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聖君!」

「轟、轟、轟」

頓時,一群實力強大之人飛出大營,沖向諸葛巡天布置地大陣。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

……



不到半個時辰,便有人開始敗陣,被陣法釋放出來的能量所傷。

更有人因為一著不慎,命喪陣中。

「這是什麼陣法,為何如此厲害?」

許多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眼中一沉,面子上有些掛不住。

更有人在想,若是由自己來破陣,是否也會是同樣的結局呢?

無論那些闖陣之人是死是傷,六道自始至終都沒有太過關注。

此時六道的目光都在這個陣法,在布陣之人身上。

「如此人才,就這麼浪費在這裡,實在是可惜、可惜啊!」

六道看著雲層深處的諸葛巡天,忍不住嘆道。

「既然聖君垂憐,何不將此人收為己用?」黑蓮聖主問道。

「此事不急,先看看!」六道擺手道。

「這是什麼陣,居然困住了如此多的強者?」

幾個時辰過去后,白驚仙忍不住叫道。

「此為諸葛八陣,是我諸葛世家流傳下來的一種古老陣法!」一旁諸葛青雲說道。

「諸葛八陣?」

石柱眼中一凝,看向諸葛青雲問道:「此陣非常厲害?」

「厲害的是布陣之人!諸葛八陣雖然傳自上古,但每一代傳人領悟出來的東西都不一樣,發揮出來的威力也不相同。」諸葛青雲鄭重回答道。

「哦?看起來,諸葛兄對於此陣似乎非常熟悉!」

「此陣,可能破否?」石柱看向對方問道。

億萬首席,請息怒! 「此陣乃是家主所布置,我並沒有必勝的把握!」諸葛青雲搖頭道。

「既是如此,那就暫且先看看!」石柱說道。

「…」

兩日之後,幽泉聖朝這邊依然沒有人能夠破陣!

「如何了?」

大帳內,石柱看向白驚仙問道。

「這都兩天了,還是沒有人能夠破陣!」白驚仙搖搖頭道。

「而且這兩日,大陣威力似乎有所增強,死傷的人越來越多了。」白驚仙擔憂道。

「白兄此言過慮了!諸葛八陣雖然強大,但也並非無人能破。」

「在這大營中,就我所知道的,就有幾人能破此陣。」一旁蘇善出言安慰道。

「是嗎?」白驚仙有些狐疑。

「當然,我豈會拿大家的性命與你開玩笑。」蘇善認真說道。

「嗯,但願吧!」

白驚仙輕聲道,顯然心中還有些懷疑。

蘇善搖頭笑笑,並未糾結此事。

「諸葛兄,兩日時間過去了,不知你可曾相處破陣之法?」石柱看向一直沉思中的諸葛青雲問道。

「雖無絕對的把握,但可一試!」

「不知盟主,可願陪我賭上一局?」諸葛青雲看向石柱問道。

「賭?怎麼個賭法?」石柱說道。

「就賭你的運氣!我認為,有盟主在此,諸葛八陣必破!」諸葛青雲說道。

「賭?這也太兒戲了吧?」白驚仙驚叫道。

也難怪他會如此緊張,須知這兩日來已經有許多人在諸葛八陣中吃了大虧。

這些死傷的人,實力也不弱,然而嘗試了各種辦法,依然無法破陣。

此刻諸葛青雲居然拿石柱的氣運做賭注,這讓白驚仙如何忍得了?

這要是一個弄不好,那就可能引火燒身,像其他人一樣命喪在陣法之中了!

「諸葛兄,你還真是看得起我!」

「不怕告訴你,我對陣法根本就一竅不通!」石柱看了眼大驚小怪地白驚仙,對諸葛青雲說道。

「我只需要盟主為我準備好幾個人手,便可破除外邊的陣法!」諸葛青雲說道。

「哦?」

石柱凝神看向對方,發現諸葛青雲目光微沉,好似智珠在握。

就算沒有絕對的把握,應該也有很高的勝算了。

這麼一想,石柱決定答應下來。

「既然如此,那就讓諸葛兄試上一試!」

「不知諸葛兄,需要哪些人手?」石柱問道。

「走,我們出去說!」諸葛青雲說道。

然後,天盟眾人便出了大帳。

大營內,許多人都是好奇地看著正在忙活中的石柱等人。

「唉,又是一批送死的!」有人忍不住嘆了口氣。

「你怎麼知道?我看那人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說不定這次就成了呢!」

「是嗎?要不要賭一局?」

「賭就賭!」

「…」 「走吧!」

大營內,石柱一聲輕喝,便帶著一批天盟之人飛上去。

眨眼,便消失在眾人面前。

「聖君,您說這小子能有這個實力破陣嗎?」

黑蓮聖主看著剛剛入陣的石柱等人,開口問道。

「不好說!此次身上藏有大秘密,就連我也無法看清。」六道搖搖頭道。

諸葛八陣內部,眾人一進來,便陷入十萬大山之中。

四周群峰遮蔽,深不可測。

就算是修行者的精神力量,也無法深入太多。

「諸葛兄。」石柱看著前方茫茫無際的群山,朝旁邊站著的諸葛青雲喊道。

「這是諸葛八陣之中第一陣,坤陣!」

「對面山河成風,勾連成一片,雄壯天地。」

「即便是隔著很遠一段距離,也可以感受到山川大勢。」諸葛青雲說道。

經過諸葛青雲這麼一解釋,眾人都是紛紛點頭。

的確,就算是現在,也有一些人感覺到不舒服。

只因對面山河太過雄壯,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宏大,讓天盟等人心中不喜。

「諸葛兄既然識得此陣,可有破解之法?」石柱問道。

「早便聽聞天盟之中,有天神血脈。」

「盟主,此事可當真?」諸葛青雲看向石柱,餘光卻是瞥向一旁的周拜天。

「確有此人。拜天!」石柱點點頭,朝周拜天喝道。

「盟主!」周拜天走了過來,朝石柱恭敬一禮。

「諸葛兄說的這人,就是拜天了。」石柱介紹道。

「果然是天生神聖,血脈強大,有天神之姿!」諸葛青雲仔細打量了一下周拜天,開口誇讚道。

或許是因為近來修為增長,所以周拜天的身軀有拔高了許多。

此時周拜天身軀已經接近一丈八,一身肌肉更是暴凸而起,看上去充滿了力量。

有這樣一尊堪比神佛的肉身站在這兒,會讓人忍不住產生一種天然的親切感和安全感。

也因此,天盟之中許多人都喜歡周拜天這個大管家。

「諸葛公子謬讚,在下愧不敢當!」周拜天看向諸葛青雲抱拳道。

「哎,拜天兄弟實在是太過謙虛了,以你的能力破這坤陣,真是再合適不過了!」諸葛青雲說道。

「諸葛兄…」石柱看向諸葛青雲,欲言又止。

石柱其實想說的是,以周拜天如今破天境巔峰的實力想要破此陣實在是難如登天。

諸葛青雲自然明白石柱的意思,不過還是以眼神制止對方。

「拜天兄弟,你覺得如何?」諸葛青雲再度看向周拜天問道。

「一切遵從盟主號令!」周拜天看向石柱道。

「盟主你看…」

「好,那這第一陣就交給拜天你了!」

「不過切記不可魯莽行事,一旦事不可為就趕緊退下,不要逞能!」石柱權衡一番之後,便答應了下來。

「盟主放心,屬下一定竭盡全力破開此陣!」

周拜天對石柱一禮,然後一臉剛毅地朝對面群山走去。

看周拜天那神情,分明是決定以力扛陣,決定用自己這一身血肉之軀破開陣法。

「………..」

看著決然離去地周拜天,石柱幾次想要叫住對方,卻都被一旁諸葛青雲給攔了下來。

「諸葛兄,你明知道拜天實力有所不及,為何還要讓他破這第一陣?」石柱看向諸葛青雲不解道。

「莫非以石兄的眼力都沒有看出來,其實周拜天身上擁有很強大的力量嗎?」諸葛青雲意外道。

「此話怎講?」 總裁的掛牌正妻 石柱問道。

「當初一滴神血已然重生,如今的周拜天擁有了天神之軀,實力今非昔比!」

「只可惜,對方空有一身力量卻無法發揮出來,所以這才高不成低不就。」諸葛青雲說道。

「這跟他破陣有什麼關係?」石柱說道。

「關係可大了!此刻的周拜天體內就像是蘊藏了一塊巨大的寶藏,而眼前這坤陣就是打開他身體寶藏的鑰匙。」

「只要他能夠破開此陣,便可以釋放出肉身潛力,以力破天,成就天神之位!」

「到時候,我天盟就會擁有一位堪比天神一般強大的大高手。」

「說到這個,我還要提前向石兄你恭喜了!」諸葛青雲看向石柱,拱手道喜。

以諸葛青雲的智慧,自然看得出來周拜天對石柱的絕對服從,簡直是奉若天神。

因此,他在這提前恭喜也不算什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