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千痕竟然敢傷害她!

千痕在看到尚卿的出現時,也突然慫了。

轉身就想跑。

卻發現自己渾身僵硬,似乎被什麼禁錮住了,完全動彈不得。

死定了……

僅一個夜晚之內,杜雲宗就經歷了被魔修偷襲、魔修被殺、長老重傷、驚現魔界之人等等一大堆事。

目睹了整個事件過程的吃瓜群眾們,在後來回想起來,還仍然是驚心動魄,歷歷在目。

最為震驚的當屬杜宗主。

他看到了魔修千痕連還手之力都沒有,被那個神秘少年輕易捏死。又看到了少年雙眼泛紅,頭生雙角,尖厲的四顆虎牙,瞬間將他變得危險而邪惡。

「你……你是魔!」

錯不了,只有魔才會頭生雙角,雙目透紅,周身泛著血霧。

尚卿不屑,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在看到其中一個人的時候眯了眯眼,「那又如何。」

杜宗主一下子啞口無言。

雖然正邪不兩立,那也只是存在於修仙和修魔的區別。立於兩者之端的,便是生而為仙,生而為魔。

魔同仙一樣,天生地養,擁有強大的能量,所以塵世間魔仙之少,少到不知其蹤影。傳說仙在天,魔在地,人在塵世間。意思就是仙在天之上,魔在地之下,唯有人在天地之中。

魔修墮魔,是由上至下,是逆修而行,所以才為正道所不容。可若是生而為魔,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

所以,尚卿所言,的確是將杜宗主難倒了。

讓杜宗主緊張的是,自己的女兒還在對方懷裡啊!

「女兒……你,你將我女兒還來!」杜宗主氣的發抖,他已經無法思考杜三天是如何從九幽閣中出來的,此時杜三天的生命安全才是他最為緊要的事。

尚卿舔了舔唇角,現出原形的他做這樣的動作竟然格外的誘惑和妖孽。

「我的女人,自然是我自己來救。」

把杜宗主給氣的呀。

名校養成系統 「什麼你的女人,那是我的女兒!」

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他的女兒怎麼就變成別人的女人了?他怎麼就不知道呢?

尚卿:「她沒跟你說過,她已經被我打上了魂印了嗎?」

杜宗主:「什麼魂印,你不要亂說,你……卧槽!」

「杜三天!!!」

「咳咳咳……」蘇眉虛弱的咳出聲來,沒想到尚卿居然這麼不要臉的在大庭廣眾之下把他們的秘密說出來,這下她都不知道怎麼裝死了。

只能嚶嚶嚶地裝疼:

「哎喲哎喲我好疼我好疼,我快支持不住了……」 杜宗主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帶一個魔帶走了。

杜雲宗驚現純魔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來。

同時傳出來的,還有這個魔的美名。

說他雖是陣營不同卻是心好,若不是他以一己之力碾死魔修千痕,那麼遭殃的,一定就是杜雲宗的天才,沈音了。

這件事,也由後來出現的沈音做了證明。

當夜,尚卿在察覺到魔修氣息時,先一步到達沈音的院落將她帶走,隱匿氣息,這才使得魔修千痕找不到沈音之所在。

這真是一個充滿了正義感的魔啊!

在聽說了杜雲宗的宗主千金和這個魔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之後,他們紛紛向宗主表示祝賀。

「杜宗主,恭喜恭喜啊!令千金果然不是平凡之輩,相信貴宗很快就要有大喜事了。」

「杜宗主真是虎父無犬子,就連千金都是這等俠義之輩。尚卿有才有貌,與令千金真是天生一對啊……」

「雖說尚卿是個魔,卻也不見惡名只揚美名,我想也是令千金一身正氣感染了他,杜宗主真是教女有方,我等佩服,佩服……」

……

杜宗主聽了以後簡直都懵逼了好嗎?

你們說的這是他女兒嗎?他怎麼覺得不像呢?

杜三天要是能夠安安穩穩的做個千金大小姐,他這個當爹的做夢都能笑醒!

可這些都是過來跟他賀喜的道友,他也不好拉下臉來把人家趕走不是,只能黑著臉應付:

「呵呵呵……過獎過獎。」

臉上笑嘻嘻,心裡媽賣批。

杜三天什麼時候跟一個魔勾搭上了,他竟然一點消息也不知道!最後還是沈音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他的。

杜宗主氣的都快炸了。

奈何尚卿修為太高,氣息藏匿太好,他也不知這兩人究竟躲到哪裡去了!

這些都不是重點。

把賀喜的道友打發走以後,杜宗主懷著一顆沉重的心情去了第二峰。

杜雲宗所在山脈的第二峰是清冽所在地。

那天晚上清冽與千痕對戰受了重傷,奄奄一息。全靠杜雲宗的靈草仙丹救回來的,直到現在都還沒清醒。

清冽是杜雲宗修為最好悟性最高的長老,清冽出事,那就是杜雲宗的大事!這也是杜宗主為什麼遲遲找不到蘇眉的其中一個原因。

由於清冽昏迷,沈音只得暫時寄在杜宗主門下。沈音既乖巧又懂事,還上進,修為天賦還特別好,總算給了杜宗主不少安慰,火氣也沒那麼大了。

但依然無法澆滅杜宗主想把逆女揍一頓的心。

去往第二峰,比宗門裡別的山峰都要冷清,清心寡欲,孤高冷傲,正如清冽的性格一般。

此時的清冽,正躺在內殿的床上,面無血色,脆弱得不似存活。

沈音跟著杜宗主一起來的,看到自己的師父竟然這般模樣,她不免感到自己是如此渺小。

枉她還以為自己活了兩世,定然能夠從魔修手裡逃出來,沒有想到就連師傅對上的魔修,也會重傷不醒。

可見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可笑。

好在,魔修已經被尚卿殺死了。 「師父……」

沈音低下頭,因為經歷了自己兩世的一個大劫,她在鬆了一口氣之餘,越發意識到自己的能力不足。

清冽靜靜的躺在床上,少了醒來時凜冽攝人的寒氣,顯得平易近人許多。

杜宗主又給他查看了一遍,發覺清冽的情況已經一天天好轉,心頭的石頭才穩穩放下,「再過幾日,你的師父大約就會醒過來了。」

「多謝宗主。」 不浪漫的愛人 沈音抿了抿唇,突然又想到前幾日被尚卿帶走的杜師妹,音訊全無,也不知道宗主會怎樣處理杜師妹的事情。

想起杜師妹,沈音的心情也很矛盾。到底也是奮不顧身救她的恩人,沈音想了想,還是決定為杜師妹求情。

「宗主可有杜師妹的消息?」沈音試探著問了一句,暗暗觀察宗主的神色是否有變化。

在提起蘇眉的時候,杜宗主先是一愣,隨後憂惱參半,「別跟我提這個逆女,實在是太不像話了!也不知道那個尚卿帶她去哪,對她如何!」

沈音:……

杜宗主的關心真是與眾不同啊,難怪杜師妹想要躲著他呢。

「也許……也許杜師妹,是在想著怎麼向你解釋這件事情呢。」

沈音底氣有點弱,說實話她對杜師妹本身也不是很有信心,只是出於同門情誼,不想杜師妹和宗主之間誤會加深,才想化解兩人的矛盾。

杜宗主一臉憂鬱。

「如果那死丫頭也像你這麼懂事就好了。」

沈音:……

這……

如果杜師妹也像他一樣,恐怕杜宗主也不會那麼寵愛杜師妹了吧。

雖然宗主嘴上沒說,可她卻是能看出來的。如若宗主沒有寵愛杜師妹,也不會贈給杜師妹極品法器,就連他自己都追不上。大概宗主也是想到依照杜師妹的性子,肯定會惹出大麻煩,所以才會提前為她準備好便於逃跑的法器。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微微一笑,「宗主對杜師妹如何,我想她的心裡肯定也是有數的。雖尚卿法力強大,但始終是個魔,杜師妹的傷,許是尚卿也沒有辦法,所以才會耽擱這麼久。」

「不過尚卿這樣緊張杜師妹,一定會全力醫治好她的。」

這番解釋也有道理,杜宗主的眉頭果然皺得沒有那麼厲害了。

「唉……」

……

而此時正被幾人念叨的蘇眉,被尚卿帶到他的老巢里喝咖啡……呸。

看一群美女跳舞。

尚卿不但是個魔,還是個魔尊轉世。

但這幾千年來也沒什麼神魔大戰魔尊被殺的傳說,他這魔尊怎麼就轉世了呢?蘇眉一邊看著妖嬈美艷的魔界美女跳舞,一邊向尚卿提出疑問。

尚卿的回答是——他太無聊了。

蘇眉:……

大兄deì,你很任性啊!

「所以,我現在該叫你幾百萬歲的祖宗前輩,還是該叫你十五歲的小弟弟?」

因為是自行轉世重生,這也不難解釋了為什麼尚卿作為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就會有這麼渾厚強大高深莫測的修為了。

尚卿嘴角一抽,瞬間有種想掐死這個女人的衝動。 時間倒回幾天以前。

蘇眉受了重傷,尚卿憤怒之下碾死了魔修千痕。然後抱著蘇眉騰空而去,直徑來到了自己的老巢。

蘇眉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一個邪里邪氣的少年變成一個狂傲不羈的魔尊,一腳踹開魔殿大門,呼來屬下為她醫治。

屬下們看到這麼個弱雞女人被他們的魔尊抱在懷裡都懵逼了。

魔尊大人你到底在搞什麼?

呸。

「魔尊大人,這女人又不是魔,俺們不會醫治她啊……」屬下惶惶不安。

蘇眉一直在懷裡嚎著:

「哎喲卧槽、你特么居然是個魔尊,哎喲卧槽,疼死老娘了……」

尚卿黑著臉,也不知是被蘇眉吵的,還是因為沒能找到醫治蘇眉的方法。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閉嘴!」冷不丁一聲低吼,手指稍微用力按在蘇眉的傷口上,蘇眉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我靠你……嗷嗷嗷疼!」痛不欲生的表情,儘管不傷及性命,也是傷在丹田附近,若是不儘快醫治,她很有可能變成一個廢人。

「你再不閉嘴,我就讓你死在這信不信。」尚卿青筋暴起,這女人明明都快疼死了,還不能安靜點。

受了這麼重的傷也是她自找的!他沒扔下她不管就算不錯了。

蘇眉:……

「哇靠,小弟弟!說好的愛我一生一世呢,魂印都給我打上了你居然就這麼扔下我不管了,你這樣是要挨打的你知不知道。」

雖然疼,可也止不住蘇眉一顆抱怨的心。

心累啊。

她又不是心裡有障礙,怎麼可能有事沒事就自殘,都是女主的鍋!

不對。

都是你尚卿的鍋!

神龍見首不見尾,想要把你弄出來,她容易嘛~

尚卿很生氣,語氣都變得危險起來,「小弟弟?本尊稱霸魔界的時候,你祖爺爺都沒出世呢。」

蘇眉識時務,見到對方不高興了,也立即順著毛改口,「是是是,祖爺爺,祖宗,老娘好疼啊,祖宗救命啊!」

尚卿:……

總覺得給這個女人打上魂印就是個錯誤!

氣的他肝疼,直接扔給屬下去救治,他需要自己一個人冷靜冷靜!

蘇眉就這麼華麗麗被扔給了和黑不溜秋的大叔。

頭上有犄角,身後有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