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及,哪有你這樣的波及?

看看。玻璃全部碎裂就算了。

門框都變形我也認了但這牆體都開裂了是個什麼鬼?一般的炸彈爆炸衝擊力也沒有你這麼強的啊!

「叮!殺死鬼王獲得功德六萬點。」

這女鬼王出現的時間不長但給楊風的功德數量卻還不錯足足有六萬,比一般的鬼王多了一些,當然和那些十幾二十萬的比較起來又差不遠了。

但考慮到對方出現的時間長短,就能理解為了只有這麼點功德,若是這鬼王存在時間長一些,殺的人更多一些那麼楊風殺了她功德只會更多。

至於警署的人會不會因為雷龍爆炸而崩潰楊風不得而知,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你們自己選擇的路能怪誰呢又不是我逼著你們要這樣的。

不想出更多的錢,現在後悔了吧然而後悔也沒什麼用這個世界上可沒有後悔葯出售。

「你這一招越來越厲害了。」

況天佑搖搖有些暈乎乎的腦袋走到了楊風身邊他已經恢復了本來的模樣現在陰氣被蒸發了,外面的人可以輕易看到裡面的情況要是在露出殭屍模樣他況天佑就不用在警界繼續混了。

「能數十年實力不進反退的人只有你,很不幸,我不屬於這樣的類型。」 況天佑嘴角抽了幾下,有種馬上就跑出去吸食人血的衝動。

「別發獃了走吧,善後的工作又不需要我們來。」

見況天佑愣住了楊風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上心想你啊,就是幽默細胞都消失了沒事的時候多活躍一下怎麼了,板著一張臉,讓人看了心裡就毛毛的。

難道你變成殭屍就連笑容都跟著消失了,看看況復生每天笑的多開心。

「等下,我獎勵你一盆豬血粥!」

如果不是因為打不過楊風,況天佑真想對他說一個字,「滾!」

鬼王被滅了,楊風的任務也算完成接下來就等對方將錢轉到自己的卡里來不然楊風只好親自上門,或是找點什麼東西上門去和他們聊聊了。

我做了事你想賴賬?那是不存在的除非你們想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

楊風也會遵守茅山的規矩不會用道術對他們做什麼但實力到了楊風這個地步想要找點什麼東西幫助自己,根本不需要使用茅山術好吧,輕輕鬆鬆張張嘴的事情。

「老大,你這波及也太大了。」

楊風和況天佑一起走出來后署長和副署長就苦逼的跑了上來,看著被波及的幾棟大樓想哭的心都有了。

「唉!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們波及會很大,但是你寧可善後,也不願意讓我慢慢來處理我有什麼辦法。都是你們做的事情,我還沒找你們算賬呢。」

我沒先發難你們倒好想找我麻煩?見鬼去吧。

兩人愣了一下,沒想到楊風會率先一步就用他們一臉,這讓兩人那一肚子抱怨的話都被堵了回去。

「好了善後的事情你們自己搞定,你們搞不定還有總署會出現,我就先走了記得明天中午之前將錢轉過來不然我只好找你們談心了。」

擺擺手楊風才懶得和他們嘰嘰歪歪,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現在看到鬧大了就覺得自己虧了?

天底下哪有你吃虧就一定要別人讓步的道理做夢還差不多,而且楊風讓什麼步?

他又不是財務部的人,也不是保險公司的老總他就是個道士而已。

況天佑一句話都沒說直接跟上楊風,一起離開這是尖咀的地盤,不是總署的地盤。

不屬於這裡管制留下來也不會有人搭理他還是早點離開的好,而且他的直繫上司是弗格森。弗格森都沒來他況天佑留可下來幹嘛?遭白眼嗎?

戰鬥波及太大這些人不敢將怨氣撒在楊風身上搞不好會折騰到他頭上傻子才會留下來呢,何應求就更直接了將車開過來,打開車門就等楊風上車然後離開。

「以後碰到這種事不該給臉的,千萬不要給,不然對方還會以為你是軟柿子有人找你們麻煩,儘管和我說。」

上了車,楊風輕哼一聲提醒著況天佑與何應求,楊風就怕有人故意拿捏他們這兩人都沒有太大的人脈關係很容易被盯上被針對。

「師叔祖放心,就是有這方面需求我會說的。」

何應求笑著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客氣。

況天佑沒什麼表示他根本不怕這樣的針對,不過有需求他會找楊風的大家你來我往才是最好的局面你幫我,我也幫你。

「知道就好。」

說完楊風靠在了座椅上,閉上眼睛休息開著車的何應求回頭瞄了一眼,問道,「師叔祖我們去哪?回家嗎?」

「不用。」楊風睜開眼睛看著道路兩側說道,「看到合適的酒店將我放下就行還有我的東西我過一陣子才會回去,現在你兩位叔祖母回來了從公司有人看著不需要我操心多走走多看看。」

「好。」

答應一聲,何應求專心開車,楊風想了一下提醒他。

「先出了尖沙咀再說免得又有亂七八糟的人來找我說這說那,告訴弗格森下次請我之前先將錢準備好做了事拿不到錢的滋味很不爽。」

同時楊風也在心裡暗暗告訴自己下次千萬別和塵沙咀警署的人有合作,神特么墨跡點都不痛快,想找人幫自己處理麻煩事又不想吃虧。

以後有事情你們自己處理就夠了,千萬不要到處去找人因為別人來一次之後就會將你們拉入小黑屋裡面去從此拒絕來往。

何應求和況天佑聽了這話就忍不住笑了在心裡為弗格森默哀三秒鐘,可憐的傢伙,下次碰到楊風或是主動打電話來的時候絕對會被噴一頓。

一想到弗格森那滿頭大汗求爺爺告奶奶的模樣,兩人就覺得很有趣。

合適的酒店。

何應求心裡記著楊風的話,開始回想這路上有什麼酒店比較好。

正要閉上眼睛休息的楊風表情獃滯了一下,打開車窗看著一輛開的飛快的旅行車快速超車越過,何應求回頭一看有些納悶,不明白楊風在看什麼旅行車很奇怪嗎?

不過他心裡也冒出了一個古怪的想法,那就是楊風千萬別讓他加速追上去。

「看什麼看加速啊追上那輛車,就是剛剛開的飛快的旅行車別怕超速也別怕紅燈直接找弗格森消除。」

讓何應求差點一頭栽在方向盤上的是,楊風直接就說出了他心裡最怕的那句話。

追上去!

別怕超速別怕闖紅燈我給你扛著,你只管加速超車就行了。

「師叔祖我們還是別鬥氣了,車太多。」

何應求苦笑著回答,希望楊風能放寬心,只是被別人超車而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千萬別鬥氣。

想開快車等你老回去之後,開您的炸街車隨便怎麼超都沒人反對,現在大家還是安穩一點的好鬥氣雖然很重要但是小命更重要。

此話一出,楊風一張臉就黑了下來。

「你小子不老實啊!讓你幹嘛你就幹嘛扯那麼多搞啥。」

「我覺得你應該加速追上去!」

況天佑忽然也來了一句,何應求快哭了道:「兩位我們不玩了好不好,一點都不好玩真的。」

「你這個笨蛋!」楊風真想一棒槌將他敲下去指著前面都快消失的旅行車楊風大聲說道:「你傻啊!這麼多年道術學到哪裡去了感應不到一車的陰氣嗎?那車上的都不是人,是鬼啊!快追。」

簡直氣死人!虧你還是個道士呢,別人況天佑都感覺到了你還以為我想飆車?

我送你的這車能飆車嗎?雖然馬力十足,但車身太長,在城裡飆車賊吃虧,飆車還是要炸街車才過癮我又不是傻子而且開車的人是你,不是我!

「什麼?」

何應求差點將油門當做剎車踩,驚愕的看著楊風不敢相信剛才明顯超速過去的車子裡面都是一群鬼!你們沒騙我吧?

楊風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感覺解釋道:「應該是剛死的人屍體被鬼魂附體了車子里還有一個正常的女人快點追上去,希望不會有事情才好。」

「好!」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鬧海 這下何應求不敢多說了馬上猛踩油門掛擋就追了上去反正超速和闖紅燈也不需要自己去處理這些麻煩事聽楊風的吩咐就行了。

旅行車!忽然楊風想到了什麼好熟悉的畫面。

該不會是猛鬼旅行團的劇情吧,內陸特異功能者,跑到香江來找回首長的腎結果路上翻車和一車的鬼來到了香江。

一想到自己可能又進入了電影劇情楊風就來了興趣似乎很快就會有個叫馬九英的道士出現,對方也是個正統道士越來越稀少的那種。

「轟!」

何應求猛踩油門一路追了上去,而那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旅行車,卻一點減速的意思都沒有。

不配做愛的主角 依舊在路上飛快的行駛著各種危險駕駛,惹得路上的一些司機忍不住打開窗戶大罵起來並且對旅行車豎起國際通用的問候手勢。

一直屬於沉穩性格的何應求今天也在楊風的強烈要求之下來了一把刺激的公路超速好在他開車比較穩雖然速度不斷提升,卻沒有出現任何險情不像有的人。

開車只要加速,就很容易出事。

「居然來了酒店!」

一路跟著旅行車追了過來,最後車停在了一家酒店門口何應求看了看酒店大廳回頭問道:「師叔祖現在該怎麼辦?」

「東西給我,你們回去我來處理就行了,馬上回去不接受任何反對。」

何應求想幫忙不過被楊風拒絕了就一群小鬼而已還不夠我塞樂縫呢你幫什麼忙。

「對了,去我家找你叔祖母拿二十萬給況天佑這是他的報酬,你拿十萬全部三十萬就這樣說定了不準反駁。」

霸道的將何應求想說的話堵了回去,楊風這才拿著東西跑進酒店裡。

望著楊風的背影消失在酒店大廳里何應求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對況天佑說道:「我們能拒絕嗎?」

「似乎不能。」

況天佑微微搖頭,露出一個我也沒辦法的表情。

他幫楊風並不是因為想分錢才幫忙的,而是因為自己幫助楊風以後楊風也幫助自己就這麼簡單。

但見者有份,楊風要分錢他們只能接受兩人了解楊風的性格了這錢若是不要以後他們基本可以和楊風斷絕關係了同樣的。

他們的生意找楊風幫忙了楊風也會收一分錢,按照出力多少來分。

沒辦法,何應求只能開著車與況天佑一起回家。

「先生是用餐還是住宿住宿請先登記,用餐可以到隔壁大廳。」

櫃檯小妹看到楊風提著包走進來,笑著詢問。

楊風拿著包走了過來將包放在櫃檯上漫不經心的說道:「開個豪華房間吧,用餐等下再說。」

將自己的信用卡和身份證遞了過去。

「好的先生,馬上為你辦理。」

櫃檯小妹眼睛一高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能住豪華房間的人身份都不會簡單需要特別對待才行。

腹黑老公太危險 「對了剛才我似乎看到旅行團的人來了內陸的旅行團也能來香江遊玩?」

楊風不經意的問了一句像是好奇打聽的人。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櫃檯小妹正在幫他登記聽到這話,笑著回答道:「這個啊,先生你不知道,他們是早就定好的酒店。不過人都是一群大陸仔穿著老土就算了,還一點禮貌都沒有,電梯都坐滿了。一群人還硬擠著進去真不知道如何上去的都超重了正常電梯超過百公斤電梯就不會動可今天古怪的是,十多個人一起擠了進去,電梯居然還能動太古怪了。」

一群人都變成鬼能重嗎?

就算他們的屍體重但是在陰氣和回魂的依附之下,也會變得很輕,這樣電梯自然不會超重不過這些話楊風是不能說的他露出吃驚的表情問道:「真的假的?他們住幾樓,我可不想和他們住在一起,感覺太差了。」

楊風直接表露出要是和這些人住在一層樓,自己就要退房的語氣,讓前台小妹急趕快解釋。

「先生,你放心好了那群大陸仔住的是十一樓,您住的是十樓,不會混合在一起的您若是覺得不舒服用餐我們也可以給您送進來。」

「這還差不多。」

楊風嘀咕著輸入了信用卡密碼,給了錢,拿著東西就搭乘電梯上了樓。

洗澡,將換洗的衣服丟在藍子里,酒店的人會負責拿去洗乾淨送過來,楊風打算吃了飯再慢慢去調查這些鬼很特殊。

甚至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鬼了那個帶著墨鏡脾氣很不好的除外,短時間內不需要擔心他們會害人。

洗完澡的楊風換好衣服直接來到了一樓的用餐大廳吃飯雖然大廳里吃西餐的人居多但楊風還是點自己喜歡吃的,西餐還是留給喜歡人吃好了,也不知道會不會碰到馬九英若是能碰到倒是可以認識一下。

有時候電影劇情會改變一些,楊風也不敢保證馬九英會不會出現。

「哇!!西餐耶!」

就在楊風還在想是否能碰到馬九英的時候忽然一陣驚嘆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抬頭一看只見那群旅行團的鬼全部都來到了餐廳一個個看著別人吃的西餐露出了吃驚的表情看那樣子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這讓餐廳里的人都面露不悅之色這都什麼人啊,影響別人用餐不知道嗎?

一點禮貌都沒有可惜他們根本不會在意這些,直接找桌子坐下,大聲嚷嚷道:「來人,給我上西餐我也要吃西餐。」

「我也吃!」

「我也要。」

一群人大聲呼喊著就是要吃西餐,那架勢像是要打架一樣,惹得其他客人都紛紛皺起眉頭不悅的看著他們可惜沒人在意。

就連馬九英的表妹,那個會特異功能的女人都點了西餐,第一次來香江肯定要好好的品嘗一下西餐才行這東西在內地可是稀奇貨。

目前這群人還不知道自己己經死了變成鬼的事實,依舊和正常人一樣生活只是楊風覺得,這些人之中除了那口臭嚇人的齙牙和馬九英那會特異功能的表妹之外,其他的都可以送到精神病院裡面去治療一下。

一個心大能裝得下宇宙,敢對著死人屍骨吐痰尿尿的司機一個帶著大墨鏡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暴躁男,一隻勵志要做高大上的雞還有三個不知死活的暴徒說實話楊風也不知道他們攜帶的武器是怎麼通過邊境檢查的。

總裁太難纏:搞定摳門笨助理 難道今天那些警察都集體放假了不成,也就那有口臭的大齙牙看起來正常一點就是口臭和一嘴的齙牙讓人看了就害怕。

「神經病。」

「一群鄉巴佬。」

「沒見識,一點禮貌都沒有。」

餐廳之中,一些人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