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魔盒與不普通塑料盒?」周堂原看著眼前詭異的畫風,他永遠跟不上系統的節奏。一個盒子的名字如此霸氣側漏,另一盒子的名字,算了,周堂原不想吐槽。

周堂原取出一株韭菜綿綿蛇,剪頭去尾,只留下中間段,廢料直接扔進不普通塑料盒。然後用一根竹籤,把韭菜綿綿蛇從頭到尾串起來,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餘光一撇不普通塑料盒,廢料已經消失不見。

「很好,果然不普通,這很系統!」

周堂原已不願意深究系統是如何把廢料變沒有的,在系統身上,一切不合理的事情都會變得合情合理。

燒烤架下面,有四個隱藏的按鈕,分別是大火、中火、小伙、關閉。

周堂原點擊了中火按鈕,架子下的炭火立即燃燒起來。

「又是黑科技!」

【系統所選木炭,自然不是普通貨色。百年變異梨木,經過千年碳化,中間加入各種珍稀藥材,素有「一兩黃金一兩系統炭的說法」。木炭燃燒起來,曠日持久,無色無煙,並且散發出淡淡的清香。此種香味,能夠增強人類腸胃蠕動,從來提高食慾。】

周堂原手腳麻利地在燒烤架上刷上油,把串好的韭菜綿綿蛇放在架子上。

翠玉一般的葉子陡然活了過來,拚命地敲打著燒烤架,周堂原被嚇了一跳。但竹籤也有一股魔力,牢牢定住它。

「看我系統刷!」

周堂原取出刷子,點蘸燒烤辣醬,在葉子上輕輕一刷,葉子立即停止掙扎。周堂原心裡計算著時間,不慌不忙給它翻身。

一滴墨綠的液體,從韭菜綿綿蛇的葉子中流出,滴在炭火上,立即被燒為虛無。

周堂原長舒一口氣,那滴液體,就是韭菜綿綿蛇的毒液了。

逼出毒液,大功告成。別看周堂原輕鬆異常,實際上每一步都嚴格遵循系統標準,材料的尺寸、步驟的時間、刷油刷醬的面積都要嚴格控制。

這,就是靈廚存在的意義!

變異后的世界,所有的變異食物都含有不可控制的毒素。只有經過靈廚加工處理的食物,才能夠正常食用!

周堂原看著即將完工的清脆綿綿,眼睛放光,忍不住自我激勵:「我,註定要成為食物鏈頂端的男人,成為廚神的男人!」

【有信心,是好事!不是我打擊准宿主,腳踏實地才最重要。另外,我似乎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系統又出來刷存在感了。

「糟糕,我的燒烤,我的清脆綿綿!」

【很遺憾,第一次製作失敗。請准宿主支付成本費,其中包含材料費、炭火費、醬料費、竹籤費、攤位費。】

「等會,系統,你讓我捋一捋,材料還要收錢,攤位費又是什麼鬼?」

【材料都是系統辛辛苦苦淘來的,當然要收取費用。另外本移動餐車為合法餐車,為了疏通鵝城餐飲協會,辦理營業執照,系統花了大價錢,准宿主必須為此買單。】

「我……」周堂原攤開手,「我一沒信用積分,二沒錢,你說怎麼著吧?」

【公元3500年,7月8日,准宿主欠系統2信用積分,請於三日內還清,否則所欠信用積分翻倍。】

「你這是高利貸,高利貸違法你知道不?」

【系統是很人性化的,只有練習的時候,才會收取准宿主成本費。正式營業,賣給顧客的產品,是不用准宿主收取成本費的!】 郭雲龍一拳打在醫生的臉上,大吼道:「你要鋸我兒子的腿?!」其他醫生見狀趕緊上來拉架。

「郭總!這是唯一的辦法,您一定要儘早做決定。否則,傷口一旦感染,很可能會影響到上身!」

郭雲龍仰頭閉目,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

他,早已昏昏欲睡。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辦公室里仍舊只有他一個人,但是外面的嘈雜聲仍在繼續。

正覺得肚子有點餓的時候,門被打開,走進來一老一少兩名警察。年輕的警察瞥了一眼,年長的一個連看都沒看。兩人坐在了辦公桌后。

年長的警察,拿出筆和紙,冷聲道:「現在給你錄口供,說吧。」

張北羽想了一下,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一遍。說的就是從他進二班教室開始,打人的這一段。他一邊說,警察一邊寫。

等警察寫好之後又問:「你為什麼要打郭悅?」張北羽又把之前立冬家房子被燒和王子被下藥的事情說了出來。

「我覺得郭悅做的太過分了,所以想給他一些教訓。可是當時情緒當激動,沒想到鬧成這樣。」張北羽逐漸清醒過來,他心想,反正要判,判得輕一些總比判得重好。

可是在他敘述這段過程的時候,老警察並沒有記錄。等他說完了,老警察點了點頭,提筆在紙上寫了起來。

一邊寫,他嘴裡還一邊說:「因郭悅在校表現出色,深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張北羽因此心生妒忌,久而成怨,再加之其有嚴重暴力傾向,最終導致毆打郭悅致殘。」

張北羽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拚命的晃動手銬,「不是!!這算他嗎什麼理由!你是警察!你怎麼能顛倒黑白!」

坐在對面的小警察抬頭瞄了一眼,輕聲說:「這樣不好吧…雖然張北羽有錯。但他剛剛說的,那個郭悅給同學下藥,找人燒同學的房子,這些事情我們要不要…」「閉嘴!」

老警察低喝一聲,狠狠瞪了他一眼,「這事郭雲龍在上面壓著,你要是想當英雄,想維護正義,就去找他啊!」

小警察潺潺的瞄了兩眼,最終低下頭沒有說話。

等筆錄做好,老警察看著張北羽問:「簽字么?」「簽尼瑪!」聽他這麼罵,老警察也不生氣,在紙上又寫下一行,「犯人拒不配合,以按手印方式承認上述情形的真實性。」

接著,他拿著印泥走到張北羽身邊,硬生生掰開他的大拇指,按下印泥,再按在紙上……

警察得到了想要的,就離開辦公室。

張北羽不停的大罵:「打郭悅的事我認!怎麼判我都沒意見!但是郭悅呢!他犯下的事你們就不管!我**們媽!」

「來人啊!老子要報案!」「你們都拿了郭家的錢!你們不配做警察!」

無論他怎麼罵,都沒人來理。漸漸地,飢餓感和倦意席捲而來,他不知不覺的又閉上了眼睛,慢慢睡去。

……

也不知過了多久,張北羽突然感到一陣徹骨的寒意。 重生空間嬌嬌女 冰冷使他猛然驚醒,睜大了眼睛。

他立刻意識到自己竟然在一片無際的大海中。他只能不停的揮動四肢,海水將他緊緊包圍,冰涼的海水好像要鑽進他骨子裡,讓他身體不停的打顫。

層出不窮的黑暗將他吞噬,恐懼和無助充滿。張北羽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不見半點光亮,烏雲滾滾壓下,像是一張血盆大口,要把他吞掉。

驚恐之餘,空中突然閃出一片白熾,「轟隆!」一聲,一道閃電破空而落。緊接著,本是平靜的海面變得異常洶湧,暗流交融,巨浪滔天。

張北羽的身後不斷有海浪捲來,他害怕極了,揮動著雙手向前遊動,嘴裡一直「啊啊!」的大叫。

張北羽就在這片無盡而又黑暗的海面,漫無目的的遊動,沒有方向,不知疲倦,可他心裡清楚,早晚有那麼一刻,自己會死在這裡。

如同他在那條布滿荊棘的路上行走,沒有方向,不知疲倦。那條被稱之為「黑道」的路。伴隨他的只有迷茫的思緒和渾濁的景象。

游著游著,前方一個大浪迎面打過來。黑色的海水翻立而起,如同一堵牆擋在張北羽面前。這堵牆不但攔住他的路,更慢慢的倒下來,要將他壓垮。

眼見海浪鋪天而來,張北羽掙紅脖子大叫道:「不!」可是海浪已經打下來,冰冷的海水滴在他臉上,讓他的意識越來越清晰,雙眼聚焦在海浪之上。

海水漸漸明亮起來,天空的烏雲被一道強光射穿。光束照耀著張北羽,讓他的視線更加開闊。

海浪逐漸變化,慢慢形成了一個圖形。張北羽的再仔細一看,那是兩張人臉。人臉的輪廓隨著陽光的照耀面而越漸清晰。

那是他的父親、母親。

……

「啊!」張北羽大叫一聲,醒了過來。他仍然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雙手被反銬在背後。剛剛,是個夢。可又不是個夢。

因為他看見自己的父母,站在眼前。

「爸…媽…」張北羽顫抖的聲音證明他此刻的激動。

張北羽的父親,一個比張北羽還矮了半頭的中年男人。年過四十,鬢角已經生出縷縷白髮。經歷無數風雨的臉上,布滿了許多細小的皺紋。

他看著張北羽,溫柔的眼神中帶著心痛和一絲絲失落。

張北羽的母親,盤著亂糟糟的頭髮,穿著樸素到不能再樸素的衣服。沒有用過任何護膚品的皮膚,因為常年的暴晒而乾裂。

母親眼睛里噙著淚水,手背緊緊貼著嘴巴,心疼的望著兒子。

「你們…怎麼來了?」張北羽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眼淚在眼圈在晃動。

父親輕輕嘆了一聲,「昨晚接到學校和警察的電話,我跟你媽連夜買了火車票就過來了。」

張北羽轉頭看了一眼,原來自己已經睡了一整夜,此時已是第二天的早晨。

「小北啊。」母親抽噎著蹲下來,雙手撫摸著兒子的臉龐,「告訴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不是個壞孩子,怎麼能跟人打架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周堂原淚流滿面,還未營業,已經欠債,關鍵接下來他還要繼續練習,勢必會欠下更多的信用積分。他咬緊牙關,全神貫注,眼若銅鈴,瞪著燒烤架,不敢絲毫分心。

分心的成本太高了!

終於,第二根清脆綿綿新鮮出爐。

看賣相,垂涎三尺。清脆的葉子宛若透明的碧玉,葉子上醬汁星星點點,像是在碧玉上鑲嵌了黃金。

陣陣清香散發出來,有果香味,有大自然的清新氣息,還有系統醬料散發的麻辣鮮香,挑逗腸胃,刺激味蕾。

「系統,我是成功了吧?」周堂原有些激動,咽了咽口水,又有些不確定。

【系統掃描中!】

【確認結果!】

清脆綿綿評價:韭菜綿綿蛇根部多剪了半厘米,燒烤翻身時,遲了零點五秒,色香味形意養,沒有一項達到滿分。食材生命能量保存百分之六十,勉強及格。

毒蛇系統再次上線,周堂原表示很憂傷。

【激活黑暗屬性,此種屬性,可以達到男默女淚的效果。不出系統所料,准宿主的廚藝天賦真是令人憂傷。】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系統,請不要打擊我!我覺得黑暗屬性非常了不起!」

【了不起?呵呵,是時候亮出大保健…….不好意思,說錯話了,是時候告訴准宿主真相了。系統每一道料理,都充分激發了食材中的生命能量。除此之外,平常人操作,有極大的可能誕生一個光明屬性。 冷帝在側吾恩寵無盡 這種屬性,要麼增加肌肉力量,要麼強化速度,要麼促進食材中生命能量的增幅。而黑暗屬性,系統的菜品一般不會激發。】

「所以,這是偶然想象。」

周堂原給自己打氣,然後連做三支。果然,不出系統所料,每根清脆綿綿都出現了黑暗屬性。

至於生命能量的保存,也在緩慢上升,百分之六十增加到百分之六十三。

【活了這麼久,從未見過如此不正經的天賦!】

「系統,清脆綿綿的黑暗屬性到底有什麼作用?」

【你嘗嘗就知道了!】

「系統,你沒騙我?」至於生命能量的保存,周堂原自動忽略,他認為,百分之六十已經很低了,所以他機智的選擇沉默,不然定會換來系統無情嘲諷。

【最偉大最正經的系統,怎麼會欺騙他人?】

周堂原冒著必死的決心,眼睛一閉,咬下一片葉子,然後再也沒停下來。連續四口,一擼到底,四串清脆綿綿就只剩下光禿禿的竹籤。

周堂原發誓,他從未吃過如此美妙的烤串。系統出品,必屬精品啊!

【准宿主,在下服氣。你居然連吃四串,嘿嘿嘿嘿……】

面對系統的怪叫,周堂原雙眼一黑,一種不祥的預兆油然而生。漸漸的,他的胃燒了起來,接著下半身燒了起來,內心也騷了起來。

臉部潮紅,內心燥熱。

「原來你是這樣的系統,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周堂原欲哭無淚。

【黑暗屬性,男默女淚,你懂得!】

周堂原氣的說不出話,只覺身體發燙,面紅心熱,慾望越來越強烈,可是無處發泄啊!

【系統提供降躁消飢丸一顆,信用積分5分,宿主要不要?】

周堂原冷冷咬著牙,「要!」

然後周堂原手中便多了一顆與真牛黃解毒丸一樣的黑色藥丸。

「內服還是外敷?」周堂原吃一塹長一智。

【都不是,只需要放在鼻子下面聞一下。】

周堂原一口老血,系統套路深,我要回農村。

系統坑你沒商量,一整顆藥丸,就聞一下,整整5分啊!

再見,系統!

不,是再也不見,系統!

系統坑是坑了點,藥丸的效果還是非常好的。周堂原賤賤的,不,是漸漸地恢復正常。眼不紅了,身體不燙了,心裡也覺得涼涼的。

能不涼涼嘛,又欠系統5信用積分了。

到目前為止,周堂原已經欠系統15信用積分。

周堂原化悲憤為動力,不願意說一句話,惡狠狠地準備著晚上出攤用的材料。

剪頭去尾,竹籤一串,動作行雲流水,遠遠看去,一個小胖子手舞足蹈,別有一番風味。

整整準備了兩百根,周堂原才罷手。

【准宿主,量力而行啊。準備這麼多,能賣的完嗎?】

「賣燒烤,有什麼難的,一晚幾百串不是問題。」周堂原信誓旦旦地拍著胸口,頗有一種指點江山的豪邁。

【那是普通燒烤,請准宿主看清楚菜單與定價再吹牛皮。】

周堂原一抬頭,餐車上已經張貼了一張菜單。

菜單精美,價格更加精美。 攻城掠妻 菜單上只有兩行字,第一行:菜品,價格(信用積分),第二行:清脆綿綿,10信用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