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哥!那我以後怎麼辦啊?總不能讓這些該死的靈獸追著跑吧?」金清石苦笑著道。

「涼拌!」龍天霸笑著道。

「哞………….」

「吱吱……….」

突然一聲聲更加響亮的叫聲從空中和水下同時響了起來!

「金老弟!快衝!有大傢伙來了!」聽到叫聲,伊魯山度立即焦急的大叫著道。

「裂身……….」金清石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藏著掖著了,他迅速將日月雙輪斧往空間里一收,左右手同時向著撲過來的嗜血幽蝠的腦門點了過去!

「噗!噗!噗!……….」一隻只嗜血幽蝠的腦門上立即出現在了一個個血洞!

眨眼間,近百隻嗜血幽蝠,噴著鮮血和腦漿,從空中掉了下來!

「這就是那個神級功法嗎?除了速度快一點,看起來也沒有那麼厲害啊?」伊魯山度皺著眉頭,心中暗暗想道。

「喂!老伊!你在想什麼呢?如果你不想走,那我可就先走一步了!」金清石使出裂身之後,速度立即加快起來,當他衝出去十多米,發現伊魯山度並沒有跟上來,他立即大聲的說道。

「我..我在準備用絕招兒呢!」伊魯山度說完立即大吼一聲!

「瘋魔旋風!」

一道道黑光從噬魂杖杖身上的花紋里沖了出來,向著撲過來的二十多隻嗜血幽蝠沖了過去!

囂張嫡妃:冷王滾下塌 「噗噗噗………..」黑光瞬間穿過了二十多隻嗜血幽蝠的身體,緊接著繼續向後沖了出去! 黑光又連續穿過幾十隻嗜血幽蝠后,黑光一閃!所有黑光又回到了杖身上的那些花紋里,而那些被黑光穿過身體的嗜血幽蝠,身體一動不動,直挺挺的向著河中掉了下去。

「霸哥!這是什麼武器啊?」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只是一件中品靈器,不過它卻有噬魂的功能!如果你學會了裂魂,這根破棍子,根本威脅不了你!」龍天霸微笑著說道。

「可是我現在不會裂魂啊?」金清石急著道。

「那你就離他遠一點!」龍天霸大吼著道。

「哦!」

金清石這回可不敢等伊魯山度了,他立即向前猛衝了出去!

「金兄弟!你等等我啊!」伊魯山度看到金清石突然加速,他連忙大叫著道。

「我先把這些蝙蝠引開!你趕緊衝到岸上去!」金清石焦急的回答道。

「你往那引啊?」伊魯山度看到金清石直直的向著對岸狂奔著,他苦笑著道。

「我是說天上和水裡的大傢伙!」金清石急著道。

「啊?我怎麼把它們給忘了!」伊魯山度連忙加快了速度。

當兩個人一前一後剛剛落到岸上,十幾條三米多長,長著一尺長、閃著金光長刺的二階蠻魚,緊跟著衝出了水面,而從空中衝過來的,十多隻體形巨大的嗜血幽蝠,在看到金清石和伊魯山度衝到岸上后,立即沖向了高空。

「為什麼它們不追了?」金清石站在岸邊好奇的問道。

「因為這裡是人類的狩獵區,它們不敢輕易靠近岸邊!」伊魯山度一邊小聲的說著,一邊向著周圍張望著。

「經常有人在這裡狩獵嗎?」

「嗯!蠻魚是這裡主要食物來源之一,面且還可以用魚皮做衣服!」

「那怎麼沒有看到人呢?」

「可能今天是集市吧!大家都去趕集了!」

「不會吧?這裡還有集市啊?」

「當然有了!這裡有大大小小的門派幾十個,而且還有不少散修!大家可以把從秘境里得到的東西,換成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這也不安全啊?萬一遇到像你這樣的高手,直接來個殺人奪寶怎麼辦?」

「沒人敢在集市上動手!因為會有四個半步化神期的高手守在集市的四周,而在集市裡面,也有四個半步化神的高手巡場!」

「那在離集市之後呢?」

「那就看自己的運氣了!不過很多人都是成群結隊的離開,很少一個人來集市交易的!」

「我們能去看一看嗎?」

「可以!不過你最好什麼也不要說!如果看中了什麼,就直接告訴我!」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惹麻煩!趕緊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然後把這個穿上!」伊魯山度說完,左手一動,一條長長的黑色皮子和一塊黑色面具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老伊!你手上戴的那個指環是儲物戒吧?」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嗯!這枚儲物戒也是在這裡面找到的,不過儲物戒並不是很多,儲物袋倒是很普遍!你趕把這魚皮裙子上,然後戴上面具!萬一有人來了就麻煩了!」伊魯山度說完,立即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然後將兩米長、一米寬的蠻魚皮纏在了腰上。

「這裡面真的什麼也不穿啊?萬一遇到女的怎麼辦?」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裡沒有內褲!不管男女都是這麼穿!習慣就好了!」伊魯山度一邊戴著面具一邊微笑著道。

「唉!」金清石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脫下所有的衣服,將蠻魚皮纏在了身上。

兩個人穿著魚皮裙、戴著面具,走出大山後,又走了大約一百多公里,一座佔地近二百公頃的巨大城堡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這裡是星河教的駐地!現在叫星河堡,我離開之前有星河堡三位半步化神的高手,三個人分別是堡主雷宇鵬、副堡主雷宇程、副堡主雷宇宙,這三個人是同胞三兄弟!彼此心靈想通,如果三個人聯手,就是四五個半步化神,也未必是他們三個人的對手!」伊魯山度認真的說道。

「那他們在這裡應該是最強大的吧?」金清石聽到有這麼多半步化神的大神,而自己還想過來幹掉這些人,看來真是痴人說夢!他苦笑著道。

「不算是最強大!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吧!這裡最強大的是那些散修!沒有人知道這些散修到底有多少個半步化神!不過有一次雲龍堡的堡主為了一件法寶,而殺死了一個年輕的散修,結果一夜之間,雲龍堡的兩位半步化神、十多個元嬰期、幾十個金丹期和上百名弟子全部死無全屍!」伊魯山度表情凝重的道。

「那這裡到底有多少散修啊?」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不知道!這些散修很少聚集在一起!所以到底有多少人,有沒有頭領我也不知道!」伊魯山度搖了搖頭道。

「那你在這裡待了這麼多年,就沒有散修的朋友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我不相信這裡的任何人,所以一向都是獨來獨往!別看我是一個人,可是也沒有多少人敢招惹我!」伊魯山度得意的說道。

「為什麼?」

「我雖然也是半步化神,可是我的修為比很從人都要深!只要機緣一到,我隨時可以突破到化神期!」

「牛叉!可是你既然這麼牛叉,為什麼還要遷就我呢?」

「有兩個原因!一、我看你是有大運之人,跟著你也許能讓我突破到化神期!二、就是不能突破到化神期,也許跟著你也能找到離開這裡通道!」

「那就是說,你回到這裡找什麼洗髓丹、築基丹都是假的了?」

「也不是假的!我突然發現自己有了一個如花似玉、冰雪聰明的女兒,我這個當爹的總得為她將來著想一下吧?」

「你不是要離開這裡嗎?」

「是啊!可是還有你啊!你應該不會這麼急著離開地球吧?」

「我是沒想過這麼早的離開地球,可是你就么這相信我?萬一我不把洗髓丹、築基丹給你女兒呢?」

「你不會的!因為我會在二層天等著你!呵呵呵!」 「我可以認為這是你對我的威脅嗎?」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是敵人還是盟友,就看你怎麼選擇了!」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呵呵呵!這個問題我可要好好的想一想!如果你真的有這個實力,那一切都好說!」金清石笑著道。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們走吧!集市就在星河堡里,記得別亂說話!也要不總是往女人的裙子下看!」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在千米長、二十多米高、用一條條青石砌成的城牆上,有一個五米高,六米寬在通道,在通道的兩邊站著兩個身材魁梧,光著上身,下身穿著蠻魚皮裙,手裡拿著一把刻著錯金渦紋的古樸長刀。

「站住!你們是那個門派的?」當金清石和伊魯山度剛剛走到大門口,其中一個年輕人立即攔在他們身前大聲的問道。

「無門無派!兩個名不見經傳的散修!」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一個人一塊下品靈石!」年輕人看了一眼金清石和伊魯山度手上戴著的戒指和指環,然後深出左手道。

伊魯山度二話不說,直接從儲物指環里娶出兩顆下品火靈石,放在了那個人的手中。

「嗯!進去吧!」年輕人看了一眼手中的靈石,然後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跟著伊魯山度穿過大門,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廣場,在廣場中心有一個用青石砌成,長寬十米、高五米的青石台,而在青石台四周的空地上,擺放著一張張蠻魚皮,在蠻魚皮上擺放著各種丹藥、奇形怪狀的各種兵器、稀奇古怪的藥材、古老的書籍、兵器碎片和一些顏色各異的石頭。

「奶奶的!還真有不少美女哦!」金清石看著穿梭在人流中,一個個長發齊腰,胸部用一條蠻魚皮緊緊包裹著,而下身則是一條條顏色艷麗的小皮裙,小蠻腰、高高翹起的臀部、閃著健康光澤的肌膚,充滿活力自信的笑容,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了,荷爾蒙立即就會發飆!

「石頭!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只要你答應我,我可以再傳授你一種煉體的神決!」這個時候龍天霸焦急的聲音響了起來。

「咱倆啥關係啊?還用得著求嗎?你直接說啥事吧!」金清石聽到煉體神決,心裡頓時樂開了花,他連忙說道。

「也..也..也沒啥大事!就是..就是…哥哥想女人了!你能不能找一個?」龍天霸尷尬的說道。

「啊?不會吧?」

「是真的!我是真的想了!而且我又不想跟你來強硬的!所以只能求你了!」

「可是..可是..可是身體是我的,你會有那種感覺嗎?」

「靠!只要我借用了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就是我的!感覺也是我的!」龍天霸急著道。

「這..這..這裡太危險了!等回去之後,我去..我去..我去桑拿給你多找幾個!」金清石為了得到煉體神決,把心一橫,認真的說道。

「我叉死你!那些垃圾能配得上我嗎?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用強!」龍天霸大聲的說道。

「我的親哥啊!這些女人都有後台!咱們惹不起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一群小蝦米!老子打個噴嚏都能讓他們魂飛魄散!」

「霸哥!那你現在就打個噴嚏吧!我正發愁怎麼幹掉這些人呢!」

「我..我…我也沒說是現在啊!我不管!這件事情你必須幫我辦!如果不辦,那我就自己來!」

「霸哥!你可千萬別亂來啊!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幫你把這事給辦了!」

「那….那…那你快一點!」

「唉!」金清石無可奈何的搖了搖了頭。

這個時候,伊魯山度在一個買古書的地攤前停了下來,從十幾本書中拿起一本,微笑著問道:「兄弟!這本書怎麼賣啊?」

「一件下品法器或二百塊下品火靈石!」一個身高兩米,全身紫紅色的中年男人,冷冷的說道。

「我沒有火靈石,水靈石可以嗎?」伊魯山度微笑著問道。

「不可以!」中年男人冷冷的說完,一把將伊魯山度手中古書搶了回來。

「別急啊!如果不行我給你一件下品法器就好了!」伊魯山度苦笑著說完,左手一動,一把閃著冷冷寒光的寶劍出現在的手中。

「嗯!是一件下品法器!可以交換!」中年人掃了一眼那把寶劍,然後一邊將書遞給伊魯山度,一邊點了點頭道。

伊魯山度接過古書立即往指環里一收,然後苦笑著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去。

「老伊這是啥書啊?竟然值二百塊下品靈石?」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是陣法書!看來這一百多年,又多了不少好東西啊!」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我這裡還有一些寶器和法器,能不能換成靈石啊?」金清石想到空間裡面的那些兵器,他立即兩眼發光的問道。

「當然能了!不過我建議這些東西最好別換成靈石!」

「為什麼?」

「因為財不外露啊!而且還壯大了對手的實力,那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可是我現在真的缺靈石啊!」

「這樣吧!我們先四周轉一轉!等了解完行情之後,你再決定買不買!」

「行!」

攤位不到兩百個,金清石的神龍令里有大把的靈藥材、靈丹,法寶,地攤上的這些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而龍天霸只要看到美女,就開始在神識里焦急的大叫著。

兩個人轉了一大圈后,伊魯山度只買了一些古書,並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洗髓丹和築基丹,而金清石也了解了寶器和法器的價格。

一把下品寶器二十顆下品靈石,中品五十,上品一百,極品一百五。而下器法器最低二百靈石,中品五百,上品一千五、極品三千!

「洗髓丹不好找也就算了!怎麼築基丹也沒有了呢?」伊魯山度鬱悶的道。

「這裡沒有店鋪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有!可是店鋪里的東西可就貴多了!最少要比這裡翻一倍!」伊魯山度苦笑著道。 「貴點怕什麼啊?你不是不差錢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誰說我不差錢了?我把大部份靈石都留給我女兒了!現在手裡只剩下一千多塊下品靈石了!」伊魯山度苦笑著道。

「那些店鋪里收法寶嗎?價格怎麼樣?」

「收啊!雖然要比這裡高出三成,可是進去之後,能不能出來,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什麼意思?還會有生命危險?」

「普通的法寶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如果是稀少又珍貴的,那可就難說了!不過這也要分人!像我這樣的人,他們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這樣!你幫我賣寶器、法器!我分你一成利潤怎麼樣?」

「這個………」

「啥意思?你剛才不會在吹牛吧?」

「我吹牛?我是說一成有點少!如果是一成半,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殺你!就一成半!」

「呵!呵!呵!我們走!」

金清石跟著伊魯山度穿過廣場,進到了古堡里。在古堡的巨大的大廳里,擺放著一隻身高近五米的大黒熊和一條身十米的巨大蠻魚,而在古堡里兩面是一間間寬敞明亮的商鋪。

「這大黒熊恐怕是三階頂峰靈獸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嗯!這條蠻魚也是!它們都是雷家三兄弟的戰利品!」伊魯山度小聲的說道。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銀鈴般聲音,從兩個的背後響了起來。

「我靠!我就要她了!」當金清石剛剛回過頭來,龍天霸激動的聲音立即響了起來!

「我勒個去!極品小蘿莉啊!」金清石頓時兩眼放光的道。

一個身高一米七、大眼睛、雙眼皮、瓜子臉,皮膚白皙,一條白色虎皮只包裹著一半雙峰,兩隻雪白的大饅頭和深深的縫隙攝人心魂!平坦光滑的腹部、超級短的白虎裙下,露著兩條筆直的雙腿!

「您好!」小女孩看到一老一少,目不轉睛的頂著自己,一團紅暈立即浮現在了嬌嫩的小臉上,她連忙向後倒退了一大步后,膽怯的說道。

「啊!嗯!請問你是?」伊魯山度立即停止腰桿,然後微笑著問道。

「我..我..我是古堡里的服務員!如果你們想要買什麼東西,我可以帶你們過去!」小女孩緊張的回答道。

「呵!呵!呵!你是第一次當服務員吧?」伊魯山度笑著問道。

「嗯!」女孩紅著臉,低著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別緊張!我們來這裡首先是想賣一些法寶,然後再買幾顆洗髓丹和築基丹!」 錯惹假面總裁 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請..請跟我來!」小女孩說完,立即快步向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這個女孩怎麼樣?有沒有興趣玩一玩?」伊魯山度向著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沒……」金清石剛說出了一個沒字,龍天霸的聲音立即響了起來!

「如果你敢說沒,我就去找晶晶!」

「沒..沒..沒問題!」金清石連忙改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