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貧僧也Ai用飄柔大佬的8700起點幣打賞,成為本書舵主!感謝大佬!

第一更!求月票!推薦票!訂閱! 呆呆獸表情一僵。

就算他剛剛打的最狠,也不能只怪自己吧?剛剛你們那個打的不狠了?

然後幾隻精靈眼神相飛快的交流了一下,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了大奶罐的身上。

原本在看戲的大奶罐發現黑暗鴉他們都將視線轉移到了自己身上,頓時開心的表情凝固了。

因為從黑暗鴉他們的視線中,大奶罐瞬間就明白了。

你們打了半天,把人家打得半死,最後地面都打裂了,就怪我?

怪我太重?大奶罐生氣了!

作為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夠允許被人說她重,所以大奶罐生氣了。

只見她猛的一跺腳!

咔嚓!

然後,精靈們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她的一隻腳上,那眼神就好像在說。

看啊,你還不承認,現在地面又被你踩出大裂縫了。

大奶罐自己都驚呆了,她愣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腳,然後再看看腳邊的裂紋,才確定的確是剛剛自己踩出來的。

可是,自己剛剛雖然用力了一點,但是並沒有使用技能啊?真的是自己太重了?

大奶罐開始懷疑自己的體重了。

好像是為了確認一下,大奶罐再次跺了一下,不過這次她收斂了很多,都沒有用多少力氣,就是以腳的慣性來發力的。

咔嚓!

咔嚓咔嚓!

然後,那隻腳下面,出現的裂紋越來越多,比之前用力跺腳的那一次,造成的裂紋更加的多。

呆呆獸他們也愣了,他們只是和大奶罐開個玩笑,沒想到大奶罐居然真的一步一個裂紋?

大奶罐絕望了,原來自己真的這麼重了?是不是平時吃的太多了!

青木看著精靈們之間的眼神交流,沒有打斷他們的玩耍。

不過嘴角的弧度卻怎麼也掩飾不了。

拿出一個精靈球,丟到深坑中,將毒粉蝶首領收進精靈球后,伸手摸了摸大奶罐的頭頂,感受了一下她頭頂兩個微微凸起的小角。

笑著說道,「好了,你們別逗大奶罐了,大奶罐,你一點都不胖,現在的體重才是正好的。」

彷彿靈魂歸體一般,大奶罐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雙眼閃著淚光的看向青木,就等他再進一步肯定了。

青木看到大奶罐的模樣,頓時忍不住,大笑出了聲,「哈哈哈哈,大奶罐,別多想了,呆呆獸他們逗你玩呢。」

然後青木再次拍了拍有些懷疑自己的大奶罐,慢慢的走到了這塊平地的正中間。

「好了,別鬧了,呆呆獸,感受一下地下究竟有什麼東西吧。」青木收斂了一下表情后說道。

沒錯,這個地下肯定有東西,否則不至於大奶罐僅僅是踩一腳,就發生裂痕的。

大奶罐這麼時候才反應過來,原來不是因為自己胖,而是因為這地下原本就是空的?

旋即用幽怨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呆呆獸他們,讓他們嚇得有些不敢與他對視。

曾今大奶罐那暴力摔打阿柏怪的一幕,又浮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惹不起,惹不起。

呆呆獸低下頭,超能力感知全開,很快就發現了,原來大奶罐之前站的地方,下面是一個地下隧道。

原本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發現的,但是之前瘋狂攻擊地上的毒粉蝶時,讓這片土地變得鬆軟了起來。

所以也就造成了大奶罐一腳就出現一個裂痕。

「這麼說,下面應該還另有玄機?和這座島上精靈等級這麼高,有沒有關係呢?」青木拖著下巴自言自語道。

之前青木就懷疑,這座小島能夠養活這麼多精靈,並且等級還這麼高,肯定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現在就在毒粉蝶族群領地的正中間,找到了一個奇特的地方。

不過這個東西青木還是暫時放在了一旁,因為在晶元的視線下,剛剛擊敗毒粉蝶首領的呆呆獸他們,等級再次得到了提升。

原本昨天戰鬥的時候,精靈們就已經完全消化了上次升級之後帶來的變化。

青木以為還需要再積累一段時間,沒想到今天與毒粉蝶首領這麼一次戰鬥之後,精靈們積累的經驗,讓他們再次提升了。

不過因為精靈們積累的不同,並不是每一隻都得到了提升,鬼斯通之前就是因為毒瓦斯才等級提升比較快,但是基礎不夠牢固,而且前兩天在戰鬥的時候,他都是作為一個忠誠的侍衛守護在青木的身邊,所以這次戰鬥的四隻精靈中,只有他沒有升級。

至於其他的,呆呆獸升了一級,保持了等級的領先,達到了29級,離30級的這個關卡,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黑暗鴉因為這次作為主攻手,升級也在青木的預料之中,現在他的等級是26級,發奮的他已經再次和鬼斯通平級。

狃拉也升了一級,來到了27級,成為了青木的精靈中,僅次於呆呆獸的存在。

而且因為資質上的優勢和屬性上的碾壓,如果讓呆呆獸和狃拉放開戰鬥的話,可能狃拉的勝率還要高一點。

對此青木沒有說什麼,精靈們也不會計較這一點,畢竟任何一隻精靈的強大,都代表著隊伍的強大。

而青木在考慮,是不是要讓呆呆獸再刺激一下戰鬥,讓他直接達到三十級。

因為精靈每十級就是一個階段的差距。

戰鬥力的提升還是挺明顯的。

現在青木自信,如果放開手戰鬥的話,與一般火箭隊的中隊長,他已經有近一般的把握,將對方擊殺了。

雖然這樣自己可能受到的傷害不會低,甚至可能出現精靈的死傷,但是這也只是青木的估算,不會真的傻到去正面攻擊一個中隊長。

明明偷襲暗殺可以更好,去正面剛,當青木是聯盟的傻子么?

不得不承認,雖然才消滅了島上四大族群中的一個,但是給青木他們帶來的變化還是比較大的。

整理完精靈的變化之後,青木說道,「將這裡挖開一點看看吧。」

隨著青木的話,早就做好準備的精靈紛紛行動起來。

呆呆獸用念力控制泥土,將其一點點的剝離開來,而狃拉則直接在自己的雙手上凝聚出一個巨大的冰爪,瘋狂的刨著土。

黑暗鴉和大奶罐他們都只是在旁邊幫一點小忙,說實話他們並不擅長這個。

也就狃拉在做起來一副得心應手的模樣。

對了,還有鉗尾蠍,他在挖土的時候,也是一副小能手的模樣。

慢慢的,地下的模樣暴露在了青木的面前。

——————————————————

第二更!求月票!推薦票!訂閱! 無名小島。

毒粉蝶族群領地。

一條地下暗河出現在青木的視線中。

「一條地下河?」青木皺著眉頭看著這個地下的暗河。

這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原本以為會是什麼能量結晶礦,或者什麼能量體逸散,導致這裡的精靈只通過呼吸就能夠吸收這些逸散的能量,才能夠在體內凝結出能量結晶。

青木走到洞口,一個縱身直接跳了下去。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精靈們看著青木的動作,也一起跳了下去。

在即將落地的時候,青木懸浮在了半空中,然後再慢慢的落到了地上。

呆呆獸的超能力發揮作用,將青木和所有精靈都安穩的放了下來。

「這裡的泥土十分柔軟,看來是因為這條地下河的緣故。」青木蹲下來用手抓了一把泥土,放在手心看了看。

青木放下手中的泥土后,走到暗河旁,用手堯了一些水,放在鼻尖聞了聞。

有股淡淡的清香味,也沒有什麼特殊的。

「晶元,掃描一下這些水,總感覺沒有這麼簡單。」青木對晶元命令道。

片刻的沉默之後,晶元將數據展示在了青木的面前。

青木看著這張關於地下暗河中水的分析報告,有些驚訝。

「這些水中居然含有微量的能量波動,這麼說毒粉蝶體內的能量結晶,還真與這條河有關係?」

離婚後遇見你 「可是在海上的小島里,居然有一條地下的暗河,而且這些水居然還是淡水?」

青木有些想不明白。

如果這些水是海水的話,青木倒是也能夠接受,可是居然在海水中出現了一個淡水形成的暗河。

是不是與湖中心的那個小湖泊有關係?

也難怪了,湖中間有一隻熱帶龍存在,並不所有精靈都能夠去湖中喝水的。

而且這裡距離湖中還是有一段距離的,難道這麼多毒粉蝶都要跑到湖中喝水,那也太麻煩了吧?

島上的樹木能夠長這麼大,恐怕也與這條地下的暗河有關係。

而島上的精靈們,食用了這些植物之後,能量也就漸漸的沉澱在了他們的體內。

慢慢的與他們體內原本的能量屬性結合,就成為一顆顆的有屬性的能量結晶。

那些中型的能量結晶應該就是因為這些精靈活的比較久,能量在體內凝聚的時間長了,也就凝結成了品質更高的能量結晶。

這同時也就說明了,為什麼這麼一座小島,能夠養活這麼多精靈。

這些精靈的等級還都不低,平均都有二十級以上。

原來一切都是因為這條地下暗河。

那麼這條地下暗河,又來自哪裡呢?

為什麼這條暗河中,會攜帶能量呢?

青木心中的疑惑一個個的解開,但同時,又有一個個新的疑惑出現在他腦中。

看了一眼一片漆黑的暗河兩端,青木在考慮要不要去探查一下。

是不是這座島上的幾個大族群,都是因為這條暗河而存活下來的?

那有可能每個族群中的精靈,體內應該都有能力結晶了?

一個毒粉蝶族群,雖然沒有全部清理完,但是剩下的都是一些等級比較低的,年齡比較小的,體內根本不會形成能量結晶。

但是這樣一個族群,近六七百隻毒粉蝶,一共給青木提供了一百七十八顆小型能量結晶,還有十二顆中型能量結晶。

如果間這些能量結晶全部給鉗尾蠍使用,且不考慮後果和抗性、能量損耗等東西的話,鉗尾蠍可能會在一天的時間內,升級到二十七八級以上。

當然,鉗尾蠍經過這幾天的戰鬥,雖然沒有作為主力,都是在旁邊撿漏,或者乾脆跟弱小的毒粉蝶戰鬥,現在的等級也達到了十七級。

也就說,近兩百顆能量結晶,能夠讓鉗尾蠍整整提升十級。

那如果對於那些剛剛孵化的精靈呢?是不是等級可以提升的更快。

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也就可以很快就能夠跨過剛剛孵化時的虛弱期。

而且,不止等級上的提升,使用多了還能略微提升精靈的資質。

鉗尾蠍是淺青色的資質,所以需要近萬顆小型能量結晶才能夠讓他的資質完成蛻變。

那如果是淺綠色呢?綠色資質呢?是不是所需要的量就少很多了?

要知道,青木現在的精靈中,可不是所有精靈都達到了青色資質的。

淺綠色資質的大奶罐,綠色資質的黑暗鴉,就算是現在實力最強的呆呆獸,資質也才深綠色罷了。

是不是就能用過這些能量結晶,讓精靈們完成資質的升級呢?

越想好像越有可能,青木心中略微的有些激動。

當然,現在得到的能量結晶都是蟲系和毒系的能量結晶,對於別的精靈並沒有改善資質的作用。

但是這裡不是有一條暗河嗎?

只要找到了這條暗河之所以其中蘊含能量的原因,說不定就能夠找到讓大奶罐他們資質晉陞的物品了。

想明白之後的青木直接從戒指中拿出了之前在地鼠洞穴中使用過的金屬火把。

加滿油點上火之後,青木順著水流來的方向,慢慢的走了進去。

地上的泥土有些過分的濕潤,因為暗河在流動的時候,經常有些水會被其中的岩石阻礙,讓水流中的水花被濺到了岸邊,所以泥土就非常濕潤。

甚至都有些泥濘。

青木的鞋子上已經沾上了一些泥土。

撒旦首席的溫柔面具 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其實這些泥土中應該同樣蘊含著很豐富的能量,如果收集起來拿來種地或者種一些珍貴藥材的話,恐怕這些藥材的藥效會格外的好,而且成長的速度可能也會快上一倍不止。

當然前提是土壤中的能量沒有被吸收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