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宇軒一本正經的講著他那所謂的「大道理」。

「你說的沒錯,幻想確實有可能實現。可是,你是妄想啊,痴心妄想。」莫紀羽繼續補刀道。

「誒,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洛辰,你來評評理。」

樂宇軒見說不過了,趕忙向一旁一直沉默的季洛辰尋求幫助。

而被點到名的某高冷季同學。

繼續裝沒聽見。

空氣一陣寂靜……

莫紀羽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看吧,別人洛辰都不願意理你。尷了個大尬吧。」

「切,你們兩個又連起伙來耍我是吧!」

樂宇軒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

「沒有沒有,哪有的事嘛!就算我真的想和洛辰聯手耍你,他也不會理我呀!」

莫紀羽聞言,急忙說道。

的確,季洛辰天生就這樣。不愛說話,沒有多少人能讓他露出除了冷漠以外的表情。當然,他們可以。

不過,大多都是憤怒。

「什麼叫就算你真的想和洛辰聯手耍我!你還真的想和他聯手耍我呀!」

樂宇軒聽了這話,更生氣了。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莫紀羽突然指向天空,一臉疑惑,「咦,那是什麼?」

「別扯開話題!」

樂宇軒以為莫紀羽在扯話題。

「我告訴你,你們兩個要是敢聯手耍我的話……」

「啊!」

「啊!」

兩道尖叫聲響起。不同的是,一道聲音是富有磁性的男聲,而另一道是清脆的女聲。

「誰呀!」

樂宇軒吼道。

「好,好多星星,在,在我眼前,打轉呀。」

葉雨晴迷迷糊糊的道。

「你誰呀?!怎麼從天上掉下來呀!」樂宇軒看著眼前打圈圈的少女。

樂宇軒見少女不言,火氣趁趁往上漲。

「喂!你說話呀,豬!」

葉雨晴一聽到豬這個字,幾乎是瞬間就清醒了,本能反應的就說道:「誰是豬呀!你才是豬呢!」 「你撞了人就算了,你還說別人是豬!你有沒有禮貌呀你!」

樂宇軒覺得他從來沒碰到過這麼不講理的女生。從天上掉下來撞了他不說,還說他是豬。

沒錯,還說他是豬。

他!是!豬!

他樂宇軒是誰?

他樂宇軒可是風流倜儻玉樹凌風萬年難的一見的美男子。

多少女生見了他不是恨不得貼到他身上去,而今天他竟然被一個女生說是豬!

樂宇軒越想越氣。不行,他一定要出了這口氣。

嗯!出氣!

「哼,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呀?!竟然敢說我是豬,你行不行我讓我的粉絲團去把你揍成豬頭呀!」

「你是誰呀?!我為什麼要知道你是誰呀!再說了,你是誰,關我什麼事!」

葉雨晴本來還想道歉的,畢竟是她先撞了人家,是她有錯在先。可他竟然說她是豬,這個忍不了。

絕對忍不了!

除了那兩個人以外,誰要是敢說她是豬。她一定會讓對方知道她葉雨晴的厲害的。

除了那兩個人她葉雨晴就還沒怕過誰呢!

這口氣不能忍,絕對不能忍,一定要出口氣。

你好,南先生 嗯!出氣!

「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

「雨晴,你沒事吧?!」

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樂宇軒的話。

這道聲音與葉雨晴不同,相比之下,前者的聲音較為柔和,溫婉。

語音剛落,樂宇軒三人就看到對面藍發淡黃瞳少女身旁又多了一位深茶色長發淺綠眸的少女。

「沒事兒。遇到頭豬而已。」

葉雨晴看著圍著自己看來看去的夏陌歆說道。

說著,還給了夏陌歆一個「我沒事兒,別擔心」的笑容。

「豬?」

夏陌歆聞言,一臉不解的看著葉雨晴。

「你才是豬!」

在一旁被無視了的樂宇軒怒吼道。

聽到聲音,夏陌歆抬起頭,向音源處看去。這才注意到樂宇軒三人的存在。

「切!」葉雨晴不屑的怒了怒嘴。

樂宇軒瞪著眼睛,「切什麼切!你還沒給我道歉呢!豬頭!」

「我幹嘛要給你道歉?!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你憑什麼叫我豬啊!」

「你還好意思說,你憑什麼給我道歉?你撞了人難道不該道歉的嗎?!啊!你還有理了你啊!」

夏陌歆在旁邊聽著她們倆也稍微明白了點。

應該是葉雨晴從天上掉下來,然後不小心砸到了那個棕紅髮色的男生吧。

既然是這樣的話,葉雨晴的確實該給他道個歉再說吧。

不過……

夏陌歆還沒想完,就感到了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一股……

極為熟悉的寒意……

『好強的寒氣!』

幾乎是在覺察到這股寒氣的瞬間,季洛辰就用精神力對樂宇軒和莫紀羽進行了提醒。

『是哪位冰系高級魔法師位臨嗎?』

樂宇軒心神一動。

如果真的是哪位冰系高級魔法師的話,可不是他們這種四階的中級魔法師能抗衡的啊!

哪怕他有底牌他也不能確保對方是不是跟他一樣啊!

況且,這寒氣如此純粹,怕是程度遠遠超過了他呀!

高級魔法師可是全大陸上實力僅次於大魔法師的魔法師呀!

單單隻是魔力都能夠秒殺一眾他們這種五階中級魔法師呀! 更重要的是,高級魔法師的厲害可不止在於魔力,更在於勢力呀!

幾乎每位高級魔法師身後都有著屬於他們的一方勢力。

而這股勢力的力量絕對不會小於一個城鎮的力量。

腦中帝國 而且……

『是我的錯覺嗎?為什麼我覺得這寒氣之中帶著點怒意呢?』

莫紀羽想道。

季洛辰環顧了下四周,顯然已經進入了備戰狀態,

『你沒感覺錯,我也感覺到了。』

『我也感覺到了。』

樂宇軒心念一動。

樂宇軒他們都已經進入備戰狀態了。

而另一邊的葉雨晴和夏陌歆可沒這麼想。

這股寒氣她們簡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熟悉到心中浮現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

糟了!快跑!

她們倆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拔腿就跑。

可來者有怎麼可能會讓她們有跑的機會。

直接一個冰封術,就將她們倆冰封在了原地。

樂宇軒他們看到對面的兩人被冰封了之後,就愣住了。

不過心中隨即又多出一份釋然。

既然把她們倆冰封了,那是不是就說來者不是沖著他們來的。

那就是說沒他們什麼事兒了。

他們可以回家洗洗睡了嘛!

不過樂宇軒心中又不禁為她們的「倒霉」而感嘆。

這是有多倒霉,才能招惹到這種冰系高級魔法師啊!

就在樂宇軒正為她們擔心的時候,冰冷的聲音響起。

「你們又幹了什麼好事?」

對面的巷子口裡緩緩顯現出了一道纖細的身影。

樂宇軒這才看清了來人的樣貌。

雪白色的長發垂至腰間,身上一件黑色的長T恤,下身只穿了一條藍色的牛仔短褲,腳上是一雙休閑的小白鞋。

從臉龐上看上去年齡似乎比他們還小上一點。

重生之帶着空間養包子 這不禁讓樂宇軒心中又是一驚,他可是是家族裡上百年,甚至是上千年以來的天才啊!

可他今年19歲,也不過只是個五階的中級魔法師而已。

而眼前這個女孩看上去比他還小,魔力卻比他高出不止一星半點的程度。

樂宇軒瞬間覺得自己弱爆了好嗎!

虧他以前還敢自稱天才,真的是,要是被學院里的人看到這一幕的話。

怕是臉都丟到姥姥家去了!

這女孩這麼小就已經是冰系高級魔法師,而且寒氣如此純粹,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樂宇軒轉念一想,可如果魔法師的魔力足夠強大,也不是不可以將自己的樣貌恢復年輕的啊。

不過想要永葆青春,還是得有大魔法師級別的魔力啊!

「額,這個嘛……其實也沒什麼。不用你這麼大費周章的。」

葉雨晴將身上冰融化了,揮了揮手,訕訕的說道。

「是啊,沒什麼事的。」

夏陌歆也將冰融化了,討好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