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才剛交手,李念行凌厲的氣勢已經讓林玄仲生出不能抵擋的感覺。說到底,林玄仲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抵抗一個實力遠遠超過自己,又無比熟悉自己攻擊方式的對手,可以說兩人交戰情況完全在對方的掌控之內。至於林玄仲為什麼沒被對方重傷,完全是依靠八荒步的本身優勢,當然林玄仲可以想到一旦身上氣力耗完,不能再連續作用八荒步時,對方將把自己怎樣。

打著、打著,林玄仲更加明白對方現在做的正是在消耗自己的氣力。偏偏明知道這一點,林玄仲還不能選擇逃避。在考慮到林家還有那麼多人需要保護,青藍他們還在等著自己活著回去后,林玄仲只能咬著牙堅持。

話說回來,之前與李虎的交手還是讓林玄仲學到一些東西,現在林玄仲明白,要想打敗一個實力超過自己的對手,必須要先充分了解對手,就像對手了解自己一樣。而要了解對手必須要知道對方在攻擊方面的優點與缺點,李家因為兵器的特點不適合近戰,這一點林玄仲早有體會,所以要打敗對手,必須像先前和李虎交戰般先拉近雙方的距離,當然過程不會簡單,但是林玄仲必須要嘗試。

現在已經有所打算,林玄仲知道自己必須在還有力氣的期間看出對方的攻防特點。如果要儘快了解對手,那麼現在要做的自然是反擊,因為只有通過不停的變化攻擊,才能讓對方有不同的表現。在匆匆想明白這些問題后,林玄仲感覺到來自對方的壓力更大,而且對方那平靜似水的臉色一直給林玄仲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不過這些都已經不再重要,因為林玄仲已經打定主意。

在目光不停地隨著對方的兵器移動一段時間后,林玄仲已經可以準確的躲避攻擊,從而節省一些氣力。跟著,在漸漸穩住自己的身體和心態后,林玄仲準備嘗試反擊。

身形一側,先是躲過對方的攻擊,隨即在對方槍身還沒改變攻擊方位時,林玄仲的身體直接沿著槍身向前移動,試圖接近對手。只是林玄仲沒想到,自己才剛動,對方的長槍已經向後揮來,變化速度快的讓人無法反應。現在要麼向前要麼退後,結果因為不敢貿然行動,林玄仲只好退後。

可就是那麼一個猶豫,林玄仲還是被槍身劃到,結果手臂受了點輕傷。暗道一聲:「好險。」退回原地,只能再做打算。

接下來一段時間,林玄仲又借著八荒步觀察對方的招式特點。或許是之前太過緊張,現在看來對方的攻擊並沒有想象中的可怕。之所以會被一直壓制,只是因為慌張導致自己的反應變慢,所以每次躲閃方位都會被對方看穿。現在冷靜下來后,林玄仲還是可以看出對方的攻擊並沒有實際那麼可怕,但是同樣對方明顯沒有用出全力,要不然情況會比現在糟糕的多。

不過還好此時可以借對方沒用全力的機會,多觀察觀察對方的攻防特點。幾個回合后,林玄仲終於看出一些實質的東西。

對方的攻擊表面上凌厲異常,實則極其內斂,不像之前李虎那樣鋒芒畢露,每一道攻擊都能產生一道勁氣。正是因為這樣,李念行的攻擊似乎更加靈活善於轉變,所以自己每一次想要接近對方時都會被擋開。不過更重要的是從對方的毫無變化的臉色中可以看出對方似乎並沒有用多少力氣,只是很簡單的攻擊抵擋而已。

細細一想,林玄仲又明白了一些,原來對方的特點表現是那種無形的氣勢,每一次攻擊都夾雜著對方的信念,所以才會表現的如此隨意自如。這是一種對自身實力的肯定,想明白這些問題,林玄仲總算認清自己與對方的差距,果然不再一個層次上。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些東西,林玄仲對自身劍術的見解像是邁過一個層次,總感覺自己同樣可以做到如此。於是乎,儘管處處受到壓制,林玄仲反而有一種越戰越勇的感覺。

按耐不住,林玄仲再次嘗試反擊,而且是一次不停。

一段時間后,身上被划傷多處,那種越戰越勇的感覺卻越發強烈。不知不覺間,體內氣力竟然出人意料地變得充盈起來,無端的變化讓林玄仲的表現更加激進。不知是不是從李念行那裡學來,林玄仲的動作越發凌厲起來,轉眼已經開始扳回劣勢。隨著李念行增大攻擊威力,林玄仲的表現更加強大。

另一邊,看著越戰越勇的林玄仲,面陳似水的李念行神色終於發生變化。果然還是發生了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那小子實力突破了,心裡如此想著,李念行已經無法再保持冷靜。

一個可以連續走出五步的六階武修,李念塵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應付。自從當上長老,李念行就沒聽說過林家有一名可以走出五步的六階武修,就像李家沒有可以練成碎石槍法第四式的七階武修般,而現在自己竟然可以見證這樣一個武修的出現,李念行不知道自己該感到榮幸還是該感到悲哀。總之,一定不能讓林玄仲成長起來,不然林玄仲的強大勢必無人可擋。如此一想,李念行反而漸漸冷靜下來。

長槍一振,李念行挑開林玄仲的長劍,隨後槍身一轉,碎石槍法第二式圓槍定直取林玄仲胸口,在槍身靠近林玄仲胸口接近一尺時,槍身一震,碎石槍法第三式碎空施展出來,一團槍形勁氣不斷變大,接著以比槍身更快的速度攻向林玄仲。

由於李念行的攻擊速度太快,沒有辦法,林玄仲只能在後退的同時,揮劍抵擋對方的攻擊。倉促之下,難免氣力不足,結果短兵交接一股巨力襲來,手中長劍直接被震開,林玄仲也跟著吐出一口鮮血,好在總算擋下對方的一次攻擊。

接著沒有任何喘息時間,李念行再次攻來,碎石槍法不斷變換招式,隨著不停移動一點一點靠近林玄仲,幾次下來,林玄仲身上又多出幾道傷口,而且傷口比之前都深,甚至已經影響到林玄仲的行動。

一連幾次受傷,也讓林玄仲明白對方不再像之前那樣保存實力。如果自己再有所大意,遲早會被對方重傷,剛挽回劣勢,林玄仲還不想這麼快失敗。

於是,在接下來一段時間裡,林玄仲一邊觀察對方的攻擊勢頭,一邊尋找機會反擊,雖然又吃了幾次虧,不過總算能依靠八荒步讓自己不再輕易受傷。就在林玄仲咬著牙再次迎戰李念行的同時,突然之間喊殺聲四起,原本包圍林家族人的三家聯盟人員後方突然出現另一批人員,正是林無憂的一群部下。 雖然之前已經經過一場對戰,但是現在林無憂的部下就像之前沒有參與戰鬥般,再次狼入羊群般地擊殺三家聯盟的人,原本剩下兩百多人的三家聯盟,因為林無憂的部下來的突然出現,瞬間損失數十人。接著又因為雙方實力差距,三家聯盟的人正在快速地減少著。

看驚恐之餘,三家聯盟人中甚至有人已經試圖逃跑。相反原本死氣沉沉的林家族人,因為突然來的一群人士氣大增,一個個奮起反擊。一前一後,將三家聯盟的人殺個片甲不留。

猜到是林無憂帶人來了,林玄仲頓時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總算可以不再去顧及林家族人的安危,把所有注意都放在眼前的李念行身上。

另一邊,李念行自然也發現了突然出現的一群人。神色一陣變化,李念行趕緊招呼李家三長老參戰。那名之前站在李念行旁邊的長老接到指示,當即提槍想要殺入人群中。只是還沒有多遠,那名長老便被林飄雨三人擋下。三名五階武修擋下一名六階武修,李家長老即便還想幫忙其他人已經沒有機會,轉眼四人打起來。

在林玄仲這邊情況開始轉好的時候,林滄海等人與三家聯盟的人交戰已經進入白熱化狀態,要不是雙方在個人實力上相差不多,林家的人早就死傷過半,儘管如此,現在林滄海帶去的一百多人活著的還有五十不到,如果長時間沒有救援,林家的這一批人同樣會全軍覆沒。

放眼望去,林滄海一干高層各個身上有傷,除了林滄海外,還活著的每個人至少都要應付兩名對手。在人數不足的情況下,林家的人完全處於劣勢,會有現在的情況理所應當。

「家主,我們還要不要過去救人?」擋開對手的攻擊,一名長老抽空問道。過去這麼長時間,本來要去救援第一批林家族人的眾人其實都已經意識到那些人全都全軍覆沒。現在林家的人越來越少,反觀對方的人越來越多,顯然三家聯盟的人又過來一些,所以林家的一名長老在考慮到還活著的人安危時,不得不如此詢問。

事實上,林滄海何嘗不明白這一點,只是從一開始對方就像設計好般,完全掌握著己方的一舉一動,現在深陷重重包圍之中林家的人根本就逃不掉。強行突圍只會被對方逐一擊破,若是一直留在混戰中還能為林家的撤離隊伍爭取更多的時間,現在林滄海只能想著林玄仲可以不負眾望帶著其餘的人離開。

神色一沉,林滄海對已經抱著突圍想法的部分林家族人喊道:「所有人繼續攻擊,為林家的其他人爭取時間。」

林滄海的聲音傳到所有林家族人耳中,很多人也是現在才想到他們還有親人同樣在包圍之中,或許情況比他們現在還要糟糕。想想三家聯盟對林家的屠殺,每個林家族人此刻都悲憤不已,恨不得將他們的對手碎屍萬段,只可惜他們都是那樣的有心無力。

「林滄海,到這個時候你還不死心,你以為我會讓你們林家有一個人逃走。」輕笑一聲,李念塵繼續說道:「實話告訴你,我們三階聯盟在東城門處還設有百人阻攔,只要你們林家有殘餘從那裡經過全都會死。」帶著極度的自信,李念塵極其肯定的說著。

雖然早就猜到對方還會再設阻攔,但是現在聽到李念塵親口說出,林滄海還是不由得心下一沉。「天要亡我林家,」苦嘆一聲,林滄海神色一凝,語氣平靜而絕望地問道「為什麼你們會知道我們林家的一舉一動?」

透視小野醫 從開始到現在,這一直是困擾林滄海的問題。林家的計劃雖然不算緊密無漏,但至少算是先發制人,如果沒有人告密,林滄海絕對不相信對方能猜到林家的一舉一動。

「事已至此,我也不瞞你,林家之所以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是因為他。」說著李念塵出人意外的停下攻擊,轉而看向周家家主所在的位置。

順著李念塵的目光,林滄海的目光停在周平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一顆人頭上。「二長老?」暗暗低估一聲,林滄海又神色疑惑地看向李念塵。

「沒錯,正是你們林家的二長老。若不是他,今晚你們林家還真會順利脫逃。只可惜此人鼠目寸光,愚昧無知,竟然主動找上會我們,將你們林家要夜襲周、吳兩家的消息告訴我們。」帶著一抹笑意,李念塵緩緩說道。

「林輝煌怎麼會背叛林家,一定是你造謠。」在認出那顆人頭是二長老后,林滄海眼中閃過一抹驚疑,隨即問李念塵道。

「我就知道你不信,不過……」話沒說完,李念塵有意無意地望向周家家主那邊,林滄海自然跟著看去。

在兩人的注視下,倒是吳家家主先開口道:「的確是你們林家的二長老主動找上我們,說是只要我們扶持他做林家的新任家主,他便告訴我們一個天大的秘密做為交易。」

接著,由周平繼續解釋道:「作為我們商議的結果,我們三家答應放過林家的一些老弱婦孺,而林輝煌則將你們要夜襲我和周家的計劃告訴我們,至於你們這些人自然都是我們要除掉的對象。只可惜現在我們改變注意,斬草除根,所以已經先幫你們林家將叛徒擊殺。」

原來還根本不信,但是現在三位家主都這麼說,林滄海是不得不信,沒想到出賣林家的不是間隙,而是林家身負重任的長老。不管是林滄海,還是林家的其他人,此刻一個個望向林輝煌人頭的目光都憤怒無比,恨不得將那顆人頭踩碎。

悲憤之餘,現在眾人都在為那些死去的林家族人感到痛苦不已。若是讓他們知道林家會有今天,完全是因為他們的二長老告密,恐怕他們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寧。只可惜林輝煌已經被殺,眾人無處發泄自己的憤怒。

現在事已至此,林滄海也不想多說,長嘆一聲,林滄海像是在極度壓抑自己情緒般,語氣低沉無比地對李念塵道:「請。」說完直接提劍攻向李念塵。

見林滄海攻來,李念塵也不猶豫,直接揮槍迎上。出於對林家的同情,李念塵此刻打算盡量給林滄海一個有尊嚴的死法。單論實力,其實兩人不相上下,都有接近七階武修的實力。而林滄海八荒步可以連續走出四步,李念塵的碎石槍法卻只學到第三式。如果打下去,林滄海的勝率還要大些。

偏偏現在一切形勢都在朝著對林家不利的方向發展,導致林滄海此時的氣勢根本無法與李念塵相比,所以現在佔據上風的反而是李念塵。遠遠望去,兩人的對戰情景十分激烈,劍身和長槍不斷碰撞隨後分開,你來我往,你攻我擋,一道道由勁氣形成的光影不停地在兩人之間出現消失。

碎石槍法的靈活運用之下,李念塵的每道攻擊都可謂是行雲流水,時而緊密無疏,時而大開大合,沒有任何破綻,而且攻擊位置可以隨意改變。

另一邊,不停地運用八荒步的林滄海在李念塵緊追不捨的攻擊下,身形來去自如,攻防十分自然。而且憑藉著相差不多的氣力,關鍵時刻林滄海甚至可以反過來壓制李念塵。雖然說林家現在的狀況很糟糕,但是林滄海始終沒有放棄,還在不停地找機會攻擊李念塵。兩人的對決可以算是真正高手間的對碰。

與此同時,林玄仲這邊,在林無憂等人加入后,同林家的其他人一樣,林玄仲本人的氣勢同樣提升不少。本來被李念行壓制下去的氣勢漸漸回升起來,而且伴隨著氣勢的提升,原本體內要萎縮下去的氣力漸漸充盈起來。

隨著體內蘊含的氣力提升,林玄仲整個人同樣變得自信不少。如此一來,在八荒步的運用上更加靈活自如,不時地還可以以八荒步取得一定的優勢。

直到現在,一點一點積攢下來,林玄仲不僅挽回劣勢,而且隱隱有要佔據上風的趨勢。林家的八荒步特點即是如此,如果對方沒有克制的辦法,即便對方的實力更強一點,依舊是在用八荒步的人更有優勢,所以在林玄仲同樣成為六階武者后,要打敗李念行並不是問題。

另一邊,經過一段時間的僵持,李念行已經感覺到越發吃力。自從林無憂帶著一群人過來開始,李念行的強勢攻擊不但沒能將林玄仲逼入絕境,反而成就了林玄仲的銳變。

現在面對越來越強勢的林玄仲,潛意識裡李念行已經生出退避的念頭。而且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三家聯盟的人員幾乎被外人屠殺殆盡,李念行可以想到自己留下來同林玄仲拚死並無意義。心裡這樣想著,李念行在表現上更是大不如前。

在李念行心生退意的同時,李家的另外一位長老在林飄雨等三位天才子弟的圍攻下情況同樣好不到哪去。身上已經多處受傷不說,處境甚至比李念行還糟糕的多。 現在除了林玄仲等人外,另一邊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三家聯盟在此處的五階武修雖然不少,但林無憂的部下中也不乏五階武修,要怪只怪三家留在此地的六階武修不多,所以完全沒有扳回劣勢的可能,在三家聯盟的兩百多人死去大半后,現在戰線已經大大縮短,重重包圍之下反倒是三家聯盟的人員越來越少。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之前林家隊伍里因為害怕戰死的人,此刻見三家聯盟勢危,紛紛拿著兵器加入戰鬥,儘管作用不大,還是對場上的形勢有些增益。

在繼續殲滅一些三家聯盟的殘餘后,還活著的三家聯盟的人修為基本都是五階、六階武修,人數加在一起都不到二十人,其中還有近半人身上有傷。在重重包圍下,他們無路可逃,距離戰鬥結束只是時間的問題。

當然連續的交戰也讓林無憂的部下受傷不少,畢竟他們的實力大多在五階和四階,而三家聯盟還有不少六階武修,所以會有現在的情況一點都不例外。

現在三家聯盟的人,除了李念行外,每個人至少要同時應付三名對手,而且其中還有訓練有素的正規軍士。有林家的人干擾,短短几分鐘時間剩下的二十來人又死去一半。到現在還活著的三家聯盟里的佼佼者,這些人在之前的對戰中已經消耗不少體力,現在面對數倍於己的對手更是難以抵擋。特別是在毫無士氣以及沒有領導的情況下,其中有些人已經絕望到放棄抵抗。

自從林無憂帶人出現后,對於三家聯盟的人而言,形勢已經不受他們控制,一直到現在完全被掌控。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他們從未想到過的。

之前,他們將林家的隊伍攔住時,三家聯盟有四百餘人,林家可以參戰的卻兩百不到,所以三家聯盟的人數優勢非常明顯。對於他們而言,圍殺林家族人更是十拿九穩的事,只是他們沒想到先是出現林玄仲這個變故。能夠將八荒步學到那個程度,對於他們普通武修而言,林玄仲宛如殺神般的存在。幸好在林玄仲連連擊殺他們十幾人後被李家的高手擋住,要不然他們的士氣會受到更大的影響。

只可惜從開始到現在,用來阻擋林玄仲的人並沒起到多大作用,反而再次影響到他們的士氣。本來三家聯盟混在一起就是一盤散沙,在士氣大減后更是不堪一擊。現在見林玄仲竟然能和李家的二長老打個不分上下,他們很多人到死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當然不管怎麼說,林無憂的百位部下才真正是他們的噩夢,讓他們走向死亡的原因所在。三家高層那邊太過自信,讓他們負責圍殺林家的撤離隊伍后,再沒有顧及到他們。現在即便他們有心逃走,也無法衝出包圍,只能走向毀滅。

與此同時,林玄仲那邊。依靠八荒步的優勢,林玄仲已經穩佔上風,此時正在對李念行步步緊逼。儘管在劍法上的造詣不高,但是依靠速度上的優勢,每次林玄仲都能及時地攻向對方的破綻之處,打的對方措手不及。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即便是硬碰硬,林玄仲一身氣力與李念行相比依舊絲毫不差。

幾次躲閃不及,李念行身上已經多出幾道傷口,導致動作都變慢不少。現在只要林玄仲的攻擊不停,李念行身上的傷口便會不斷增多。

隨著時間流逝,李念行因為體力消耗過多,導致反應速度更慢,結果因為兵器過長造成的難以躲避的缺點越發明顯,只要林玄仲不停地藉助八荒步拉近雙方之間的距離,林玄仲便可輕易划傷對方。顯而易見,二人之間的對決已經沒有多少懸念。

另一邊,在林無憂等人合力之下同樣有將李家另外一名長老拿下的趨勢。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半刻鐘后,林玄仲一擊重傷李念行,隨即毫不留情地擊殺對方。緊接著,林無憂三人也同樣斬殺他們的對手,接著四人又加入其他戰團。

沒多久,那些還活著的三家聯盟的六階武修全部戰死。這邊的戰鬥完全結束,沒有時間檢查身上傷勢,林玄仲轉身打量一下四周,林家的人與林無憂的部下站在一起,整體看上去還有不少人或者。至於那些老弱婦孺一直沒有受到危險,自然毫髮無損。

林家上下無論是誰,此刻望向林玄仲的目光只有敬畏,之前對於林玄仲的任何懷疑自然全都消失殆盡。對於林滄海在倉促之間認命林玄仲為新任家主一事,他們心裡有的只是慚愧和慶幸。

無數道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林玄仲卻並沒有因此高興,因為現在還不是歡呼的時候。想想林滄海之前帶人離開必定同樣陷入包圍之中,林玄仲知道事情還沒完。

在林玄仲四處查看的時候,林飄雨已經笑著走過來,林無憂則去查看部下的情況。百名部下無一人戰亡,雖然有一半人身上有傷,但都並不大礙。

見林無憂走來,百名黑衣部下立刻站的越發整齊起來。林無憂帶來的精英部下一直是訓練有素,現在儘管狀態不佳,但那特屬於軍人的氣勢一點沒變。相比之下,林家那些人差上很多,其中有的人身上衣服破損多處顯得狼狽不堪,有的人因為傷勢暗哼不已,總之整體看上去非常糟糕。

到現在,林家原本參戰的兩百人也就只剩下一百零幾。其中有大半身上有傷,總之,基本上已經沒有多少戰力。

從他們中間經過時,林玄仲深深地皺起眉頭。時不待人,必須要儘快做出決定。在繼續確認林家還有人可用后,林玄仲轉身望向林無憂。只是還是林無憂先開口,「兄長,你打算怎麼辦?」

「家主他們肯定還在包圍之中,我必須要帶人去救他們。」在林玄仲回話時,林家一些還活著的高層也神色緊張的圍了上來。

「現在大家的情況都不太好,要怎麼去救?」在明白林玄仲此時的想法后,林無憂忍不住再次出聲問道。

與此同時,林光耀和林飄雨也走過來。「玄仲哥哥,你有什麼好主意嗎?」只見林飄雨神色緊張的問道。

之前與李念行交手時,林玄仲多少考慮過這個問題。現在在眾人的詢問下,林玄仲並沒有急著回答,轉而再次打量眾人一眼。

林無憂神色嚴肅,林飄雨和一干林家高層緊張不安,唯有林光耀神色還算平靜。最終林玄仲的目光還是落在林無憂身上,因為無論要怎麼做都需要林無憂的幫忙。

迎上林玄仲的目光,林無憂有些疑惑地問道:「兄長,難道你還想帶人去救林家的其他人?如果我沒猜錯,真正三家聯盟的主力,此時都在圍困那些人。」

想想根本沒有救人的可能,林無憂只好為難地提醒一聲。其實林玄仲何嘗沒考慮到這一點,現在若是直接帶人過去救援,別說能幫到一點小忙,簡直與送死無異,所以必須要想一個妥善的辦法。不過林家的撤離隊伍必須先離開,不能再拖了。

思緒一轉,轉身望向林家的一干高層,林玄仲緩緩說道:「你們中身上有傷的人先帶著老弱婦孺離開,其餘人全部留下原地待命。」現在既然三家聯盟的人還沒趕過來,林玄仲可以想到必定是因為那邊的交戰還沒結束,所以必須要先保證普通族人的安全。

語氣平靜,不知不覺間,林玄仲已經養成一種領導的風範,氣質成熟穩重。

另一邊,在林玄仲斬殺李家的二長老后,林家還活著的高層已經把林玄仲當成主心骨,此時對林玄仲的吩咐自然沒有異議,只是他們還不能完全明白林玄仲的意思。

「飄雨,你和他們一起帶著族人儘早離開城門,到城外十里處樹林中和青藍匯合,等我回去。其他人全部隨我去救家主他們。」出於安全考慮,林玄仲不打算帶林飄雨參與救援。

與此同時,一干林家人總算明白林玄仲的全部意思。

「要是等不到你們回來該怎麼辦?」 嬌妻難馴:霍少溺愛不停 林飄雨何嘗不知道現在時間緊迫,只是心裡更擔心林玄仲等人的安全。

「不用擔心,我一定可以活著回去。」像是在做保證般,林玄仲的語氣異常認真。

雖然不知道自己兄長哪來的自信,林飄雨此時也沒時間多問,點點頭直接向林家族人走去。那些傷勢重著的林家族人見林飄雨離開,立刻跟上,那些傷勢輕些的人則同林光耀一起留下,等著林玄仲進一步的指示。

望著開始離開的林家隊伍,沉吟半響,林玄仲才轉身對林無憂說道:「讓你的部下保護他們離開,剩下的事由我們林家的人自己處理。」說道此處,林玄仲言語里明顯有一種決絕的意思,說到底林玄仲也不對救援成功抱多大希望,只不過眼下林玄仲實在不好開口再找林無憂幫忙。特別是因為之前的混戰,林無憂的部下已經有不少人受傷。

只不過林無憂還不想離開,本來就打算救林玄仲出去,既然林玄仲不走,林無憂也不打算離開。 打量一下身後整齊站著的百名部下,林無憂語氣平靜地說道:「身上有傷和不願意繼續參戰的人隨林家隊伍一起離開,其餘的人留下待命。」同樣林無憂不能再要求自己的部下在跟著自己冒險,所以只能如此說道。

不過此次跟隨林無憂前來的百名軍士都是林玄仲的護衛,他們來此的任務也就只有一個正是保護林無憂。現在林無憂還要繼續幫助林玄仲,他們自然要離開的意思。好在他們對現在的情況非常清楚,為了不給林無憂添亂,那些傷勢過重或體力消耗過度地人乾脆利落地跟上林家隊伍。

一轉眼,林無憂身後還剩下幾十人。

沒想到林無憂還要幫忙,望著林無憂和其身後的那數十人,林玄仲不知該說什麼。的確,沒有林無憂的精銳部下協助,林家現在僅剩的族人很難以起到作用。深吸一口氣,林玄仲轉而看向那些手裡拿著殘缺兵器,隊形混亂不堪的林家族人說道:「不願留下的同隊伍一起離開,願意留下全都原地待命。」低沉的聲音響起,傳到在場的所有林家族人耳中。

同林無憂的部下一樣,一些林家族人直接向已經離開的隊伍追去,不過更多的人選擇留下。連外人都可以毫無畏懼留下幫助他們,他們做為林家子弟實在不知道有什麼理由在最後關頭臨陣脫逃。

幾分鐘后,三十多名林家族人追上前面的隊伍。而讓林玄仲意外的是,從那些普通族人中卻走出二十多名十幾歲的林家子弟。男女參半,一個個臉上掛著一副稚嫩而堅毅的神情。

「家主,我們願意一同前去營救老家主他們。」一連串年輕的聲音響起,望著他們稚嫩的面孔,林玄仲嘴角出人意外的盪起一抹笑容,原本蒼白的臉色也變得好看不少。

雖然他們的實力不強,但是林玄仲看到的是一種勇氣,而且林家現在的確需要他們。

一種熱血情懷油然而生,林玄仲的思緒快速轉動起來。沒多久,林玄仲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緊接著,林玄仲想到一個可以用來營救的辦法。

簡單理清思路,林玄仲直接吩咐林光耀和林無憂將現在的人員信息清點一下。

不一時,林光耀回來。「林家這邊,六階武修五人,五階武修二十四人,四階武修三十九人。其餘的都是三階和二階武修,一共是一百零三人。其中七十三人身上有傷,不過並不影響參戰。」

緊隨其後,林無憂同樣說道:「五階武修二十一人,四階武修三十九人,一共六十人,十人輕傷,其餘狀態良好。」

現在有的人員信息都已得知,林玄仲可以按照自己辦法正式考慮問題。以現在的人數來看,直接去營救老家主他們依舊與送死無異,除非能依照剛才想到的辦法去做。

如果林玄仲猜的沒錯,三家聯盟的主力勢必在圍殺老家主他們,那他們家族府第必定內部空虛。如果能夠出其不意殺入他們府中,一定可以讓他們回援,到時候救出林滄海他們的幾率更大。不過眼下可以用的人不多,所以不能同時夜襲三家。

依林玄仲看,或許只要攻擊周吳兩家即可。只要派一些人偽裝成李家的人襲擊周吳兩家,然後藉此挑起三家內訌,自己便可趁亂救出老家主他們。既然已經決定留下,現在林玄仲也不再考慮林家的過往。

現在可分兩個隊伍,每組五十人,分別由林家的兩名六階武修帶領。每個隊伍由十五名五階武修,二十名四階武修以及二十名三階武修。

這兩組隊伍也是現在的主力,剩下的都是尋常的武修,不過這已足夠。因為只要計劃成功,林玄仲並不需要多少人。

在他們出發之前,林玄仲還想到最好讓他們偽裝的更像一些,這次三家聯盟各家都有各家的統一服飾,正好可以借他們的衣服偽裝成李家的人。不管夜襲成功失敗,參與的人一律從城南城北兩處出城,同樣到東城十裡外處的林中匯合。

回過神來,林玄仲直接將自己的計劃告知眾人。

「若是周、吳兩家都有高階武修坐鎮該怎麼辦?」臨行之前,林無憂還是疑惑地問道。

「周吳兩家可能還有部分高階武修留守,但是相對而言普通族人則更多。只要沒有七階武修存在,那麼你們去夜襲他們兩家的人反而最是安全。萬一遇到高階武修只要合力拖住即可,並不需要擔心。」見眾人似乎都有疑問,林玄仲當即解釋一番。

「兄長說的的確有些道理,既然如此,無憂願帶人前去。」雖然依舊有不小風險,但是為了林玄仲的計劃成功,林無憂還是決定冒險。現在林無憂都已經表示同意,林家的人自然不會反對。

時間緊迫,必須要處理好人員分配問題。之前已經讓林無憂幫那麼多忙,林玄仲也不想再讓林無憂的部下繼續跟著自己冒險,所以讓林無憂的部下儘可能地參與夜襲。

在幾名林家高層和林無憂的協助下,很快挑出一百人,然後所有人都換上李家人的衣服,順便換上了李家的兵器。

待那一百人準備好后,林玄仲又挑四名五階武修負責跟隨他們行動,以便為雙方傳遞消息。如此一來,跟隨林玄仲行動的已經不到七十人。

「林光耀,你再從林家的人里挑幾名腦子靈活的族人隨我一起行動。」在正式出發之前,林玄仲終於將全部計劃告訴眾人。

「無憂你帶著部下參與夜襲的同時,我會和林光耀帶著十名林家繞到他們後方,然後由他們四人為我們雙方傳遞信息。至於其他林家族人分別由幾位叔伯帶領秘密向戰場靠近,先埋伏在戰場四周,等我發信號再行動。」

「家主,我們要等什麼信號?」 美食從和面開始 林玄仲剛說完,一位年過四十的林家族人便問道。

「我和林光耀繞到他們後方,不管計劃成不成功,我們都會想辦法引發周吳兩家和李家的矛盾。只要他們後方打起來,你們立刻動手。」見林家高層還有疑問,林玄仲只好出言解釋道。

「那萬一你們被他們包圍該怎麼辦?」在明白林玄仲是要做一件十分冒險的事情后,另外一名族人不由擔心地出聲問道。

「放心,只要我和林光耀他們穿上周吳兩家的服飾,至少脫身沒有問題。」話雖這麼說,不過林玄仲也不敢保證到底會不會有危險,只是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到現在,眾人也算是完全明白了林玄仲的計劃內容。

先是分兩路夜襲周、吳兩家府邸,然後由林玄仲和林光耀等人分別扮成周、吳兩家的人,在合適的時間出面離間周、吳兩家與李家的關係。等到三家內鬥,正好營救林滄海等人。

現在事不宜遲,林玄仲趕快讓四名負責傳遞信息的人換上周家和吳家穿的衣服,跟著林玄仲自己也和林光耀等人同樣換成這樣的衣服。再繼續交代林家高層一些事情后,林玄仲同林無憂等人一起出發。

路上,林玄仲不忘交代負責夜襲的林家高層一些事情。如果因為周、吳兩家有很多高階武修坐鎮,導致夜襲失敗,他們依舊要第一時間從城南、城北兩處出城,再到東城外與林家的隊伍匯合直接沿著東面遠逃。

本來對於夜襲並不抱多大希望的眾人,在聽到林玄仲的最後指示后,也算完全明白林玄仲打算。一干林家高層和林無憂都能想到一旦他們失敗,那麼營救林滄海的計劃基本作廢。到時候林玄仲強行帶人營救,後果可想而知。

不過事已至此,眾人都已經沒後路可退。既然要鋌而走險,那隻好不遺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