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秦沖而言這些獎勵他並未放在心上,反而是此次連勝三場之後,就算是徹底完成了這一次的任務,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內自己都不用再到這裡來執行任務了。

這次秦沖代表的是蒼龍谷出戰的,也就是說今後一段時間,無論這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蒼龍谷都無需在派人前來支援的,只要維持以前的巡邏任務即可。

如今秦沖各種材料已經收集完成,接下來就要專心煉丹,等培嬰丹煉製成功之後,自己就要準備凝結元嬰之事了。 「佳人在畔,當然永遠都看不夠。」

葉青整了一句騷話。

反正看看而已,不吃虧。

而且,葉青心說,以前在小樹林的時候,啥都干過了。

現在只是看一看,也沒有什麼。

柳雨菲聞言,美眸如水,滿是春情。

「葉師兄,其實,我……我早就是葉師兄的人了。」

柳雨菲說完,鬆開了自己的玉手。

一對誘人的大熊貓,沒有任何的阻攔,完全暴露在了葉青的面前。

還有柳雨菲的生命禁.區,一覽無餘。

「這……」

葉青張了張嘴。

這場面,有點把持不住啊!

柳雨菲的美貌,不比葉青的師尊楚淺淺差多少。

確實很美。

葉青秉持著不吃虧的原則,繼續看著。

「葉師兄,其實我一直想嫁你為妻,以後陪在你的身邊。」

「只是,這一次,我們怕是無法逃出去了!」

柳雨菲低聲一嘆。

能與葉青相處,柳雨菲的心中,固然開心。

但是,他們已經被關在了煉丹爐裡面。

想出去,難如登天。

柳雨菲試了一下,打出了兇猛的一掌。

不過,紫金煉丹爐很堅固。

壓根就無法將其攻破。

「放心,你不會死的!」

葉青認真道。

他可以去合.歡宗作死,不過,柳雨菲不能死。

葉青還是要保護好她。

「葉師兄,你不要安慰我了。」

「最後的一點時間,葉師兄,我們不如……」

柳雨菲說著,臉色一紅。

突然主動挪了過來。

依偎在葉青的懷裡。

在葉青的身邊,她很有安全感。

「(⊙o⊙)…」

葉青驚了個呆。

聽柳雨菲的意思,最後的關頭,要跟他深入交流一下?

葉青承認,自己有點衝動了。

再次想起了在小樹林時候的那一幕。

「葉師兄,我想到辦法了,如果我們雙修的話,就能提升彼此的實力,說不定可以破開煉丹爐!」

柳雨菲突然美眸一亮。

「是嗎?」

葉青神色淡然,其實他想破開煉丹爐的話,很簡單,只不過,柳雨菲並不知道。

「葉師兄,我們可以……」

柳雨菲話還沒說完,葉青插嘴道:「憋說話了,慢慢體會。」

葉青運轉神功,堵住了柳雨菲的紅.唇。

柳雨菲啊的一聲,羞得脖頸都紅了。

隨後,發出唔唔唔的聲音。

「砰!」

突然之間,紫金煉丹爐就被打開了。

葉青和柳雨菲都愣了一下。

然後,就有一位女子,被丟了下來。

柳雨菲驚呼出聲。

自己這樣子,被人看到,簡直羞死人了。

葉青乾咳兩聲。

恢復了禮貌。

沒有繼續跟柳雨菲雙修了,畢竟有第三者在場,怪不好意思的。

突然進來的女子,讓煉丹爐的氣氛,變得很尷尬。

「又多了一個七星血脈!這一次,一定能煉製出陽元血丹,恢復老祖的實力!」

蘇曉妖的聲音傳來。

「曉妖,這次你功勞不小,不僅有希望煉製出陽元血丹,還滅了三大聖地的絕世天驕!」

在蘇曉妖的身邊,有一位中年美婦。

對蘇曉妖讚不絕口。

她便是合.歡宗的宗主。

這一次,醉夢樓的行動,就是宗主暗中授意的。

蘇曉妖的身份,明面上,是醉夢樓的花魁。

實則,她是合.歡宗的聖女!

蘇曉妖隱藏得很深。

一出手,就擒獲了葉青、柳雨菲、馬伍德。

還有另外一位南荒域的天之驕女,大羅聖女上官嫣然,落入到了合.歡宗的手裡。

不過,卻不是蘇曉妖把她抓回來的。

而是合.歡宗主親自動手。

趁上官嫣然在外面歷練的時候,將其抓獲。

上官嫣然的血脈,同樣很強。

跟馬伍德比起來,不遑多讓。

乃是七星墨玉麒麟血脈。

現在,紫金煉丹爐之中,四位天驕都有七星級的血脈。

用他們的血肉,煉製邪惡的陽元血丹,效果一定很棒。

不過,蘇曉妖和合.歡宗主不知道的是,馬伍德已經被葉青挪移出去了。

到了劉清風的煉丹爐之中。

「轟轟轟!」

劉清風的煉丹爐,傳出了劇烈的聲響。

馬伍德蘇醒過來了。

察覺自己在劉清風的身上,還衣衫不整。

頓時氣得發瘋!

馬伍德自認為一世英名,沒想到,毀在了劉清風的手裡。

看到劉清風,馬伍德氣就不打一處來。

現在劉清風還沒蘇醒。

他的神魂不如馬伍德穩固,蘇醒的速度當然沒有馬伍德快。

馬伍德揮起拳頭,朝著劉清風的臉上,就砸了過去。

「轟轟轟!」

馬伍德大力揮拳。

很快,在他的殘忍虐待之下,劉清風醒了過來。

蘇醒之後的劉清風,是一臉懵逼。

「我艹,我不是在跟梅姑娘幽會嗎?」

「馬伍德?!!!你怎麼在這裡!」

劉清風懷疑了人生。

到現在,他還不知道,自己陷入了幻境之中。

跟梅姑娘做的那些事情,完全就是一場夢幻罷了。

「轟!」

回應劉清風的,是馬伍德的一拳。

結結實實打在他的臉上,把他打得鼻青臉腫。

劉清風欲哭無淚。

開始掙扎,反抗了。

不過,以劉清風的實力,哪裡是馬伍德的對手,很快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凸(艹皿艹)馬伍德,你要打我,總得有個理由吧!難道因為我長得比你帥,你就要打我?還有沒有天理了!」

劉清風大喊大叫。

不過,他在煉丹爐之中,隔音效果挺好。

外面的人,很難聽到聲音。

「去你碼的!」

馬伍德口吐芬芳。

現在他只有一個心思,就是把劉清風往死里揍!

「啊!」

「啊啊!別打臉啊!」

劉清風不斷慘叫。

跟殺豬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