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松身上有一個攝像頭,按照節目組的要求,這個攝像頭不能丟掉,也不能關掉。

只有在洗澡或者換衣服等私隱行為的時候才能關閉。

而隱形者號無人機只能在室外進行跟拍,一般情況下不能進入室內。

只有在秦松作案的時候,才能跟隨進入室內。

除了這兩個攝像頭,電視台還安排了攝影車跟蹤拍攝。

只是攝影車都是採用的隱蔽拍攝的方式。

盡量不驚動路人,不引起騷亂,不打攪到逃亡者的行動。

現在秦松關了燈,秦松的直播間的所有畫面都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

只是隱約聽得到秦松輕微的呼吸聲。

追了一天的網友們也累了,看到秦松睡下了,也都紛紛的開始準備入睡。

就連黃智明,也有些支撐不住了。

這個時候,郭小龍忽然驚訝的說道:「咦,秦松觸發了報警。這是怎麼回事?」 林孟帆本想追上去,一聽對方喊出秦舒名字,應該是認識的人,他也不敢貿然上前,只好退到走廊的轉角后,然後看對方把秦舒帶進了一個房間里。

「那個人不是褚臨沉,難道,是秦舒私底下養的情人?」

林孟帆小聲嘀咕著,不免在心裡鄙視了一番秦舒。裝模作樣的拒絕跟他複合,結果對別的男人投懷送抱?剛才那個男人,年紀比她大很多的樣子,原來,她喜歡這種的?

這要是讓褚臨沉知道,恐怕秦舒沒有好下場。

林孟帆剛這麼想著,電梯打開,一群記者就沖了出來。

「人呢?在哪個房間來著?」

林孟帆訝異了下,怎麼會有記者?

很快他想到了什麼,臉色黑下來。

他指了指秦舒被帶進去的那個房間,在記者明白過來之後,大步朝電梯走去了。

他最好趕緊離開這裡,免得被牽連。

記者們看著那扇並未關緊的房門,各自心領神會的遞了個眼神,而後,默契地蜂擁而上,將房門推開。

首發網址et

一群人就這麼呼拉拉地衝進房間里,扛著長槍短炮,準備拍下令人振奮的一幕。

但眼前的情況卻讓他們傻眼。

哪有什麼男女肉搏大戰?只有一男一女相對而坐在茶几旁,淡定的喝茶聊天,男人身後還站著一個助理。

「現在當記者的都敢不經允許亂闖別人房間了?知道你們闖了誰的房間嗎?」

助理冷聲質問道,不悅的目光盯著沖在最前面的記者。

記者尷尬不已。

男人放下茶杯,不急不緩地轉過頭來,嗓音清冽如泉:「我和侄媳初次見面,請她喝杯茶,各位這是鬧哪一出?」

認出男人的身份,記者們詫異。

不是說,秦舒和前男友舊情復燃,在酒店廝混?怎麼會是這一位……

「褚二爺、這、這是個誤會……」

站在最前面的記者尷尬賠笑道,腳步往後退。

後面的記者把房門堵得死死地,好一會兒,這些記者才手忙腳亂的散去。

記者一走,秦舒立即軟到在了椅子里,先前好不容易維持的鎮定,徹底崩塌。

褚序連忙起身,將她扶住,「看來你被人算計了,現在感覺怎麼樣?」

秦舒維持著僅有的理智,看著眼前這個跟褚臨沉六七分相似的男人。

這是褚臨沉的二叔,褚序。

剛才要不是他,那些記者……

後果不敢想象。

秦舒想請他幫忙買一種葯,可是話到嘴邊,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褚序也看出她的情況來了,朝身旁的助理使了個眼色,吩咐:「給臨沉打電話。」

秦舒媚眼如絲地看了他一眼,心裡急得不行。

給褚臨沉打電話幹什麼?她現在要的是解藥,

等等,他不會是要讓褚臨沉給她當解藥吧?

這個認知把秦舒嚇了一跳。

她掙扎著想要起來,身體卻軟成了泥。

他最近忙於公司的事情,只知道褚臨沉和秦舒結婚。卻不知道,倆人之間並非真夫妻。

所以,在他眼裡,秦舒是侄媳。

他立即鬆開手,任由她倒回大床。

「我們去外面等。」

轉身,不再多看床上的女人一眼。魔都大學的某處小道上,有熟悉的學生在下課時分偶然遇見,便開始聊天……

「林老師終於發動態了?!是新視頻預告嗎?還是……」

「是新視頻預告!明年一月一號的,還有半個月!」

「卧槽?這半個月我是一天都不想待了!視頻內容呢?」

「讓我康康啊……好像不是新視頻預告啊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二百七十五章隨機抓粉絲上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真到了那個時候再說吧。」喬安只是淡淡的瞥了劉瑩瑩一眼說道。

「我就不用去了吧!」小宋一臉為難的對喬安說。

這麼可怕的事,他是真不想沾邊啊!

「你也要去,正好當個見證人。」喬安想也不想的說。

卧槽!

眼見逃不掉,小宋整張臉都垮了下來。

早知道他就和小李換一下了,他代替小李工作,讓小李替他來招呼喬安。

可惜有錢難買早知道,現在再說這些也已經晚了。

「可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兒啊。」小宋小心翼翼的說。

「我知道他們在哪兒,你們跟我來就是了。」喬安說道。

聞言,小宋與劉瑩瑩的臉色皆是一變。

「什麼!我們現在就要去嗎?不用再準備準備嗎?」

喬安疑惑的看向二人,「你們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嗎?」

「那個……那個……」

他們哪知道要準備什麼,對付鬼好像是用公雞血和黑狗血吧。

可這兩樣東西上哪兒弄去?島上怎麼可能找得到公雞和黑狗!

對了,還有童子尿!

可島上還有童子嗎?二人不覺到童子尿會比另外兩樣東西更容易得到。

「既然你們沒有要帶的東西,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喬安直接對二人猶豫不決的樣子視而不見。

「您要不再等等,總得準備一點靈符法寶之類的再出發吧!」見喬安兩手空空的樣子,二人實在是無法放心。

「那些東西都是外物,我不需要。」喬安率先起身。

「走吧,趁著現在天色還早,我們早點過去說不定還能趕得回來吃午飯。」

說著就從帳篷里走了出去。

離開劉瑩瑩的帳篷之後,小宋說要先去和張導打個招呼。

這種要求喬安也沒有理由反對,便同意了。

喬安一點頭,小宋就迫不及待的衝到了張導那裡。

張導這邊剛剛拍完第一場,正在準備下一場,就被突然衝過來的小宋給打斷了。

張導臉色不是很好,眼中帶著一絲怒氣的看著小宋,那眼神好似在說,你最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導演,大事不好了!」小宋將他們三人在劉瑩瑩帳篷內的對話,全部都告訴了張導。

張導聽得一愣一愣,聽說這島上真的有鬼之後,還讓他感到有些意外。

在聽說那些鬼是來找劉瑩瑩時,又感覺不太意外了。

畢竟他們這麼多人出現在島上,也就只有劉瑩瑩一直在說有鬼,那些鬼只纏著她一個人,這裡面肯定有原因。

只是張導也沒有想到,那些鬼纏著劉瑩瑩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她的前世是這座島上的王女。

真是想不到啊,劉瑩瑩的前世竟然還是王女。

這身份還挺劉逼的啊。

「喬安同學說,要帶劉瑩瑩去找那些東西,然後讓劉瑩瑩把欠他們的還上。

導演,能不能派別人和她們一起去啊,我害怕!」哪怕承認害怕沒面子,但比起沒面子沒命顯然更可怕。

「大家都有工作,現在最閑的就是你了,你想讓誰來換你。」張導看了小宋一眼。

「要不讓小李來……」小宋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突然出現的小李匆匆打斷。

「不帶你這樣的!導演,我手上還有工作呢,您可千萬別讓我和他換啊!」

小宋沒有想到,小李正好在附近,剛好把他說的話給聽全了。

一聽到小宋想要陷害自己,小李立馬不幹了。

真是想不到啊,小宋這傢伙平時看起來濃眉大眼的,竟然還會背地裡陰人。

這傢伙果然不是什麼好人!

「小李,你八字重,不怕那些玩意,我和你不一樣,我膽小,八字也就一般,我怕啊!」小宋乾脆破罐破摔了,走過去一把抓住小李的手,臉都不要的說道。

「啊呸!你少找借口,你怕我就不怕,我也就是一個普通人,懂不懂什麼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小李才不吃他這一套,立馬甩開他的手反駁了回去。

「行了,小宋,既然一開始就是你陪著喬安同學,那接下來還是由你去。

放心吧,等你回來之後,我會給你包個大紅包的。」導演直接拍板把人定下來之後,小宋知道再怎麼反抗都沒用了。

雖然得到了一個大紅包,可是紅包再大也不可能讓他變得不怕鬼啊。

可以的話,他寧願把領大紅包的機會讓給別人。

看著無精打采走回來的小宋,喬安也沒有多問,就帶著他和劉瑩瑩向小島中心地帶走去。

這座小島雖然不算很大,但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逛完的。

在小島的中心地帶,有一片樹林,那裡因為還沒有人去過,張導擔心那裡生活著野生動物,便下了命令,不許大家往那邊去。

別看他們上島已經三四天了,其實大家也就只在小島的外圍走動,小島中心根本就沒有踏入過。

「我們真的要進入樹林嗎?這裡面萬一有猛獸怎麼辦?」小宋一臉擔心的問。

「是啊,這裡面太危險了!」劉瑩瑩看著眼前的樹林,也不太想進去。

「放心,這不是有我嗎,不會讓你們有事的。」說著就走到前面去帶路。

劉瑩瑩和小宋沒有辦法,只能一步步跟了過去。

喬安帶著他們一直朝著某個固定的方向前進,小宋和劉瑩瑩好奇的問過喬安,他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喬安也只是說等到了他們自然就知道了。

二人也不好多問,就這麼一路跟著喬安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