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七站着樹上,忽然看見王小狗帶着隊伍挖土搬石將荊棘叢的出入口堵了起來,忍不住挑了挑眉。

看來二隊是被劉勇逼急了。

只是這法子還是太溫和了些,等江平等人都到了,能攔住的時間也不會太長。

除非…

顧七正想着,就見王小狗皺着眉開口道:「這樣還不行。」

似乎意識到這個法子的作用有限,王小狗想了想道對其他人道:「現在所有人,都跟着我挖坑,咱們一路挖,三步一個洞,能挖多少是多少,咱們先把路都給攔了。

誰身上水壺裏還有水,挖好坑后,把路都給我澆透了。

江平他們沒有鞋!都是用衣服包着走,咱們讓他們沾了一腳的濕泥,看他們怎麼走過這些坑!」

眾人聞言眼睛一亮。

「王哥這個法子好!衣裳沾了濕泥,再走起來必然要打滑,還有這麼多坑,看他們要怎麼過。到時候我們全力跑,肯定要比他們快!」

「那順子呢,順子要怎麼辦?」

「只要他們要繼續走,就不可能一直抓着順子不放。」王小狗一邊手下不停挖著坑,一邊分析著:

「順子夠瘦,人也靈活,還穿着鞋。到時候未必跑不過江平這些人。咱們抓緊點,今天就讓江平他們看看咱們的厲害。」

……

「呵!這幫小子還玩起來。」

顧七笑了笑跳下樹,對周璃道:「走,去看看主道挖的怎麼樣了。前頭我叫人將官道那處的開口先挖了,到時候在讓人支個牌子。也算提前打打廣告。」

「廣告?」周璃疑惑。

「廣而告之,簡稱。」顧七神態自若,一點沒有穿幫的覺悟:

「我這不是沒怎麼讀過書,不會做學位么,說話不要講究,周大少爺別介意。」

「簡稱,聽着倒是有意思。」周璃笑了笑,沒把顧七的話放在心上。

他不是沒讓人去查過顧七的底細,可惜三年旱災渝州府往北大部分地方近乎付之一炬,顧家原籍所在的那個顧家村,幾乎沒了人煙,根本查不到有用的信息。

當然,周璃也不在意這些。他做買賣的習慣,從來都是人合得來,價格談的攏最要緊。

好在他眼光不錯,運氣也極佳,這些年從來沒有看錯過人。

「再有半個月,這條路就能初見雛形了。」顧七將周璃引到主道邊。

為了抓緊進度,顧七讓監工把附近村子裏能調動的人手都調動了過來。哪怕工錢又加了兩成,只要能趕在大雪降至前將主道和員工宿舍樓完工,這點前期本錢投入就值得。

「你這處若是能熱鬧起來,我看乾脆將鏢局直接開在這裏也無妨。」

周璃那拿出圖紙比對了下,指了指其中一塊空處道:「你看,就放在這裏如何,距離主道也近,到時候配貨發車都方便。」

「這出位置倒是不錯,只是邊上的空地我本是留着做馬車停放區的。」

顧七看了看圖紙道:「如果要在這裏再建一個鏢局門市,停車區就得縮小。一但商客出入多起來,難免會出現擁擠堵道的情況。」

鏢局連着馬車停放區本身本身也算相輔相成。只是地方確實小了些。

顧七將圖紙反覆看了看,指向其中一處:「你看這裏的鋪面區,用圍繞式的做法,太佔用地方了。

不如都改成直街形式,那麼前面的區域就能空出來,到時候就將鏢局門市的位置移到這出來,再分別接『進』、『出』兩條單行道。

這樣可以保證鏢局的鏢車隨時隨地都能方便進出,不會與其他商客的馬車正面碰上。」

「這法子倒是不錯。」周璃點頭認同:「雖然這般做少了點建莊子的雅趣。不過夠直接明了,倒是更適合做買賣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divdata-spm-anchor-id="0.0.0.i3.418c46b5KYVY4Z">

</div><div>

</div><div>寧芷若心中更恨,這混蛋說什麼?</div><div>脫了比比?</div><div>「你確定?」寧芷若一臉冷笑的看著他;「我要是脫了你敢看嗎?」</div><div>陳玄白眼一翻;「娘們,莫非你還真敢脫不成?」</div><div>寧芷若心一橫,往前一站道;「有本事今天你就自己脫,來啊,脫啊!」</div><div>見狀,陳玄立馬後退了一步,這娘們都快頂著他了!</div><div>「怎麼,慫了?」寧芷若冷笑一聲;「沒用的男人,廢物,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div><div>說完這話,寧芷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走出了房間。</div><div>穆雲姍幸災樂禍的笑道;「大壞蛋,你不會真慫了吧?以前不是膽子不是挺肥的嗎?怎麼現在不敢了?」</div><div>陳玄黑著臉,如果不是他不想在招惹其他女人,他非得讓寧芷若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睛,敢在他面前猖狂,小爺非得把你全身的布片都給卸了。</div><div>竟敢拿出來和羅美鳳比,關公面前耍大刀吧!</div><div>「對了,我不在這裡你不能亂想,更不能亂摸,不然,我就告訴秀秀姐……」臨走,穆雲姍有些不放心的看了陳玄一眼,她是真怕這傢伙沒忍住誘/惑去摸兩把。</div><div>至於別看,那還是算了,在她們來之前這混蛋的賊眼珠子只怕都看了無數遍了吧!</div><div>陳玄嘴角一抽,這些娘們到底在想啥了?</div><div>他怎麼可能會這麼無恥的去摸呢?</div><div>頂多就是偷看,不是,光明正大的看兩眼罷了!</div><div>不過羅美鳳重傷陳玄也是不敢怠慢的,現在這種情況他絕對不能離開,必須親自在這裡守著。</div><div>羅美鳳的傷勢很嚴重,一旦稍有疏忽,內傷反噬,將會是傷上加傷!</div><div>不過能把羅美鳳傷成這樣,或許應該就只有大羅天宮了!</div><div>想到那個強大的勢力,陳玄眼中的冷意更加強盛,這些傢伙最好別來惹他!</div><div>很快,在陳玄的銀針治療下,羅美鳳的傷勢算是壓制住了,微弱的氣息也在逐漸變得強盛,蒼白的臉龐也恢復了幾分!</div><div>這時,就在陳玄拔掉羅美鳳身上銀針之際,羅美鳳幽幽的蘇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陳玄。</div><div>「阿姨,你醒了,感覺怎麼樣?」陳玄一臉柔和。</div><div>羅美鳳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還有些虛弱的說道;「有你這個大神醫在,阿姨感覺自己已經從閻王爺的手裡撿回一條命了。」</div><div>話才說完,羅美鳳只感覺身上涼颼颼的,少了些束縛。</div><div>她有些艱難的低頭一看,原本有些蒼白的臉,頓時變得無比紅/潤。</div><div>她知道,對那個少年而言,自己身上有幾根汗毛只怕都被看的清清楚楚了吧!</div><div>想到這裡,羅美鳳的俏臉更紅,猶如一個熟的不能在熟的蘋果,讓人恨不得去咬上一口。</div><div>見狀,陳玄有些尷尬,但是為了給羅美鳳治療,他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div><div>「那個……阿姨,這是治療需要!」陳玄不得不開口解釋。</div><div>「別說了,我懂!」羅美鳳心中羞憤,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這也太丟人了,難道自己註定要在這小子面前……</div><div>一念至此,羅美鳳只感覺全身一軟,不行,他是秀秀喜歡的男人,我不能……</div><div>「媽,你醒了!」</div><div>這時,冷芊秀端著一碗葯走了進來,看著已經蘇醒過來的羅美鳳,她臉色一喜,急忙端著葯走到床邊,淚水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媽,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媽,是誰把你打傷成這樣的?」</div><div>「傻丫頭,哭什麼?有陳玄這個大神醫在,媽怎麼可能會有事兒了?」羅美鳳抬手幫她擦掉眼淚,避重就輕的說道。</div><div>聽到動靜的穆雲姍和寧芷若兩人也走了進來。</div><div>見此,羅美鳳有些詫異,穆雲姍和寧芷若在她還沒離開之前是見過的,知道這兩個小丫頭對陳玄有想法,不過並不熟悉。</div><div>「大壞蛋,葯碾好了。」穆雲姍把碾好的葯遞給陳玄,瞧著蘇醒過來的羅美鳳,她有些羨慕,主要是眼前這女人不僅長的成熟妖嬈,而且身材也十分火爆,別說男人會喜歡,連她看著都有些心動。</div><div>陳玄接過葯對冷芊秀說道;「秀秀,你先把葯給阿姨喝了,一會兒我給阿姨傷口上藥,放心吧,阿姨眼下的情況只需要慢慢調理就能恢復過來。」</div><div>冷芊秀急忙點頭。</div><div>羅美鳳朝陳玄露出一絲笑容;「好,聽你的。」</div><div>這話,怎麼聽著有一股子小女人撒嬌的味道?</div><div>穆雲姍和寧芷若兩人直勾勾的盯著正在喝葯的羅美鳳,不過冷芊秀卻沒聽出任何不對勁,她現在只希望羅美鳳快點好起來。</div><div>這時,陳玄只感覺腰上一疼,穆雲姍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滿是醋意的小聲問道;「大壞蛋,你老實說,是不是對秀秀姐她媽做什麼呢?」</div><div>陳玄急忙把她的惡魔之爪從自己的腰上拿開,翻著白眼說道;「丫頭,你亂想啥了?阿姨都這樣了我能對她做什麼?再說了你看我是那種人嗎?」</div><div>「哼,現在是沒做,那以前呢?誰知道你有沒有亂搞。」穆雲姍輕哼一聲。</div><div>陳玄無語了,得,這種事情不管他如何解釋,這些在心裡已經認定有事兒的娘們都不會相信的。</div><div>見狀,寧芷若在一旁煽風點火的冷笑道;「雲姍妹妹,看見了沒,某些人現在已經找不到辯解的理由了。」</div><div>我擦!</div><div>這娘們吸血鬼嗮太陽,欠日是不是?</div><div>陳玄黑著臉,要是讓寧芷若繼續挑撥下去,他和羅美鳳沒事都變成有事了。</div><div>這時,羅美鳳已經把葯喝完了,不過看著在場這麼多人,羅美鳳有些臉紅的說道;「那個……陳玄,要不還是讓秀秀給我上藥吧。」</div><div>聞言,陳玄一想也就點頭答應了,說道;「也行,秀秀,你先幫阿姨把葯敷上,放心吧,今晚我會一直守在這裡。」</div><div>什麼?這傢伙今晚要守在這裡?</div><div>什麼意思?還想陪床嗎?</div><div></div>

。 李哲翰嚇了一跳,猛的回頭,卻發現身後毛都沒有!

「是幻覺嗎?」李哲翰搖搖頭,繼續往水缸里鑽。

這時他又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影出現,還是在他眼角餘光掃過去的時候看到的。

這回說是幻覺,反正他是不信了!

「是誰?導演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派人來整我!」李哲翰覺得八成是導演除了派那個『厲鬼』之外,還派了別人來嚇他們這些嘉賓。

「切!我才不會上當呢。」自覺看破了真相,李哲翰翻著白眼躲進了大水缸里。

而此時看着畫面里的李哲翰,導演卻是一頭霧水。

「他這是在和什麼人說話呢?你們派人去嚇他了?」導演疑惑的看向身旁的工作人員。

「當然沒有啊,我們這又不是靈異節目,有一個『厲鬼』嚇唬一下他們就夠了,哪裏還會再派人。」工作人員大聲辯解道。

「你們沒有派人過去,那這是怎麼回事?」導演不解。

「可能是他看錯了吧。」工作人員說。

導演想了想,覺得有這個可能。

人在緊張的是候候產生一些幻覺也不是不可能的。

導演和工作人員也沒有多想,又開始關注起了其他幾位嘉賓的表現。

除了李哲翰以外,其他三位嘉賓都選擇了去找鑰匙。

十把鑰匙散落在各處,他們必須要繞過『厲鬼』把鑰匙找出來。

喬伊娜跑到了隔壁房間進行尋找。

這個房間以前住的可能是幾個女孩子。

之所以看出這是女孩子住的房間,還是因為這個房間里有一面鏡子,這鏡子上還畫着小紅花。

喬伊娜找遍了整個房間,總算在房間里找到了一把鑰匙。

走之前,她忍不住走到鏡子前照了一下。

鏡子裏喬伊娜看起來還是那麼美麗動人,她滿意的直著自己的臉,還對着攝像機鏡頭說了一些話。

說完話之後,她還對着鏡子做起了鬼臉。

突然鏡子裏的她露出一抹十分詭異的笑容,笑着笑着,臉上開始七孔流血,看起來可怕異常。

喬伊娜受到嚴重驚嚇,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這聲尖叫幾乎劃破屋頂。

攝像師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喬伊娜突然就叫了起來。

喬伊娜的叫聲把攝像師也嚇住了。

因為喬伊娜突然尖叫,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厲鬼』同志已經追了過來,在喬伊娜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

她已經落入了『厲鬼』的手中。

「抓到你了。」『厲鬼』穿着白袍畫着慘白的死人妝,還披着假髮。

這要不知道這是個人,冷不丁一見非得把人嚇得尖叫不可。

不出,『厲鬼』一出現,喬伊娜嚇得更厲害了。

「鬼啊!」

「別叫了,我是人,我真是人!」林宇沒想到喬伊娜的反應會這麼大,擔心自己把人嚇出個好歹來。

好不容易把喬伊娜安撫了下來,喬伊娜雖然不尖叫了,但情緒還是有些激動。

「有鬼!這裏真的有鬼啊!」喬伊娜對着林宇還有攝像師指手劃腳的比劃着。

「我知道,我不就是厲鬼嗎?」說着還對着喬伊娜做出一個兇惡的表情,做完這個表情之後,自己就先笑了起來。

喬伊娜可沒有心思開玩笑,她很確定,她剛才在鏡了里看到的畫面絕不是自己的幻覺。

那畫面太詭異了!

還有她在地窖里被人拍肩膀的事,本來她以為那是她的的幻覺,可現在再看,什麼幻覺啊,她這根本就是撞邪了!

林宇這扮的鬼,仔細一看還是能看出是個人,但要遇上真的鬼,她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裏真的有鬼,不是你這種假扮的鬼,是真鬼!」

「這怎麼可能,要真有鬼我怎麼沒有看見。」攝像師忍不住說了一句。

他一直跟在喬伊娜身邊,要是真有鬼喬伊娜能看見,不可能他看不見吧。

「別鬧了,這招對我沒用,拿一把鑰匙給我吧。」林宇一臉你別想驢我,我不吃這套的的態度。

「我不是……」喬伊娜想要解釋,可林宇壓根不聽她說。

林宇以為喬伊娜是想玩反恐嚇,以為編出一個不存在的鬼出來就能嚇到他?

開什麼玩笑,他膽子可沒這麼小,想嚇他,沒門兒!

林宇傲嬌的想着。

「快拿鑰匙吧,我這時間有限,還有別人等着我抓呢,我們還是別浪費時間了。」

林宇攤開手,讓喬伊娜趕緊交鑰匙。

喬伊娜沒辦法,只好拿出一把鑰匙給林宇。

現在鑰匙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她只想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這屋子真是越看越陰森,嗚~她想出去,她不玩了行不行!

「導演,喬伊娜說她不想玩了,想出來。」攝像師被喬伊娜纏得沒辦法,只好通知導演。

「開什麼玩笑呢,這遊戲馬上就結束了,讓她再堅持堅持,哪有玩到一半退出的。」導演當然不同意。

雖然以前就聽說過這個喬伊娜有點大小姐脾氣,沒想到這麼不敬業。

導演已經有點不高興了。

「導演,我真的不想再呆在這裏面了,這裏真的有鬼啊,剛才在地窖里的時候,我感覺有人拍我的肩膀。

我在房間里照鏡子的時候,鏡子裏的我突然笑得很詭異,還七孔流血的,嚇死個人了!」

「這裏一定有鬼,導演我真的很害怕,你就讓我出去吧!」說着說着還哭了起來。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只要他(她)還是個人,就少有不怕鬼的。

「不行,這沒商量,你必須在裏面呆到遊戲結束為止。」說完直接閉麥了。

喬伊娜欲哭無淚的站在那裏,一時間竟是欲哭無淚。

他們現在已經不在剛才的房間里了,現在他們來到雜物間。

這個房間里還堆放着不少雜物,倒是很適合用來藏身。

導演不讓出去,喬伊娜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很害怕,怕那個鬼又來找她。

可她要是不聽話出去,導演肯定饒不了她。

這個導演可是很有人脈的,要是得罪了這個導演,以後也不會有哪個綜藝節目會肯再要她。。 這簡直太過驚悚。

這是什麼生物?

從巨石上的骨骼紋絡和源內的手掌來看,它顯然不是人類,而是一個生有蝠翼的類人生物。

很顯然,礦井之所以發生妖邪的事情,就是它造成的,估計是采源人挖源時不小心鑿破了那個源,導致其血肉暴露在空氣中,形成了屍氣。

「竟然能保持得如此完好,簡直不可思議。」

「據說幾年前也挖到過類似的斷臂,被送回了聖地,你們說這是什麼生物的骸骨?」

幾名搖光聖地的修士小聲交談,對那塊巨石以及那塊源內封存的類人手掌非常在意。

「古前的生物……」靈見有理由懷疑,這源中的生物來歷絕對驚人,起碼也是古籍中所言的太古時代的生物。

畢竟在有記載的歷史中,北域曾經比之南域還要繁榮,在這個世界的人類降生之前就被智慧生物統治過。

不多久,這塊巨石以及其中鑲嵌著的源引動了搖光聖地的太上長老,有一位親自前來觀察,反覆查看。

「不可思議,真的有古前……」他似乎非常吃驚,不過很快便止住了話語。

隨後他大手一揮,將巨石以及其中鑲嵌著的源收走,並告知此地的搖光聖地的修士後續但凡有新的發現,要立刻稟報。

「看太上長老的樣子,似乎知道那是什麼生物,為何最終沒有細說?」

「恐怕涉及到了禁忌,有可能跟太初古礦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