,王小闖還是表現的比較平易近人,點點頭,生裝硬套的聊了起來,「高尚?這個名字挺好聽的,你是幹什麼的啊?不上學么?」

高尚有些羞澀的撓撓頭,「不上了…休學了。」

「哦!」王小闖立刻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沒事,學習不好算什麼,學習好了不一定有出息。」

「那啥,闖哥,我不是學習不好。」高尚為自己解釋了一句,「我學習挺好的,奧數都是全校第一,就是…家裡沒錢。你也知道,榕崗這地方窮的像什麼似的,除了在外面混的,要不哪有幾個有錢的。」

聽了這話,王小闖眼中一亮,好像撿到寶似的,問道:「你學習很好?也就是說你很聰明咯?」

高尚謙虛的笑笑,「還行吧,還行吧。」

「走,咱倆找個地方坐坐。」說完,王小闖不由分說,拉上他就往外走。

……

半個小時之後,王小闖拉著高尚打車來到了渤原路,還特意找了家星巴克坐進去。

「闖哥,找我到底啥事啊?」高尚怯懦的問了一句。

王小闖沖他笑了笑,輕聲說:「是這樣啊,你不是挺聰明么,我給你說件事,你幫我分析分析。」

「哦!」高尚點點頭,馬上露出笑臉,「沒問題啊,闖哥你說吧。」

於是,王小闖把自己到榕崗來的前因後果講了一遍。包括他跟張耀揚一起進攻榕崗,並且存在競爭關係。

當然了,王小闖也不是傻子,這其中有些能說的說了,有些不能說的全都沒說,只是講了一些比較簡單的情況,幾句話就搞定。

「我覺得吧,跟我那個叫張耀揚的兄弟比起來,我沒什麼優勢。那你覺得,我該怎麼做,才能在保證拿下榕崗的前提下,在最後的競爭中勝出,成為榕崗掌門。」

王小闖雖然不太動腦子,但是邏輯思維還是很清楚,說話的條理清晰。

高尚在聽的過程中就不斷點頭,沉默片刻后笑了笑,「闖哥,我覺得這事很簡單,只是你沒想通而已。」

「哦?」聽了這話,王小闖雙眼放光,「你快說說。」

權力、地位、金錢,恐怕沒人不愛。雖然王小闖在這之前都沒有明顯表現出自己對榕崗掌門這個位置的嚮往,至少沒有張耀揚表現的那麼強烈,但是,他心底肯定也希望是自己能坐到那個位置。

給張北羽臉上增光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也是為了自己。誰不想往上爬呢。

高尚舒了口氣,神情專註的說:「闖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和那個張耀揚在榕崗受挫之後會怎麼樣?你覺得北哥真的會坐視不理,讓你們倆灰溜溜的回渤原路么?」

王小闖低下頭,握拳抵在嘴邊,反覆想著他的這句話。

高尚繼續道:「我想…應該不會吧。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北哥肯定會親自帶人到榕崗來。說實話,榕崗拿得出手的就一個瘋克,再牛B也敵不過你們四方。所以我認為!榕崗是一定會拿下來的。」

這番話讓王小闖瞬間起了精神,他抬手打了個響指,眼中直放精光,「對呀!我之前怎麼就沒想到!北哥當初也就是隨便說說,怎麼會真的不管我們啊!」

「嘿嘿,那就對了唄。」高尚笑了笑,「你想啊,如果你們真的敗在了榕崗,那整個四方的臉上都無光,北哥怎麼會讓這種事發生呢。」

「嗯嗯嗯,對對對!」王小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以及對高尚的欣賞,向他投去讚賞的目光,連連點頭,「那你繼續說,我怎麼能壓住張耀揚?」

高尚想了一下,回道:「闖哥,我覺得吧,首先你有個天然的優勢,你是北哥的直系,張耀揚不是,基於這一點,你只要儘力發揮,打出自己的名聲就行了。你想想,到時候北哥來了,一打聽之後發現,你的名聲比張耀揚大多了,他當然會讓你做掌門。」

「你說的名聲…是指什麼?」

「很簡單啊,從明天開始,你挑戰榕崗所有勢力,一個一個打過來,名聲自然就大起來了!」

王小闖一聽,還真覺得高尚說的有道理,不過他還是有點顧忌,又問了一句:「可是我這樣做的話,等於樹敵太多了,會不會影響整個形勢啊?」

高尚微微一笑,「闖哥你忘了?我剛才不是說了么,到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北哥親自來榕崗,所以根本不用擔心什麼大局,你只要儘力打出自己的名聲就行。」

王小闖又想了一會,最終一拍大腿,大聲道:「好!就按你說的辦!哎呀,今天遇見你真是緣分啊。」

高尚嘿嘿的低聲笑了笑,「闖哥,我可崇拜你了,能幫上你的忙,是我的榮幸。」

「嗯,不錯!」王小闖看了看他,說道:「這樣吧,你現在不是已經休學了么?乾脆跟著我吧!怎麼樣。」

高尚愣了一下,馬上露出吃驚的表情,說話都有點結巴,「真…真的么?」

「當然咯!」說著,王小闖起身把他拉起來,「走著,先帶你認識認識別的兄弟。」

「好!闖哥,以後鞍前馬後隨你使喚,我一定盡全力幫你!」高尚一臉的神聖。

王小闖大笑幾聲,轉身向店外走。他並沒有發現,在自己轉身的一瞬間,高尚露出一絲難以捉摸的笑容。 「太肉麻了!」小幽趕緊捂住了耳朵,她都想用手機錄下來再給楊飛聽一聽。

「睡你的吧!」楊飛狠狠一瞪,他從來就知道小幽是個電燈泡。

「嗯,你們隨意,我就當什麼也沒有看見。」小幽說著,還真的就躺了下來,把臉朝向了牆。

霍林溪直接就輕打了楊飛一下,她的臉更紅了,估計是小幽的話又讓她想起了昨天和楊飛纏綿的那一幕。

楊飛知道小幽其實也困了,而自己也困,所以他便對對霍林溪說道:「要不我們睡會再去找屠吧,反正他被我們的人盯著也跑不了!」

然而這剛剛說完這句話,他就覺得自己又說錯話了,霍林溪會不會覺得自己想占她便宜呢?

果然,霍林溪朝她翻了個白眼。

「我的意思是說我再睡會!」楊飛趕緊解釋道。

信仰精靈牧師 霍林溪點點頭,道:「睡吧!」

楊飛不知道的是,在他睡著了以後,霍林溪也躺在了他的身邊,他倆的手正交叉的握在了一起。

她也呆不了幾天,而下次再見面的時候,不知道就什麼時候了,所以她要珍惜和楊飛在一起的時光。

她害羞,所以也只能趁楊飛睡著的時候偷偷的吻向了他,謝謝他為自己做的一切。

這一睡就又到了快一點了,楊飛迷迷糊糊的醒來,看了看身邊睡熟了的霍林溪,他抱住了她。

而他這一抱,卻是把霍林溪給驚醒了。

彼此看了看,誰也沒有說話!

「別鬧,你妹妹還在呢。」

「沒事,她睡著了。」

……

下午四點的時候,楊飛才叫小幽醒來,想想這一天,正事還沒開始辦呢。

而小幽醒來的第一句話就讓楊飛又氣又笑,霍林溪更是覺得無地自容。

「你們完了嗎?」小幽揉揉眼說道。

「完了,走吧!」

霍林溪直接瞪向了楊飛,這不是讓她更害羞嗎?她都覺得沒臉見人了。

又磨了一會,等小幽完全清醒了,這才去找屠。

屠的酒店其實離這裡並不遠,而當楊飛三人直接闖進去的時候,屠只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只看到了霍林溪,屠就知道這次算是栽了,再加上一個楊飛,這算是流年不利嗎?

而霍林溪一看到屠,馬上就變的怒氣沖沖的。

「你還跑?我整整找了你一個星期,看你往哪跑!」霍林溪喝道。

「你們……」屠說了一聲,當即就擺出了一個冤枉的姿勢。

「我們怎麼?你敢做不敢負責,你說我該不該找你!」

「我說霍大小姐,我是真被冤枉的!」

「冤枉?那我就給你好好說說,蘇婷你認識吧,她跟了你一天,你就把她給甩了!白小晴你也認識吧,她挺了個大肚子,你居然說孩子不是你的!等等,等等!」霍林溪數落道。

楊飛一聽,這屠就是渣男呀,估計霍林溪說的等等兩個字中包含的女孩最起碼超過十位之數。連小幽都來了精神,她最喜歡這種八卦了。

「我說大小姐,我根本就不愛她們!」

「那你為什麼招惹她們呢?敢做不敢認是嗎?」

「我……」屠瞬間就啞口無言。

「別以為你躲到天寧就沒事了,我可告訴你,那些女孩正在我家裡呢,是男人的話就跟我回去!」霍林溪怒斥道。

「我也想回呢,可是他不讓我走!」屠說道,直接就看向了楊飛,這是要把禍水引向楊飛。

「他?楊飛?」霍林溪疑惑的看向了楊飛問道。

楊飛一看這架式,這是要把自己拉下水嗎?正要向霍林溪解釋呢,就聽到屠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