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斬!」女劍士菲奧娜抬手做揮劍狀。

明明是在十數米開外,維爾卻總是覺得那個女劍士就在自己的身側揮劍。

「鏹!」

金屬的撞擊聲響起。

明明之前已經拉開了數十米遠,但是,維爾只看見站在遠處的菲奧娜身形一晃,下一秒,她就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那舉起的長劍直接對著自己的腦門落了下來。

「鐺鐺鐺鐺!」

一抹碧綠與一抹純白以一種難以言喻的高速劇烈碰撞,一時間金屬的碰撞聲此起彼伏。

等等……

那是——

劍鞘?!

發現菲奧娜居然一直用劍鞘和自己作戰,驚愕不已的維爾在反擊中有那麼一瞬間的停滯。

糟了!

看到眼前的女劍士嘴角浮起一抹不易覺察的弧度,知道自己露出空擋的維爾飛快抽身回防。

只是很可惜,這位劍術高超的女劍士並沒有放過這一空擋。

「咔!」

維爾的長劍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格開一道小小的縫隙。

也就是這個縫隙,這是致命的空洞!

「風之盾!」

左手一晃,維爾試圖用風系的魔法盾彈開對方的貼身殺招。

這是維爾早就準備好的對策。

為了以防萬一,維爾一直準備著這麼一個中階的防護魔法,雖然說提前詠唱需要不少時間,但是這東西卻能在關鍵時候救下自己的命。

「遲滯!」

抬起頭,女劍士菲奧娜那雙平淡的眸子里忽然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隨後,一股濃郁到窒息的可怕殺意直接覆蓋了維爾的全身。

一瞬間,維爾有一種置身泥潭的錯覺,幾乎所有的動作,包括思維都陷入了一種遲滯的黏稠之中。

在這奇怪力量的影響下,維爾那面風系魔法護盾還是慢了一拍。

「死吧。」

平靜的言語宛如死神的催命符,一抹白色在維爾的眼中迅速放大。

「防護!」

知道對方攻擊帶來的衝擊力究竟有多大,避無可避的維爾只好使用教會騎士那招燃燒魔力產生魔力護盾的方式來構建魔力護盾。雖然魔力消耗量十分巨大,但是這一張也是維爾目前最快的防禦魔法了。

「咚!」

一聲巨響,地面上凹下去一個深不見底的人型大坑,因為力道過強,坑洞附近的地面也出現了無數蜘蛛網狀的紋路。

「咔嚓!」

「咔嚓!」

像是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此起彼伏。

很顯然那聲音來自維爾構造的魔法護盾。容不得她深想,唐明朗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

安之夏推開車門過去。

唐明朗眯著眼,聲線清冷,「有事?」

「你知道王姝住在哪?」

他抬起眼皮上下打量著她,一條亞麻色的半身裙,上身則是深……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二百零三章唐家人都這麼冷漠 一時間。

三人目光無比之熾烈,眼中儘是火熱,赤果果的看着楚帝。

貪婪。

垂涎。

沒有絲毫的掩飾。

除了楚帝身上的大道,三人對白虎和赤月亦是志在必得的樣子。

在他們眼中楚帝渾身是寶,絕對不能錯過。

這一刻。

白虎和赤月戒備的打量著要前三人,無量的獸威迸射,暗中蓄力隨時準備一戰。

這時。

轟隆一聲巨響傳開,三人循聲看去,臉色微微一變。

為首身材爆炸的男子道:「大陣已經鬆動,越來越薄弱了,我們必須馬上出手。」

兩男一女點頭,三人化為流光,朝着楚帝急衝過去。

同一時間。

白虎和赤月猛撲向前,浩瀚的獸威朝着三人碾壓過去,這時,兩名男子隨手一揮,一股強大的氣息飛出。

一時間。

白虎和赤月四周的空間迸裂,隨着一道轟擊聲傳開,兩獸身影飛了出去。

砰。

砰。

聲音傳開,震耳發聵。

三人身影趨勢不減,繼續向楚帝疾衝過去,為首紫袍老者沉聲道:「吾一人鎮壓這兩隻神獸,爾等前去修復大陣,同時將此子斬殺。」

兩人輕輕頷首,一躍向前,掌風向楚帝後背上壓了下去。

這一刻。

白虎和赤月在紫袍老者進攻下,分身乏術,沒有辦法繼續保護楚帝周全。

鬼谷子也不在身邊。

兩人暢通無阻,掌風距離楚帝越來越近,他們嘴角掀起笑意,知道這一擊之下,楚帝必死無疑。

就在他們以為自己要得逞的時候,兩道精芒從楚帝體內飛出,速度奇快無比,向他們穿透過去。

見狀。

兩人臉色一變,前行的身影戛然而止,雙臂張開,向後倒飛出去。

距離拉開之後,他們才看清楚眼前精芒到底是什麼。

古樹藤蔓?

楚帝體內藏有一顆妖植?

兩人心下駭然,暗自猜測著,不過,很快他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他們看出眼前藤蔓根本不是妖植,藤蔓上釋放的氣息,讓他們非常的垂涎,這股力量充滿了生機。

彷彿能白骨重生。

「這不是妖植,應該是一棵神植。」

聲音落下。

兩人貪婪之色愈發濃烈,楚帝身上的至寶之多,是他們見所未見的。

真不明白。

一個人身上怎麼可能,同時擁有這麼多寶物。

令人羨慕啊。

接着。

他們再次發起進攻,相比於之前,更加的狂暴和猛烈。

生命樹阻擋兩人的攻擊,確保楚帝不被傷害。

這一刻。

楚帝絲毫不受四周的影響,依舊在全力破陣,看着陣法上越來越稀薄的靈氣,他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消耗這麼長時間,終於要破開眼前大陣了。

大陣將要破開,有人歡喜有人憂。

三人心下焦急,但卻被兩獸和行生命樹糾纏,根本無法脫身。

大陣隨時都有可能破開,他們必須爭分奪秒才能。

這時。

三人催動手中神器,掀起無量的攻擊漣漪,朝着生命樹和白虎兩獸攻擊過去。

而他們身影一閃,同時向楚帝出手,就在這時,一道爆炸聲傳開,巨響轟天,響徹九天十地。

在大陣破開的一瞬間,楚帝身影被震飛出去,其他三人亦是如此,一個個嘴角鮮血溢出,眼中儘是忌憚。

隨着能量波動擴散開來,一道古老滄桑的氣息,充斥在空間內,強大無匹,讓人肝膽欲碎。

一瞬間。

四人目光同時向正前方匯聚過去,紫袍老者三人臉色勃然大變,他們對封印中人的身份非常清楚。

當然知道要是此人現世,將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可是眼下大陣已破,他們回天無力,只求封印這麼多年,能夠將他的境界消耗一空。

反之。

楚帝雲淡風輕,抬手將嘴角血漬擦拭,臉上泛起期待之色,很好奇大陣中到底封印的何人。

突然。

系統傳來一道信息,楚帝心神一動,快速開始查看。

下一刻。

他臉色大變,眼中泛起不可置信,「五帝之一的蒼帝,伏生。」

這裏封印的竟然是蒼帝。

楚帝曾經聽聞過三皇五帝,其中劍皇帝一劍毀掉一座星域,這樣的實力令人膽寒。

眼前蒼帝與劍皇帝齊名,亦是那個時代問鼎絕巔的存在。

他怎麼會被封印在靈界?

接連出現這些強者,都不希望他破開封印,顯然是擔心他把蒼帝營救出來。

這些人來自於五界山,他們又和蒼帝有什麼關係?

楚帝知道這其中一定有很多辛迷,現在只有眼前蒼帝可以告訴他想知道的一切。

這時。

一道傳音在楚帝耳畔響起,「你救了吾,幫我離開這裏,吾一定重謝。」

蒼帝聲音落下,緊接着,系統提示音傳來,「滴,提醒宿主,觸發系統隱匿任務,營救蒼帝伏生,獲得系統獎勵一道。」

楚帝點了點,「前輩放心,朕一定救你出去。」

就算沒有蒼帝的許諾,沒有系統的獎勵,楚帝一樣會就蒼帝離開這裏。

因為破開大陣,已經和五界山交惡,就算他不營救蒼帝,對方也不會善罷甘休。

何不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還有獎勵和蒼帝的重謝,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