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絨正想說什麼,聽到身後傳來一道暴怒的聲音:「喬絨,你想死給我直說!」。 歐陽桀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他沒有想到雲中鶴在最後一刻使出的稀鬆平常的一掌,竟然會是雲家的一種秘技,寒冰掌!

在中都東城區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雲中鶴的父親自創了一種殺傷力極強且極為惡毒的秘技!

那種秘技就叫做寒冰掌!

懂得寒冰法訣的人能夠在丹田之中凝聚出冰屬性真氣!

在使用寒冰掌的時候,這些冰屬性真氣急劇的壓縮為一點,濃縮之後,這一道真氣就如同寒毒!

一旦觸碰,便會很快侵入到五臟六腑,讓對方的各項身體機能損壞,如同冰雪一樣融化成一灘雪水!

不過這其中卻有著致命的弱點,傷敵三分,自傷七分!

因為要將體內的冰屬性真氣急劇壓縮到一點,那麼使用寒冰掌的修真者身體將會第一個受到寒毒的侵害,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傷!

雲中鶴的父親雲山當初就是死於寒冰掌!

不過,他在臨死前卻是憑藉著寒冰掌將兩個金丹期中期強者融化成了血水!

而當時他自身的實力,也才剛剛踏入到金丹期中期!

由此可見,這寒冰掌是有多麼的恐怖!

雲中鶴本不願意輕易使出這一招秘技,畢竟這對他自身的損傷也是極大的!

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

雲中鶴已經無法挽回整個局面了,所以,即便與歐陽桀同歸於盡他也在所不惜!

「刺!」

雲夢姑手中的太阿劍毫不留情的砍在了歐陽桀的右肩之上,當即便卸下了他的整條右臂!

鮮血濺射到了雲夢姑的臉上,但她卻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歐陽桀再次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賤人,去死吧!」

歐陽桀猛然抬腳,重重地踢向了雲夢姑的胸膛之上,致使她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這一幕太過於慘烈!

即使那些前來參加婚禮的各大掌門人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嘴唇發顫。

歐陽桀已經被徹底激怒了,本來今天不是歐陽桀辦喜事,而是給雲家辦喪事。

雲向陽的膽子較小,看到那滿身是血的雲夢姑,被嚇得全身抽搐,當即昏厥了過去。

至於雲中子則是不停的叫喊著雲夢姑的名字!

一道弧線劃過,雲夢姑輕盈的身子宛若一隻折翼的蝴蝶,飄然落下。

「結束了嗎?」

雲夢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著死神的宣判。

突然,她的身子感受到一股暖意,身子下降的速度也在逐漸變化。

她猛然睜開自己的雙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會是林天成的身影。

林天成握住了雲夢姑的手,對她輕聲說道,「讓我來吧!」

雲夢姑的神情微微一怔,竟然鬼使神差的鬆開了緊握著太阿劍的右手。

「歐陽老賊施加在你身上的痛處,我要他加倍奉還!」林天成的眼眸無比的陰冷,猶如深淵大魔王降臨人間,竟然讓雲夢姑的心神都為之一顫。

很快她便清醒過來,以林天成現在的實力,根本對付不了歐陽桀,即便歐陽桀身受重傷。

「我不要你多管閑事,你走,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

雲夢姑的眼眶中布滿了血絲,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對林天成咆哮著。

她不明白林天成的傷勢為何好轉的如此之快!

不過,既然他的傷勢好了,那就有逃生的機會!

雲夢姑不想讓林天成再為自己送死,再為自己做沒有任何價值的犧牲。

「你喜不喜歡我,關我什麼事!喜歡你是我的事,我林天成說過,誰也不許欺負我的女人!」

林天成這一極為霸氣的話,竟然是將雲夢姑給震懾住了,讓她的神情有些錯愕。

這還真是個霸道的傢伙,竟然連她雲夢姑那顆高傲的心都給囚禁了!

林天成緩緩將雲夢姑放在地上之後,手握太阿劍,轉身盯著那傷痕纍纍的歐陽桀。

此時,雲中鶴已經倒在地上,全身的皮膚髮黑,口中還不停的吐著白沫,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斃命。

服下祛痛丹之後,歐陽桀體內的寒毒以及卸掉肩膀的劇痛暫時控制住了。

當他看到林天成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實力似乎也已經突破到了拓脈期巔峰境界,眼神中不由得閃過一絲驚訝。

但,那又如何?

拓脈期巔峰強者在他歐陽桀的眼力,不過是一個三歲小孩,即便他身受重傷,也能將林天成一隻手拎起來。

更何況,他還擁有一把上品靈器,靈骨劍。

歐陽桀的想法沒有錯,即便他身受重傷,仍舊是一位金丹中期的強者!

那一股強大的氣息壓迫感,對林天成來說,雖然沒有之前的那種恐怖,但依舊存在。

只見林天成從農場主應用黑土地養魂木上摘下了一片綠油油的葉子,然後隨手丟入了口中!

養魂木的葉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竟然散發著清幽的綠光,一股強大的靈魂氣息溢散開來,完全掩蓋住了歐陽桀的神識氣息。

有宗門大佬驚訝的詢問道,「那小子手中拿的葉子是什麼?為何如此之古怪?」

林天成的葉子通體發亮,看起來絕非尋常之物。

它不僅散發著淡淡的綠光,而且逸散出強大的靈魂氣息。

有見多識廣的人驚呼道,「這是養魂木的葉子!這小子身上有養魂木!」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修真界有著眾所周知的三大神木,養魂木,雷亟木,金磁林木。

養魂木,三大神木之一,可以佩戴身上滋養魂魄元神,慢慢讓神識壯大,還可以寄居魂魄,保證神智不散。

雷亟木,三大神木之一,萬年天雷竹稱為金雷竹,能釋放淡金色的辟邪神雷。

金磁靈木,又叫落寶樹,樹葉焦黃,可自行產生金磁重光,使人重力加身,剋制金屬性法寶。

這三大神木,養魂木當屬第一,是修真界各位修真強者夢寐以求的寶物!

奈何養魂木的生成需要近1000年的時光,聽說林天成有了黑土地,到目前為止也不過數10年的樹齡!

不過林天成剛剛在打坐晉級的時候就發現養魂木的葉子也有著增強神識的效果,雖然說沒有養魂木那般的強大,但也足夠讓林天成的神識不受壓制!

各位宗門大佬無一不露著貪婪的目光,至於火雲宗主蘇炎的倒顯得更加的炙熱!

歐陽桀伸出左手,拔起了立在地上的靈骨劍,指著林天成冷聲說道,「小子,把養魂木給我,並且殺了那個臭婆娘,我可以饒你不死!」

養魂木可是能夠直接增強神識的強大法寶,而神識又是一位修真者的根本,甚至比真氣力量更加難以修鍊!

歐陽桀當然不想錯過!

「是嗎?你要是跪在我面前的話,我可以考慮把養魂木給你!」林天成不禁冷哼了一聲! 鬼仆項羽再度出現!

項羽沒有絲毫猶豫,雙腿微微彎曲,虎目如炬,整個身體如同拉滿的長弓。

嗖的一聲。

項羽猶如離弦之箭直衝天空。

而他的目的正是最中心的阿爾薩斯!

暗金色的靈壓在項羽周圍不斷瀰漫着,手中的破陣霸王槍也是閃爍著灼熱金光。

從薛維晉級成九魂聚靈之後,項羽所施展的能力就會更強。

雙臂緊緊握著槍身,對着阿爾薩斯就重重的輪下去。

「爾等異族!休得猖狂!」項羽沉聲道。

一道暗藍色的光芒直接在旁邊爆發。

「阿爾薩斯大人!這傢伙交給我!」

「吼——」

辛達苟薩暴喝一聲,背後直接展開巨大雙翼飛到項羽面前。

但是迎接辛達苟薩的可直接就是當頭一槍。

轟——

辛達苟薩直接迎面衝撞了上了破陣霸王槍。

一人一龍如同爆炸一般直接震開。

項羽臉上逐漸出現了一絲猙獰的笑容,單手握了握暗金色的破陣霸王槍,眼中殺氣凌然。

「西方爬蟲竟然妄圖稱之為龍!真是可笑!」項羽緩緩說道。

辛達苟薩的雙臂有些微微顫抖,那白骨一般的雙臂已經出現了大量的裂縫。

薛維沒有達到仙境但是項羽可不是!

只要薛維體內靈力足夠,項羽可以不斷的提升。

此時的項羽可同樣擁有地仙後期的境界,他和辛達苟薩的差距可並不大。

辛達苟薩咆哮一聲,身體直接化身為巨大的的冰霜巨龍。

大量的冰錐在辛達苟薩周邊凝聚,緊接着,那龍口之中噴出一道巨大的吐息!

冰霜吐息!

冰霜巨龍的吐息可是攜帶着極致的冰霜之力和腐蝕之力。

粗壯的冰霜之力直接朝着項羽衝擊過去。

「華夏人!你在找死!」辛達苟薩怒吼道。

看着辛達苟薩露出真身,項羽也完全不示弱。

渾身金光大放。

「真龍霸體!」

項羽低吼一聲,只看到一條暗金色巨龍虛影纏繞在項羽的體表之上。

相比於辛達苟薩的巨龍真身,項羽的真龍霸體着實顯得太過威武,那龍威衝天,宛若君王俯視大地的勢頭。

「去!」

項羽將手中的破陣霸王槍狠狠往前一指。

巨大的槍影在原地爆發。

金色的光芒和冰藍色的吐息瞬間衝撞在一起。

但是看情況,顯然在氣勢上辛達苟薩遠遠弱於項羽,鮮血女王納瑟爾一看,直接朝着項羽后側衝過去。

鮮血女王納瑟爾曾經可是血精靈的一員,只是在死後被阿爾薩斯復活便忠心耿耿的為阿爾薩斯做事。

同時鮮血女王納瑟爾也是阿爾薩斯手下唯一的輔助人員。

在納瑟爾背後同樣有一對巨大的肉翅。

只是這肉翅是綠色和金色組成。

「暗影障壁!」

納瑟爾手裏出現了一個法杖,對着項羽猛地一揮。

霎時間,在項羽周身直接出現了一個黑色光球將項羽包裹在了其中。

「辛達苟薩領主,你怎麼樣?」納瑟爾來到辛達苟薩面前。

辛達苟薩臉色陰沉的搖搖頭。

「暫時沒事,這個華夏人不好對付,比那個地府判官還要強!體內似乎一直有用不完的靈力!」辛達苟薩陰沉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