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鐵三角的武魂融合技的確強大,三位一體,甚至能夠與封號斗羅抗衡一二,但也僅僅只是抗衡一二,想要真正擊敗封號斗羅,簡直是天方夜譚!

大師他們三個最多只能拖延些許時間,不可能真正救出唐三和小舞!

而且眼下的情況與原著不同,原著獨孤博為的是唐三一身的毒理,而現在,獨孤博可是為了傳說之中的十萬年魂環和十萬年魂骨,分列魂師心愿榜第一和第三的至寶,單獨拿出任何一樣來,都足以令任何魂師為之瘋狂,更何況是兩樣!?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無外如是!

現在只有一名真正的封號斗羅,方能阻止獨孤博!

說罷,雲錚便已經衝出了房間。

玉仲白就在門外不遠處,但他並沒有偷聽雲錚他們在說什麼,他相信,雲錚肯定會告訴他的。

可玉仲白看到的,卻是雲錚一臉焦急的了衝出來。

「發生了什麼?」玉仲白皺了皺眉,連忙問道。

「沒時間解釋了!」雲錚擺了擺手,道:「師尊,我們去落日森林,找獨孤博,再晚一點就全毀了!」

玉仲白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看雲錚一臉急切的樣子,還是點了點頭,拽上雲錚,朝着落日森林去了!

落日森林距離天斗城很近,可以說就在天斗城郊外——正常來說,天斗城這種國都所在,周圍是不能有大型魂獸聚集之地的,但落日森林一沒有太過強大的魂獸,二還有獨孤博的震懾,對於天斗城的威脅幾乎為零,天斗城內的魂師們也很樂意去落日森林獵魂,故此,落日森林方才能夠坐落在靠近天斗城這麼近的地方。

距離本來就近,再加上雲錚的不斷催促,不到半刻鐘的時間,玉仲白和雲錚就已經看到落日森林了。

「昂——」

兩人還未進入落日森林的區域,就聽見了一道通天徹地的龍吟,這聲龍吟如同消隕前的哀鳴,帶着強烈的不甘與控訴!

「黃金聖龍的聲音!?」雲錚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玉仲白便已經聽出了這聲龍吟的來歷!

作為大師二哥,又豈會不識的黃金聖龍的是嘶吼聲!?

在聽到黃金聖龍的聲音之後,無需雲錚再做催促,玉仲白自己便已經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龍吟聲的源頭疾馳而去了!

。 「空間跳躍!」

眼看著劍芒就要劃到脖頸,左寰欒眉頭一凝,掌控著空間元素讓他周圍的空間產生扭曲。

劍影也跟著被周圍的空間包裹,旋即消失不見。

就聽到百米外的山崖,轟然巨響。

無數碎石從山崖墜落。

陡然間一道巨大的狼影一處漆黑的角落咆哮著沖了出來。

武魂境?!

風系?!

左寰欒一眼就看出了疾風狼的實力,還看的出它是掌握元素屬性的妖獸。偏偏他的眼中沒有絲毫動容,手掌輕抬。

「空間束縛。」

冷寡的低語從左寰欒的口中吐出,咆哮而來的疾風狼頓時僵在原地。

凄厲的咆哮聲響徹山谷。

然而,它卻是無法再挪動絲毫,被周圍空間擠壓的掙扎都是奢望。

「哥,你的空間系越來越精進了。」

一道低語傳出,那個握著長劍的男人人緩緩轉過頭。

也在此時,左寰欒看清了來飽經風霜的臉,還有那雙滄桑的眼眸,滿臉的胡茬還有頭頂如稻草般被雪蓋住的頭髮。

滿面頹然。

肆虐的暴雪在他們中間飛舞,谷口的狂風呼嘯發出悲鳴,那個一臉頹廢的中年人肩膀和頭頂都是雪花,眼睛的睫毛也布上一層霜花。

他咧嘴苦澀一笑,微微聳肩。

「哥!我回來了!」

左氏宗族。

左寰宇的回歸,讓左寰欒的臉上平添了不少喜色。

「還好,幸虧咱們哥倆身材差不多,我的衣服你都能穿。」左寰欒看著已經換上一套新衣服的左寰宇不住的點頭大笑,旋即他看了一眼沒有劍鞘的碧海聽潮劍,「這劍的劍鞘呢?」

「在外遊歷時遺失了。」

「無妨,明日哥讓人給你重新打個劍鞘。」左寰欒笑著開口,「你回來的正好,小左藍也一會也要回來。她知道你也在,肯定會高興的不行。」

提到左藍,左寰宇的眼眸的瞳孔頓時劇烈的收縮了一下。

「左藍,不在么?」

「不在。」左寰欒苦笑道,「我給她趕出去了。」

話音落下,左寰欒的神情多少有些苦澀,他坐在木椅上手捧著香茗。

「咱家守護者的身份暴露了。」

「哦?是么?」左寰宇好似有些驚訝的挑眉,「一直以來守護者的鑰匙不都是在哥你的身上,而且知道這件事的也就咱們哥倆,為什麼會暴露。」

「不知。」

左寰欒沉聲搖頭。

「前段時間救世主來了咱們這,估計是沖著鑰匙來的。我不想讓左藍被牽扯進來,就提前將她逐出了家族,特意讓整個江湖都知道這件事情。」

「那,鑰匙現在在左藍那裡?」左寰宇皺眉道。

「怎麼可能。」左寰欒苦笑道,「左藍至今也沒有覺醒空間系,左漠被你影響的酷愛劍道。估計,這玉玦到我這就算結束了。可能我百年之後,會把玉玦留在小漠吧。」

「小漠在族裡么?」

「不在,他現在在京城武校,如果他在知道你回來了,能不來看你么?」

「這麼說來,玉玦還在你這裡。」

「對。」

「這樣就好。」

左寰宇好似寬心的笑了笑,左寰欒也跟著面生笑容。

莫名的,房間中的氣氛沉默了下來。不知為何,從他們倆的身上,竟是感覺不到兄弟久別重逢的那種喜悅,也看不到本該出現的感人肺腑的畫面。

或者說,在最開始的時候左寰欒是很激動的。

就是此時的他那份激動好完全消失了。

沉默,

還是沉默。

依舊是沉默。

足足數分鐘后,左寰欒才長吐了口氣,捧著香茗走到了房間的大門。

屋內暖爐中的木炭燒的火紅。

屋外大雪紛飛。

左寰欒門前聽雪,手掌伸出感受著雪花落在他的掌心化作水滴。

「寰宇啊。」

「哥,我在!」左寰宇聞言應了一聲,左寰欒背對著他看著外面紛飛的雪花,「你……心中有怨么?」

「什麼心中有怨?!」

左寰宇怔了一下,轉瞬間就好似瞭然的吐了口氣。

「你是說小喃么,過去了。」

「真的過去了么?」倒是左寰欒苦笑一聲,道,「說實話,我的心裡過不去。你嫂子她,也走了,我親手送她走的。」

左寰宇沉默不語,門前的左寰欒仰面長吐了口氣。

「其實,妖……遠沒有人心毒啊。」

「哥,事已至此,說這些也無濟於事了。」左寰宇的雙眸好似也變得凜冽,道,「人死不能復生,嫂子和小喃已經去了,就算沉緬於此也沒有用。人活著,總是要向前看的不是么?可能我無法理解你的心情,你是左氏的族長,我可以選擇遊歷江湖去逃避,你……這億時間肯定很苦吧。」

「想不到你倒是比我洒脫的多。」左寰欒輕笑。

「在外面看的多了,也就放下了。」左寰宇微微聳肩,「不管怎麼說,左氏是我的宗族,是養育我的地方。我心就算有怨,又能如何!」

「是嘛?」

左寰欒輕聲一笑,看著外面靜謐的夜。

夜,靜謐無聲。

唯有落雪,點綴著這片靜謐的夜。

站在門前的左寰欒就好似看不夠這雪一般,就那樣默默的看著。

「弟!」

「誒,哥,我在。」

「你說這夜,真夠靜的,靜的讓人不安。」左寰欒莫名的笑了出來,「明明是年夜,可是為什麼會這麼靜啊。」

「咱家這也不是鬧市。」

「可是,你說為什麼林子中的鹿啼都聽不到了。」

「這……估計是大雪吧。」左寰宇遲疑了半晌,背對著他的左寰欒眼眸中縈繞著些許悲涼,「大雪,原來是大雪嘛。」

「哥,你是怎麼了?」

左寰宇皺眉默默的握住了桌上的劍。

「你握劍做什麼?」突然間,左寰欒低聲質問,左寰宇蹙眉低語將手鬆開,「我沒有握劍啊。」

「弟啊,你忘了哥是空間系掌控者么?」

左寰欒的眼中堆滿了痛心,他捧著的香茗在杯盪出一道道漣漪。

「你能回來,我很高興,真的!」

「當年的事情,如果你真的要怪,就怪我。放了左氏族人,可以么?」

「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左寰宇一把握住桌上的碧海聽潮劍,左寰欒依舊背對著他,「你想殺了我們所有人么?」

「哥……」

「我讓你說!」

左寰欒一把將手中的杯子扔在地上,轉過身凝眸高喝。

「哥,你到底……」左寰宇的呼吸變得急促,旋即他就看到左寰欒的手中多出一條黃色的束帶,「你加入救世主了,黃帶?」

「這……」

左寰宇死死的盯著那條束帶。

「弟,哥是空間系掌控者,你覺得在我這裡藏的住么?」左寰欒指著門外的山林,眼眶莫名的縈繞出淚,眼底布滿紅絲,「這整座太阿山脈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那林中藏著的人,還有那些兇惡獰獸,你以為我都看不到么?」

「這幾年……你到底是怎麼了!」龐克哈薩德。

研究所內。

一間實驗室中,黑鬍子被拷著海樓石手銬,躺在手術台上。

一位位研究人員站在貝加龐克博士身邊,進行着幫忙。

「混蛋,快放開我,聽見沒有!」黑鬍子不斷掙脫著,但只是無用功。

頂上戰爭並沒有過去多久,但黑鬍子感覺度日如年一般。

《海賊之增幅大將》305.悲慘黑鬍子 剛剛還處於昏睡狀態尚未完全清醒的哲也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

「啊哈,是嗎?」

希羅娜甚至從他的聲音中聽到了一絲幸災樂禍。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兩個老頑童性格的博士對哲也喜愛的原因之一吧,三個人在一些事情的處理上異常的相像。

「我知道了,馬上就給他們回電話。」

不過哲也也是很快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