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這做什麼。」大漢拇指朝下對他比了個遜的姿勢說:「多到老子都數不清了!」面貌,凈緯。

「那很好,伊格立,你知道,什麼叫做修羅嗎?」

掛刀,起身,韓磨抹去嘴角鮮血,刀指這個具有爆裂天使外號的強者,食指撥動額上的劉海。

血海翻騰的氣勢,修羅的背影,化身修羅的少年,對上狂暴魔人。

「死吧!」伊格立笑,揮拳破風一刀掃出。

「不!不要殺我!」

韓層滿身是血,冷冷看著這個求饒的男人。

「什麼。」

「我、我可以提供你情報!」剛剛還是一身狂妄,如今,卻是鞠躬屈膝,不斷磕頭求饒。

對這種看情狀況不妙馬上出賣自己人的像伙,韓歷倒懷疑,他會知道些什麼重要情報。

「說吧。」但他題卻需要一些時間休息,搞著右腰側的嚴重創傷,壓住狂溢的鮮血,韓壓靠著樓梯喘息,讓自己勉力保持清醒。

剛剛戰鬥太過劇烈,也太過瘋狂,韓歷左手五指詭異的朝後面彎曲,右側肋骨斷裂,刺入內臟,穿出皮膚。

但伊格立更慘,他之所以跪著不只是因為求饒,更大的原因是,他的膝蓋被雷斬切過,那是在剛剛戰鬥中韓層反敗為勝的一摯。

「進攻的除了我們DA,還有其他三個勢力,神州九派,結城家族,以及十字軍。」

「你們是什麼關係?」

「這…我不曉得,我只知我們要拿伊東家族一直在看守的某樣東西,結城家也是在剛剛才加入,至於十字軍,她們很神秘,可能只有會長才知道所有內幕。」

「難道你以為憑這種情報,就能讓我放過你。

紫色火焰慢慢由韓磨掌心瀰漫。

「我…我還知道一件事情,但是你要保證一定會放過我,我才能說。」

韓麗考慮了一下,其實,放過他也是無妨,但他可不希望自己被欺騙而做下無意義的保證。

「說吧,我答應放你離開這裡,至於之後能不能活命就得靠你自己求生意志了,但是,如果你的消息不讓我滿意,我不介意違背自己的誓言,以最殘酷的手法殺死你!」

修羅的韓麗,脾睨天下。

「我知道老大現在所在位置,而且,還有這場戰役幕後主使者的名字。」「說!」韓層急切道。

「老大現在應該已經在東區,他說他要去對付花季家主。」「什麼!」韓磨一驚,二話不說直接張翼離開這兒。

。 最後的最後,她仍是不願意施捨他一句和他有關的關心。

在格洛特聽到自己哭聲的這個瞬間,比正午的陽光更加刺眼的光芒從阿庫亞馬林的本島上爆發了。

像是銀河被擰成了筆直的線,這一射讓空中厚厚的積雨雲從中心蒸發,這一射直抵雲端,這一射甚至穿透天穹在星球的上方炸裂開來,瞬間讓日月無光。

奧林匹斯山上的仙宮被這耀目的光芒沖碎了大門,通往主殿的花園中心的宙斯金像則被攔腰溶化成一地金汁。

坐在神王寶座上讓情-婦以口為樽正享受美酒的宙斯在察覺到光芒的一瞬將腿上的情-婦當作盾牌提起,舉到了自己的身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里,宙斯的情-婦化為了灰燼。發現情-婦如此不中用的宙斯「嘖」了一聲,鬆開手指讓殘餘的灰燼從自己的指縫中溜走的他渾身有雷電遊走,一雙眼睛更為神雷的金光所覆蓋。

「是誰!?是誰膽敢襲擊眾神之王!?」

帶着神力的怒吼傳向四面八方,不止是奧林匹斯山的諸神,就是地表上的人類與遠在冥界的冥王哈迪斯都聽到了弟弟的質問。

「哈。」

冥王哈迪斯諷刺地笑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在嘲笑弟弟真是膽小,竟是被人這麼偷襲了一下就被嚇破了膽子,還是嘲笑挑戰弟弟的葉棠真是不自量力,區區一個海仙子也想與神王為敵。

葉棠才懶得回答宙斯。她打BOSS可不用嘴炮。

壓縮神力,準備進行第二次攻擊。葉棠腳下的地面卻是因為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力量而塊狀碎裂。

腳下坍塌的感覺讓葉棠微微皺眉,更糟糕的是格洛特製造的槍管雖然承受住了葉棠一擊的力量,但葉棠一次性釋-放的神力過於巨大,以至於槍管發熱非常嚴重。

葉棠此前不是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她之所以在得到仙宮守衛被撤的消息之後立刻行動是因為夜長夢多,仙宮的守衛被撤很難說是不是只是輪換里出現了間隙,而葉棠也無法保證仙宮的守衛里沒有能夠偏轉她這一射的神或神裔在。

最重要的是葉棠鎖定仙宮、壓縮神力都需要時間,葉棠的攻擊威力與葉棠壓縮神力的時間是呈正比的。如果仙宮的守衛有誰盡職盡責察覺到了葉棠正在準備這石破天驚的一擊,很難說對方不會來干擾葉棠。

至於葉棠為什麼相信這匿名的情報……奧林匹斯山的諸神里能夠射得這麼准還不對葉棠有惡意的神並不多。月神阿爾忒彌斯又故意留了一點點的神力在箭矢上。

阿爾忒彌斯沒有必要騙葉棠。撇開阿爾忒彌斯與弟弟阿波羅關係非常好這一點單說阿爾忒彌斯本身,阿爾忒彌斯崇尚自由、反對婚姻,可見她多少窺見了婚姻的本質。

阿爾忒彌斯與雅典娜同是三處-女神之一。傳聞中她對於貞潔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甚至制定了嚴苛的貞潔法律。她的侍女卡利斯托曾遭到宙斯的強-暴,后因懷孕被阿爾忒彌斯發現,並被阿爾忒彌斯以亂箭趕走。

但是根據雅典娜的說法,阿爾忒彌斯只是做個樣子給宙斯看——狩獵女神不說是箭無虛發,也不至於幾十箭還射不中一個大著肚子的孕婦。膽敢冒犯阿爾忒彌斯的人類阿爾忒彌斯從不放過,因此以「心胸狹窄」而遠近聞名的阿爾忒彌斯想要卡利斯托一屍兩命太簡單了。然而表現得「怒火中燒」的阿爾忒彌斯實際並沒有對卡利斯托造成傷害。

從結果上看,阿爾忒彌斯是打着驅逐卡利斯托的-名號放走了卡利斯托,沒有任由她的父親繼續將卡利斯托當作玩物。

阿爾忒彌斯不站在宙斯一邊,她自然沒有必要幫着宙斯挖坑給葉棠跳。

由於仙宮本身就是易守難攻的要塞,葉棠無法鎖定仙宮中的宙斯進行攻擊。她從一開始就沒指望這一發盲炮能打炸宙斯那垃圾,這一發盲炮能給仙宮穿個洞讓仙宮喪失其防衛機能就已經是如了葉棠的願。

否則宙斯大可以躲在仙宮裏朝着地表或是海里的葉棠攻擊,葉棠的反擊被仙宮隔絕在外,觸及不到宙斯。

事實上仙宮還真被葉棠轟了個對穿。

山搖地動之中金杯滾地、葡萄酒灑得四處都是,侍女們驚惶尖叫,守衛們也瞠目結舌。有的神一個趔趄,甚至當場就摔了個四腳朝天。

阿爾忒彌斯沒想到自己前腳剛與阿波羅見面,後腳仙宮就有這麼大的動靜。不過她不怎麼在意。

倒是雙目無神的阿波羅用力蹙眉。

「抱歉,阿爾忒彌斯,讓你幫我做了這種事……萬一你做的事被宙斯發現了,我——」

「那也沒關係。」

灑脫一笑,從為弟弟接生開始就非常寵溺弟弟的阿爾忒彌斯輕輕撫摸兩下弟弟的臉頰。

「你還記得奧拉嗎?」

「……微風之神?」

「是她。」

如果阿爾忒彌斯不提起,阿波羅還真想不起奧林匹斯山上曾經有奧拉這麼一位女神。

這位微風之神曾與阿爾忒彌斯一樣是頂尖的射手,並以此為傲。可諸神往往只稱讚受到宙斯寵愛的阿爾忒彌斯,奧拉因此心生嫉妒。

由妒生恨,奧拉四處造謠說阿爾忒彌斯的身材過於性-感,一看就不是真的處-女神,還暗示宙斯之所以溺愛阿爾忒彌斯是因為阿爾忒彌斯早就做了宙斯的地下情-婦。

阿爾忒彌斯氣得不輕,遂請求復仇三女神為自己報仇。然而在復仇三女神執行復仇之前,酒神狄奧尼索斯強-暴了奧拉,事後還借口說自己是為了幫阿爾忒彌斯報仇。

「我雖然想對奧拉復仇,卻沒有想過用那樣的形式復仇。」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儘管這個世界沒有這樣的諺語,但阿爾忒彌斯確實不會因為奧拉失貞就歡欣鼓舞感覺大仇得報——她追求的是自由,可在這個奧林匹斯山,地位再高的女神都是一旦失去貞潔就會變成奪走她貞潔的男神的附屬物。阿爾忒彌斯正是為了永遠自由下去才這樣看重貞潔。她連自己被污衊為不貞都受不了,換位思考,她又如何能對奧拉的悲慘遭遇感到解氣?

「我從雅典娜那裏聽到安菲特里忒的事情之後就一直在想她是不是瘋了。為什麼她要去反抗絕對不可能被推翻的對象?享受身為海后的尊榮不好嗎?享受神王的追求不好嗎?為什麼偏偏要去選一條只有滅亡的路……」

「可是啊,阿波羅。我再也無法欺騙我自己了。」

為了自由而守的貞潔如今成了鐐銬,銬在每一個女神與女人的身上。戴着這鐐銬的女神女人是被恐懼支配的奴隸,不戴這鐐銬的女神與女人則會被從道德與社會的層面上絞殺。

「為什麼只有我(女)們(性)必須活在害怕失貞的恐慌里呢?」

「為什麼只有我們得為了貞潔的有無而感到痛苦呢?」

「所以我也想發瘋了。」

如果只有瘋子才有勇氣去違背神王,那她準備好做一個瘋子了。

「阿爾忒彌斯……」

阿波羅眼中的黑潮微微消退,他忽然產生了些許的羞愧與愧疚。

他怨恨宙斯、反抗宙斯是因為宙斯是個六親不認連無罪無辜的孫子也能殺害的怪物。阿爾忒彌斯決定反抗宙斯則是為了她的仇敵……不,她甚至不是為了奧拉,而是為了某種更為高尚的、更為高貴的東西獻出自身。

「安菲特里忒!!!你這個膽敢反抗眾神之王的背叛者!!!」

葉棠當眾發表反叛宣言只會讓看不起她、認為她無腦才能大放厥詞的宙斯興奮。可當葉棠真的展現出了足以威脅宙斯的神力,宙斯就惱羞成怒了。

就在葉棠壓縮神力的同時,宙斯也降下了神雷。金色的電球從天而降,還未觸及地面海面就一個個爆開,形成巨大的電流,如同金色巨龍拔地而起。

但是葉棠很清楚,這些看起來威武霸氣的神雷實際殺傷力不大。

神雷距離目標物體越近,釋-放的能量才越大。空中就炸開的神雷不過是轉移視線的煙-霧-彈,兼具嚇破敵人膽子的效果。實際那些仍在飄向地面與海面的神雷才是可怕的炸-彈。

葉棠毫不猶豫地將射擊改為了霰彈模式。

又是一發神力從槍管中射出,葉棠這次射出的神力卻是在離開槍管的同時就往四周散射。

刺眼的光芒、炸裂的雷聲嚇得臉上糊著鼻涕眼淚的格洛特一抖一抖,可是他的手卻沒有哪怕只是零點一秒地鬆開連根部都劇烈發燙的槍管。

現在他就是葉棠的眼睛。

將使命牢記於心,哪怕冰涼的手指被燙得發紅腫痛格洛特依然牽引著葉棠的神力射向所有尚未爆開的神雷。

轟——!!!

山搖地動、石破天驚。在連續不斷的劇烈爆炸聲中,格洛特的鼓膜一陣劇痛,隨口他的耳朵里就只有長久的耳鳴以及耳鳴之外什麼都聽不到的空白。

宙斯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神雷被盡數殲滅,一張刀削斧鑿的雕刻臉扭曲得越來越丑。

「守衛呢!?守衛!!!」

「神、神王陛下……」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給我去殺了安菲特里忒那個婊-子!!」

「是!是!!」

與宙斯的幾百個分-身一起從雲端降下,仙宮的守衛們手持武器殺向了阿庫亞馬林。

「聽我的命令!準備,齊射!!」

隨着本忒希基墨一聲令下,阿庫亞馬林的海域上突然冒出上千巨型水母,向著仙宮的守衛們與宙斯的分-身們射出其中含有毒液的管線。

「嗯?啊啊啊啊啊!!」

剛看到巨型水母冒頭就被麻痹毒掃射到身體的大部分部位,仙宮的守衛們紛紛墜-落,宙斯的分-身們雖然反應比仙宮的守衛要快,十個裏面卻總有那麼一、二個也同樣中了麻痹毒摔進了海里。

海中,以羅德為首的人魚公主們帶着海洋部隊早已恭候多時。

鯊魚們亮出自己鋒利無比的牙齒,海豚用長長的吻部痛擊敵人,海龜用自己堅硬的甲殼替同伴扛下仙宮守衛揮下的劈砍,龍蝦鰲蝦們以大鉗撕裂襲擊自己同胞的混蛋。

嘟嗚嗚——

特里同的號角像巨獸吼咆。他一邊傳遞著各個戰區的情況,一邊以號角擾亂著仙宮守衛與宙斯分-身的神志。

鮮紅慢慢從海水中滲出,開始染紅海面。可惜宙斯也不是吃素的,他的分-身們很快就發現了水母們輪換射擊的時機,從而在水母冒出睡眠的瞬間以神雷殺死了許多水母,讓水母的毒液射擊產生了間隙。

本忒希基墨為水母們的死去紅了眼眶,但她並沒有因此退卻或是腳軟。

戰爭一定會有犧牲。上位者不可以對下位者的犧牲視而不見,卻也不能因為戰爭會產生犧牲而放棄爭鬥。

因為敗者無法成就和平。

「阿黛爾,讓第二部隊彌補第一部隊的空缺。」

「是,殿下。」

海中的有毒生物很多,除了毒水母還有毒海蛇。

在本忒希基墨的指揮下,第二部隊的毒海蛇箭一般從海中射出,有的咬中仙宮守衛的腿腳身軀就不鬆口,有的哪怕被斬成兩段、三段也要在落入海中前向著仙宮守衛噴出毒液。

「喔噢噢噢噢噢!!!」

守在特里同身邊的王子阿喀斯發出了震天動地的戰吼,皮肉光是被神雷擦過就會皮開肉綻血流不止的他揮舞著戰戟,又削掉了一個仙宮守衛的腦袋。

亞修王子和斐特列王子年紀還小,索普洛斯王子與狄安一個雙-腿殘疾一個弱不禁風,然而四人里亞修與狄安都在作為醫療兵活躍着,斐特列與索普洛斯則各自指揮軍隊,保護著阿庫亞馬林的一般人們。

來到阿庫亞馬林的武道修習者們並不滿足於被保護,無論男女,只要是有力量保護他人的人紛紛挺身而出,去護住那些比他們更加弱小的人們。

帕帕拉齊王子已經渾身挂彩,朱忒斯眼中含淚卻沒有回頭。與帕帕拉齊一起背靠背一同作戰的她堅信自己託付後背的對象不會在這裏倒下,就如帕帕拉齊從未懷疑過朱忒斯會離他而去、將他的後背暴露給敵軍一樣。

直視怒髮衝冠化出巨大身影從仙宮中一躍而下的宙斯,知道槍管承受不住自己下一發神力、也沒時間再去壓縮神力的葉棠淡然地翩然而起。

柔美垂墜的裙裳從她身上片片紛落,與此相對的是海水化為結晶包裹住葉棠的每一寸肌膚。

被湛藍包覆身體,葉棠化作殘影朝着宙斯高飛而去。

。 其實我和芮信也沒有了聯繫,初到陌生的城市,讓我總有種壓抑的感覺,想和人傾訴,卻又苦於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他們會說

「回來吧」

而這三個字猶如同一桿刺,有人說愛一個人愛座城,我大概就是這樣吧,10個小時車程最終成為回不去的幌子,在朋友間提起然後被他們笑笑也就是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