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戰陣的威力也忽然大減,周圍的炮灰竟然已經能夠靠近上來了!

作為陣眼,整個戰陣都受到了金甲將的影響!

金甲將慌亂起來,「這到底是什麼詛咒!」

眼看幾個聖域惡魔還有眾多會使用遠程攻擊的惡魔又攻了過來,他趕忙把指揮權交給了旁邊的心腹,自己則直接脫離出了戰陣。

一脫離戰陣,他頓時感到更加的虛弱,失去戰陣的庇護,冒出的黑氣讓他感覺渾身都充滿著一種虛弱感,甚至連御使的飛劍速度都降低了兩層!

這簡直太可怕了!

不過沒關係,金甲將安慰自己道,「我的心腹會破壞傳送陣,而我會負責給這個烈焰天魔最後一擊!」

哪知焰哈哈大笑起來,單手對著那心腹又是一指,「就你? 我師傅是林正英 更加不行,趕緊滾出去吧!」

那心腹還沒有來的及感受一下千軍辟易的快感,就臉色一白,然後渾身冒出黑焰,直接虛掉了。 「乾的漂亮!」

黑牙爽快的叫了起來。

從來還沒有見過惡魔在遠距離的時候這麼佔優勢過!

焰靠一己之力,竟是硬生生的拖住了劍氣戰陣的進攻!

就這樣,在仙族糾結一會兒以後,堆積的魔晶已經全部被吸收進入了法陣,傳送陣忽然爆發出刺眼的光芒。

轟!

傳送陣上的空間忽然猛烈的一震,焰被震得後退開來,成了!傳送陣已經激活了。

狂暴的力量開始在傳送陣上肆虐。

無數的時空之力瘋狂的湧出,轉眼之間,光芒驟然一暗,像是被吸入了虛空之中。

三個瘦小的身影出現在傳送陣上。

焰幾乎以為傳送失敗了,直到傳送陣上傳來恐怖的精神力威壓,焰才倒吸一口涼氣。

這次終於是大人物親自上場了么。

九零學霸小軍醫 光芒徹底散去,居然是三個眼魔!

眼魔只有大腦和眼睛,所以看起來非常的小,但如果光從眼魔的角度來說的話,傳送陣上的三個眼魔無疑是龐然大物。

他們的腦袋比焰上次見過的那個刻痕師眼魔大了五倍不止!

佔據整個腦袋前面的眼球中更是閃爍著駭人的光芒,像是有無數閃電在其中生滅,焰看得意識直接入陷入其中不得掙脫。

直到眼魔冷哼一身,焰才猛然驚醒過來,環顧四周,只見所有空降兵都是狼狽不堪,這眼魔精神力竟然如此恐怖!

只是看他一眼就要陷入眼魔無意中溢散出來的幻像之中!

時不時的,還有憑空生出的電流在三個眼魔身上流轉。

這電流似乎異常恐怖,即使是開著明晃晃的護罩,眼魔還是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身悶哼,焰還隱隱聞到了一股烤焦味。

這是世界之力在壓制他們,他們的實力太強了,竟然已經達到了被世界注意的程度,是大惡魔!

焰震驚了,竟然有三個大惡魔同時冒險降臨這個世界!

看來深淵對於盈天城是志在必得。

那裡到底有什麼東西,讓指揮部這麼上心?傳送三個大惡魔過來,付出的代價絕對極其高昂。

「過來」

一股恐怖的精神波從焰的頭頂越過,焰只感覺毛骨悚然,望向遠處,眾人覺得很棘手的眾多修真者竟是一個個自己解除了武裝!

他們像是被無形的繩索操縱的木偶一樣,一個個按照眼魔的隨口吩咐,全部搖搖晃晃的飛了過來,甚至包括那個最強大的金甲將都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

眼魔眼中飛出一道透明的繩索,直接往金甲將身上一戳,一個透明的靈魂竟是直接被從金甲將的身體裡面被拉了出來!

整個靈魂像是有實體一般,直接被眼魔用透明的繩索拉近了自己體內。

吞噬了金甲將的靈魂,眼魔大笑一聲,他已經大概清楚盈天城的情況了!

緊接著,三個眼魔便瞬間出現在了傳送陣下方,同時,在他們強大精神力的召喚之下,一個新的法陣直接被勾勒了出來,一道新的時空之門被打開了!

一群恐怖的怪物從其中被召喚了出來,幾乎每一個形狀都不同。

空降兵看到那出現的怪物,頓時嚇了一大跳。

「等下可得慢點進攻,最好是最後進城!」

焰不解,在黑牙的解釋之下,才知道了,這就是改造營的魔能改造惡魔!

他們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了一般惡魔的外形,渾身長著奇怪的器官,或者是散發著恐怖的毒氣,有一些甚至是完全和機械結合在一起,竟是身體裡面長出了金屬的刀刃,混亂的魔力使他們迸發出驚人的力量。

三個眼魔就是魔能改造營的指揮官!

魔能營的怪物因為意識已經扭曲,只能夠使用奴役的方式進行控制,所以需要精神力非常強大的指揮者才行。

焰看著從傳送門中衝出的怪物,張大了嘴巴,難怪深淵軍團不看重沒有天賦的惡魔啊,這些怪物每一個幾乎都是聖域巔峰的存在!

詭異的是,改造惡魔都是開著元素化的領域,而且都是身體的一部分元素化,這或許也是改造的局限性?

這些怪物衝出來約有十萬左右,驚人的氣息已經驚動了盈天城,城牆上的各種防禦法陣閃爍著光芒,幾乎已經被激發到了極限。

三個眼魔不以為意,只是驅趕著眾多改造惡魔往前沖。

無數的符紙飛了過來,在空中化作無數的火焰,閃電還有冰霜,但是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這些惡魔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法子改造,他們的魔法抗性居然非常的恐怖!

修真者的大部分符咒打在他們身上,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幾頭幾十米高的改造惡魔甚至整個上半身都是元素化的,這幾乎相當於元素鎧甲了,他們使用這個當做盾牌,很快就逼近了城牆。

焰左看看,又看看,眾多空降兵都是一副看戲的狀態,似乎並沒有要加入戰鬥的樣子。

看起來要贏了?

忽然一陣恐怖的劍氣從地底升起,瞬間就把沖在最前面的惡魔攪成了粉碎。

無數的修真者出現在城牆上,他們不停地使用一種威力巨大的單人操縱的劍陣防守。

他們竟然是故意放惡魔們靠近的!

一個眼魔看得不耐煩了,他冷哼一聲,一股恐怖的精神衝擊從他的眼中發出,周圍頓時風雲變幻。

這精神力已經能夠對現實造成如此恐怖的干擾了!

可怕的精神力衝擊幾乎達到實體化的程度!

一道肉眼可見的透明衝擊波劃過天際,激起的氣浪就像是實體飛劍在激射一樣,衝擊波透過了大部分的護罩,瞬息之間便直接轟在了城頭上!

城頭僅僅是發生了微小的爆炸,城牆甚至都沒有事,僅僅是上面擺放的武器被炸的位移了一點而已。

但是爆炸過後,恐怖的一幕出現了,所有處於衝擊波範圍內的修真者全部瞬間倒地,他們的靈魂全部被炸的粉碎!

「豈敢!」

一聲尖嘯忽然從城中響起,一道劍氣瞬間越過城頭。

轟!整個地面都被犁出來一道上百米深的溝壑,劍氣撞在三個眼魔合力組成的護罩上,眼魔們渾身電光纏繞,顯然天地對他們的壓制更厲害了。

驚天動地的爆炸就像是響起在耳邊,空降兵們全部被震的掉落到了地上,很多甚至耳鼻都出血了。

這還是躲在眼魔後面的緣故,要是稍微站偏一點,恐怕已經骨灰都找不到了。

焰也被震的夠嗆,這可怕的劍氣只是溢散在空氣中的一絲絲就讓他有靈魂要被割裂一般的恐懼。

焰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發現三個眼魔竟是已經不見了。

地面上只留下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而空中則傳來恐怖的爆炸聲,但是焰什麼都看不到,空中只是偶爾見有亮光閃過。

他們戰鬥的速度太快了,或者是在以焰還無法理解的另一種方式在戰鬥。

這時後方的傳送陣竟然又開始亮了起來,無數的惡魔開始湧出,這次正常了,來的都是深淵軍團的精銳士兵。 焰覺得其實深淵軍團來不來都一樣,因為經過前面眼魔打擊,現在改造營已經衝出了一道口子,正在往裡面涌。

不過焰馬上意識到,深淵軍團的到來非常有必要。

這些改造魔的腦子明顯不好使,很多竟然還在強行衝擊別處沒有破損的城牆。

顯然他們只知道按照命令行事,眼魔給的命令恐怕是擊殺城牆上的敵人。

只見形狀可怖,留著各種粘液的改造魔開始爬上城牆進行屠殺,修真者最厲害的符紙幾乎沒用了,只有各種法寶才能夠對改造魔造成傷害。

改造魔中很多都能夠進行遠程攻擊,他們竟然融合了各種魔能炮,能夠從肚子裡面伸出炮管進行射擊,有些則是把炮管藏在嘴巴裡面。

當然,這樣做的後果也是很明顯的,每一個改造魔都能夠被打爆。

是真正的打爆,只要命中要害,改造魔就會迅速的膨脹起來,然後化作一個超大號的肉體炸彈。

改造魔的血肉中嵌入了大量的極其不穩定魔晶,只要失去魔力的控制,這些魔晶隨時都會爆炸,加上這些改造魔六親不認,意識混亂,難怪空降兵們都不敢跟在他們身邊一起進攻。

後面的深淵軍團就正常了許多,他們一邊從缺口沖入城內,不和改造魔接觸,一邊開始架設起各種巨型攻城武器。

修真者的抵抗十分的激烈,不同種族之間的戰爭歷來是最殘酷的,修真者們自己也干過滅族的勾當,自然知道最好的方式就是抵抗到底。

惡魔也顯然不打算留任何活口,甚至連城牆上的改造魔他們也沒放過,巨大的「重鎚」魔能炮被架了起來。

每一次轟擊,凝聚的火元素就會從炮口噴涌而出,巨大的炮口足足有五米寬,這重鎚就像是在發射隕石一樣。

無數的炮灰也從四周聚集了過來,手滑開始隨手撈起高級惡魔,然後往城市裡面丟。

眾多空降兵紛紛學習,很多惡魔起飛,直接撞在了護罩上,然後被護罩上的電流打得渾身冒煙。

焰眼神比較好,畢竟他從中級惡魔的時候就開始練習丟別的惡魔了,這需要考慮惡魔們在空中掙扎對拋投軌跡的影響。

無數的巨型大鐵皮車開始架設起來,這玩意效率比焰他們手動投擲快多了,每一次大鐵皮車上的圓筒都能夠發射上百個惡魔出去。

惡魔們瘋狂的用著一切他們認為可行的方式進行進攻。

不僅是破口處,無數的惡魔甚至開始挖牆角,他們試圖從地底沖入城內,很多惡魔直接就被電死在了護罩上。

整個戰場各種味道混合在一起,烤、炸還有生片,簡直就像是個大廚房一樣。

盈天城的護罩也是分離式的,甚至供能都是分開的,所以整個盈天城還是堅持了很久。

直到數十輛裝滿紅色魔晶的鐵皮車衝進了城內,車子上的魔晶開始發熱,然後互相融合發生反應,這些作為重鎚火藥的紅色魔晶非常恐怖,爆炸把整個口子又擴大了不少。

整個盈天城馬上就要失守了,這個時候城內已經陷入了混戰,很多修真者都開始往城內撤退,似乎還想繼續負隅頑抗?

焰在戰場上跑了很久,才看到一輛沒有動的重鎚戰車,上面的倒霉蛋已經被飛劍給插死了。

焰趕緊把屍體扔開,然後自己駕駛著重鎚,開始緩慢的前進。

這玩意實在是太慢了,焰乾脆下車,然後自己扛著重鎚前進,到達合適的地點就開始打炮。

一聲巨響,一顆隕石從炮管中噴出,遠處的城牆上一大片的惡魔直接飛了起來。

焰是故意的,因為周圍已經沒有修仙者可以試射了,焰打了一炮,感覺威力非常不錯,就是炮彈的速度有點慢,用來攻堅倒是不錯。

他乾脆把重鎚給收了起來,這玩意相當於聖域的全力一擊,其中爆炸性的火元素能夠給周圍的物體造成極大的傷害,過後還有一片火焰升起,這火焰直到燃燒乾凈了周圍的火元素才會熄滅。

焰躍上城牆,這個時候整個盈天城已經幾乎被全部攻克,別的空降兵也不見了身影,恐怕是進城找寶貝去了。

焰放眼望去,只有城市中間林立的那一片空間門還在仙族手裡,他們還不停地有人通過傳送門傳送過來進行支援,但是這持續不了多久。

很快強大的魔力波動就使得這片區域的空間開始混亂起來,還有一些在空中飛行的奇怪惡魔不停地釋放著一種引起時空之力震蕩的炸彈。

很快傳送陣就失效了。

即使個別能夠使用,也變得極度危險起來,空間的扭曲能夠把肉體直接給粉碎。

因為傳送門處並沒有構建什麼防禦法陣,所以修仙者基本都是通過血肉之軀在和惡魔硬抗,沒有生物頂得住惡魔的衝擊,很快惡魔們就打開了一個缺口。

第五界點 無數的惡魔沖了進去,傳送門全部被毀掉了,除了一扇最大的傳送門。

因為這扇門根本關不了。

這道傳送門是雙向功能的,即使這邊全部破壞了,另外一邊也還能維持住傳送門,無數的惡魔像是早有計劃一樣開始湧入傳送門那邊的未知空間。

焰握住徽章,他沒有接到任何新的命令。

上面還是上一個任務,自由作戰。

看來指揮部已經用不上他們了,從側面也證明計劃很成功。

沒多久,三個眼魔出現了,他們全部都渾身焦黑,看起來被世界之力壓製得很慘。

在這邊匆忙穩固了一下空間,他們也鑽入了傳送門。

焰不清楚後面是什麼,沒有去。

他開始在這座城市大量的搜刮各種材料。

說起來好笑,這座城市最多的材料竟然都是來自深淵的,巨劍門在深淵真的刮地三尺,幾乎是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他們都運了過來。

就連很多低級惡魔的屍體他們都沒有放過。

不過很可惜的是,這些東西似乎都還沒來得及轉換成有用的武器裝備,而是堆積在倉庫裡面,上面還貼好了各種標籤,分門別類,似乎是用來做交易?

焰看看時間,巨劍門的援兵差不多快要到了。

雖然周圍的空間不穩定,但是他們可以傳送到附近的城市,然後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