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在天!」

看雷凌被震退回去,黃昆橫跨虛空,頭頂玄黃母氣化為金龍,張牙舞爪,舞動龐大的身軀,席捲恐怖的威壓直奔雷凌而去。

「萬劍歸宗!」

金龍來襲,雷凌抬手一揮,萬道劍光如暴雨梨花,對金龍進行無盡無休的攻擊。

。。 全場幾乎都靜止了,只有緊張的呼吸聲。

時宜的呼吸也急促起來,心臟砰砰亂跳。

聽到主持人念到自己名字的時候,時宜還以為自己是出現了幻聽,燈光齊刷刷地照在她身上,頭一陣眩暈。

「恭喜京大的時宜同學獲得我們這次比賽的冠軍!」

主持人再次重複了一遍,座位上的時宜才被周舟給拽起來。

「喂,你發什麼呆啊,趕緊上去領獎啊!」

時宜幾乎是被催促着上台的,她腳下步伐漂浮,還以為這一切都是夢一樣。

「恭喜時宜,下面就由我們的主辦方張總替她頒獎!」

時宜面帶微笑,客氣地接過獎盃。

「謝謝。」

「請您說一下此時此刻的感受。」

時宜先是陷入一陣沉默,隨後站在話筒前,目光堅定,全然沒有剛才的畏畏縮縮。

「我能獲得這個獎,主要還是要感謝我身邊的人給我的幫助,特別是我老公。」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作為一名大四的學生,突然公佈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還是在毫不避諱的情況下,勇氣可嘉。

「作為一名新人,在接下來的時間,我會繼續努力,也希望能在設計行業有自己的一番作為。」

時宜嘴角抿起一個好看的弧度,謙虛地走下台。

而此刻手機屏幕前的時箏,嫉妒使她面目全非,氣得她直接把手機關掉,砸向地上。

恰好,傅婉清推門進來,手機滑動到她腳下。

她彎腰拾起,皺眉詢問,「你這又是怎麼了?」

「還不都是因為時宜!她跟學校舉報我比賽作弊,搞得我連學校的服裝比賽都去不了,她反倒好,自己去參加了比賽還上台領獎,她怎麼就這麼賤呢!」

時箏罵罵咧咧,恨極了時宜。

那些原本就是屬於她的風頭,現在全被時宜給搶了去。

她不甘心!

「你現在跟她生氣做什麼?不就是一場比賽,到時候時氏集團都是我們的,還怕她能翻天不成?」

傅婉清坐在床邊,輕聲安慰著時箏。

「我的小箏,在我心裏可是第一位,時宜和時淵算什麼?你呀,就踏踏實實地做時家的大小姐!」

說着,傅婉清甚是驕傲地摸著時箏的臉蛋。

當年她懷時箏的時候,為了避免時謙發現,就找生病的借口跑去國外生下的。

整整一年的時間,傅婉清都在國外陪着時箏,直到她過了哺乳期,才依依不捨地回國。

而時宜完全是放養,等她回來的時候,時宜像是看一個陌生人一樣,眼神中寫滿了畏懼。

傅婉清對她始終都是不冷不熱的,而且在行為處事方面,也處處都是慣養時宜,跟同齡的孩子打架,搶年紀小的孩子的東西,傅婉清都是縱容着她。

所以時宜從小都很不受別人的待見,背後也總會有人指指點點。

而這些,正是傅婉清的目的所在,故意把時宜培養成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小姐。

「媽,你說我們會不會等不到那個時候了?」時箏眼角帶淚,這一切明明早就該結束的。

「胡說!我們處心積慮了這麼久,怎麼可能讓他們有翻身的機會?」

傅婉清隱忍了這麼些年,絕對要贏這一次。

而此刻台下的時宜感受頗多,莫名其妙就想起從前的傷心事。

她從來都沒有感受到傅婉清的母愛,可以說傅婉清給時宜帶來的更多的是縱容。

可等時箏來到家后,一切都變了。

時宜要處處都要遷就著時箏,若是有哪裏做得不對,挨打挨罵的就是她。

可是她當時還傻乎乎地認為,要對時箏好,不要惹傅婉清生氣,把自己活成了笑話。

重來一次,時宜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一生,不能再讓其他人隨便利用糟踐。

她正出神,一旁的周舟呼喊了她好幾聲,她才回過神來。

「你在想什麼呢?拿了獎,要不要請我吃個飯?」

時宜全然忘記了答應席聿衍的承諾,笑着點頭說:「好啊,你想吃什麼?」

「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半個小時后,時宜就來到周舟所謂的好地方。

面前是一條小吃街,現在這個時間,人還挺多,就連路邊的大排檔,也是人滿為患。

她們繞開最臟最亂的地方,直接坐在了最邊上的一個空位上。

「老闆,來三斤小龍蝦,再來四瓶啤酒!」

周舟戴着墨鏡,頗為豪邁,看樣子不是第一次來這兒。

時宜坐着略顯拘謹,她從來沒有來過這樣的路邊攤,更別說在這樣的地方吃小龍蝦。

「喂,你經常來這兒?」

周舟不假思索地點頭,「對啊,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和助理一起來,他家的小龍蝦味道可是一絕,你嘗嘗!」

她說着,就戴上手套。

隨後,一盆熱乎乎的小龍蝦就被端上桌來。

「我幫你剝一個,這裏面的蝦仁又大又好吃,辣乎乎的,吃起來超級棒!」

時宜有些勉為其難地吃下一個,味道確實不錯。

她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滿是油煙味。

周舟見她生疏到樣子,猜測道:「你該不會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吧?」

時宜點點頭,「對啊,不過確實很好吃,就是太辣了。」

「啤酒配小龍蝦!」

周舟拿起啤酒跟時宜碰杯,咕咚咕咚喝下去好大一口。

沒過一會兒,時宜也就放開了。

兩瓶啤酒下肚,時宜和周舟的面頰緋紅,趴在桌子上,打着酒嗝。

「不行了,我實在是吃不下了,我……我們該走了!」

時宜眼前模糊,出現了好多重影。

她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十一點鐘。

「那麼着急回去幹嘛,再喝點兒!」

周舟還沒有完全喝醉,但意識已經有點兒混亂。

她最近心情特別不好,這時候又看到家裏的催命鬼打來電話,悲從中來。

她將手機關機,放進包里,眼不見為凈。

「老闆,再來兩瓶啤酒!」

周舟一隻手打在時宜的後背上,渾渾噩噩地說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們都拿我是搖錢樹!知道我為什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跑通告嗎?我……很缺錢……」 楚夢婕也是找到了林天霄,溫柔說道:「要不要我準備點什麼?」

林天霄笑著對她搖了搖頭:「不用擔心我,你照顧好自己就好。」隨即小聲叮囑道:「記住我和你說的話。」

楚夢婕點了點頭:「你自己小心,我大概看了一下,想打你們主意的人不少!」

林天霄當然知道很多人對於這羅剎戰場是充滿了期待。

就如那呂疏君,一身鮮紅血袍,手縮在袖子,玩轉著血色匕首,眼色猩紅:「林天霄,我在裡面等著你!你可不能讓我失望!」

還有那一身藍紫色長裙葉問心:「林天霄,玄師,玄將境界我都輸了你,我不信玄王境界還能輸你!我葉問心雖說一階女子,但是我的事情,我要自己做主!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還有已經被林天霄早就忘記的無雙城歐陽家的歐陽秋:「林天霄,九階玄將初期,呵呵呵……等著吧!」

還有天邪派等其他的勢力的人,都在惦記著林天霄,惦記著林家。

凌雲又是不厭其煩地絮絮叨叨說了一大通,最後終於宣布了百族大戰的開始。

直到百族大戰開始的時候依舊沒有見到九族林家玄王強者之人前來的身影。

不是他們不想來,而是來不了。而身為族長的林宗澤是不能來,一旦他離開了,無雙城林家,瞬間便會被攻佔,到時候必將是雞犬不寧,生靈塗炭,血流成河。

而出來的好幾股勢力都被截了下來,有的已經身首異處,有的依舊在浴血奮戰……

其實大家心中都知道:「九族林家,這一次真的是要完了。即便是林天霄他們能進入百族大戰的戰場又能如何?」

而在眾人心思萬千的時候,百族大戰正式開啟。

各個家族的隊伍都是十人小隊,一字排開。當然也有兩個是特殊的,一個便是九族林家。只有六個人,林天霄,林天宏,林天霸,林天水,林天琪。加上一個主動來幫忙的慕容懿,算是林家的外援。

林天霄本來是不想慕容懿牽扯進來的。但是慕容懿前一天晚上主動找上了他,堅持道:「林弟弟,一直以來都是你照顧小懿懿,小懿懿別的不能幫你,但是這次百族大戰你一定要讓我參加,而且這也是玉坤大師走之前交代的。」

林天霄無奈,只能接受,剛好林家確實也是用人之際。另外,沒想到玉坤考慮的這麼遠,怪不得按照道理來說,慕容懿早就可以突破玄將,到達玄王境界,一直在拖著。

還有一個便是迷幻巨猿一族了。

迷幻巨猿一族一共來了兩人,而且還是最後踩著點過來的。一位和孫天猿一樣毛髮旺盛的中年男子,九階玄王巔峰的實力,還有一個就是孫天猿了。

所以他們一族進入百族大戰的只有孫天猿一人。

讓人不得不感嘆,這迷幻巨猿一族的人丁還真是稀薄的可憐。

各方勢力隊伍站立整齊,隨之各個勢力對應的積分也是在一塊巨大的光幕上顯示出來。

讓人沒想到的是九族林家竟然排在第一位。目前是二十九,畢竟作為第一的林天霄身上有九分,第五的慕容懿和第七的林天水都有六分,林天霸有五分,林天宏三分。

而排在第二的是玄魔派十八分。

第三是北堂家族,十七分。

第四是南宮家族,十五分。

第五是西門家族十五分。

第六是東方家族十五分。

第七是無為劍派十四分。

第八是千羽派十四分。

第九是秦家十二分。

第十是蕭家十二分。

第十一是楚家十一分。

第十二是葉家八分。

後面還有很多家族。當然,更多的是沒有積分的家族。流雲派和千羽派也在裡面。

五派雖說排名不做數,但是依舊還是按照積分在榜上。當然這個排名僅僅是暫時的。林家看似佔據巨大的優勢,其實不然。

放到以往倒是可以威風一下,有了這樣一個良好開局,可謂春風得意,九族地位算是穩了,但是此次卻是不同了。由於五派的加入,戰場的改變,再加上林家的處境,以及林天霄獲得的一些消息,這些種種原因,林家人數的稀少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劣勢,這樣也讓林家成為了眾多勢力吞噬的目標。

樹倒猢猻散,林家儼然成了眾多勢力的眼中釘肉中刺,欲要拔之而後快。

各個參加百族大戰的弟子都是領到了一塊令牌,令牌是進出秘境的通行證。令牌裡面會有一個光點,這個光點作為積分之用,一個光點代表一個積分。

失去光點就是代表淘汰了,如果失去令牌的話,那麼就代表著死亡了,出不秘境了。所以令牌每個人都要保管好。

以往百族大戰的時間是半個月,而這一切由於羅剎戰場的這處秘境比較遼闊,所以時間也是翻倍,為一個月。這樣一來,對於林家就是更加不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