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將姜時整個扔進溫泉里,一瞬間溫泉被染紅,然後下一秒又變得清澈,如此幾次,直到溫泉不再染紅。

葉靈才扔了一顆丹藥到溫泉里。

姜時只感覺一股暖流在身體里流淌,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傷口在癒合。

姜時坐在溫泉里抬頭望著葉靈笑。

「傻!」葉靈再次說到,只是這次的語氣卻沒有那麼的冷。

「嗯,是傻。」姜時直接承認了,而且還一副很驕傲的樣子,「但是很有效。」

葉靈彎腰靠近姜時,「就這麼喜歡我?」

名門婚寵:總裁,劫個色 葉靈的表情還是那麼的矜貴清冷,但是眼中和語氣中卻帶上了些微的茫然,這讓葉靈看起來有些萌。

當然這是在姜時的眼中。

若是其他人來看,葉靈依舊是冷的高不可攀。

「嗯,很喜歡。」姜時看著葉靈,好像看著全世界一樣,「就算沒命也喜歡你。」

葉靈的表情似乎沒變,但是姜時卻發現了,葉靈那一瞬間的眼神變化,不知是害羞了,還是被震撼到了,或許都有。

葉靈站直,輕聲「嗯」了一聲。 只是這一聲就讓姜時直接激動的從溫泉中站了起來,水從臉上一點一點的滴落,配上姜時那副帶著激動的謫仙模樣,異常的誘惑人。

但是這裡卻只有葉靈,姜時這個色相犧牲的一點效果都沒有,還挨了訓。

「不好好療傷幹什麼呢!還嫌自己的傷不夠重!」

「忘了。」姜時坐在溫泉中,望著葉靈笑著說,

葉靈:「……」

嚴重懷疑這人是不是受傷太重真的傻了。

「好好療傷。」葉靈說完就要走,卻被姜時拉住了裙擺。

葉靈看過去,那清冷的眼瞳似乎是在問姜時做什麼。

「留下來陪我。」姜時認真的看著葉靈,但是這幅重傷的樣子讓姜時看起來顯得異常的脆弱,更別提這人停了一下之後繼續說的三個字,「可以嗎?」

家有悍妻 葉靈就那樣冷淡的看著姜時沒有說話,姜時亦是執著的看著葉靈。

「我知道了。」半晌,最終還是姜時妥協了,收回抓著葉靈裙擺的手,縮回了水中。

葉靈帶著裙角上的一塊水漬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姜時本來還極其委屈的表情收斂了起來,平靜的開始療傷。

當姜時結束療傷睜開眼睛之時,驚喜的看到換了一身衣服的葉靈搬了一個軟榻在溫泉旁看書。

「葉靈!」姜時立刻激動的上岸朝著葉靈撲去。

但是終究沒有成功撲倒葉靈的身上,被一道氣流擋著不得再進半步。

「去將衣服換了。」葉靈指了下溫泉另一邊的屏風說到。

「好。」姜時立刻去了屏風後面,以平身最快的速度將衣服換好,出來看到葉靈還坐在那裡,提著的那口氣也放下了。

「雪域族今日宣布入世,我們現在過去。」葉靈收起軟榻和書本對姜時說到。

姜時愣了下,問,「這是第幾日了?」

「五日。」

「你,一直在這裡等我?」姜時試探性的問道,哪怕理智覺得不太可能,但是只要想到有這個可能,就心中滿滿的都是暖意。

「嗯。」

而葉靈還在這之上補了一道,肯定的回答讓姜時心中的甜意都要溢出來了。

「你真好。」姜時跑過去,牽起葉靈的手。

葉靈在姜時靠過來之時,身體僵了一下,還是控制住了,任由姜時靠近。

「嗯。」

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菱寧繼續當一隻隱形兔,欣賞面前賞心悅目的一對。

只是,為什麼突然看姜時這貨不順眼了呢?

葉靈看了一眼姜時牽著他的手,直接帶著姜時瞬移到了雪域。

姜時:「……」

他牽著手是想要享受牽著手漫步的感覺,這直接就到了還怎麼享受?

但是,不管,還是要牽著。

不放手。

打死也不放手。

葉靈並不知道姜時的內心戲,氣息依舊清冷,卻任由姜時牽著他的手。

雪域族入世是大事,人魔妖有頭有臉的都來了,這其中當然包括了妖帝夜暨,天靈門掌門清風,魔族新魔尊乂剅。

「師父。」姜時看見了清風還是放開了葉靈的手上前去打招呼。

只是這時候放開,所有人也都看見了,姜時是牽著葉靈的手進來的。

一時看著姜時的眼神佩服的有,羨慕的有,嫉妒的也有。

但是卻米有人敢說什麼,畢竟葉靈還在場。

雖然都尊稱葉靈為尊者,但是就葉靈當時展現出來的一面,人們更加認同的是,葉靈是一個魔女。

「傷可好了?」清風輕聲問道,好像沒有看到姜時是牽著葉靈的手進來的一樣。

「好了。」

「嗯。」

「弟子告退。」

「去吧。」

姜時回到葉靈的身邊,再次牽起葉靈的手,跟著葉靈走到雪域境內部。

姜時和清風的相處一直都是這樣,看著就是一板一眼的,一點情意都沒有。

但是姜時和清風的感情卻是很深的。

當初想要根據姜時和葉靈打好關係的人不少,卻都被清風壓下了,上次叫姜時回來,也不過是走個過場。

而這一次,也只是問了姜時的傷,沒有關心姜時和葉靈到底是什麼關係。

「師父對我很好,只是他一直不知道怎麼表達。」路上,姜時突然開口說到,「而且師父身為人族修士之首,看著威望很高,但是壓力卻也很大,但是師父從來都是一個人扛了,從來沒有讓我們這些弟子糟心過。」

「嗯。」葉靈應了一聲,表示自己在聽。

「這一次因為我和你走的近的關係,很多人都想讓我給他們牽線,和你套關係,但是這些都被師父攔下了,上次回去也是被門派的長老們煩的沒辦法了,讓我回去走個過場,我說了不行,師父就直接帶著我離開了,不給那些長老繼續說話的機會。」

「還有上次圍殺雪域族的人,我知道師父其實不願的,再出發前師父還問我願不願意去,只是師父是人族之首,不得不去,哪怕他知道這次去是保罪人的,但是那罪人是人族的,他就不得不保,不然有的是人想要抓住這一點抨擊天靈門……」

「不用擔心。」葉靈等著姜時說完輕聲說,「雪域歌他們既然已經報仇了,就不會再遷怒了。」

「我知道。」姜時笑道,「只是剛剛見師父,似乎感覺蒼老了一分,忍不住找個人說出這些話罷了。」

葉靈沒有回話,他們已經到了雪域境內域了。

而姜時才發現,他們走了一路,葉靈也聽著他說了一路。

姜時看向葉靈,忍不住笑了。

這個人。

怎麼就這麼好呢?

哪怕知道這人冷的感覺完全暖不了,但是依舊不想放手。

這個人就算冷,但是對於特殊的人,還是在冷中有暖的。

而很幸運。

他是那個特殊的人。

雪域歌一直在內域口等葉靈,看到葉靈就帶著人迎了上來。

看到葉靈還帶著姜時也沒有多說什麼,「歡迎。」

葉靈領著姜時走進雪域內域,紛紛揚揚的雪白雪花飄到葉靈和姜時的身上。

這是雪域族的最高禮節,平時也只有在雪域族祭天之時,族長可以受的。

葉靈看到雪花飛過來,用靈力隔開,「雪域族的規矩還是不要在我這裡破了。」

「這是您該得的。」雪域歌笑著說。

哪怕落不到葉靈和姜時的身上,雪花依舊沒有停止。 葉靈看了雪域歌一樣,撤了靈力,讓雪花落在她和姜時的身上。

姜時一直看著葉靈,見雪花落到葉靈的頭上,肩上,笑道,「我們這樣像不像一起白頭到老?」

「不像。」

姜時想的浪漫,但是葉靈卻是一點也不配合,不過姜時也沒有失落就是了。

雪域歌將葉靈和姜時引到主殿,立刻有一個雪域族的女孩捧著一個紫色的盒子過來。

「這是積累了雪域千萬年精華凝聚而成的雪靈珠,本來是又來作為鎮壓亡靈的陣眼的,如今亡靈已經全部被您解決了,這雪靈珠便送給您了。」

葉靈打開紫盒子,頓時一股寒意席捲了整個大殿,姜時立刻打了一個冷顫,但是下一秒身體又暖和了起來,也感覺不到寒意了。

葉靈取出盒子中央那顆晶瑩透剔的白色珠子,用靈力包裹住珠子,很快珠子變成了一個個小珠子,連接成了一條手鏈。

葉靈拉過姜時的手,將由雪靈珠做成的手鏈直接帶到了姜時的手腕上。

明明是一條精緻的手鏈,但是帶在姜時的手上卻一點也不顯女氣,而姜時的氣質中更是帶上了一股冷意。

只是那冷意卻在觸及到葉靈只是盡數消散。

對於葉靈轉手就將雪域族至寶送人,雪域歌並沒有意見,反而還挺高興的。

「我去準備招待外面的人魔妖了,您隨意。」雪域歌說完就帶著人出去。

姜時帶著那條手鏈愛不釋手,待人走之後便忍不住親了葉靈的臉頰一口。

葉靈抿了抿嘴,雖然沒有說什麼,也沒有表示拒絕,但是姜時卻知道,葉靈並不喜歡。

「我……」姜時本來還非常高興的心情瞬間打了折扣,也知道直接越線了。

葉靈抬起手,想要做什麼,卻停了一下,最後放到了姜時的頭上。

「不關你的事,是我還不習慣。」聲音依舊清冷,但是卻在試圖安慰姜時。

姜時看向葉靈,眼中還帶著不可置信的驚喜。

似乎他療傷醒后,驚喜就沒有斷過,這太幸福了,就好像是夢一樣。

只是如果這是夢,就讓他永遠也別醒來。

不。

還是儘快醒過來吧。

這樣他就能儘快在現實中也追到葉靈,過上這樣幸福的生活了。

「啊!」正想著的姜時頓時感到頭上一疼,不明所以的看向葉靈,「為什麼揪我頭髮?」

「不是夢。」葉靈清冷的說到。

姜時:「……」

姜時感覺很丟臉,原來剛剛他想著這是不是做夢的時候直接問了出來。

耳朵上附上了一層薄紅。

葉靈看著姜時的耳朵,伸手摸了上去,有些熱。

撿個正太去種田 微微皺了下眉。

涼的,很舒服。

這是姜時在葉靈的手附上他的耳朵之後的感受。

「你耳朵怎麼紅了,還是熱的?」葉靈的語氣語氣中帶著擔憂,「是不是生病了?」

姜時的耳朵更紅了,心中是又害羞,又喪氣。

「沒事,一會就消了,這是正常反應。」

果然沒一會,姜時的耳朵就恢復正常了,實在是被葉靈這麼一本正經的詢問,就算心中害羞,也是會沒有了的。

葉靈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當雪域族的宴會開始時葉靈才帶著姜時出現在眾人面前,比雪域歌這個雪域族族長出來的還要晚,而且還是座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