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困難,為了老婆的安全,孫立成直接用上了重甲步兵的全套裝備。這些裝備一出現,立刻轟動了赤炎部落。對於這些食人魔來說,精良的武備本身就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可孫立成馬上就要走了,沒辦法,大家只能最後要求孫立成把亨利教會。

當然,作為岳丈,巴里特還是得到了一副孫立成親手製作的青銅鏈板甲。

「知道了。」

知道孫立成對自己好,卡羅琳難得地溫柔了一回,柔聲答道。

第二天清晨,赤炎部落大門前一片嘈雜,巴里特帶隊來給孫立成他們送行。

「放心吧,岳父大人,我一定會用我的生命照顧好卡羅琳的。」

孫立成再一次向巴里特保證。

巴里特點點頭,拍了拍孫立成的肩頭,鄭重道:「放心的上路,碰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就趕快回來。記住,赤炎部落永遠是你的最強有力後盾。」

孫立成點點頭,表示自己聽進去了。

這時,就聽到契布曼的一聲大喊:「上路嘍……」,整支商隊緩緩地出發了。 孩子丟失事件對於簡力而言,只是一個小插曲,儘管多少影響了心情,不過這並不防礙簡力照樣好吃好喝。

在ZQ逛了一天,終於在第三天等來了小薇,考慮到小薇需要和同事一同處理些住行上的瑣事,小薇也是第一次來ZQ,對於這裡的火鍋早就垂涎欲滴多時了,於是簡力直接在小薇公司的宿舍附近找了家高人氣的老字號火鍋店訂了位置,相約共進晚餐。

僅五點半,坐在店內等待的簡力便看見了興沖沖趕來的小薇,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小薇並不是一個人前來,其身後還跟著兩男一女。

沖著小薇招招手,小薇見狀興奮地跑了過來,在簡力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在簡力愣神的時候開口道:「力,後面這三個吊車尾的傢伙一定要跟來,甩都甩不掉。」

話音剛落,緊跟在身後的一位美女就一臉鄙視地道:「小薇啊,今天這是走的什麼路線啊?沒必要在我們這些單身人士面前這麼秀恩愛吧。」

小薇哼哼了兩聲算是回應,開口介紹道:「這位美女叫張小璇,他叫林志華。」小薇指著一個瘦高的男人介紹道,「他叫徐施恩。」這是另一位白白凈凈的男人。

簡力起身與三位分別打過招呼道:「大家難得在ZQ相聚也是緣分,一起坐吧!」說完又招店員要來菜單,遞給張小璇道:「第一次見面,也不知道大家的口味,不如請這位美女再點幾個菜吧。」

張小璇擺擺手道:「我和小薇的口味差不多,你點的菜我們先吃著,不夠再說吧,或者林志華、小徐,你們再看看有什麼要點的嗎?」

徐施恩順勢接著菜單,略微客氣了兩句,又點了四五個菜品,一旁的小薇眯著眼睛道:「可以啊,小徐,沒來公司幾天,我家小璇的喜好倒是全都掌握了嘛。」

徐施恩聞言,臉沒來由的紅了一下連忙開口解釋道:「薇姐,哪有你說得那麼誇張,這些菜也正好是我喜歡吃的。」

「口是心非的傢伙,你就別掩飾了,誰不知道你進公司第一次聚餐的時候,吃不起辣的那個樣子,怎麼?半年時間不到,你就已經無辣不歡了?」小薇不依不撓的逼問道。

「好了,好了,小薇,就放過小徐吧,誰都有追求愛情的權利嘛。小徐面子薄,我們就少說他兩句。」一邊的林志華充當和事佬道。

張小璇聞言介面道:「怎麼著,這話怎麼聽起來有些潛台詞啊!今天有外人在,我就不戳穿你了,一會小心伺候著啊,不然……」

「好了,小璇,怎麼說著說著又跑題了?」小薇皺眉阻止道。

張小璇瞟了眼簡力,悻悻的閉嘴。

從幾人的對話中,簡力稍稍看出點苗頭,見張小璇明顯是因為自己在場而噤言,不由笑道:「沒事,你們說好了,把我當空氣就行!」

小薇瞪了眼張小璇笑道:「大家快吃吧,我都餓死了。」說完當先從火鍋里撩出一串豆皮夾到簡力碗里道:「你千萬別和他們客氣,不然保證你就只能喝底湯了。」

一頓火鍋,五個人吃得熱火朝天,直呼爽快,就是吃不起辣的徐施恩,也是幾乎一刻不停地在吃著,當然其間還不忘時不時地給張小璇夾。

飯後,張小璇起頭要去唱K,徐施恩自然不會反對,但小薇卻誇張地揉著肚子道:「撐死了,好了,大家散夥吧,我要和簡力過二人世界了,你們愛咋咋滴吧!」說完拉著簡力脫離了大部隊。

陪著小薇隨意地漫步在ZQ的大街上,簡力笑道:「難道地域的影響會這麼大么?把我們小薇的個性更改變得如此奔放了。」

小薇輕捶了簡力一下,嘟起嘴道:「怎麼?不習慣這樣的我啊?」

「不是不習慣,就是覺得有些欲蓋彌彰。」簡力笑眯眯地道。

「什麼欲蓋彌彰?」小薇有些吃驚地問道。

「我能看出來那個林志華想追求你!」

「嗯,別瞎說,我是不會給他機會的,你怎麼看出來的?」小薇繼續吃驚。

「那可就太簡單了,以我們小薇的性格,一般可不會一見面就給個hellokiss。也不會在剛才誇張的宣布要和我二人世界啦!」第六書吧

「對不起啦!我也不是顧意要瞞著你的,你不會生氣了吧?」

「怎麼會,雖然你是我的女神,可是你這位神又怎麼可能控制別人的想法呢?我這次說出來只不過是想要告訴你,如果下次還有類似的情況,你不用這麼刻意表現的,我相信你!」簡力輕輕摟住小薇輕聲道。

許是在剛才的火鍋上喝了點啤酒,此刻的小薇有些微醺,順勢靠在簡力肩上,輕聲呢喃:「力,我想你了,你呢?」

「你說呢,要不是捨不得和你分開那麼久,我又何必跟你跑來ZQ呢?」簡力愛憐地颳了刮小薇的瓊鼻柔聲道。

小薇突然湊到簡力耳邊用香舌輕輕舔了一下簡力的耳垂,輕聲道:「今晚你想不想……我?」

天雷勾地火,再細膩的交流也不及簡單粗暴的一筆帶過,此刻的簡力立馬用風馳電掣的速度回應了小薇的暗示。

酒店內,一番雲雨方收,兩人依舊緊緊地貼在一起,小薇閉著眼問道:「力,明天雙休日了,我們一起去景點逛逛吧。」

簡力一邊撫摸著小薇細滑如綢的裸背,一邊點頭道:「這兩天我一個景點也沒去,就是準備和你一起去的。我功課都做好了,明天我們先去……」

小薇將腦袋移到了簡力身上更舒適的位置道:「不用說,我跟著你就行了,去哪都行。你哪都沒去,那這兩天豈不是很無聊么?」

提起這兩天的事,簡力順便將人販子的事兒說了出來。

直把小薇氣得生生在簡力身上留下了幾處牙痕……

次日,簡力直接帶著小薇前往早幾天便做好攻略的景點——「武隆天坑」,這裡不但是國家AAAAA級景區,而且還是老謀子的「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外景地,對於生於江南平原地帶的兩人,此處奇峻險秀的高山怪石,自是別有一番情趣,由天龍橋、青龍橋、黑龍橋組成的天生三橋更是氣勢恢宏磅礴,兩人仗著年青氣盛體力充沛,一路上又是情意綿綿,荷爾蒙溢出,總算是憑著兩條腳力,趕在景區關閉前,來到了出口,出口處人聲鼎沸,這裡應該是小攤販們一天中最後的收益高峰了,大多數遊客到了此處,一天的儲備基本上消耗殆盡,通常會在離開前稍作休整,買瓶水,一些吃食,上個衛生間什麼的。

簡力二人自然也不例外,花了十元錢買了礦水,小薇無力的示意了一下,便蹣跚地挪向公共衛生間去了,簡力一邊揉著兩條發酸的大腿,一邊左右漫無目的的瀏覽著。一個攤販背後,一個青年正拿著一根油煎的火腿腸逗弄著孩子,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奶奶,手中舉著一個泡泡機在吸引著幾個娃兒的目光,一對青年夫妻正在和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漢子爭論著什麼,衛生間的門口排著長長的隊伍……忽然間,簡力心中一個激靈,似乎發現了什麼,目光陡然回溯,那個青年,那個用火腿腸逗弄孩子的青年不見了,一旁的孩子也不見了,也許是前幾日人販子的事讓簡力心有警覺,簡力沖著那個方向,緊奔了兩步,依稀發現了向景區內行走的背影。寧錯不悔吧,簡力心中如是想,遂拖著依然發酸的大腿,快步跟進了景區,同時用手機給小薇發了條簡訊,半開玩笑地說「似乎又發現了人販子,現在正跟著重回景區,讓小薇在原地等著,看看有沒有人丟失孩子的,如果沒什麼事,我片刻即回。」

當簡力發完消息,再抬頭望去,卻是人蹤杳杳了,幸好景區只有一條蜿蜒的山路,簡力便不管不顧的,一路小跑而行,沒想到方才轉過一個山角,迎面行來兩個穿著工作制服,胸口掛著牌子的中年人,兩個中年人見到簡力,其中一個略矮小的指著簡力道:「先生,現在景區已經下班了,請不要再進去了,天色黑下來后,景區的山路還是有危險的。」

簡力聞言忙開口道:「兩位師傅,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青年帶著一個小孩剛從這裡經過?」

另一名中年工作人員擺擺手道:「我們就是從景區走過來的,這裡就這麼一條山道,根本沒有看到什麼青年和小孩。」

簡力撓撓頭道:「噢,那也許我看錯了吧,兩位師傅,其實是我的一個相機的殼子忘記在景區裡面了,我想再進去找找,這個殼子可是美國進口的,很貴的,幫個忙唄!」

矮個中年人打量了簡力片刻道:「你這小子倒底是怎麼回事,一會信口開河的說看到一個青年帶著孩子經過,一會說有東西掉在景區里了,我勸你啊,這裡晚上天黑下來,真的很危險,而且我們兩人職責所在,你必須原路返回,不然萬一出了點什麼事,我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

「沒事,我已經是成年人了,自己做的決定,自己負責,萬一發生什麼傷亡我自己承擔,這總行了吧,讓我進去吧。」雖然兩名工作人員說得如此誠懇,但簡力依然不死心,別的不說,自己的這雙眼睛可不太會看錯,只是發給小薇的消息現在還沒回,不知道……正想及此處,手中的手機響了,正是小薇打來的,一接通電話,便聽到小薇急吼吼的聲音:「簡力,一定要抓住那個人販子,這裡真的有人丟了孩子,我現在跟人一起進來了。」

簡力一聽這話,正準備和兩位工作人員溝通,卻促不及防的只覺得眼前一黑,一隻拳頭毫無徵兆的砸在了臉上。尚未從疼痛中反映過了,肚子又挨了一腳狠的,簡力反映也快,趁著對方腿尚未收回的瞬間,一把抓住對方的褲管向後倒去,緊接著,一陣狂風暴雨的拳打腳踢接踵而至,簡力只能儘可能避開身上要害,最終雙手無奈地鬆開了那條抓住的褲管,極盡全力抵擋。

片刻后,攻擊停止了,簡力微微睜開有些漲痛的眼睛,只見到兩個偽冒工作人員的傢伙向景區內跑去。甩了甩頭,讓自己略微清醒一點后,一股怒意油然而升,「娘咧,這幫人販人還真是吊啊,老子在裡面和殺人犯都干過架,還怕了你們這兩隻小耗子?」於是簡力抹了把臉,也顧不上臉上的血跡是否止住,直接朝兩人逃跑的方向趕去。

怎奈之前遊覽景區的時候,花了太多的體力,本就酸漲的大腿沒跑幾步便又乏力了,若不是有一股子狠勁硬撐著,也許簡力早就趴下了。可儘管如此鍥而不捨的追蹤,前路依然不見人蹤。

夜幕降臨,山路也有了分岔口,簡力知道自己應該已經失去了追尋的可能,可眼看著一個孩子就在自己眼前被人販子給拐了,那份不甘讓簡力幾乎抓狂,看了一眼已經變紅的手機電量,簡力坐在山邊的石頭上,打給小薇道:「小薇,我跟丟了,但是不能就這麼算了,我現在手機快沒電了,你和其它人說一下,人販子不止一個,之前就有兩個人販子的同夥,冒充景區工作人員,我被他們給耽擱了,我現在一路跟下去,夜路太危險了,你先回家吧。晚點我再和你聯繫。」

「力,那你一個人太危險了,你等等我們,我們已經下來了,而且還有警察。」小薇急聲道。

簡力聞言,吐出口濁氣,看看四周已經徹底黑暗下來的寂靜,略略冷靜下來,知道只要沒有逆天的運氣,自己就算再追蹤,也是無頭蒼蠅一般,毫無用處。於是點點頭,道:「行吧,我就在這裡等你們好了,一會見……」話還沒說完,手機便徹底沒電了。

給自己點上一顆煙,深深吸了口,任其在胸腔里翻滾一圈后,再從鼻中噴出,靜下來后,簡力終於感受到了山風的陰冷…… 這首詩是是江青畫了一幅廬山仙人洞的畫,讓毛過目,當時毛和江感情頗好,毛突然詩性來潮,順手寫了這首詩:

暮色蒼茫看勁松,

亂雲飛渡仍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

無限風光在險峰。

經後人分析,這裡面隱含著毛對江的一種感情傾訴:

暮色已經蒼蒼,天色很晚了,該睡覺了,但是那顆松樹還是那麼堅挺(隱含某地方堅挺了);

沒辦法,白色的雲到處亂飛,可是我還是很從容的(白雲比喻白色衣物,激情來潮,到處亂放,面對這種情況,我內心一片從容,見多了,不奇怪);

這個洞口看起來很令人神往啊,那可是仙人才可以享受的(住進這個洞快活是神仙啊,哪個洞不用說明也知道哪個洞了吧);

洞口雖好,但是風光還是那挺拔山峰更漂亮。(女孩子嘛~最令人賞心悅目的地方不就是那兩座山峰嗎?)

為什麼這麼分析呢,因為這首詩前後有點矛盾,前一句說明晚了,天黑了,看東西都是蒼蒼的看不清楚,可是后兩句句竟然能說看見一個洞口,還說風光無限~大家應該知道,這個時候怎麼能看的清楚??? 簡力根據風向,縮著身子,尋了一處背風的山岩歇著,一時間,彷彿整個天地便這樣靜了下來,只剩下煙頭隨著簡力的節奏忽明忽暗。

這季節該有螢火蟲了吧? 一地雞毛的美好 簡力看著不遠處山下的閃爍,暗自想道。在山岩上掐滅了煙頭,隨手一彈,似乎還有零散的火星隨著山風湮滅,「我草,那特么不是螢火蟲!」一個念頭在簡力腦中浮顯,「那是人販子在抽煙。」

簡力頓時來了勁,儘管那山下的閃爍已經不見,但至少已經指明了方向。簡力決定不再等待小薇她們,而是繼續追蹤。許是天網恢恢,又或者是簡力的堅持感動了世間某位不知名的神靈,在簡力一段不惜體力的衝刺后,黑暗的前路隱隱傳來了咳嗽的聲音,簡力一個急停,避免激烈的跑動聲響在這寂靜的夜傳遞出去,努力平息著粗重的喘息,簡力好似又聽到了輕微的對話聲,然而聲響卻是從左側的草叢內傳來,簡力猶豫了一下,撥開草叢摸索過去,竟然發現草叢深處還有一條被人為踩出來的小路,顯然此路並不在景區官方指引的範圍內,許是原來住在景區的當地人日常行走的捷徑。

沿著小徑奔了大約一公里左右,簡力心定了,沒錯,在前方不遠處,已經能看到三個身影,而且其中一個身影背上明顯背著一個大麻袋,從麻袋的輪廓上,大致能分辯出,那就是一個被拐帶的兒童,分析了敵我情形,簡力自問在一敵三的情況下救下孩子的概率不超過五成。正猶豫間,突然前方傳來了光亮,緊接著是一陣明顯的汽車發動機的聲響,「不好!」這三人傢伙還有接應,簡力一面慶幸方才沒有衝動的上前去救人,一面苦著臉匍在不遠處看著三人陸續上了一輛麵包車。不行,就算現在沒法救人,至少得看清麵包車的車牌,好歹也能為事後警方的追蹤提供一點線索,想及此,聽到前方傳來「嘭「的一下關門聲,簡力飛快地竄了出去,趕在麵包車揚起塵土消失前,看到了車牌,可惜由於天黑,車臟,僅僅看清了三個尾號『977』。

一屁股坐在馬路上,簡力有些脫力,打量了四周,這條路應該是一條鄉道。如果這時能有輛車開來,簡力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它攔下。可是……沒有如果,不,如果來了……就在簡力放棄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了光亮,緊跟著一輛幾乎看不出本色的麵包車姍姍而來。

「我草,這是老天都在幫我!」簡力低吼一聲,迅速竄起身來,整個人大字型的攔在了馬路中央,片刻后,那輛麵包車終於緩緩停了下來,副駕駛探出一個中年婦人的腦袋用本地方言說了幾句,簡力根本沒聽懂,但也知道這個婦女的語氣並不好。簡力大聲叫道:「我需要幫助,我需要幫助!」邊說邊想去拉麵包車的側門,這時司機終於開口了,「這麻麻黑的天,誰知道你是個什麼鬼哦,快讓開,不然老子撞死你。」

說實在的,在這個人跡罕至的時間地點,簡力還真不敢象在S市那樣蠻橫的往車前一站,口中流弊灰常的吼一句「你撞一個試試。」

本著小心無大錯,簡力轉到駕駛位,一把拉開車門,正想開口解釋一番,卻聽到了一聲弱弱的求救聲「救命~」

我草,這輛車裡的也特么是人販子,經過雙方均不足半秒的愣神后,司機想一腳油門踩下去,而簡力則一把抓住了司機的衣袖,吃奶的勁兒也給使了出來,直接把司機下車來。司機是個小個人男人,又是從車上給硬生生的拽出來的,一時間還沒有還手之力,簡力已經幾下子老拳送了上去。司機一邊掙扎,一邊嘗試的還擊,這小胳膊小腿的,根本不經揍,簡力這回終於揚眉吐氣了,沒捉到正主,這誤中副車倒也算有所收穫,憑藉著在裡面呆了十年練就的身手,簡力輕輕鬆鬆……輕輕鬆鬆被身後的一記重擊給砸暈了腦殼。

強忍著劇烈的痛疼與暈眩,轉過身來,將將用右手擋住了下一記的重擊,一個虎撲,直接將偷襲者撲倒在地上,左手輕鬆搶過兇器,那是一把大尺寸的不鏽鋼板手,偷襲者正是方才副駕駛座上的那名中年婦女。簡力左手持著板手,右手一個耳光狠狠甩在婦女的臉上。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一頭驢也不會掉入同一個坑裡兩次,所以簡力在聽到身後的聲響時,左手的板手,直接看也不看的向身後揮去。手中傳來了一下明顯的著力感,緊跟著一個悶哼,再轉頭時,那個小個子司機已然躺下來,生死不知,而借著車燈的餘光,似乎板手砸擊的部位正是腦部某處……簡力心中一驚,連忙上前探視,探探司機鼻息,似乎極度微弱。

「草,不會真死了吧,娘咧,老子出來還沒多久,該不會……」簡力想著不禁有些后怕,然而眼下的情況卻不容簡力過多思量,中年婦女已經向遠處跑了。

簡力心一橫,媽的,老子遭殃了,你們一個也別跑,說是惡念也好,說是鬱悶也罷,反正簡力就是把中年婦女給追回來了。一路扇著大耳刮子,把她趕回了車前。這時,簡力才有時間去探究先前車裡發出的那聲『救命~』的源頭。原來在麵包車的後排,居然綁著一對童男童女,大約十歲的光景,而那聲呼救應該是那個嘴上封條有些鬆脫的女孩發出的,這下就妥了,就算出人命,應該也沒太大事了。簡力心中如是想到。

將兩個孩子鬆綁,男孩似乎仍然有些害怕的向後躲閃,而女孩則遲疑地看著簡力道:「叔叔……你是來救我們的嗎?」

簡力吐了口氣笑道:「當然,叔叔不但要救你們,還要想辦法救其他的孩子,來,叔叔需要你們幫個忙,一會呢,叔叔會把那個壞司機給扔在後面,你們幫我看住他,只要他有任何動靜,馬上告訴我,我來開車,先送你們去警察局。」

男孩瞄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司機,怯生生地道:「叔叔,那個壞人是不是已經死了啊!」

「呃,你個熊孩子,哪壺不開提哪壺啊!」簡力腹誹幾句,強自鎮定地回道,「他只是害怕得暈過去了,沒事。」說完用之前捆綁孩子的繩子將中年婦女反手綁在副駕駛的位置,又將司機反向綁上手腳扔在後座上,拍拍後座道:「孩子們,我們出發了。」

發動汽車后,簡力冷眼看了看中年婦女道:「帶路!」

中年婦女滿眼恨恨地看了眼簡力,別過腦袋不予理睬,簡力冷哼一聲,「啪」一個響亮的反手耳光過去,正想威脅兩句,遂又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對兩個睜睜看著的孩子道:「這個壞人,做了壞事,叔叔處罰她,你們害怕嗎?」

兩個孩子怔怔地搖搖頭,似乎想說什麼,最終都沒有開口。簡力想了想,搖搖頭,下車,將中年婦女拖下車,來到離車不遠處,兩個孩子視線的死角,開口道:「我們做個交易,我猜之前我跟蹤的那批人販子跟你們應該是一夥的,所以他們的落腳點,你肯定知道,如果你能帶我去,我會盡量避免讓你和車上這兩個孩子的家屬見面,否則會有什麼樣的後果,我還真不知道,而且到時候法院給你們量刑,你舉報的行為肯定是可以為你減刑的,不然,販賣兒童罪,少說也得十年徒刑,不怕你相信,老子剛好也在裡面呆過十年,所以可以肯定的告訴你,裡面對於販賣人口的犯人的態度可絕對不友好,你會生不如死。怎麼樣?這次你栽我手上,那肯定是沒得跑了。為以後想想吧。」

中年婦女聞言有些害怕,嘴唇哆嗦了兩下開口道:「小兄弟,我把他們的落腳點告訴你,你能不能放了我?我也是被逼無奈才幹了這麼件生孩子沒屁X的事,我現在悔過了,我保證一路上給你好好指路,絕不耽誤孩子們的救援。」

簡力心中暗道:「我信你個鬼!」不過口頭上依然堅持道,「你的行為必須由法院來審判,我無權放過你。但是我可以幫你向警方求情,給你最大程度的減刑,這是我最大的讓步尺度了,成不成交,你自己看著辦,而且,如果你拒絕提供線索,我保證我的口供會在法院的聽證會上,讓你的刑期再多加三到五年。你要不要試試?」好心情文學網

中年婦女想了片刻,遂開口道:「好吧,小兄弟,咱們說定了,到時候你可一定要幫我求情,我會全力配合你的。」

連哄帶騙幫中年婦女穩住,先借中年婦女的電話播打了110,「110嗎?我要報警,我捉住了兩個人販子,一個被我擊暈了,一個被我綁著,我想請問最近的警局在哪裡?」

電話那頭的接線女警聞言開口道:「你好,先生,請問你……」話還沒說完,一個女聲打斷道:「是簡力嗎?我是刑偵支隊李秀文隊長,請立即報告你的位置。」

「呃,李隊長你好,我現在也不知道在哪,等等……」說完轉頭看向中年婦女,中年婦女戰戰兢兢的回答道:「前面不遠就是小王村。」

簡力遂回答道:「李隊長,我現在可能是在小王村的一條鄉道上。我救下了兩個孩子,但不是之前景區里丟的那個,不過,我想被我捉住的這個人販子可能知道他們的落腳點,不如你直接問問她。」說完把電話給了中年婦女,立即發動了車子,順著鄉道往前駛去。

中年婦女在電話中用方言對著李隊長說了半晌,又把電話給到簡力,「簡力,非常感謝你的見義勇為,希望你能再幫個忙,把車開到就近的中天府警所行嗎?你旁邊的那位應該認識。」電話中李隊長的聲音再次響起。

簡力點頭道:「沒問題,那幫人渣的落腳點知道了嗎?快派人過去吧。」

李秀文隊長回答道:「放心吧,簡力同志,你已經給予了我們警方極大的幫助,接下來請相信我們警方的能力吧。對了,到了警所,還請停留片刻,出於流程上的需要,還要麻煩你做些筆錄。」

簡力猶豫了片刻道:「李隊長,有件事可能不太好,剛才搏鬥的時候,我可能失手把司機給砸暈了,就是不知道他現在是暈了還是……」

李秀文聞言沉默了一會道:「放心,保你沒事!我會安排醫生趕往警所的。」

有了李秀文這句話,簡力的心徹底放下了,在中年婦女的指點下,一路奔向警所,途中,甚至還有心情哼上那麼兩句。

大約20分鐘左右,終於來到了中天府警所,這時,警所門口已經有三四名民警候著了,見簡力的車到了,立即衝上前來,一個領導模樣的民警等簡力下車后,伸手道:「是簡力嗎?我是中天府警所副所長劉正。」

「劉所長,你好,我就是簡力,李隊長和您提過了吧。副駕駛座上的就是兩個人販子之一,後座有兩個孩子,還有一個昏迷的販子。」

「太感謝你啦了,要不是你,這兩個家庭可就毀了。快,進所里休息一會吧。」劉正一邊說,一邊右手虛引。

簡力回頭看看那個被押下車的中年婦女以及被抬下車的司機,又見兩個孩子跳下車,在看到明亮莊嚴的警徽后,如釋重負般的歡叫聲時,引用孩子的語句,「那就是心中有著說不出的高興」。(瀑布汗一個,這是我三年級的兒子作文里使用頻率最高的一句話!)

在警所抽了兩顆煙,喝了口熱茶后,僅僅半個小時光景,門口傳來了喧嘩聲,來到門口,只見兩個孩子分別被兩群成人圍在中間,顯然,這是兩個丟失孩子的家庭,看見此景的簡力,心中滿滿的,沉甸甸地……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三輛警車呼嘯而至,首先跳下車來的是小薇,見到簡力,一個雀躍,撲向簡力,「力,你太棒了,你是我的英雄!」

簡力抱著軟香溫玉的小薇,開心地問道:「你怎麼也跑來了!」

「我聽他們說你救下了兩個孩子,而且現在在警所了,我當然要第一時間來崇拜我的英雄啦!」

簡力聞言不顧旁人,寵膩的吻了一下小薇,正準備說話。一邊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簡力,不得不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那個司機死了……」 野豬的身高也就在一米五左右,加上不到一米六的哥布林都護官,看向騎在氂牛背上,起碼三米高的孫立成,只能採取仰望的姿態,氣勢頓時弱了幾分。

「不知道閣下來自何處?要到哪裡去?」

亞突理仰頭問道。

孫立成面露微笑,對亞突理說:「我們是來自赤炎部落的商隊,準備前往石橋堡。 伊之戀曇花再現 不知道都護官閣下有何見教。」

「商隊?」

都護官有些疑惑。

看著全副武裝的食人魔和卡羅琳,特別是卡羅琳那一身金燦燦的鏈板甲,可真不是一般商隊能夠擁有的。可是看氂牛身上馱著的大量商品,又不得不承認,這真是一支商隊。

都護官想了想,對孫立成說:「我們歡迎所有的商人,如果方便,請跟我去都護府一敘如何?我們正好也需要一些商品,看看能不能交易。」

孫立成看了看野豬騎兵的架勢,也知道這個邀請無論如何要答應,便點頭同意了。

見到孫立成沒有反抗,都護官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很快,在野豬騎兵的帶領下,龐大的商隊向都護府出發了。

在路上,經過兔頭人契布曼的介紹,孫立成才對哥布林的行政體系有了一個初步了解。

哥布林王國採用省和郡的兩級行政體系,王室同時是最大的中部行省的實際管理者。省的最高長官是鎮守官,郡的最高長官是都護官,相當於地球上的縣長。因為哥布林王國還很落後,所以這些長官一般由大部族的族長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