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

江緋色忍不住伸手順毛的揉揉大白,「大白乖乖聽話,去外面等著,我待會就出來帶大白出去遛彎,兜風,好不好?」

這話大白聽得懂,撒開腳丫子一下就跑出去,蹲在門口,十分期待的看著她。

很乖,像個聽話的孩子一樣。

江緋色眉眼彎彎,把大白哄出去,她輕輕推開大門,放慢了腳步。

大白擔心的,不讓她知道的,她必須去看看。

樓上的客廳亮著燈光,江緋色沿扶手走上去,站在門邊的時候,她往裡面望過去,看到穆夜池穿著白色襯衫灰色馬甲,背對她坐在沙發里。

房間里並沒有別的人,那大白乾嘛不讓她上來找穆夜池?

江緋色秀眉輕輕蹙了起來,抬起腳跟要走進去,卻忽然看到一抹纖細婀娜的身影從廚房裡走出來。

一身薄紗紅色長裙,蕾!絲的設計,在女人修長婀娜的身段上仙氣飄飄,長長的發,精緻的鵝蛋臉,美人如斯。

江緋色手指泛白,用力握緊,一口氣堵在心口處上不來也下不去,靠在牆邊的暗角處,用力呼吸。

怪不得大白這麼敏!感,怪不得不想讓她踏入這裡,原來是大白的鼻子天生靈敏,嗅到了不一樣的氣味,甚至聰明的覺得這種氣味她會不喜歡。

還是穆夜池帶來的。

「穆大哥,好久沒來你這邊,比上次我來的時候多了些氣息。是不是因為要結婚,有人為你洗手做羹,都有家的樣子了。」女人坐在穆夜池對面,正在優雅細緻的泡茶,聲音輕輕柔柔,卻沒有造作矯情,聽起來十分舒服。

這口氣,跟穆夜池是認識的吧?就是今天跟穆夜池在酒店的那個女人。

穆夜池沒有說話,挺拔的背影穩如泰山。

「怎麼了,怕嫂子回來看到我們這樣誤會呀。」女人巧笑倩兮,抬起如絲媚眼,好笑的看著穆夜池:「聽說小新娘不是當初與穆大哥情定終生的卿家大小姐,是那個小小不讓人靠近的小包子?」

小包子再說她嗎?

江緋色皺眉,細細的打量優雅貴氣的女人,發現沒有半點印象。

「好吧,穆大哥當年就對那個小包子不一樣,不過我一直都以為你們算是兄妹,哪想到穆大哥當年是腹黑的把人家當小媳婦養著呢。」女人嬌笑,調侃穆夜池。

氣氛雖然因為穆夜池的不言不語有些凝滯,不過並沒有僵硬,由此可知穆夜池和這個女人是彼此熟悉的。

穆夜池熟悉的女人……她還真沒見過,她就知道有個瘋狂變相的卿月月,還有周瑾兒這些角色。

「唉,有了媳婦,見了我這個老朋友都要在安全距離之外了呀。」女人抱怨了一聲,站起身子,「我去門邊柜子里拿點零食吃。」

「你是過來參加我們婚禮?」穆夜池終於說話了,淡淡問女人。

女人熟悉的拉開柜子,卻遺憾的唉了聲,「怎麼都不放零食了,以前穆大哥不都是放著吃的嗎。」

女人關上柜子,坐到穆夜池身旁的沙發上,看著穆夜池笑盈盈的。

門邊的江緋色,整個人已經僵硬了。

穆夜池的態度沒有問題,對這個女人也沒有非分之想,可女人剛才靠近門邊的時候,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香。

那是她在穆夜池衣櫥里發現的內!衣上留下來的香味,那是那天晚上她出事丟失項鏈前,遇見的那個紅裙女人身上聞到的香味。

江緋色不太相信,巧合的事情只在她身上發生。

她當初發現的時候,還沒有想這麼遠,當內!衣的主人忽然出現在她面前,與穆夜池相熟,談笑風生的時候,她腦子都是空的。

以前穆夜池說她心裡藏著蕭涼城,她和蕭涼城關係剪不斷理還亂,她偷偷喜歡蕭涼城,她有過去,過去里沒有他穆夜池,事實上她從來沒有跟蕭涼城有過任何關係。

一向不與任何女人沾染上的他,卻藏著一個女人最貼身,穿過的內!衣這麼多年。

他穆夜池心底,才是藏著故事的那個人——

「穆大哥,真打算與那個小包子結婚嗎?」女人輕輕靠過去,在穆爺耳邊吐氣如蘭,「穆大哥,這麼多年沒有見過面,你有沒有想過我……」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的心臟跟著女人的動作,一起停止跳動。

她害怕,怕看到穆夜池伸手,把女人擁入懷中,與她情深繾綣。

怕他們舊情復燃……舊情?

這個念頭一出,心底有根線一下就斷了。

這才是穆夜池的故事吧,這才是穆夜池的過去,是穆夜池藏在心尖上的心頭肉吧?

藏了這麼多年,半點蛛絲馬跡也沒有,外面傳的風言風語她不相信,卻沒有想過一向拒人千里之外的他,藏起了一個人。

時間好像定格了一樣,江緋色沒有動,裡面的穆夜池和女人也沒有動,就如同有月光寶盒在中間作梗,控制了這一瞬間可能發生的種種。

「穆大哥,別緊張,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死一樣安靜氣氛打破,女人嫣然一笑,婀娜身姿已經離開穆夜池身邊。

欲拒還迎,又若有似無的留下了情根,種在男人心上,讓人心痒痒的又得不到。

這樣,才是最勾心的情場高手。

江緋色旁觀者清,卻不得不為女人小小舉動拍手稱讚。

對比一下,卿月月那種不要臉,簡單粗暴到令人反感噁心的倒追手段,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天仙下凡。

「穆大哥,今天晚上我住這裡,不會讓未來小嫂子吃醋,誤會咱兩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吧。」女人嬌俏的對穆夜池唏噓微笑,調侃起來很自然,「如果怕小嫂子還不太成熟,看不出咱兩擦不出火花,那穆大哥麻煩你送我回去酒店好了。」

大方,知性,包容,替人著想。

這樣的紅顏知己,是男人都想要吧。

「她不是這麼無理取鬧的人。」穆夜池淡淡應了話,「你去客房睡,明天我會安排酒店讓你住過去,免得你父母擔心。」

江緋色的心起起落落,因為女人的舉動心跳加速,又因為穆夜池的話安心。

她悄然退開,知道現在的她不適合出面,不然誰都會尷尬。不,尷尬的也許是她這個暗中偷偷聽的人,不是裡面沒有做什麼的穆夜池和女人。

「真的要住嗎?」女人有些調皮的微微一笑,朝穆夜池問道:「老實說,穆大哥你是不是擔心小嫂子忽然回來,撞見我們在一塊兒啊。我離開之後就沒有在踏上蘇城一步,你家小媳婦不認識我,可能真會同穆大哥你鬧脾氣哦。」

冷情總裁強行霸愛 「不,她從來不是這樣不懂事的女孩子,我相信她,尊重她,呵護她。」

女人一愣,似乎沒有料到穆夜池竟然這麼認真回答她的話。

「穆大哥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她哦,那個小包子真這麼迷人呀。既然她不認識我,要不要我幫穆大哥你試試她對穆大哥的感情。」

「完全不需要。」

「」她不認識我啊,沒關係的吧,我也沒惡意。

「嗯,不認識你,所以更不需要。」穆夜池站起身,對女人微微皺眉,「你早點休息,我跟你父母說過會讓你安全放心,既然在我這裡住下來,晚上就不要偷偷跑出去。」

女人揚起紅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什麼都瞞不過穆大哥,又讓你看出來我想跑出去玩玩的好奇心了。這麼多年沒見,我也想出去走走看看,吃點好吃的小吃,都不可以嗎?」

網王之打臉日常 「真想去我讓人帶你過去,買了就回來。」

穆夜池說完就要走。

「穆大哥你要去哪裡。」

「去找我的女人。」

「找小嫂子嗎?這麼恩愛哦,好好奇……」女人笑容有點淡了下來,又著急的說道:「那穆大哥順路帶我一程吧,既然要去找小嫂子,我還是回去住酒店好了。」

穆夜池站在門邊,轉身盯著女人,「確定?」

「是啊,穆大哥這麼著急去找小嫂子,為了不讓小嫂子回來誤會,我還是回去好一些。」女人靠近穆夜池,小手忽然挽住穆夜池的手臂,「穆大哥,走吧,帶我一起出去,我到了市中心就自己下車,我不會亂玩,會跟我爹地說清楚。」

怕穆夜池不相信,她還舉起手保證。

穆夜池挺拔身軀佁然不動,目光盯著女人的手。

「怎麼了?走啊,都這麼晚,小嫂子還沒給穆大哥打電話,你不擔心嗎。」

「手。」

「?」

「放手。」穆夜池聲音壓低,寒冽疏離。

「啊……果然是有了媳婦的男人就是不一樣,以前咱們又不是沒有牽過手……」

女人的嘀嘀咕咕,穆夜池已經走開聽不清楚。

女人在身後笑了笑,小手握緊,又鬆開,臉上重新綻放笑容,朝穆夜池背影追去。

「穆大哥等等我啊,我跟你開玩笑的,知道你跟小嫂子現在很恩愛幸福,我下次不故意逗你了。」

女人的聲音和穆夜池的冷哼,很快消失在樓梯間,汽車汽笛聲響起,穆夜池開著黑色勞斯萊斯出了別墅,過去尋找夏茉莉給他發信息告訴的地方。

穆夜池和女人離開之後,江緋色才慢慢從暗處走出來。

房間里彌留的,都是那個女人身上的香氣。

她皺了皺眉,忽然衝進房間,打開衣櫥,在最隱秘的角落裡翻找。

沒有了!

上次在這裡發現的內!衣,已經不見。

她翻找了整個衣櫥,都找不到,就好像上次只不過是她江緋色眼花,做夢,那內!衣壓根就沒有出現不存在。

對,還有穆夜池錢包裡面放著的……

她沒有猜錯,那張泛黃相片上與她江緋色如出一轍的女人,就是黃晨律師說的,她江緋色的親生母親吧?

如果確定了相片的身份,那母親泛黃,十幾年前的照片,怎麼會在穆夜池錢包里!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可以關聯到的地方嗎?穆夜池怎麼會無緣無故放著母親相片,他比她年長几歲也不可能穿越過去與母親相識相知,這太奇怪了。

江緋色半坐在衣櫃前的地板,盯著被她翻攪的柜子發獃。

就在此時,樓梯間傳來腳步聲。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江緋色腦子一片空白,緩過神,手忙腳亂整理好亂糟糟的衣櫃,在腳步聲停留在大廳門前,她總算是從房間里走出來。

「是江小姐嗎?」門外詢問的人,是林叔。

江緋色靠在牆上,呼出一口氣。

不是穆夜池就好,不是他忽然回來就好,不然她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話,面對面,她心裡有點亂,需要點時間好好整理。

「林叔,是我,我才回來不久,正好看到他離開,準備給他打電話叫他回來呢。」江緋色邊應著林叔的話,邊把門打開。

林叔站在門外,像是放心了,對她微笑。

大白在林叔身後探出頭,擠開林叔,高高興興的跑到江緋色腳邊,搖頭晃尾的。

林叔無奈的笑,「阿白,不準進去,不然又要挨揍了知道嗎。」

穆夜池不讓大白進去,覺得大白在了,會跟他爭寵!

當然,爭寵什麼的,穆夜池會說自己跟一條狗爭寵?不可能,他只是給出了他有潔癖,尤其是白色毛茸茸的東西過敏的理由。

穆夜池都這麼下命令,大白自然就被封殺了。

林叔警告,大白果然硬生生頓住腳步,還是個孩子,孩子大多怕爹。

林叔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大白真聰明。」

「是啊,被威脅揍怕了。」江緋色調侃的接過話,順手揉揉大白腦袋,笑眯眯的說:「大白我們走,親媽帶你去散散步,溜溜彎。」

大白歡呼,嗚嗚汪汪的,高興得扭pp。

這真不是二哈?

江緋色扶額,身邊的林叔跟下來,在身後輕聲說話:「江小姐。」

「嗯,怎麼了林叔。」

「少爺他……他今天帶回來的,是容城那邊的市長千金小姐。在江小姐沒有到穆家之前,沈小姐與少爺就是兒時玩伴,那時候也沒有出事……少爺還是個可以玩耍的孩子。」

江緋色拉住大白,靜靜的站在原地,沒有應答。

林叔頓了頓,繼續說道:「江小姐被送到穆家收養的時候,正好沈小姐離開蘇城,也沒有與少爺說,少爺又發生了重大的變故,唯一的兒時玩伴忽然消失,對少爺來說,那應該是個心結的遺憾。」

江緋色瞬間明白了林叔的用意。

就如同很多人之前總說她心心念及蕭涼城一樣。

穆夜池把這件事完全隱瞞,從來不說,因為他太驕傲,他不允許也不願意被兒時最要好的青梅背叛,她的出現,某一種意義上來說,正好替代了沈小姐的位置。

江緋色抬起眼角,望著窗外有些渾濁的夜色,眼角悄悄酸澀難過。

原來這麼多年,她江緋色在他心中,不過是個替身啊……

「江小姐,您不要誤會什麼,少爺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還可以玩耍的孩子。」

江緋色收回目光,輕輕笑了笑,「我明白林叔的意思,我不會隨便誤會他,我先帶大白去溜溜。」

林叔點了點頭,「好,我去廚房給江小姐和少爺做個夜宵,順便給少爺說一聲,您已經回到別墅。」

「嗯,好,麻煩林叔了。」

江緋色帶著大白下了樓,林叔站在身後微微嘆息。

多少是介意的吧,誰能是草木,豈能如石心。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溜了一圈,江緋色坐在人工湖邊的白色燈籠椅上,大白盤在她腳邊,像個暖心的寶寶,一直都在親密的用爪子輕輕撓她,怕她一個人太寂寞了似的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