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樓:樓上這城牆臉皮驚呆我。狗頭.jpg

20樓:大帝說:滾滾滾,都滾!你們一個兩個的屁民還想覬覦我大帝?先問我同意不同意!

21樓:因爲你們的這些話,大帝把我抱在懷裡哄了一個小時。嬌羞.jpg

35樓:這樓頂得真快, 不過也沒辦法, 自從褚大師的畫像被修復放到網絡上之後, 有好多對我大帝一知半解的顏值控一頭栽進了我大帝的坑裡, 主要他們只是爲了顏值, 完全不關注我大帝的文治武功和千古功績,不止如此, 還到處求大帝的畫像大帝的野史大帝的同人文同人畫……真的讓我們大帝圈受到了混亂的衝擊。

36樓: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的還有對我大帝一知半解的人存在吧?九年義務教育之下還能逃得了大帝歷史科普的人我高呼一聲牛逼!

40樓:對啊對啊,大帝可是憑實力在歷史書上整整佔了好幾頁的牛逼人士。歷史著名軍事家、思想家、政治家、文學家等,誰沒聽過我大帝的名號,誰沒苦逼地背過我大帝寫的碑文我大帝輝煌的歷史成就?

41樓:可別說了,歷史書語文書有他就不說了,誰讓他牛逼呢,但誰他麼能告訴我我一個學美術的怎麼還有他?!

60樓:41的學弟or學妹,讓已經畢業的姐姐告訴你,因爲大帝他老人家或多或少地影響了大恆整個朝代的審美方式,大恆的個人崇拜實在是太厲害了,大帝喜歡足球吧那全民就都玩足球,大帝說這個畫好吧又全民開始學這個畫風。你如果學的中國美術史那就更躲不過了,有大恆必有大帝,特別是《千里江山圖》、《六月二十七下江南圖》、《景平成橋二十一》……那都是實打實繞不過大帝的東西。

61樓:嗚嗚嗚學姐你好,我就是41樓的學弟,我們是要學中國美術史,但沒想到還有這麼多要背,累die,但一想到大帝的顏值那就背吧背吧,不就是背嗎?

樓主:咳咳,再次提醒大家,雖然我大帝的畫像美得像是p的,但是這個帖子還是聊聊正題吧。畢竟這幾天關於我大帝的顏值帖子太多了,一個個還拿不出新東西,修復的那張畫像已被放在國家博物館裡,聽說排隊去看的人排得老長……把話題拽回來,我大帝今夜這幅書法都拍了1.56億,恐怕那張畫像的價值能更高一些。

105樓:樓主說得對,但那副畫像不會賣的,屬於國家象徵。擺在博物館裡我們還有機會看一眼,被買走了就徹底見不到了。大帝實在太出名,民間普及度也實在太高。相信大家都背過《恆詩三百首》,咱們接地氣的大恆詩人可差點把大帝給吹上了天,他們筆下的大帝和大恆盛世實在吸引人,後面各朝各代的詩人也被吸引,隔着時空也要向大帝表白,呸,表敬意。大恆時期從大帝這裡開始繁華,盛世光景下的大恆人甚至走向了世界,大帝的兒子恆中宗顧然穩穩地從大帝的手裡接過了江山,接着一步一步地繼續發展。

106樓:這一隊父子實屬牛逼,父親開疆擴土,顧然又是性子沉穩的守成之主,他們倆在位時,硬生生地讓大恆吞併了西北和西夏,領土一度是歷史最大,還沿着北部反向侵略了現在俄羅斯的一部分領土,海外更不用說,各個海域都留有大恆的傳說,第一代的海上霸主不就是咱們大恆嗎……這麼牛逼的大帝,還有人在小說平臺上寫了一個同人,將大帝寫成一個只有美貌,靠着後宅手段讓名臣將天下拱手讓出的廢物皇帝,微笑。

107樓:???

108樓:????

120樓:???舉報啊淦!

125樓:大家放心放心,已經舉報了,網站編輯特別負責,及時就鎖了文並紅牌警告了作者。

130:樓:幹得好!出氣,真是什麼都敢寫,這個作者就不怕被國家給找上門?

143樓:弱弱舉手……如果你們是在說XX網站的那本小說的話,作者已經被國家找上門了……

145樓:!143樓別跑,繼續說,吃瓜!

146樓:急死了急死了,快說快說!等我有錢了一定要買個能把話說清楚的143樓!

158樓:啊我來了……小聲逼逼一兩句哈,其實不止是作者被找上門了,網站的大老闆也被請去喝茶了。這個作者很明顯就是大帝黑,小說中的惡意特別濃重,沒寫三章就要寫死大帝。學過歷史的都知道大帝的重要性,知道大帝對整個世界的貢獻,黑成這樣絕對有問題,最後一查果然,作者是國外的那些專黑大帝的瘋子。

160樓:……真是隔着一層屏幕誰也不知道背後是人是鬼。

200樓:大帝樹大招風,好多外國的國家認爲他們至今比不上我們大華夏的主要原因就是從大帝開始,他們認爲大帝派遣船隊多次出海把他們國家的金銀銅都給坑走了,還寫了許多我們大華夏掠奪他們資源的新聞。真是腦子壞掉了,我願意賣你願意買這叫強迫?不談這個話題了,一談就生氣。話說今年似乎要拍《恆高宗史》了。

210樓:!不會吧!

220樓:這個消息十年前就聽說過一次,說要拍但最後就沒影了。今年出來了高宗畫像,試問還有誰敢冒着這風險去演大帝?大帝身體不好,但以病弱之軀掌天下之權的這種矛盾更加吸引人,也更加考驗演技。年老的不行,大帝二十多歲是人生高光時期。年輕的沒有演技,既要演出身體不好又要演出野心勃勃,年輕一代的演員裡有這個演技的沒有大帝的臉。

222樓:心痛,剛剛升起的一秒期待又被樓上打破。不過樓上說得對,要是演不好長得不好自己品行不好,說真的還是別拍了叭。

225樓:大帝這個角色太具有挑戰性了,之前還有一個討論歷史上的人物哪些是穿越的,我大帝就榜上有名。那些學文學的學歷史的一個比一個說得有理有據,大帝創辦了學籍,開啓標點符號的時代,讓官方掌握所有書籍的統一解釋權,導致之後的反叛軍想從古籍裡找一句話造反都難,只能自己編,還創辦了第一個女子學院,真是怎麼看怎麼像穿越的。

226樓:啊,我歪了話題了不好意思。前些年其實還有一本穿越大恆的劇本遞了上去,但因爲女主和大帝有幾分感情上的牽扯所以斃了,一直壓到現在也沒有拍,估計拍不了。樓上說的《恆高宗史》,感覺懸。

250樓:這些年的穿越作品,基本上百分之五十都是穿去了大恆。大恆都要被穿成篩子了,但大恆在文學作品上留下來的模樣真的好迷人,從腐敗枯朽變成了揚名海內外的第一強國,我每次看大恆的歷史總會忍不住的激動,澎湃無比。大恆的這段歷史普及度高,是國民的驕傲,穿越到大恆不奇怪,但奇怪的是隻要是穿越到大恆,女主要麼攻略了大帝,要麼就是我大帝心中的白月光,非得讓我大帝對她們高看一眼,爲她們“終身不娶”她們才覺得滿意。

260樓:我倒是可以理解。因爲我大帝實在是很蘇的一個男主設定,少年登基,被權臣壓制,一直蟄伏到立冠,立刻雷霆手段反擊權臣,將權力收在自己手裡。先天不良的身體無法阻擋大帝的腳步,他登基後便肅清宗親,大力度開始反腐,鎮壓反派軍,這之後便興修水利、修建道路,讓大恆的驛站得以四通八達,爲以後的戰爭打下後勤基礎。隨後又是壓遊牧、收西夏,大帝時期其實艱難的事情有許多,我們從歷史書上只能看到冰山一角,那時光是自然.災害就發生了好多次,難以想象這麼一個遭受過如此多災難的國家是怎麼咬着牙一步步挺過來的,變成了後世口中人人嚮往的盛世。

270樓:天呢,突然想哭。

280樓:所以我很喜歡大恆,因爲真的很鮮活。沒有時空所隔絕的距離感,那個時代無論是一根麥穗還是一塊青石板都有着真切生活過的氣息。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好想去大恆看看,去看看那些詩人嘴裡的太平盛世,去看看他們文章裡寫的兩小兒爭搶挖番薯,去看看被稱作“一人定乾坤”的大帝。

300樓:就像樓上說的《恆詩三百首》,小時候背得簡直絕望,長大了再背卻覺到了許多的趣味。大恆的詩人真的有種看不見的精神氣,在他們眼中秋日不再是荒涼孤寂,而是番薯和玉米終於可以吃了的激動興奮,恨不得下地自己去掰玉米……滄桑抽菸.jpg,爲什麼越說越覺得他們好傻?

305樓:哈哈哈哈我笑了!

306樓:舉手,我永遠也忘不了語文老師講完常玉言的文言文之後講到他《詠炕》那首詩的表情!

310樓:常玉言終於出來了!常玉言可是薛九遙的好友,他寫的那首讚美薛九遙的詩直接把薛九遙推上了大恆第二男主的寶座,只要是穿越女主文,男主要麼是大帝要麼就是薛九遙。

320樓:我不可以!我不能接受!薛九遙只能是大帝的!

335樓:薛九遙?就是大恆名臣薛遠嗎?那個前半生戎馬戰場,後半生在官場上混得風生水起,時常入宮與大帝抵足而眠的能臣薛遠?

337樓:就是他!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他與大帝絕對有什麼!

338樓:但是正史上只說了薛遠是大帝的寵臣,極其信任的那種……唔,這樣一說好像確實有些不同尋常。衆所周知,大帝雖然在大恆人的文學作品之中的形象很溫和有禮,但他其實是一個很冷酷的人,很多的事件和戰爭都能看出他這種絕對的冷酷,他有着歷代帝王都有的缺點——疑心病,無論是監察處還是東翎衛,或是由他把控的御史臺,他從來沒有全然地信任過一個人或是一個機構。但就是疑心病這麼重的他,卻很信任薛遠,兩方對比之下,薛遠對大帝來說確實不同。

350樓:實話實說,薛遠對大帝的不同更容易看出來。不說虛的,單說兩件事。第一件事,薛遠耍槍玩刀騎馬射箭各個精通,他的身體很健康,從常玉言的詩句當中也可以看出他相貌俊朗,身形高大,而這樣優秀的人卻一輩子沒有成親;第二件事,每次說起這件事都有些鼻頭髮酸,大帝死去當日,本來無病無災的薛大人卻在當日暴斃身亡,就死在大帝的身邊。他是長壽之相,卻舍了長壽跟隨大帝而去。大帝的陵墓到現在還沒有發現,或許他們倆人會一起躺在陵墓之中吧……

355樓:嗚嗚嗚竟然是這樣的嗎?

360樓:樓上,是的……薛大人和大帝之間的感情是什麼樣的我們並不知道,但絕對是很深厚的情誼。你不娶,那我就陪你一生。你死了,這世間也沒什麼讓我眷顧的東西了。我每次想起他們死去的時候就很難過,不由去想,大帝呼吸逐漸減弱的時候薛大人會在想什麼?他會難過嗎,會崩潰嗎?他又是怎麼眼睜睜地看着大帝在他眼皮底下死去的,自己又是什麼心情去赴死的……不能再說了,太沉重了。

420樓:沒想到一個樓爬下來我卻吃了一碗又酸又甜的狗糧……

樓主:!!!

樓主:大家別說了,快看熱搜!西北草原挖出東西了!

樓主通知完人後就立即退回熱搜,熱搜正直播着國家文物局的修復過程。西北草原中挖出了一塊腐朽的木頭,專家研究後發現這極有可能是大恆時期的木頭。文物局現在正在用最先進的手段試圖看清木頭的全貌。

對大恆歷史感興趣的網民們在直播間裡蹲了許久,木頭的3D復原圖一點點在機器中浮現。樓主趁空吃了碗方便麪,再炒了份酸辣番薯絲,精神十足地繼續蹲着。

黑夜漸深,看直播的人不知不覺睡着了。樓主再醒來的時候,窗口的烈日刺目,層層金光反射在電腦屏幕上。

樓主猛得醒神,湊到電腦跟前一看,只見彈幕早已淹沒了整個直播間。樓主心中詫異,他將彈幕關上,這才能看清直播裡的畫面。

文物局的屏幕上,長形木頭的3D圖已經修復了一半,顯露出一行龍飛鳳舞的字跡。

專家在一旁正在討論,低聲道:“是薛九遙寫的字……”

這一行字是“顧元白”。

腐朽木頭上的另一半也正在修復,一個隱隱約約的字並立在“顧”字旁邊,逐漸形成一個清晰的“薛”字。

樓主心跳猛得加快,他打開了彈幕,滿彈幕都是網友的尖叫和着急。

“薛九遙!一定是薛九遙!一定是九遙兩個字!”

“薛九遙薛九遙!快點啊啊啊!”

木頭上的“九”字出現。

樓主感覺自己呼吸都開始急促了,他興奮無比地跟着敲着鍵盤:“還差個‘遙’字!”

一筆一劃,清晰的最後一個字不出所料地出現在衆人的眼中。

另一行字是“薛九遙”。

同“顧元白”這三個字肩並着肩,整整齊齊。

就像是他們已經跨越時空,彼此相伴到如今一般。 授權成功,孟有房又把平板遞還給了老瘋子。

老瘋子眉頭一喜,他一把拿起平板飛身竄出了店鋪,那速度快的令人髮指。

王二一臉的不解他把平板拿到了孟有房的面前:「家主,老神仙怎麼跑了,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你大爺!」

孟有房笑罵了一聲,隨後是在王二的平板中一樣的簽名,按指紋解鎖了功能。

「多謝家主!」

王二喜滋滋的拿起平板,手指不停的在上面點來點去,隨後便是響起了他的驚叫聲。

「哇撒!這裡面居然都是房子的信息,家主,你好多房子啊!」

「哇塞!這裡面還有這麼多人的信息,家主,你居然還只是劍仙七階的修為,好低啊!」

只是,這驚喜只喊了兩聲,隨後王二很是失望的看向了孟有房:「家主,這裡面怎麼就這麼點東西?」

孟有房也不想,可現在就只有這點功能,他也沒辦法。

王二的呼聲讓旁邊的幾個也是行動起來,孔方和劍如雪把平板遞在了孟有房的眼前,那三隻非人類則是眼巴巴的渴望著孟有房。

孟有房給兩個人簽字按指紋嘴裡卻是拒絕了三個寵物的眼神:「你們三個要這東西幹嘛,對你們沒什麼用。」

小鳳凰把翅膀一咋呼,嘰嘰喳喳的亂喊一通:「不行,我們是你的寵物,我們也要有獸權!要平等!」

「嗷嗚!嗷嗚!」

「吼!」

一個在啾啾的亂叫,兩個在用本族的方言表達不滿,好像孟有房不給它們平板就是天大的不平事。

孟有房看著亂用方言的幾個貨,甩手就把平板砸到了它們的臉上。

「主人你真好!」

喜笑顏開的三隻寵物,嘴裡瞬間就是無數的溢美之詞,尤其是小鳳凰,她直接是扎到孟有房的懷裡不這的拿腦袋蹭著胸口。

旁邊的劍如雪眉頭一皺,紅繩子上的電光噼啪一頓閃,三隻寵物瞬間沒有了聲音,它們老老實實的摁上爪子印遞給孟有房。

孟有房給它們簽上名放開了許可權,店鋪里一下子安靜了許多。

把小木堡的護陣降低了一個頻次,孟有房把手一揚:「許可權我已經全都給開了,你們多跑跑,把不全的信息都補充一下!」

「明白!」

王二和孔方大聲應答,兩道身影瞬間就衝出了店鋪。

只是。。。

劍如雪沒有動,冰龍也沒有動,就連那兩隻小寵物也都沒有動。

孟有房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

兩個指揮不動,另外兩個就算是能指揮動,它們也沒有任何的作用,這結果,真的是無法克的說。

就在孟有房想要再多吩咐兩句的時候,護堡大陣突然一陣晃動,一聲殺豬叫是響徹了天際。

「我靠!孟有房,你居然把我擋在外面!!!」

熟悉的聲音讓孟有房的心神一震,他的身形閃如電光,再現身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小木堡的大門外。

一個胖子躺在地上翻滾,旁邊無數的人們指指點點,每個人都笑的很是得意。

孟有房趕緊是向著那人緊跑了兩步,一把將人扶了起來:「二公子,你怎麼會來這裡?」

范二公子范少增嘴角一抽搐:「怎麼?難道我們的感情淡了,我不能來?」

孟有房能說什麼,他雙手一搭范少增的肩膀:「當然能來,小木堡就是你的家,隨時歡迎你來,走,我們進去。」

拉起范少增,孟有房想都沒想,直接就想進堡,可他前腳進,後腳就響起了范少增的殺豬叫。

「我靠!孟有房,你絕對是故意的!」

范少增再次的躺倒在地,這一回,他直接躺平了身體,一副死豬的模樣。

「???」

孟有房心頭也是一陣的疑惑,這有些不大對吧,他這孟家唯一的大家主難道帶個人進堡也不行???

【范少增,劍仙七階,七家城范家二公子,未通過試煉不能進入小木堡。】

「哎,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啊!」

想想那二層的試煉,孟有房一陣的頭疼,黑石山的傳送門是封了起來,可要開到什麼程度,他現在也不太好掌控。

這萬一要是開過了頭,范少增這修為能通的過試煉嗎?

想歸想,范少增的人還在地上躺著呢,怎麼也不能不敢不是!

再次回身,孟有房臉上帶起笑意:「少增兄,你看我這護堡大陣不錯吧,有沒有感覺到一些特別的地方?」

范少增把胳膊在腦袋上一枕,嘴角一撇:「特別的沒感覺到,我到是感覺到了深深的侮辱,說吧,你要怎麼賠償我,否則我就不起來!」

這范少增居然直接耍起了無賴!

孟有房一把抓過去,范少增的身體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拽了起來。

范少增雙眼瞪的滾圓,身上的肥肉不停的顫動:「我靠!孟兄弟,你這實力可以啊,你又開小灶!」

孟有房微微一笑,一枚入城符拿了出來:「少增兄,其實,你也可以的!」

「這是什麼?」

入城符被范少增一把抓到手裡,他的大腦袋不停的打量,手上靈氣一轉,一道閃光直接亮起。

「我靠!你害我!」

尾音消失,范少增的身影也跟著消失。

「這是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