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建議吸收能量,否則宿主將面臨生命的危險,請宿主儘快做出決定!」

「可是…可是…」青陽還在猶豫不決,這時夫儀的聲音卻傳來!

「小友請保重!」

只見夫儀重新走出了青陽的身體,向著面前的盛睿走去,只是身體卻漸漸地變得更加高大更加凝聚他的氣勢也隨之暴漲!

「天荒捨身術!」夫儀大喝一聲,隱隱之間竟然有抗衡盛睿趨勢!

「你這是什麼力量?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沒有身軀,怎麼可以發揮這麼大的力量!」

「盛睿,這還是外界一個小傢伙給我的啟發,可以爆發出全身成百上千倍的力量,再加上我使用大破滅術,我們誰死誰生還是未知之數!」

「哼,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看鹿死誰手!噬靈術!」

「你這全身的力量,比那些普通的人強多了,只要吸收了你這一身力量,那麼我一定會突飛猛進,離那聖人境界更進一步!」

「什麼?你竟然真的研究出了那吸收人類力量的荒術? 霸道總裁濃濃愛 你一定不得好死!」感覺到了自身力量被一點點吸收,夫儀心生絕望!

然而這時,突然一道聲音傳來:「荒紋為媒,氣血為引,汲荒術!」正是青陽施展汲荒術!

「小友不可,你不知道他的氣血運行方式,怎麼能輕易的使出汲荒術呢,一旦氣血倒流,就會白白便宜了他,你的聖體就是他的了啊!」

「哈哈哈哈,這就是聖體?簡直是蠢到家了,白白送上門,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

這時只聽到了青陽冰冷的聲音:「是嗎?那你好好看吧!」

「啊!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氣血運行方式的,這不可能!」盛睿目眥欲裂!

「不可能的事多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 「這不可能,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的氣血運行方式的!」

感受著全身氣血之力全部向青陽的身軀之中湧入,盛睿不由得大叫起來,面帶驚恐之意!

可以說到了他這種境界,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讓他感到震驚的了,除了夫儀這等層次的人,天下間沒有可以威脅到自己的了!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你這一身龐大的氣血之力,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青陽嘴角一揚,不屑的說道!

雖說可以吸收盛睿的氣血之力,但這也是有著風險的!汲荒術再強,也不可能所向無敵,夫儀盛睿這等半聖的存在,氣血之力凝練之極,就算青陽知道氣血運行方式,也不可能憑空吸收!

至於青陽為什麼可以,一則有系統的作用,二則是因為盛睿這一身氣血之力大多都是吸收而來,不是自身修鍊的,再加上盛睿沒有汲荒術這等逆天功法,吸收這麼多氣血之力有很多隱患!

「哈哈哈哈!聖體竟然竟然如此強悍,盛睿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縱然如你老謀深算,還不是死在了聖體的手下!這一切就是你咎由自取的!」

夫儀不斷地說著,只是他的身體漸漸的變得更虛幻,更加透明!好似下一刻就要消散在天地之間!

「系統,盛睿這一身能量儲存下來了嗎?留下足夠我回地球的能量!」青陽連忙提醒道。

盛睿一身氣血之力強悍之極,遠遠不是青陽的身體能承受住的,只得讓系統將能量儲存起來,一部分轉化了青陽間晉陞的能量,一部分留下來作為青陽重回地球的能量!

青陽心中一動,雖然自己誤打誤撞完成了系統任務,可是這麼多能量在自己面前,也難免有些激動,就算自己暫時用不上,以後總能用的到!

「能量正在儲存之中,請宿主放心!」

盛睿一身氣血之力,竟然讓青陽足足吸收了半個時辰,而那些荒獸只是幾個呼吸之間,全部氣血之力就被青陽吸收殆盡!

「這盛睿竟然如此強大,簡直是不可思議,好在這傢伙終歸是死了,否則的話,這麼一個強大的敵人,我只怕會寢食難安!」

「小友,多謝你出手相助,早知道小友有如此厲害的手段,那我就不必倚老賣老了,我的手段跟小友一比,簡直是拿不出手!

生活系巨星 這盛睿終於死了,也算了卻我一樁心愿,我也可以安心的去見我的老師了…只是我相信我的老師不會死,聖人多麼強大你沒有見過…」

夫儀嘴裡斷斷續續說出話來,好像是在緬懷,也好像是在憧憬,漸漸地夫儀的身體破碎開來,化為了點點星光,消散在天地之間!

青陽心中百感交集,這個老人給了自己天大的造化,如今卻死在自己面前,青陽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再強大的人也終會死去,就算聖人也生死不知,一個人如果活的沒有意義,那麼他就白來這世間一遭!夫儀活出了意義,他死的坦蕩!

我的一生因為有系統的存在而變得更加精彩,我相信我可以追求更高的境界,讓我的生命變得更加有意義!」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看著面前兩個無上的存在,相繼消散在這天地之間,青陽心中不是滋味!

「如今我強大了起來,可以給父母帶來更好的生活,可以讓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可以追尋生命的最終意義!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接下來只要告別赤虎部落的人,再幫部落解決那些麻煩,在這個世界,我就沒有什麼牽挂了,可以安心的回到地球!」

盛睿死了,也算為青陽解決了一個後患!聖人傳承有多麼令人眼紅,這一點青陽遠遠想象不到!

「不過現在還是查看數據,不知道系統任務完成以後有什麼獎勵!」

姓名:青陽

境界:荒者極限(血祭荒紋)

體質:初級荒體

兵器:赤陽劍,先天神劍(本命神兵)

模式:戰鬥模式,休眠模式

功法:汲荒術

技能:摘星術、九式虎拳、語言包、系統空間、聖人傳承(不可用)

「數據上多了功法,還有聖人傳承,只是暫時用不了…」青陽皺了皺眉頭:「本以為自己可以突破荒者極限,達到荒紋師的境界,沒想到竟然這麼難…」

「系統,查看系統任務!」

「叮!系統任務

1.血祭荒紋,達到荒者境界(已完成)

2.殺死一頭百年荒獸(已完成)

3.保護赤虎部落(未完成)

4.獲取聖人傳承(已完成)」

「最摸不著頭腦的任務:聖人傳承,被我誤打誤撞完成了,看來系統任務只剩下最後一個了…」

而此刻的金正早已經不是青陽的對手!



「我這是…我這是在哪裡?」嘯漸漸地清醒了過來,活動活動自己身軀:「咦,我不是用出了捨身訣嗎?應該全身經脈盡斷,可是為什麼我感覺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反而身體變得更加強壯了呢?」

嘯,心中疑惑,自己的身體之中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咦,我這是出來了?」嘯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小荒界中了,「我的族人呢?」回過神來笑,趕緊尋找著自己族人的蹤跡!

「這不是赤虎的人嗎?我爹呢,我爹跟你們一塊兒進去了,他現在怎麼還沒有出來?為什麼你先出來了?」來人正是金寧,金正的女兒,蠻熊的夫人!

「蠻熊部落的人正看著一些人,這些人正是嘯的族人,赤虎部落其它倖存下來的族人!

本可以一舉消滅蠻熊部落,可是沒想到蠻熊部落的蠻熊,竟然是黃金城金家的女婿,才讓部落有此一劫!

想起了這些,嘯就怒氣勃發,自己的部落只是想要一個安穩的生活,可是卻遭到了一個個部落的陷害,威脅,還有黃金城金家,如果不是小荒界開啟,金正一定會殺赤虎部落眾人,脅迫鑄造師去為他們鑄造兵器!

「既然我出來了,而且實力強大了,那麼我就要保護我的部落!」嘯暗自下定決心。

「放開他們!」嘯大聲對著金寧和蠻熊說道!

「你說放就放,你以為你是誰呀?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我爹呢!」金寧毫不客氣地大聲斥責!

「不知道,既然你不放,那麼我就親自動手了!」嘯二話不說,欺身而上!

「赤虎部落的人都這麼囂張嗎?一人哪裡是我們兩人的對手,既然你自討苦吃,那就別怪我們了!」

金寧向蠻熊使了一個眼色,二人立刻向著嘯圍攻而來!

然而嘯用的不是赤虎部落傳承荒術九式虎拳,而是他在小荒界之中差點付出了生命代價,練成的摘星術!」

「摘星術一出,二人一瞬間就被嘯拍飛,躺在地上,吐了一口血,便失去了意識…」

「族老,族老!你們沒事吧?」嘯激動地上前攙起兩位族老!

「哈哈,嘯,你可讓我們大吃一驚啊,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提升這麼久多的實力!現在我已經想象不到你到底有多厲害了,有了你的守護,不僅是我,就算是虎他們也放心了!」

看到了嘯強大的實力,兩位族老喜出望外!

「那位跟你一起進去的青陽公子呢?為什麼還沒有出來,還有那個黃金城的金正呢?」

族老,連忙問道!

「我也不清楚,我們三人進入到了小荒界之中便分開了,他們二人也不知去向何處,我闖過了第一關,便開始了考驗,在第一次考驗之中,要學一套荒天術,我使用了捨身訣之後,才勉強成功了,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什麼?你竟然用出了捨身訣,可是你為什麼沒有受傷呢,經脈也完好如初?」

聽到嘯用了捨身訣,兩位族老大吃一驚,禁忌之術,怎能說用就用呢!

「那一招荒術強大至極,我當時一心想著部落,只要把它學會了,那麼就算我全身經脈盡斷,我也可以傳授給你們…」

「唉,還是你福大命大,可惜了虎了,他多半…」



「血雲城的人,不要以為我們怕了你!你們強取豪奪,搶了那麼多氣血丹還不知滿足,不要太過分了!」

「於老怪,黃不死,弱肉強食,你們還不懂這些嗎?如今我有了氣血丹,已經達到了七級荒紋師,你們再也不是我的對手,我何必看你們的臉色行事呢?我勸你們趁早交出氣血丹,則的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們…」黃不死於老怪二人話沒說完,這時突然一個人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請問…請問,你們知道金正人在哪裡?」

來人正是青陽,看到這些人正在亂斗,便上前問了金正的情況!

「哪來的小屁孩兒,是不是活的膩歪了,敢妨礙血雲城的人辦事?」血河大怒責罵到!

「這位大叔,你嘴巴吃屎了,那麼臭!我正是活膩歪了,要不你幫幫我!」

青陽見到此人語氣不善,也不由地嘲諷兩句,要是他真是不知死活,青陽也不介意送他一程。

「好小子,竟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血河二話不說一斧子向青陽劈去,如果是換成普通人,怕是一分為二了!

「繁星!」青陽金口一開,兩字說出,一招摘星術用出,血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青陽一指戳中胸口,貫穿心臟!

「你…你!」血河捂住了胸口,嘴裡不斷吐出鮮血,連話都沒說完倒地而死!

「小兔崽子!在我面前敢殺我們血雲城的人,真是找死!」血雲城主頓時大怒,向青陽進攻而來!

「哼,本來我就是問一個問題,既然你們都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們!」青陽有沒有再次使出摘星術,手中突然一把赤紅長劍出現,一劍拍向血雲城主!

經過了盛睿的能量灌輸,赤陽劍也提升了自己的品質,僅僅是重量竟然已經有了萬斤之重,這一劍拍向血雲城主,就算他是九級荒紋師,也會被這巨大的力量拍飛!

果不其然,血雲城主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倒飛比來時還快!

「好強大的力量,你到底是什麼人?」血雲城主不由地問道。

「我只是想要問一下金正人在哪裡,你們二話不說就要攻擊,是何道理,現在我重新問一下,你們誰知道金正人在哪裡?」青陽不接話,依舊問到!

「不知道,金正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人,我們都沒有見到它他!」

眾人見青陽如此生猛,連實力最強的血雲城主竟然擋不了他的一劍!全部嚇得心驚膽戰!

「早說啊,浪費我的時間!」青陽二話不說轉身離開!

「眾人見清陽沒有繼續攻擊,僅僅是問了一個問題就走了,全都面面相覷」

半天才轉過頭來,看向血雲城的人!

「嘎嘎!血雲城主,你也有今天…」

… 「哈哈,這已經是第三座洞府了,氣血丹已經足足有五瓶之多!而且還有三本荒訣,有了這些我就不信我修鍊不到九級荒紋師!到時候看你們還有誰是我的對手!」

接連收颳了三座洞府,其中的收穫簡直令人難以想象,金正欣喜諾狂!

「前輩看來十分高興,收穫不小啊,真是可喜可賀!」

「哪裡哪裡,都是運氣,運氣…」

金正反應過來,抬頭望去發現竟然是青陽后,緊繃的心神重新放下來了。

「原來是你小子,真是福大命大,竟然活到了現在,既然你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那麼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青陽對金正威脅的話,恍若未聞,就那麼看著慢悠悠地向自己走來的金正。

「賢侄看來有不少收穫呀,不知道…不知道需不需要我幫你分享一下?」

「好啊,既然金伯伯想要替我分享我當然十分樂意!」

「賢侄果然識相,看來這次小荒界之旅讓你成長了很多啊!」

嘴裡說著話,金正一把抓向了青陽的肩膀,雙臂一用力,就要順勢將青陽摔倒在地!

然而,青陽還是一臉的笑意看著金正,身體紋絲不動!

尷尬了…

「我就不信你一個小兔崽子,僅僅一個月時間,竟然這麼厲害!」

金正見奈何不得青陽,連忙使出全身的力量,然而結果還是沒有發生變化,對青陽一點用也沒有!

「呵呵,賢侄的東西,我做為長輩,怎麼好拿呢,既然賢侄在此,那麼這個洞府就是你的了,我就不打擾賢侄了,這就告辭了,我女兒可能找我吃飯了…」

心中隱隱不妙,金正語無倫次,話一說完,轉頭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