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就找人事的過來。」

人事部的主管上來,將電話里的情況原樣彙報了一遍。

「他們家裏人沒有情緒不正常的,也沒有質問我們什麼,甚至連我們提到遣散費,對面都只是冷哼一聲,彷彿不看在眼裏。」

蕭言點頭,「你現場打一個電話,和以前一樣。」

主管點頭,就撥通了羅俊祥家裏的電話。

接電話的是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應該是羅俊祥的妻子。

「喂。」

「您好,我是樂寶電器集團人事部,想諮詢羅……」

沒等主管將話說完,電話那頭已經不耐煩的大罵了起來。

「都說了人不見了不見了,還問什麼問啊,我們不稀罕你們的錢,你們也別往我們家打電話了。」

嘟嘟嘟——

電話被掛斷,幾人面面相覷。

「行了,人沒事。」蕭言拍拍鄭樂樂的肩膀,「我讓人去查一下怎麼回事。」

李國棟揮揮手,主管離開,他的眉頭卻依舊沒有鬆懈下來。

「樂樂,我總覺得,這事情吧,透著那麼一股不對勁。」

李國棟,「我雖然和羅俊祥處不來,但他也是樂寶電器的一員,在確定他完全安全之前,我還是放不下心來。」

鄭樂樂,「李哥,有什麼問題就應該提出來,我們共同解決,或許我們樂寶電器沒有辦法給他更高的舞台,他有了其他的選擇,也說不定。」

這個插曲很快就過去,幾人都沒有將這件事情當做一回事,李國棟見鄭樂樂到了公司,乾脆又把一部分的工作哪來,放在了鄭樂樂的桌子上。

「正好你來了,最近來尋求合作的比較多,你也篩選一部分。」

鄭樂樂看着幾乎要淹沒自己桌子的文件,有些詫異,樂寶電器的業務,什麼時候這麼多了。

「李哥,你每天都要看這麼多的文件嗎?」

「是啊,這還是少的,這最多算是三分之一吧。」

鄭樂樂咽了一口唾液,和蕭言對視一眼,然後……弱弱開口。

「那個,李哥,對於薪資方面,是不是需要給你再提一提啊。」

李國棟有些詫異,這好好的怎麼就要給漲工資了。

再看桌子上的那麼多文件,他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樂樂啊,我每天要看的文件的確有這麼多,但不是一定要一次性看完,只是一些需要緊急簽署的才要看,有秘書給我分文別類的,這些啊,很多都是我看過,卻沒有下定決心呢。」

這是需要鄭樂樂定呢。

鄭樂樂這才鬆了一口氣。

「行,李哥。」

李國棟離開,鄭樂樂打開文件,看着上面被細心貼上的標籤,上面是李國棟的字跡,就知道他對這些文件是真的上了心的,看起來也會事半功倍。

然後……將文件朝着蕭言的方向默默推了推,眉梢一揚,對着蕭言勾勾手。

「來吧。」

不是說好幫她做么,這麼多,她就看着他做。

蕭言也被這麼多的文件驚了一跳,但是說出去的話,還是必須要說到做到的,乾脆坐在主坐上,拿起筆,任勞任怨。

鄭樂樂坐在蕭言的對面,眼底帶笑,時不時的給蕭言起來倒一杯水,泡一盞茶,但是,絕對不碰文件一下。

他們在工作上的默契早已經養成,只要是蕭言看過的文件,鄭樂樂完全不用看第二次,他們也默契的不在對方工作的時候指手畫腳。

蕭言越做越上手,而鄭樂樂坐在辦公桌的對面開始打瞌睡。

眼皮也跟着開始打架,看文件還多,她乾脆閉上眼,枕着手臂,先睡一覺再說吧。

鄭樂樂剛閉上眼,蕭言就抬頭看了她一眼。

他雖然手上的動作一點沒慢,但是全部的關注度卻都是放在鄭樂樂的身上,只要有這個人在,不管是什麼,都沒有辦法分走他對她的絲毫關注。

蕭言看鄭樂樂困了,沒有出言提醒,反而市先做着手裏的工作。

又將一份文件看完,簽署上自己和鄭樂樂的名字,抬頭再看,她已經陷入了熟睡,因為趴着不熟服,眉頭微微皺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魏峰位於3點鐘方向的一個小陣之中,畢竟是正規部隊出身,槍法奇准,他扣扳機的速度並不快三秒一下,但是每一顆子彈都不會浪費,往往打在機械獸的關鍵部位,例如眼鏡和脖子、關節位置,往往沒幾下就讓機械獸失去了行動能力。

這種打法有些偷懶的嫌疑,因為實際上他打中的機械獸,往往是前面戰士們在前面已經用機槍轟得差不多的位置,他這一兩槍,只是最後一根稻草,給予機械獸致命的一擊。

機械獸的脖子和關節被打斷了之後,大多還能動,但是缺少了感知器官,剩下的身體雖然能動,但是已經失去了目標,躺在地上也是等這能量耗光之後死掉。所以,脖子、眼睛和關節,是機械獸的弱點所在。至於機械獸身體裏面的能量中心,那裏皮太厚,根本打不穿,也就成不了被重點攻擊的部位。

但是,事情總有意外,一隻機械獸被子彈切去了頭和四肢,軀幹卻意外得越過眾人頭頂,掉在了魏峰的腳下。

魏峰當時沒有理會,因為前面的戰士有兩個剛好沒了子彈,在換**,他只好先頂上。

待得那兩名戰士換完**后他空下來,掃了一眼腳下的機械獸軀幹,突然發現這隻機械獸被機槍撕扯之力撕得太狠,竟然將身體裏面的東西都從脖子位置掉出來一部分。機械獸的身體還在微微掙扎,斷肢還在動,而脖子上斷掉的線路碰在一起造成的短路,還在滋滋爆着火花。

既然還沒死,我就讓你死透!

魏峰一把揪住機械獸殘餘身軀脖子位置的線路,使勁一扯,想把裏面的東西給扯斷。可沒想到一扯之下。裏面的東西卻似乎早就被狂轟的子彈震得亂了套,一下子唏哩呼嚕地扯出來一大堆。如果機械獸也算機械生命體的,那些東西,便是它的內臟。

那些東西中間,有一根藍色發光的管子。

「能量電池?」軍隊裏面教授過機械獸的「解刨學」內容,一般機械獸的能量電池耗盡之後,就會變得暗淡無光,而被收集回去作為教學之用的能量電池,大多就是沒有了什麼顏色的一個容器。第一次見到能量尚未耗盡的機械獸的能量電池,令魏峰有些驚奇,但是一想學習中的內容,能夠猜測到,那根藍色發光的管子,一定就是能量電池的一部分!

他再次握住那一根管子,再用力一扯——果不其然,一個已經變了形的藍色發光液體包被扯了出來!

可戰場上瞬息萬變,只他這跟機械獸的身體部分打交道的片刻功夫,前面「啊」的兩聲慘叫,兩名士兵被鋒利的機械獸爪子掃中了肩部,半個肩膀血肉模糊。

魏團長一抬頭,一時半會想不到用什麼去堵這個缺口,很自然地將手中的能量電池拋了出去。能量電池的外殼並不是太結實的材料,正巧另一隻機械狼從方才那隻機械獸的背後衝過來,能量電池就正正撞擊在機械獸的胸前。

剎那間,能量電池亮起一團劇烈的藍色光芒,一片電蛇以能量電池撞擊在機械狼胸前的位置為中心,瞬間掃蕩了方圓三十米的範圍,滿地電蛇如同炸了的蛇窩,四處攀爬,不管周圍是人還是機械獸,通通都來不及發出一個聲音,軟軟栽倒在地。

這中間倒地的,也包括魏峰自己。

巨大的人類陣地中,一個半小陣就此消失。

「給我頂住!」不遠處另外一個小陣,居中指揮的人大聲吼道。兩隻機械豹已經突破了防守的安全距離,攻到了小陣的邊緣,陣中居中指揮的營長狂吼著,自己手中的***瘋狂地朝着那兩指機械獸射擊著,而煙塵中突然蹦出另一隻機械獸,居然接着這兩隻機械獸作掩護,直接踏在它們身上越過了防線,一口咬碎了營長的頭骨。

有人回過神來,立刻轉身,配合著陣型尾部的兩人向著這隻機械獸攻擊上去,這機械獸硬是叼住了一個名戰士的大腿,然後和戰士一起倒在了地上,歸於沉寂。

回頭望去,不是這一個小陣被未知數量的機械獸攻擊,四面八方几十個小陣同時在遭受攻擊。這是一個可怕的統計,同時攻擊人類防守陣地的,不下於500隻機械獸!

陣地的中央,有一個人卻沒有閑着,他在地面寫畫着一個個公式。

寫了沒多一會,他站起身來,向著四周的小陣下了命令:「全體注意!向著H535戰場的最高處全力前進!」

命令被迅速由小陣的指揮員傳達出去,於是,原本處於靜止不動的大陣如同一個緩緩旋轉的橢圓形蠕蟲,開始向著山谷終點,也就是斯特羅格原來基地的入口位置慢慢移動過去。

移動很艱難,但不是不能接受,每移動一步,就會有機械獸瘋狂地撲上來撕咬着戰士們的血肉,每前進一步,都有數十個戰士被機械獸抓住空隙撕成了碎片。

而機械獸也好不到哪裏去,之前攻入山谷的部隊已經給埋伏在谷中的機械獸部隊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而改編部隊的韌性出乎意料地強大,機械獸沒有多少智慧,大多隻知道猛衝,在排列有序的彈幕面前。他們很多就是上來送死。

大陣原本靜止不動,邊緣的小陣承壓很大,中心的小陣卻抓緊時間休息,恢復了一些精神,大陣慢慢前進起來,這些經過了休息的小陣,恰好重新衝到了前方的位置,他們準備充分,彈藥充足,精神又好,比起機械獸的疲勞之師自然戰力要高一些。

大陣尾端,那些已經受損的小陣,乘此機會從大陣後方進入大陣的中心地帶,一邊慢速前進,一邊包紮傷口、更換**,準備好下一次作戰。

而誰也沒注意到。斯特羅格的狼谷是個悠長的扇形,越往裏走,兩邊的山峰越往裏收,谷底就越窄。谷底越窄,則意味着在山坡上的機械獸,他們的迴旋空間就小。

這時候的戰損比例,大約是八比一,雖然大了一點,但還在可承受的範圍之內,畢竟這是機械獸的主場。

原本山谷中漫山遍野的火勢,已經在慢慢熄滅,山風將煙塵緩緩吹走,而山谷深處的火勢本來就小,大陣越往裏進,空氣狀況就慢慢好起來,戰士們的精神也隨之一振。

這時候雖然大陣的人數在不斷與機械獸損耗著,但是所有人很驚奇地發現,機械獸竟然戰力越來越弱!細細看看兩邊的山峰,有的人開始明白為什麼了,原來隨着山谷的收縮,山坡的寬度也在收窄,機械獸主要從山坡上向下發起攻擊,山坡收窄了,等於機械獸的戰場縱深被迫壓得越來窄,這麼一來,機械獸等於排著隊在大陣兩側接受彈幕的洗禮!

於是,戰損比開始劇烈回升。最後竟然接近四比一的極端值!

終於,大陣移動到了斯特羅格基地原本大門所在的位置。而機械獸群,也已經消失了。當然,機械獸群不是完全被殲滅了,而是縮進了山峰中間,不見了蹤影。

抬起頭,天空中煙霧已經消失了,頭頂上是一面黑沉沉的金屬板,上面亮着無數大大小小的信號燈。

而在原本斯特羅格的粒子炮台所在的位置,已經被挖出了一個大坑,從天空中漂浮的太空飛船上,垂下來一根長長的鎖鏈,鎖鏈的盡頭位置,吊著一個看起來像是機械戰士的物體,正迅速向上升起。

「參謀長!我們上吧?」有團長機械叫道。

「沒用了。我們已經晚了。」伍牛背着手,望着空中的機械戰士,一臉無奈地說道。

像是印證他的話,鎖鏈飛快地捲住那看起來已經沒有什麼氣息的機械戰士,將他吊入了艙內,太空飛船迅速提升高度,穿過雲層的空洞,消失在綴滿星城的夜幕中。

老三左右走了走,一邊裹着頭上的傷口,一邊笑道:「哈,這麼近啊,看起來要登上這個大傢伙,也不是太遙遠的事情嘛!」伍牛轉身望他,卻愣住了神,此刻的老三,大約除了一雙眼睛一張嘴巴,全身都纏了一圈繃帶,活似一個行走的木乃伊。

。 在熒光之下,顧雲可以看到身上裹着一層白色的薄膜,就像是一道牆壁堅挺地保護着他的身體。

剛剛爆炸的瞬間,顧雲就用光了身體的魔力,但撐起的保護性魔法面對爆炸一碰就破,只是阻礙了第一波最危險的傷害。

然後他被氣浪給直接推到了牆壁上,並且跟隨着碎裂的牆壁一起繼續向外面飛出去。

好在這個時候,星靈能源再次填充了他體內的魔力,最終施展出了這道保護性魔法,保護他的身體不會被碎石給壓壞。

「咳咳咳!」

喉嚨傳來一陣癢意,顧雲再次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嗽愈演愈烈,顧雲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肺部的撕裂感,已經咳嗽帶動的胃部幾乎要被拉扯出來。

顧雲微微抬起頭,看向下方身體的樣子,露出了一絲苦笑。

此刻他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較大的布匹,衣服已經被瞬間的高溫給燃燒殆盡,並且和他自己燒毀的皮膚融合在一起,組成了一種有點黑色中帶着一絲血色的融化物。

這幅樣子,讓顧雲想到了安德烈教授手下的那些超級血清失敗的實驗體。

只不過顧雲現在的情況可比他們還要慘,慘上十倍!

「這裏還有咳嗽聲,還有人活着!」

「快來快來!」

「消防隊還沒有趕到嗎?」

顧雲隱隱約約聽到了上方傳來的聲音。

按理來說,安全屋的牆壁頂多造成薄薄的一層廢墟,這些人的話就像是隔着一塊木板一樣。

但顧雲現在聽起來,卻像是隔着一百米的距離,說明爆炸之中他的聽覺也受到了很大的損害。

「該死!」

顧雲暗罵了一聲。

情況比他想的要好一點,距離爆炸估計不到五分鐘,居然連柏林消防隊都沒有趕到。

但這也就表明他還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做。

比如,清理現場!

安全屋是屬於S.H.D.的安全屋,裏面哪怕一個S.H.D.的標誌也沒有,光光是一些違禁物品很容易就會被有心人查到S.H.D.身上。

顧雲可不希望別人知道抓住弗迪南德·格里芬的是S.H.D.,特別是科諾公司。

顧雲非常果斷地使用虛空造物,直接造出了一瓶療傷魔葯。

現在這種情況,虛空造物多麼浪費星靈能源,也不能夠節省了。

他直接喝了下去,感覺身體好了一點。

一個幻影移形,他來到了邊上的一棟六層高的多層建築。

然後他又修復好了和紅后聯繫的設備,再次和紅后聯繫:「紅后,現在情況如何了?」

「顧雲,終於聯繫上你了!」紅后小蘿莉焦急地說道,「情況非常不妙,剛剛在爆炸之後,弗迪南德·格里芬的屍體所在地突然信號值飆升。

我看了一下,他連接的埠,至少上傳了十個GB的數據!」

顧雲一愣,他發現科諾公司的騷操作他怎麼也想不到。

首先是弗迪南德·格里芬身體被安置了炸彈,只要說出對應的關鍵詞,那麼就會引爆炸彈。

這一點已經非常明確了,但顧雲沒想到的是,科諾公司居然還有一道後手。

他們除了炸彈之外,還放置一個能夠抵抗爆炸的物品,在爆炸之後,立刻開始向科諾公司的伺服器上傳數據,幫助他們搞清楚那個關鍵詞是怎麼觸發的。

這可謂是非常大的手筆了!

要知道,能夠在這麼近的距離抵抗住爆炸,並且還能夠完好無損地啟動並且上傳數據。

這絕對是來自於外星科技,大概率就是科諾公司背後的星空文明支援的。

而且弗迪南德·格里芬只是相關任務最小編製的頭頭,充其量就是一個小隊長,但他都有這個保險措施,可想而知科諾公司的投入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