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自己都還沒有確定。

目前似乎並沒有雙異能者出現,而空間異能者更是不曾有。

葉輕歡還未明確自己這異能是什麼,也還不能完全掌控,她也就沒有跟任何人說。

對此,風玫表示,葉輕歡完全是身揣女主裝備,卻沒那個女主命,在金手指還未完全開出來的時候就被幹掉了。

而這兩個裝備,都是深得她心的。

空間和水源,簡直就是在這末世生存的完美配備。

雖然她有系統空間,但是那個二傻子不允許她裝任務世界里的東西進去。

現在,空間我有,天下皆可走。

只是,空間不大,風玫挑挑揀揀,裝了些必備品。

當然,所有的食品她都裝了。

雖然她不需要,可是她可是要養娃的人,日後找到葉輕塵了,總要她養著,四處找物資多麻煩,現在遇到了不順手牽走的是傻子。

外面下著雨,天也漸暗,收拾好一切之後,風玫便打算直接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再出發去南方基地。

點上蠟燭,直接在地上鋪上被子,躺在上面,對比這三日不停地拖著葉輕歡半死不活的身體與喪失干架的日子,簡直是人生一大享受。

風玫躺了一會,想到之前那個喪失腦袋裡出現的菱形晶狀體。

隨著異能者出現,喪屍也開始變強,人們將最初出現的喪屍叫做初級喪屍,異能者出現后變強的叫做一級喪失,最近又出現了這種腦袋裡有菱形晶狀體的二級喪屍。

異能者逐漸變多,變強大,而喪屍同樣也在不停地進化,變得更加強大。

而有異能者發現,二級喪屍腦袋裡的菱形晶狀體里含有能量,這種能量能被異能者吸收,以量變達到質變的話,能提升異能者的等級。

只是,二級喪屍現在極為稀少,而且很難對付,需要好幾個異能者聯手才有可能殺死一個二級異能者……

風玫看著手中被稱作晶核的菱形晶狀體,看著確實好看,但是吸收的話……乾坤聽書網

風玫嘗試了一下——她吸收不了。

是了,她現在算不得人類,也不能算是純粹的異能者了。

她得慶幸,水異能與空間異能還能用,不然她估計要哭死了。

對於提升實力什麼的,風玫並不熱衷,所以吸收不了晶核的能量,她也不失望,直接將晶核收起來打算休息。

睡意朦朧中,一聲巨響驚醒了她。

哐當——

響聲繼續。

風玫揉了揉眼睛,看向不停晃動的卷門。

這動靜,明顯不是喪屍造成的。

蠟燭已經燃燒的只剩下尾端了,風玫又換上新的,才往卷門走去。

「老大,這門好像是被從裡面鎖著的。」

有聲音傳進來。

風玫挑了挑眉頭,停了步伐。

末世之後,人心叵測,遇到人就等於遇到了麻煩。

她討厭麻煩。

她只想安安靜靜地去找到她的便宜弟弟,然後呵護幼苗成長。

想著,她又慢吞吞地躺回了被窩裡。

外面的人還在跟卷門較勁,聲音不小,很快就引來了喪屍。

聽到外面的打鬥聲,風玫翻了個身,嘴裡咕噥著吐出兩個字來——「智障」。 如果這艘神舟大艦和自己的至天神雷塔一下碰撞,恐怕至天神雷塔瞬間就要被撞碎,成為碎片。

魂級法寶!

在空級法寶之上就是魂級法寶,每一種法寶,都對應著一種境界。

「上古時期,就算是點燃了神火的神靈都有很多,四大皇朝也是那個時候誕生的,許多古皇都是實力逆天的存在,抬手之間,鎮壓整個宇宙,三千大聖地,十二萬六千三十個宇宙沒有敢不臣服的。」葉修看著那神舟大艦,心中卻是有了這樣一個想法。

傳說在不朽大聖地之中,就有一個至高神器,號稱是不朽之舟!

「不朽大聖地的人,你們也敢來招惹我們?雖然你們強大,但是我們的王已經誕生,只等六道出現,立刻就能成就神靈,縱然是不朽聖皇重生,又如何能夠阻止我們?」阿修羅冷笑,將諸多的夜叉都聚集到了自己的身邊,布置成為了陣法,守護著自己,在這陣法之中,他的實力也會得到提升。

「不過是區區一個阿修羅王而已,就算是點燃就神火又如何,上古時期,幽冥血海之中,六道大魔帝全部出現,不是同樣沒有能夠逆天?」那神舟大艦之中,一道聲音響徹,卻似乎是對上古的事情非常清楚。

「你懂什麼,上古時候,整個宇宙之中的強者不知道有多少,足足有數十個神靈,在這樣的情況下,縱然是神靈又能如何,而現在這種情況下,神靈消失,一旦王成就了神靈,誰能夠是對手?」古塔斯當然也知道一些上古的辛秘,開口冷笑著說道。

葉修此刻卻是與玄煜來到了一起,兩個人相互照顧,說起來他們或許是這裡最弱小的了。

畢竟,他們的法器雖然強大,但是被神舟大艦一下碰撞,恐怕也要粉碎,根本不可能阻擋,而古塔斯卻可以憑藉諸多的夜叉大軍和自己本身的實力與神舟大艦抗衡。

「好一艘神舟大艦,這應該是不朽大聖地之中魂級的大艦了,魂級法寶在我們看來很珍貴,但是對於不朽大聖地來說卻就不算什麼了,他們應該還有更加強大與可怕的法器!」玄煜看著那震蕩虛空的神舟大艦,不由自主的說到。

這就是兩個宇宙之間實力的差距,說起這方面的東西,太穹大聖地的確是比不上不朽大聖地的。

就算是太穹大聖地之中,最強大的至寶,還是從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一件太穹天矛,是一件靈級的法器。

而在不朽大聖地之中,哪怕是靈級法器都不算什麼,靈級的不朽神舟,甚至是道級的神舟大艦他們都有,至於上古流傳下來的,據說還有祖級大艦,乃至宇宙層次的戰艦。

當然,不朽大聖地之中最厲害的還是那不朽之舟!

「大哥,現在情況變化莫測,不過對我們還算是有利,我們就見機行事,如果合適的話,就直接出手,震破虛空,從這裡離開,我們雖然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如果我們想要離開的話,哪怕是神舟大艦想要追殺我們都不是太容易的事情。」葉修對著玄煜說道,現在很明顯的就是不朽大聖地的人和阿修羅不對眼,他們打起來的可能也是最大的,而一旦他們打了起來,那葉修他們的機會也就到了。

至於畏懼,這種心思葉修的心中卻是沒有半點的。

他現在在想的就是如何混進不朽大聖地之中,看看究竟有沒有辦法把自己的親人救出來。

轟,神舟大艦震動,橫渡虛空,將空間都鎮壓的層層破碎。

葉修現在已經知道這不朽大聖地的實力,恐怕比起來那天元大聖地還要可怕。

天元大聖地之中一個長老飼養的餮獸就有無窮的威能,差點將整個玄炎世界都毀滅就,由此可見比天元大聖地還要強大的不朽大聖地到底有多麼厲害了。

十二萬六千三十個宇宙,三千大聖地,其中最強大的卻是聊聊幾個,有至高神器鎮壓的最多都不會超過二十個。

這些,據說都是可以在混亂年代爭皇的勢力,甚至有的曾經也是一方皇朝,只是現在變成了聖地,但是其中的實力深不可測,難以想象。

「不朽大聖地,永恆大聖地,彼岸大聖地,無量大聖地……這些勢力任何一個都要比我強大不知道多少,我想要從他們這裡將我的親人,甚至是地球人類全部救出來,是何等的困難,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葉修嘆息一聲,知道自己的情況。

面對這些大聖地的力量,就算是自己晉陞到了宇元宙元的境界,恐怕都不是對手,只有晉陞成為神靈之後,才可以穩紮穩打將其毀滅。

「兄弟,準備好了,他們要動手了,咱們看準機會,就直接離開。」玄煜對著葉修說道。

葉修卻是平靜的笑了起來,道,「大哥,你放心吧,他們現在還沒有辦法顧慮到我們,再等一下,這裡的事情不會那麼簡單,肯定還會有別的事情發生,其他的大聖地不會就這麼看著不朽大聖地獨大的。」

似乎是為了驗證葉修的說法,突然,一道光環劇烈的閃爍就起來,照耀恩光芒不知道多麼劇烈,似乎是將虛空都給點燃了,恐怖而可怕,讓人心神駭然!

「無量神環!」玄煜驚訝,立刻就認出來就那光環是什麼東西,這無量神環和不朽神舟大艦都是一個級別的東西,是天地宇宙之中一個大聖地的代表,只要無量神環出來,那就代表著是無量大聖地的強者出現了。

「哈哈,無量大聖地和不朽大聖地都出手了,怎麼能夠少得了我們?」突然,一聲笑聲響起,卻是一道身影浮現出來,身上的氣息恐怖可怕,葉修看過去,卻是一座宮殿浮現出來,宛若是紫倉天宮一般,但是卻更加強大,氣息一動,天崩地裂!

「這是諸神殿!」玄煜對於這些大聖地的勢力非常清楚,僅僅只是一件法寶出來,他就知道這究竟是哪個聖地的勢力。

葉修聞言不禁皺眉,諸神殿,就是諸神大聖地的法器,每一個大聖地都有其代表的法器,是一個系統的變化,就好像是天元大聖地的碎天金塔一樣。

「看起來這裡的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了,阿修羅大軍肆無忌憚,肯定已經引起了這些大聖地的注視,此刻他們全部出手,恐怕除了滅殺這些阿修羅魔軍之外,更大的目的還是想要知道那六道輪迴之處,幽冥血海阿修羅地獄之中,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葉修對著玄煜說道,他對於這些事情猜測的非常準確,憑藉現在的情況判斷,就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

「不朽大聖地,無量大聖地,還有一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諸神大聖地都出現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一次六道輪迴之中,應該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才會讓這些大聖地這麼重視。」葉修皺眉說道,隨後他與玄煜同時一動,紫倉天宮和至天神雷塔同時變化,芥子化須彌,紫倉天宮卻是進入到了至天神雷塔之中,徹底的隱藏了起來。

論起隱藏的實力,葉修的至天神雷塔卻是比紫倉天宮還要強大,這倒不是因為葉修的實力強大,而是因為至天神雷塔之中雷池的力量,還有葉修修行宙極神種,對於時空的把握,遠遠超過了紫倉天宮。

葉修與玄煜這一下消失,那幾個勢力都注意到了,只是他們現在彼此之間都互相牽制著,根本沒有辦法去理會葉修和玄煜。

葉修嘴角挑起一絲笑意,自己這一次卻是也要做一會漁翁了,就看這幾個勢力究竟準備怎麼解決這一次的問題了。

如果他們一起出手的話,那自然是可以輕易的將阿修羅魔軍都徹底毀滅,縱然是古塔斯的實力再怎麼強大,也沒有絲毫的作用。

「魔吒,你到底什麼時候才出才,你們天魔大聖地和我們阿修羅地獄在上古的時候就是盟友,這一次更是要一起出手。」古塔斯突然長嘯了一聲,他也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夠,所以直接就要叫人。

只是,古塔斯所叫出的這個名字,卻是讓所有人都變色一般。

魔吒!

傳說此人非常古老,甚至在皇朝還是四個的時候就存在就,是古三界之中的人物,最後古三界破滅,他遭到了剩下的三個皇朝的攻擊,所以加入到了天魔大聖地之中。

由正轉邪之後,魔吒的修行速度變得更快了,短短几十年的時間,就已經修行到了封天境,隨後突破到了空元境界,之後又是魂元境界,如今這麼多的歲月過去了,也不知道魔吒的實力究竟提升到了什麼地步。

隨著古塔斯的聲音響起,忽然呼哧哧的聲音響起,似乎什麼東西在劇烈的旋轉,隨後,遠處火光閃爍浮現出來,似乎可以將一切存在都點燃,速度快到了極致,黑色的魔火瞬間就穿越就一切的距離,來到了眾人中間! 這是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少年,看起來只是一個少年,手中提著一柄長槍,肩膀上斜背著一張大弓,嘴角帶著一絲似笑非笑的樣子,似乎隨時都會出手,將這裡所有的修士全部毀滅。

魔吒!

「魔吒三太子,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們天魔大聖地準備將我拋棄了。」古塔斯哈哈大笑,似乎是有恃無恐,只要這個魔吒到了,就沒有人能夠奈何的了他。

事實上,在這個魔吒出現就之後,其他的人也都顧忌就起來,似乎不敢再肆無忌憚。

魔吒三太子,這個名字似乎在這些大聖地之中已經深入人心。

葉修對於這個名字卻一無所知。

「兄弟,這個魔吒三太子,已經成名百萬年,實力強橫,與不朽大聖地,無量大聖地,諸神大聖地這些大聖地都有接觸,曾經徒手搏殺就不朽大聖地三個魂元級別的王者長老,不朽大聖地派出了許多強者去追殺他,結果卻被他反殺。」玄煜對著葉修說道,似乎對於這個魔吒也覺得敬佩,以一個人的力量擊殺三個王者,僅僅是如此戰績,也足可以讓任何人敬佩了。

「對了,據說,這個魔吒三太子是古三界時候的人,曾經在古三界的天界修行,所以才有這樣的實力。」玄煜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對著葉修說道。

葉修愣住,在古三界時期,那也就是天庭時候的強者。

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這個人葉修應該會有印象才對,聽玄煜這麼說的話,魔吒三太子的實力,恐怕至少也應該是魂元境界的王者,這樣的話,他的境界現在可是比王宇林,楊戩這些高手都要強大厲害了。

在古三界的時候,能夠有這樣的實力,或者說是這樣的潛力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數。

「魔吒……」葉修仔細的考慮,還是沒有這樣一個人,數百萬年的修行,哪怕是天賦異稟的孫悟空,現在實力也不過是超越封天境,相當於是空元境界的存在,而且還是四大靈猴合一,燃燒自己最後的潛能才能轟隆達到的力量。

不過古三界的時候強者來多,可以用多如牛毛來形容,這些大聖地雖然可怕,但是縱然是排名前三十的大聖地加起來,也不可能有古三界那樣的力量。

可想而知古三界時期都多少高手。

看著那個魔吒,葉修覺得有點印象,但是卻想不到是誰。

「你們……這些大聖地都是在找死,當初就曾經落井下石,否則就憑藉王宇林一個封天境的力量,如何逆天?現在竟然還想要出手,染指六道輪迴的事情,莫非是以為我的火尖槍不夠鋒利?還是以為我的乾坤弓已經失去就威能?」那個魔吒三太子平靜的開口,語氣之中卻讓人不寒而慄。

他只是平靜的開口說話,卻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身上的火焰跳躍,卻漆黑如墨,好似亘古的魔焰一般,恐怖無邊。

那神舟大艦,無量神環,諸神殿全部沉默,面對這樣一個百萬年之前的狠人,哪怕是他們也不敢違逆,他們的法器是厲害,但是魔吒三太子更加恐怖。

魔吒三太子平靜,淡然一笑,隨後目光一轉,居然看到了葉修他們這裡,縱然是芥子化須彌又如何?照樣無法從魔吒三太子的雙目之中逃脫,被瞬間看的一清二楚。

「想不到這裡居然還有一個小螞蟻,是想要撿便宜嗎?」魔吒三太子淡然說道,手掌一伸,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居然將一層層的空間徹底破碎,成為了無數的碎片,一下就抓到了至天神雷塔所在的空間。

葉修與玄煜驚駭,想要操控至天神雷塔逃脫都沒有可能,周圍的一切都似乎是被一種可怕的力量給封鎖了起來。

「至天神雷塔,九天雷獄,血池變化,給我震破虛空!」葉修怒吼一聲,頓時震蕩至天神雷塔,要從這裡直接逃脫,然而卻沒有絲毫的作用,就看到一道閃爍著混沌光芒的光環對著至天神雷塔套了過來,居然一下就將至天神雷塔徹底鎖定。

「乾坤混元無極圈!」玄煜覺得毛骨悚然,卻是認識這一件至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葉修感受到了這種可怕的力量,就打算融合體內的宙極神鍾,直接震破虛空,將雷池都爆炸,憑藉這種力量,自然可以突破束縛,衝破一切封鎖。

然而,魔吒三太子似乎是感受到了葉修的這種想法,從他的身上再次浮現出來了一道赤紅色的光芒,繚繞之間,一下旋轉,居然將一切氣息都震蕩的破碎,葉修想要自爆雷池都做不到!

就在這個危險的時候,突然,葉修身體之中一座金色的熔爐瞬間飛就出來,閃爍無盡的火焰,化成成千上萬隻三足金烏,鳴叫之間,猛烈震蕩,對著魔吒三太子一下轟擊了過去。

那金烏爐一動,火焰跳躍,沒有特彆強橫的威能,但是魔吒在感受到了這種力量之後,手中的法力居然開始在減弱。

「金烏爐……三界……天庭……大破滅……父王……哥哥……」魔吒三太子突然捂住了自己的頭,痛苦的慘叫了起來,彷彿是這金烏爐的出現,讓他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隨後,他身上魔氣翻滾激蕩不斷,瞬間又恢復了清明,道,「居然是古三界的人,而且掌握了陸壓道祖的金烏爐,可惜你沒有拿到他的斬仙飛刀,否則今天連我都要死!」

說話之間,魔吒三太子一抬手,頓時乾坤混元無極圈與那赤紅色的光芒就全部被他收回,「古三界的人……我不殺,你們速速離開,想要在這裡撿便宜也是不可能的。」

魔吒三太子似乎是與古三界有舊,竟然放過了葉修,這卻是讓葉修驚疑不定,隨後卻也不猶豫,直接催動至天神雷塔的變化,震蕩虛空千萬里風雲,直接從這裡離開。

既然魔吒三太子的話都已經說的這麼明顯了,自己如果還停留在這裡想要撿便宜,那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雖然魔吒三太子是古三界時期的人物,但是他可以一次不殺自己,兩次不殺自己,卻不可能永遠容忍自己的挑釁,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天魔大聖地的可怕大能。

以他現在的修為,回到古三界之中,那就是無敵的存在,無論是什麼王宇林,還是趙邪宇,還是孫悟空或者楊戩,論起來修為全部都比不上他。

此刻的魔吒三太子,給葉修的感覺,彷彿是比蘇昊還要強大的人物。

沒有任何的依據,但是葉修就是有這樣的一種感覺。

當然,這是在蘇昊本身現存修為的情況下,蘇昊如果突破了封印,恐怕修為立刻就會水漲船高,甚至成就宇宙之境都不是不可能。

「兄弟,這個魔吒的情況,看起來可不太對勁,以我看來,這一次恐怕就是諸多聖地為了對付他而特意製造的一次局。」玄煜在葉修離開了之後,對著葉修說道。

葉修聞言一愣,道,「這怎麼可能?以魔吒的實力,除非是遠遠超過了魂元境界的高手出手,才有可能將他打敗,擊殺卻也困難,這些大聖地怎麼會有這樣的膽量?」

「這有什麼?諸多大聖地之間的爭鬥不斷,其中靈元境界的大能如果出手,幾個大聖地聯合起來,擊殺魔吒三太子,也不會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玄煜看的卻比葉修透徹,知道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其實魔吒三太子已經非常危險。

果然,葉修仔細感應了一下,就知道在紫倉宇宙的中心之處,多出了許多強大的氣息。

空元境界的大能就可以將紫倉宇宙都毀滅了,而魂元境界的修士,一絲氣息都可以讓整個宇宙都顫抖。

至於那比魂元境界更加可怕的靈元境界修士,則是抬手滅宇宙蒼穹的境界。

「元境修士,一念生世界……這種變化萬萬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 重生異能:暗黑嬌妻不好惹 玄煜說道,他現在是封天境修士,但是想要突破封天,成就元境,卻是非常困難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完全不可能。

從封境到元境,這是一個巨大的跨度,猶如天塹一般,普通的修士,縱然可以達到封天境,但是想要跨過那最後一步,卻是難上加難。

就比如在玄炎世界之中的王宇林,成就封天境已經百萬年歲月,卻始終把握不住突破的契機。

「如果是這個樣子,我們最好還是回去一趟,一來是看看有沒有什麼便宜可以撿,二來就是如果魔吒真的遇到了危險,我卻是要看看能不能救他,他放過我一次,我自然要救他一次才算公平。」葉修對著玄煜說道。

玄煜聞言,不禁變色,沒有想到葉修的膽子居然這麼大,敢往一群可能是靈元境界的大能的堆里沖。

葉修卻很平靜,憑藉自己至天神雷塔的隱藏,只要躲得遠一些,哪怕是魔吒三太子這樣的強者,也根本不可能發現自己。

剛剛被魔吒三太子發現,通過自己的抵抗,他對於雷道的領悟更加清楚與深刻,整個人和至天神雷塔的聯繫也更加緊密了。 在打鬥聲中睡著,竟難得的安穩,一覺睡到快正午。

風玫打開卷門,外面天依舊霧蒙蒙的,雨卻已經停了。

難得的,竟然沒有四處遊盪的喪屍——只是這地面上很多喪屍屍體。

看樣子,昨晚的戰況確實很激烈。

風玫只隨意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抬步越過地面上被爆了頭的喪屍,思索著該哪裡找一輛車才好。不然就靠她雙腳往南方基地走,還不知要走多久呢。

「老大,這裡有人。」

右邊響起聲音。

有些熟悉,風玫想了一下,是昨晚卷門外的聲音。

她偏頭看過去,就看到旁邊一棟房子門口站著一個少年,眉清目秀的模樣,衣著也很乾凈利爽,在這末世倒是難得。

不過也只是看一眼而已,她便繼續往前走。

心中想著,葉輕歡記憶中,葉輕塵好像也是這個少年這般大小的年齡,但是葉輕塵長的與葉輕歡很像,很漂亮,比這個少年好看。

哎,好看的少年,在這世道里也十分危險啊!

「這位姑娘請留步。」

身後響起聲音,伴隨著的還有快步而來的腳步聲。

風玫:「……」有人代表著有麻煩,她能當做沒聽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