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在原地毫髮無損。

「嘩!」

四面八方,大大小小勢力的人,境界震驚沸騰。

「這小子居然把刀魔四階神兵上的神通都擋下了!!!」

撼天宮一方的魁梧青年瞪大了眼睛,剛才刀魔那一刀是同樣身為四階強者的他都要全力抵禦的神通,許辰一個新人居然給擋住了?!

實在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

「該死的!」

刀魔突然怒吼,整個人猶如發狂一樣盯著許辰,此刻在不顧什麼神通和招式,提起黑刀朝著許辰瘋狂衝去:「螻蟻一樣的小子,我今天撕了你!」 砰!

許辰和刀魔大戰。

兩人神通盡皆施展,沒有半點保留,交戰的浩大威勢驚天動地,恐怖的巨力讓附近空間不斷搖晃。

只見刀魔勢不可擋,一柄魔刀在手彷彿可以切割一切,種種神通毀天滅地的砸在許辰身上。

許辰借羅生印記施展本命神通不斷抵擋,漸漸落入下風。

畢竟是底蘊不足。

「嗤啦!」

在許辰青黃不接之際,刀魔的魔刀狠狠插進許辰背後,貫穿身體而過。

「給我死!」

伴隨刀魔瘋狂的吼聲,許辰鮮血狂灑,慘死空中。

「嗡!」

全場頓時陷入安靜之中。

看著空中的刀魔,卻沒有了往日的崇敬,人人神色複雜。

刀魔是一代人中的最強最天才者,昔日的三階第一人,如今的四階強者,一直以來從未有人能撼動他的地位,結果今天居然被一個剛晉陞到三階的新人挑戰,而且經歷了一番苦戰才取得勝利。

毫無疑問,如果刀魔沒有提升實力,依舊是三階強者的話,他三階第一的名頭很可能就被許辰取締了。

如此看來許辰乃是比刀魔天賦還要傑出的天驕,假以時日必然可以超越刀魔!

換句話說,刀魔的地位要被撼動了。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都給我回去!」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刀魔突然低喝,周圍人的目光他自然看得懂,因此他格外惱怒,大手一揮,閃身消失。

無雙宮的人面面相覷中相繼離開。

「嘩。」

原地的人頓時沸騰。

「無雙宮這次大失顏面啊。」

「不僅損失了幾個三階的天才強者,連刀魔的地位都被人挑戰了,嘖嘖。」

「說起來,那個許辰也太強了……他那種奇怪的能力是怎麼來的?」

妖宮一方。

妖青等一群人都是看向中間一個妖異女人,面色複雜。

妖異女人眼光流轉間開口:「真是一個有趣的新人,進步也太大了。」

「大人,許辰如此天賦,我們是不是應該把他爭取過來?」

「不錯大人,這許辰正好和無雙宮有怨,而且天賦如此之強,把他爭取過來,這對我們的好處實在太多了。」

一行人開口。

妖異女子點頭,隨即輕笑:「我倒是與你們的觀點相反,與其留著這小子,還不如與無雙宮一起滅了他來的好。」

「滅殺他?!」妖青一驚:「為什麼?!」

「又不是沒邀請過,爭取不到他的,既然爭取不了還不如把這麼大一個威脅清理掉來的好,畢竟現在天下的局勢已經夠亂了,如果這小子有一天徹底崛起,又萬一與我妖宮利益有所衝突的話可就收拾不了了。」

妖異女子淡淡道:「既如此,還不如趁著無雙宮在對付他的時候,賣無雙宮一個情面,咱們在暗中幫襯他們一把,如此一來既能省力,還能得無雙宮一次好處,百里無一害,何樂而不為?」

她平靜的聲音中有一絲冷漠。

妖青聞言不由焦慮:「可,可是我們和許辰本就沒有矛盾,甚至還有一些善緣,如果要幫無雙宮殺了他,是不是……」

「該說的我都說了。」

妖異女人淡淡揮手,轉身離去道:「就這樣辦吧,派人盯著他們和無雙宮的來往,有機會就執行。」

她很快消失。

妖青萬萬不能理解的看著她的背影。

一旁的妖十三拍了拍妖青的肩膀道:「你還不明白啊,大人的意思是她不允許我們這顆世界樹上再有許辰這麼天才的人存在了。」

「你的意思是,許辰的存在可能影響了她的一些利益?」妖青瞪眼。

「誰知道呢。」

一群女人相繼離去。

撼天宮一方。

魁梧青年看著刀魔離去的背影,冷漠一笑,然後抬手在臉上的鬍渣上摸了起來:「真的有意思起來了啊。」

「大人,我們要不要去爭取一下那個許辰?」後面幾人開口。

按照魁梧青年一開始的說法,許辰如果有潛力的話他們就爭取過來。

「不急。」魁梧青年擺手,淡淡道:「誰都不要接觸許辰,就這樣給我看著,隔岸觀火。」

「我們不幫他了?」

「問這麼多做什麼,我說什麼你們照做就是,走了。」魁梧青年身形一閃,消失離去。

原地眾人依舊在沸騰。

幾乎是一天之內,許辰的名字,以及他今天和無雙宮前後的兩場大戰傳遍了整顆世界樹。

在這期間,有無數大大小小的勢力朝著許辰拋出了橄欖枝。

本來眾人以為三大宮中其他兩宮會有大動作來爭搶許辰,結果三大宮卻是罕見的沒有任何動作,沒有一方出來招攬許辰,大大超出意料之外。

……

世界樹底下。

許辰四人碰頭。

藏神等人一臉凝重之色:「三宮現在的態度很詭異啊,許辰,這群人怎麼想的,無雙宮也就算了,妖宮和撼天宮怎麼還不來招攬你?要知道你現在表現出來的天賦可是超越了刀魔。」

「這還不明白?」刀坤搖頭:「許辰的天賦已經遭人嫉恨了,超過了一些人能掌控的程度。」

寵妻無度之強娶世子妃 「是這樣。」

許辰點頭:「這樣也好,無雙宮不動,其他兩家也就不會妄動,想來我們暫時能有一段平靜的時期。」

「也是,現在無雙宮只有刀魔能是你的對手,其他人拿你也沒辦法,而你只要不答應和刀魔上戰台,那一時半會咱們是不會出什麼事的。」刀坤點頭。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閉關修鍊,先避世一段時間,等實力再度有一次提升后就能不懼眼前的這些麻煩了。」許辰看向了藏神。

三人道:「你想要晉陞到四階?你現在距離四階的確不算多遠了。」

「不只是四階,還有五階。」

許辰摸了摸手上的戒指說道,眼中有一絲冷光閃爍。

剛才和刀魔一戰,真實的結果其實應該是刀魔死,不應該是他許辰死的。

不過他藏了一手,來自超五階法則戒指上的新神通,他晉陞三階之後這枚戒指也誕生了新的神通,若要動用,他足以做出驚世之舉滅殺刀魔。

只不過他剋制住了。

不管什麼時候,藏一些底牌是很有必要的,就像今天的事,哪怕他最終還是被殺了,但這依然讓他站在了風口浪尖之上。 相反的。

如果結局是他把刀魔殺了,這樣不僅得不到任何好處,反而可能激起所有人的敵視,而且把全部底牌都暴露掉,這就是得不償失了。

「只有我到了五階,我們才能真正安穩下來,擁有足夠的話語權。」

許辰鬆開摩挲戒指的手,眼中有一抹自信閃爍。

有這枚法則級神器在手,以及他強悍的本命神通,他有信心保證自己在晉陞到五階后能在五階內無敵,甚至面對五階之上的法則級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只有到那時候才能不用顧慮世人冷眼。

「那就全力提升實力吧。」藏神挑眉興奮道:「現在我們都到了三階後期,完全可以去世界樹中心城大幹一場!」

「是啊,以許辰的實力我們幾乎可以完成越級任務了。」刀坤看向許辰,示意許辰有沒有問題。

許辰點頭:「我們四人聯手的確可以接受四階的任務來試一試。」

他對中心城也有了解,其中有許多獎勵豐厚的機會,這些機會都以懸賞任務的形式分列出來,從三階任務開始,到四階、五階的任務分別被稱為普通任務、稀有任務、傳承任務。

三階一律是普通任務,獎勵也比較普通,都是按照三階強者的要求來分配,價值大約在百萬大道左右。

四階一律是稀有任務,獎勵已經算是豐厚,價值一般都在千萬大道左右!

按照許辰一行人現在的修為,只要完成一個四階稀有任務就足以全部突破到四階境界!

至於五階的傳承任務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了,很少出現,但一旦出現,獎勵最少都是一億大道的價值起步,有時候連法則級強者都會動心爭取。

「四階稀有任務,嘖嘖,快走吧,我有點迫不及待了。」

藏神搓了搓手。

「既然許辰說了可以試試那我們就去試試。」刀坤神色中同樣顯露興奮。

一旁的流雲都是暗藏激動,稀有級的四階任務,這種任務一直都是高階強者的專利任務,他們現在已經有可能要完成了?

「這樣,我們先來說一下,這次的稀有任務我們只求大道,不求別的獎勵,如何?」

許辰走之前說道。

稀有任務的獎勵價值差不多,但類型很多,有獎勵神器的,獎勵神通的,甚至還有的獎勵是重要信息,這麼多種獎勵之中許辰別的都不圖,他只圖大道。

「當然了,現在咱們的當務之急就是提升大道硬實力,實力提升起來了,再去求神器才是正道。」藏神道了一句。

許辰滿意點頭,一群人很快到了世界樹的中心城。

這是樹中世界。

天地間到處漂浮者白色和綠色的光點,中心是一片巨型木建,周圍有旋轉樓梯,一層托著一層,每一層上都有一座實木建築,不斷向上,望不到頭,這些建築多是緊閉門戶,從內而外散發一種懾人的威壓。

「這些全都是五階強者的居所,也是世界樹上每一根枝幹的管理者,不要打擾。」

刀坤解釋道。

許辰一行人點頭,然後不斷向上攀升,也不知道爬了幾百層后,眼前終於豁然開朗,視線變得廣闊起來,

這是一座巨大的木城,很開闊,人聲鼎沸,建築密集,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繁華都城。

「到了,這就是中心城了,咱們去找任務。」刀坤引路。

許辰等人在城內繞行半天,幾乎繞了一個圈也沒有發現四階的稀有任務。

城內有集中在一起張貼任務的殿宇,叫做懸賞大殿,但懸賞大殿常年被無數人盯著,一旦出現稀有乃至傳承任務第一時間就會被人發現,轉而告知高階強者將任務領取。

可以說懸賞大殿中的任務除非是運氣好,不然好的任務一般是碰不上的。

想要找到適合的任務,除了去懸賞大殿外也就只剩下在城內碰運氣,城內有很多強者也會發布一些私人任務,獎勵同樣很豐厚,只是很難尋找。

許辰又繞了幾圈,還是沒有收穫后一行人找到客棧暫住,等候機會。

合適的任務是很難尋到的,往往需要一段世間的發掘,又需要一段時間的準備,到最後也未必能完成,不然的話人人都會去接取任務,又哪裡會去辛苦的獵殺災星。

又過幾天。

中心城忽然騷動起來。

人人朝著懸賞大殿飛奔而去。

「出什麼事了?」

許辰挑眉,看著情況怕不是出了什麼了不得的任務?

「去看看。」

一行人很快上路。

懸賞大殿里裡外外都被人群包圍,數不清的人在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這是……」

許辰一行人抬頭看去,目光落在懸賞大殿的正面大榜上,面面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