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急忙問道:「那該怎麼辦?」

艾薇兒抿著嘴:「只能等它們體內的魔力耗盡吧。」 整個班級片刻間混亂了起來,幾個西紅柿上躥下跳,削了皮的土豆們成了精,半中間長出的兩隻手臂拿著幾根大蔥圍住白洛等人。

班裡的六人圍成一個小圈子,白洛一手拿叉子一手持餐刀,冷酷地將一塊兒西紅柿分屍吃掉。

食材們犧牲了幾個同伴,不敢再輕易靠近白洛,在它們的認知中,白洛這個面無表情的殺人狂就是它們的剋星,它們好不容易才活了過來,可不想再被白洛吃掉。

大冬瓜見到自己的手下們竟然如此無能,氣憤地一把將一個雞蛋拍到牆上,雞蛋應聲而碎,其餘食材敢怒不敢言,生怕惹了大冬瓜不高興,落得跟這顆雞蛋一樣的下場。

大冬瓜身高三十厘米,體重五公斤,算是這幫食材中當之無愧的巨無霸。

它只有兩隻粗壯的胳膊,沒有腿,但輕輕一蹦就能來到半米開外,且力大無窮(相對其它食材而言),無論是西紅柿還是土豆都扛不過它一巴掌。

除此之外,它還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武器——它屁股底下鎮壓著的那把鈍刀!

它原本是想將這把鈍刀拿起來當武器使的,誰知剛才用力過頭,這把鈍刀直接卡在了它的屁股底下。

這樣也好,這把刀跟它們不一條心,生前不知切過多少它們的兄弟姐妹,說是它們的生死仇敵都不誇張,要是把它放出來,沒準這個二五仔還會幫這些人類對付它們。

現在這個局面就挺好,這把刀被它牢牢壓在屁股下面,每當它跳起來攻擊的時候還能充當武器拍人,肯定無往不利。

這邊,白洛達克寧和狗傲天三人將艾薇兒驚蟄和萌寶圍在中間,他們三個是男孩子,保護女孩子是應該的。

艾薇兒由於魔力耗盡的緣故,紅潤的臉蛋變得蒼白一分,這幾天剛剛恢復一絲的元氣怕是又要回到老樣子,現在被萌寶攙扶著,有些羞愧,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驚蟄一直平平淡淡的表情中多出了一抹無奈,秋水般的眼睛彎出了一抹弧度。

做個菜都能這麼驚天動地,這些傢伙還真是讓人頭疼呢,以後要是能一直跟他們待在一起,也應該不會太無聊吧?

另一邊,辦公室里的牆壁上放映著白洛幾人大戰食材的畫面,徐峰扶著額頭不想說話,為什麼我會教出這麼蠢的學生?

徐青青看著畫面笑彎了腰,捂著肚子道:「不行了,不行了,快笑死我了,這群小傢伙也太有才了,我剛離開了那麼一小會兒,他們就鬧出了那麼大的亂子。」

落葉笑笑不說話,默默打開手腕上套著的手環,啟動錄製功能。

龍衛專用限量版手環,手機有的功能它都有,手機上沒有的功能它也有!

賬號獨立,信息隨時上傳,就算手環損壞,裡面的內容也可以保存到天荒地老!

徐青青震驚了,看不出來如翩翩君子般溫文爾雅的落葉前輩竟然還有這麼腹黑的一面。

不行,我也得趕快保存下來,這些可都是黑歷史,以後妥妥能賣個好價錢。

徐峰滿頭黑線地看著沒個正經模樣的兩人,你們好歹是他們的老師,現在不應該先考慮制止這場鬧劇嗎?

他看了看落葉兩人,又看了看畫面中正在奮力「拼殺」的幾個小傢伙,默默地嘆了口氣,算了,就當給他們一次小小的教訓好了。

「葉子,一會兒錄完后發給我一份兒。」

落葉眼角露出一抹笑意:「一百靈幣一份。」

徐峰長大了嘴巴,不敢置通道:「我們兩個之間還談錢?當年可是我冒著生死危險把你從戰場上拖回來的。」

落葉翻了個白眼:「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就說要還是不要?不要的話,現在再錄可有些晚了。」

徐峰咬了咬牙:「成交!」

徐青青:不愧是落葉前輩,真機智!

教室里,大戰已經進行了好一會兒,雙方各有傷亡,白洛這邊狗傲天身材最小,打起來也最吃虧,經常被幾個食材聯手圍攻,臉上沾滿了番茄汁。

他們今天跟著青青老師學習的第一道菜就是西紅柿炒雞蛋,為此,青青老師準備了好多西紅柿和雞蛋讓他們練手,做完菜后西紅柿還剩下好多。

除了西紅柿炒雞蛋,他們還學了爆炒土豆絲,因此土豆的數量也剩下不少。

於是,這些西紅柿和土豆就成了攻擊的主力,尤其是西紅柿戰士,一個個拚死也要用自己的鮮血染紅對方,場面異常悲壯!

狗傲天一爪撕爛一個土豆,將對方的身體切成數塊兒,接著小短腿在地上一蹬,身體高高躍起,躲過了從身後襲來的一個西紅柿戰士,不幸的是,最後還是被西紅柿摔爛后濺出的汁液糊了一臉。

「汪嗚!該死的西紅柿,本汪受夠了!以後不要再讓本汪看見西紅柿,否則本汪見一個殺一個!」狗傲天惡狠狠地盯著撲上來西紅柿戰士,他發誓,從今往後他狗傲天就跟西紅柿杠上了!

「汪,艾薇,到底還有多長時間才能結束?」狗傲天不耐煩地問道。

艾薇兒通過感知魔力預判了一下:「大概還有五分鐘,大家再堅持一下。」

狗傲天一言不合地殺了上去,畫面轉到達克寧這邊。

達克寧負責對付的是最討厭的洋蔥戰士,這些洋蔥戰士個體攻擊力不強,噁心人的本事卻在西紅柿戰士之上。

洋蔥的刺激性氣味兒幾乎能把對氣息十分敏感的狗傲天熏倒在地,所以這些洋蔥都一股腦地交給了達克寧處理,除了這些洋蔥,那些跟土豆戰士分開的白玉小蔥也在達克寧的處理範圍之內。

達克寧是鬼族,對氣味兒不是很敏感,甚至還可以直接封閉味覺,對付起這些洋蔥和小蔥自然是事半功倍,輕鬆放倒一大片。

上面是狗傲天和達克寧的任務,白洛則負責最難啃的大冬瓜跟它的幾個小弟,大冬瓜異常兇猛,它的幾個小弟也都不是一般貨色,按照它們的特徵,白洛給它們幾個起了名字,分別是胖倭瓜、肥南瓜和綠黃瓜。

幾人中白洛實力最強,需要對付的也是最厲害的,大冬瓜和它的小弟們沒有西紅柿戰士那麼壯烈,也不帶有討厭的刺激性氣味兒,只有力量大了一些。

不過,它們引以為傲的力量在擁有數百公斤巨力的白洛面前就不算什麼了。 遵循敵不動我不動原則,一人四瓜在地面上僵持起來,很快,大冬瓜這一方就耐不住性子率先展開攻擊,它們的時間不多,必須趁體內的魔力還沒完全消耗之前抓住那個讓它們活過來的小女孩,從她體內吸取源源不斷的魔力維持生命。

白洛當然不會眼睜睜看著它們傷害自己的同伴,雙方意見不合,大戰一觸即發!

首先發動攻擊的是綠黃瓜,它憑著矯健的身姿貼著地面滑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鑽到白洛身子底下,向上一竄。

黃瓜家族祖傳兵法第一式——迎男而上!

「卑鄙!」白洛及時後退一步,還好他眼疾手快,不然今天肯定得遭殃。

躲開綠黃瓜的進攻,白洛趁著綠黃瓜在空中滯留無處借力時以力劈華山之勢一掌劈下。

「咔嚓」一聲脆響,綠黃瓜斷成兩截,體內魔力消散殆盡,徹底成了一根死黃瓜。

解決掉一個難纏的敵人,正當白洛要鬆口氣時,上方忽然一陣陰影襲來,白洛抬眼一看,竟是那個肥南瓜!

肥南瓜趁著白洛和綠黃瓜交手,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跑到了上面,想要趁機偷襲,最後雖然被白洛發現,卻也因為時間不夠,白洛根本無法躲閃!

「贏定了!」

肥南瓜心中得意地大笑起來,它的體重僅次於大冬瓜,足有三公斤之重,加上下降時的重力加成,即使是一個成年男子挨上這一下也得疼上好一陣,更別說一個六歲的人類幼童。

可惜,它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惹上了一位怎樣的存在。

白洛見無法躲開,乾脆握緊拳頭,兩隻手臂並在一起,雙拳合攏,呈上捅之勢向上轟了上去。

「嘭——」

「哈哈,我贏定……」

肥南瓜的思維定格在最後一秒,身體被白洛捅了個稀爛,體內魔力迅速流逝,最終變成了跟綠黃瓜一樣的普通蔬菜。

大冬瓜見白洛連斬自己兩名小弟,心中憤怒不已,抄起胖倭瓜當起了武器。

胖倭瓜:「……」

白洛不甘示弱,撿起掉在地上的餐刀跟大冬瓜針鋒相對。

大冬瓜時間不多了,它必須在體內魔力消散完畢之前抓住那個小女孩,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它必須擊敗攔在它身前的白洛!

大冬瓜掄起手中的胖倭瓜轉起了圈圈,一隻手臂幾乎轉成了一道小型旋風。

「乒乒——」

白洛手上的餐刀砍在胖倭瓜身上,傷的不深,反倒差點兒將自己手上的餐刀給卷了進去。

大冬瓜向上一躍,這次它動用了最大力量,直直跳了將近兩米的高度,手上的胖倭瓜如同一個風火輪一樣丟向了白洛。

白洛丟下餐刀,雙手護在腦袋上面,擋住了大冬瓜的「地球上投」。

暈暈乎乎的胖倭瓜被白洛隨手丟給狗傲天,狗傲天看到白洛給他送人頭,心裡也是十分高興,西紅柿和土豆已經被它殺的差不多了,心中的怒火卻還沒有發泄完,剛好可以拿這個胖倭瓜開涮。

白洛這邊,大冬瓜在將胖倭瓜丟給白洛后心中冷哼一聲,露出了身子底下藏著的秘密武器,也就是那把卡在它屁股……咳咳,被它鎮壓的那把鈍刀。

鈍刀似乎不大情願,它被鍛造出來的使命就是砍瓜切菜,現在竟被一顆大冬瓜給利用了?這要讓它的同族知道了,它以後還有臉在菜刀界混?

即便目前還不知道它有沒有同族,鈍刀也表示堅決不跟大冬瓜狼狽為奸!

大冬瓜那叫一個氣,這把菜刀果然是個二五仔,到了現在都還不肯幫忙,無奈之下,大冬瓜只好強行鎮壓,用屁股死死夾住……咳咳,鎮壓鈍刀,讓它動彈不得,隨著大冬瓜一起向白洛襲去。

白洛見到大冬瓜屁股底下夾著個銀閃閃的物體,剛開始不明所以,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他們用的那把菜刀。

大冬瓜體重不輕,下墜的力道十分可怕,如今加上這把菜刀打底,哪怕是擁有驚人力量的白洛挨上一下也絕對不會好受。

可是,他的同伴就在後面,如果他躲開了,驚蟄和艾薇兒她們肯定會受傷,所以白洛是絕對不會逃避的!

就在白洛打算硬接時,一道十分好聽的聲音在白洛耳邊響起。

「雷來——」驚蟄淡淡出聲,一道細小的紫色雷電從她指尖鑽出,打在了鐵質菜刀上。

「啊——」如果大冬瓜有說話的能力,它肯定會發出這樣一道慘叫。

雷電通過鐵質鈍刀傳遞到大冬瓜身上,將它和鈍刀體內的魔力驅散的一乾二淨,「啪嗒」一聲掉在地上摔了個稀爛。

「呼——」

白洛長長地舒了口氣,費了那麼大力氣,終於把它們全都解決了,說起來,最後還是多虧了驚蟄呢。

他轉過頭看向驚蟄,發現驚蟄俏皮地朝著他眨了眨眼睛,臉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

咦?是我的錯覺嗎?驚蟄剛才是不是笑了?

白洛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驚蟄時,發現她又恢復了以往那種平平淡淡的樣子。

果然,這才是我認識的驚蟄嘛,剛才的甜美笑容什麼的一定是我的個人錯覺啦。

剩下的蝦兵蟹將很快被幾人收拾完畢,失去了大冬瓜領隊,它們根本不堪一擊,就算白洛幾人不動手,時間一到,它們也還是會變成普通的食材。

這邊白洛幾人坐在一邊休息一邊感慨,好端端的一節烹飪課最後竟然變成了食菜大戰人類,地面上現在到處都是食材,等會兒青青老師來了他們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辦公室內部,隨著大戰落幕,徐峰、落葉、徐青青三人的好戲也看完了,落葉收了徐峰一百靈幣,將錄好的視頻發給了他一份。

交易完成,落葉咂了咂嘴感慨道:「嘖嘖,有意思,這就是天生神靈的力量?一個普普通通的家用魔法放在她手裡竟然能鬧出這麼大的亂子。」

徐峰贊同道:「確實,這還只是普通的食材而已,要是換成了槍械和戰甲呢?同樣的魔法,放在她手裡威力提升了十倍不止,這孩子未來成長起來絕對不比白洛和驚蟄差。」

兩人對視一眼,好像有些明白了為什麼那位大人要讓他們幫白洛和艾薇兒牽線搭橋了,這樣的人才….必須拐到龍國來啊!! 「哎呦,痛痛,青青老師我錯了。」白洛捂著紅了一塊兒的額頭『慘叫』道。

在他對面,徐青青手上動作不停,又在艾薇兒的小腦瓜上彈了一下。

艾薇兒捂著額頭後退兩步:「好痛,青青老師是魔鬼。」

徐青青饒有興趣地道:「看不出來小艾薇還挺勇敢的嘛,竟然敢稱呼老師為魔鬼,就是不知道這個班裡亂糟糟的景象是誰造成的呢?」

艾薇兒用眼角餘光掃了一下四周,一顆心頓時變得瓦涼瓦涼的。

地面上一片狼藉,各種被切碎丟棄的食材到處都是,鍋里的湯也撒了一地,在地面上留下一大片水漬和煮爛的食材。

牆壁上沾著一個碎了的雞蛋,這個真·倒霉蛋就是被大冬瓜一巴掌拍飛的那個,此時它的蛋清和蛋黃有大半黏在牆壁上,摳都摳不下來。

經他們一番大鬧,整個房間幾乎沒有幸免於難的角落,到處都是一片狼藉,比洗劫現場還要誇張。

艾薇兒心虛地低下了頭,低著頭小聲道:「對不起,青青老師,我知道錯了。」

徐青青一隻手掌摸了過來,艾薇兒還以為老師要懲罰自己,嚇得連忙閉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疼痛並沒有降臨,一張溫暖的手掌蓋在了她的小腦袋上,徐青青揉了揉她的頭髮,並沒有多少責怪的意思。

「看在你們態度良好的份兒上,這次就先從輕處理,罰你們把班裡收拾乾淨,不過僅此一次,下次老師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耶——」

幾個小傢伙高興地蹦了起來,但看到比颱風肆虐后還要凌亂的四周,興奮的小臉又瞬間皺成了苦瓜狀。

青青老師再次發聲:「這是對你們的懲罰,以後上課沒有老師的允許不準再擅自使用超自然力量,待會兒打掃完后每個人還要交一份兒五百字的檢討,洛洛和艾薇是主犯,你們的是一千字。」

「啊,不要啊——」

白洛苦著的小臉變得更苦了,一千字的檢討,這得寫到什麼時候啊。

過了片刻,青青老師離開,留下白洛幾人收拾地面,等他們收拾完,差不多也到了午飯時間。

白洛他們都不是正常人,收拾地面對他們來說只是一件小事,就是耗費的時間多了一些。

艾薇兒的家用魔法用在這方面十分方便,只是,經歷了剛才那件事,艾薇兒不敢再託大,現在一次最多指揮幾條掃把和拖把,再多就有暴走的可能了。

二十多分鐘后,地面和牆壁上的污漬都被清理乾淨,整個班級煥然一新,最後,濕漉漉的地面在驚蟄的未知能力下被迅速烘乾,打掃任務到此圓滿結束。

白洛對驚蟄的能力感到好奇,於是便問道:「驚蟄,這些都是你的能力嗎?好厲害啊。」

驚蟄見怪不怪:「沒什麼,只是借用了四季的力量。」

「四季的力量?」白洛不怎麼明白,這就好像他們幾人無法理解他體內的序列一樣,他初聽聞達克寧幾人的能力時,也會感到不解。

「對啊。」驚蟄難得解釋道:「春夏秋冬,四季輪迴,我稱呼它為四季的力量,這些都是我掌控的自然力量中的一部分,如果能進一步延伸,還能控制大地脈絡、靈氣分佈,又或者開發出更強大的招數。」

白洛不明覺已,點頭道:「哇,好厲害。」

驚蟄:「你根本就沒聽懂吧?」

白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啊,被你看穿了呀。」

艾薇兒適時候插了進來:「四季的力量?是魔法嗎?剛才驚蟄你使用的雷電跟魔法很像誒。」

達克寧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驚蟄之前也用過跟魔法中的火球術類似的力量,但跟艾薇你的火球完全不同,給人的感覺…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大概就是驚蟄說的四季的力量吧。」

白洛眼睛里泛起了小星星:「阿寧你好厲害,這都能猜出來。」

達克寧臉蛋立馬就紅了:「沒、沒什麼啦,洛洛你也很強的,比我厲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