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值:2150/12000(升級條件:已滿足升級條件)

任務:在忍界大戰中擊殺忍界半神山椒魚半藏(未完成)。

任務獎勵:死神之力。

「死神之力嗎,有點意思,不知道會不會是我想的那種力量。」

大筒木·多樂低頭沉吟幾秒,隨後感應著玖辛奈身上的飛雷神苦無,下一秒就離開了這個位置。

「呀,阿樂,你回來了!」

大筒木·多樂剛到,玖辛奈驚喜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他看著正在原地等待著三人,微微點了點頭笑了笑。

「嗯,事情弄完了,咱們走吧,去前線。」

說著,他收回了康娜,打算這樣子跑去前線了。

於是,一天後,多樂小隊終於臨近了火之國邊境。

這一路上,他時不時使用著白眼偵查周圍的情況,趁機熟悉熟悉新獲得的血繼限界。

而波風水門和玖辛奈看見大筒木·多樂居然有白眼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好奇地問道他怎麼會有白眼這玩意,要知道大筒木·多樂可是已經是有了寫輪眼的。

要知道日向一族為了控制白眼,那可是十分嚴格的,分家的人基本都刻畫上了籠中鳥那玩意,壓根沒什麼機會獲得白眼,而且要是有外人獲得了白眼被日向一族的人知道,那可是一件大事。

大筒木·多樂找了個借口,說自己基因突變,這個白眼不一樣,不是日向家的那種,還讓他們仔細觀察了一番。

兩人看了下,果然發現很多的不一樣。

日向家族的寫輪眼是純粹的白,白內障一樣,大筒木·多樂這個則是深邃的藍白,如同深海般吸引人,但看久了就會覺得恐懼。

還有一點就是,日向一族的白眼開啟時,眼睛周圍的血管全都裸露了出來,十分嚇人,而大筒木·多樂這個壓根就不會。

經過觀察,玖辛奈和波風水門也覺得大筒木·多樂開啟的不是白眼,而是類似的那種。

這樣想之後,兩人見多樂用眼睛偵查周圍情報,就不那麼稀奇了,習以為常。

……

大筒木·多樂站在一顆樹上,運轉白眼往前方看去,透視掉遮擋物,他目前能看十幾公里遠。

隨後,就像雷達一樣緩緩轉動,將前方九十度扇形區域細細搜索了一遍。

「走吧,前面有個小城鎮,我們今晚就在那落腳休息一晚上,天色也暗了,明天起來再繼續趕路。」

「嗯。」

玖辛奈和波風水門點了點頭,同意了大筒木·多樂說的。

隨後,兩人就欲向著城鎮方向趕去。

「等一下。」

大筒木·多樂突然喊停他們。

「怎麼了?」波風水門問道,並開始拿出苦無警戒四周。

玖辛奈也看向了大筒木·多樂,小眼神里滿是疑惑。

「那個邊境城鎮里…似乎忍者數量太多了些…」

「而且,還有不少上忍,有點意思。」

大筒木·多樂盯著前方城鎮,一道道阻礙被穿透,將眼前畫面在城鎮中探查,掃過一道道擁有查克拉的身影。

「會不會是跟我們一樣,來休息的?」玖辛奈問道。

大筒木·多樂沉吟道:「按道理來說,現在這種時期,忍者隊伍應該不會大規模進入城鎮裡面,因為要避免忍者衝突對平民造成傷害。」

「這樣啊…」

波風水門和玖辛奈恍然。

大筒木·多樂仙人體和白眼同時運轉,仔細偵查著城鎮中的忍者數量。

「嗯?不對!」

他視線停住,仔細巡查后,道:「城鎮里有個地方,聚集了不少忍者,在我感知下就有著五十多人,這還不算他們附近那些房屋的,其中上忍都有不少!」

「有趣,太有趣了。」

大筒木·多樂對大量忍者聚集在那充滿了好奇。

「五十多個?這不正常。」

玖辛奈驚訝地說道。

水門也在一旁分析道:「一般來說,和平時期忍者也會在城鎮休息,所以那地方可能是溫泉店或者旅館,但現在是戰爭時期,即便沒有任務的忍者也不該在邊境城鎮停留,更何況是五十多個忍者湊到了一起。」

「嗯,他們不是在那裡休息。」

大筒木·多樂開著白眼道:「他們的查克拉流動非常迅速,處於隨時準備戰鬥的緊張狀態,而不是平日里那樣保留最少的查克拉。」

忍者的查克拉是隨時提取隨時使用的,一般來說,查克拉提取了不用就會慢慢消失。

所以忍者在平時是不會保持大量查克拉在體內的,除非是像玖辛奈這樣的查噸拉忍者,那就無所謂了,反正耗完一茬還有一茬。

「我看到了!」

這時,大筒木·多樂忽然道:「那是溫泉酒店!當然,這不是關鍵,最重要的是後院里,我看到了物資。」

「看來是押送物資的忍者小隊,按照情報,由於最近騷擾變多,押送物資的小隊從兩個增加到了三個,但現在有五十多個名忍者,也就是說,敵忍至少有40人。」

大筒木·多樂揮揮手,當機立斷:「走,迅速增援。」

隨後,一行三人往前方11公裡外的城鎮衝去。

大筒木·多樂跑在了最前方,開啟了白眼的洞察能力,將周圍三百六十度方圓全部籠罩,速度控制在玖辛奈可以跟上的程度,至於水門,無所謂了,木葉第一快可不是吹的。

全地圖玩家,上線!

…… 。。。。。。

玉雕觀音是玉器中最常見的題材,觀世音者,世人稱念此菩薩名之音而獲救,因此才有觀世音者,觀自在者,觀世界而自拔苦與樂之意。

觀音菩薩為西方三聖之一,是慈悲的象徵,當眾生有苦難時,只要稱念他的名號,即可獲得解脫。他還會就眾生的因緣、化作種種不同的身份度化之,因此又有各種別稱,合計約三十三種不同的形象。

李方要雕刻的就是最常見的水月觀音。

「水月觀音」在早期佛教經典中本無出處,可以說是古人創造的佛教神祗,作為佛教與華夏本土文化融合的產物,水月觀音在受到廣泛尊崇后順理成章地進入佛教的「萬神殿」。

這種題材的玉雕觀音墜象著着人們對幸福、美滿生活的憧憬。觀音大慈大悲的形象,告誡人們應該有慈悲之心。

隨着雕刻的進行,李方的技術越來越熟練,很快就適應了玉雕的雕刻,因此他的速度變得飛快,刻刀如筆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一刀刀刻畫如行雲流水,大約半個小時,一塊璞玉終於雕刻完成,雖然看起來還很粗糙,但只要細細打磨幾遍,就是一塊精美的水月觀音玉佩。

先不忙打磨,李方準備再雕一塊彌勒佛,記得有一副對聯就是描寫彌勒佛的: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

想想彌勒佛大肚皮、笑眯眯的樣子,李方微微一笑。

大肚皮,就是要我們要寬宏大量,多多包容,減少計較;笑眯眯,就是要我們應該微笑面對人生。

這兩方面也必然相輔相成,良性循環,只要寬宏大量,多多包容,想得開,我們就不會愁眉苦臉,每天都笑對人生,樂觀向上。

於是李方決定就雕刻一塊彌勒佛,希望所有人都健康快樂。

大約二個多小時后,兩塊光華閃亮栩栩如生的佛像玉佩,就出現在了石桌上,看着自己的勞動成果,李方滿意的笑了笑,然後將它們放到了桌子上的一個放着紅布的托盤裏。

「方哥,雕好了嗎!」就在這時程希年提着兩瓶水走了進來,看着李方伸著懶腰問道。

「恩,已經雕了兩塊了,你怎麼過來了??」李方回過頭看到程希年,回答道。

「這邊有份文件需要你簽一下,剛發你VX沒反應,問了諾姐才知道你在這邊,就直接過來了!」走過來看到兩塊精美的玉佩,程希年忍不住驚呼:「哇,方哥你這也太牛了吧,自己雕的玉佩這麼漂亮,你說你還有什麼不會的?」

「呵呵,我不會的東西還多著呢!」想想系統商城裏還有那麼多的技能,自己不過學習了幾項而已,而且都是些最常見最普通的技能,於是李方笑了笑搖著頭說道。

「方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謙虛了?」程希年笑着問道。

「我一直都是這麼謙虛好吧?」李方厚臉皮說道。

。。。。。。

時間飛逝,轉眼間就到了農曆二月初十,今天就是李方爺爺和奶奶的生日。

李方和諾諾提前一晚就已經回到了村裏,二伯一家也回到了村裏,兩大家子人全都到齊,準備給兩老過一個熱熱鬧鬧的生日。

「方子,二伯他們怎麼回來了?」看着院子裏在和李宏華聊天的二伯一家,秦銘好奇的問道。

「哦,今天是我爺爺奶奶的生日,他們回來給倆個人過生日!」

「啊,今天是爺爺奶奶的生日,你小子怎麼不早點告訴我,讓我也準備下禮物啊!」秦銘頓時大吃一驚,然後不滿的說道。

「沒事,爺爺奶奶從來不接別人的壽禮,每次過壽都是親戚朋友聚一聚,不喜歡大肆操辦。」李方對着秦銘笑着解釋到。

「那不行,我出去一趟,回頭再說。」

到了下午,李明皓倆夫妻在縣城接了丫丫以後也回到了村裏,所有人都算是到齊了。

爺爺奶奶兩人穿着喜慶的衣服,笑呵呵的坐在客廳里,與前來祝壽的眾人聊天,接受大家的祝賀。

「老闆,羊處理好了,要放在哪兒?」湖羊養殖場專門招來的工人,抬着處理好的湖羊來到了家裏。

考慮到今天人比較多,李方特地叫人載了一隻小羊,準備弄個烤全羊,這樣還能多幾道菜。

晚上,院子裏燈火通明。

三大桌子美食令人垂涎不已,金黃的烤羊排,散發出濃濃的肉香,羊肉燉蘿蔔,鮮香可口,還有紅燒魚,爆炒黃鱔,各種時令蔬菜,

這些食材幾乎都出自於李方自己家種的或者是養的,每樣菜肴都無比美味,色香味俱全,看的大家食慾大增。

由於爺爺奶奶不喜客套,因此大家都很隨意,今晚的饕餮大宴吃的大家都無比滿意,就連現在很少吃肉的大奶奶也忍不住多吃了幾塊肉,特別是田裏抓上來的黃鱔和黑魚的魚肉最受大家歡迎,很快就被大家消滅一空。

吃完晚飯,大家都聚集在客廳,爺爺奶奶坐在椅子上。

「爸媽(小叔嬸嬸)祝您們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祝爺爺奶奶(小爺爺小奶奶)健康長壽,長命百歲。」

李家第二代,還有第三代排好隊,向爺爺和奶奶拜壽。

「好!好!好……」兩老感受到子孫們孝心,一連三個好字,心裏十分欣慰,哪個老人不希望自己子孫滿堂,孝順和睦,看到自己的兒子孫子,還有兒媳婦孫媳婦,爺爺奶奶倆人的臉都充滿了笑容。

「呵呵,大家都找地方坐吧,看到一家人開心幸福,我和老頭子就心滿意足了。」奶奶滿臉欣慰的說道。

等李方的家人為爺爺奶奶拜過壽后,秦銘牽着小離走了出來,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禮物,對着爺爺奶奶說道:「爺爺奶奶,這是我們一家準備的禮物。方子也沒和我說今天是你們的生日,東西準備的有些倉促,實在是不好意思。這是我從別人手裏買來的藥酒,這酒不僅能滋養身體,活血化瘀,還能醒腦安神,對你們的身體應該有很大的好處。」

。。。。。。

。 而另一邊,接到通知后,葉臨天和凌雪薇就馬不停蹄地趕往大廳。

路上,凌雪薇還不忘對葉臨天囑咐道:「葉臨天,待會兒你別衝動,一定要好好認錯,知道了嗎?」

葉臨天雙手插在兜里,神色淡然地說道:「你放心,會有人道歉認錯的。」

聞言,凌雪薇無奈地嘆了口氣:「哎,算了,你還是別說話了,我來解決這件事。」

「好。」

看著凌雪薇擔憂的樣子,葉臨天點點頭,也沒有再說什麼。

很快,他們倆走進大廳,一瞬間就感受到了大廳里壓抑的氣氛!

見到二人,胡夢蓉和邱浩男當時就怒了!

胡夢蓉快步衝過來,抬手就要打凌雪薇!

凌雪薇來不及反應,只是下意識地閉上了眼!

然而,葉臨天卻是上前一步,抓住胡夢蓉的手腕,冷聲道:「上次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你還想來?」

轟!

葉臨天身上爆發出狂暴的寒意!

震得胡夢蓉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混蛋!事到如今,你還敢凶我?爸,你快看他啊!」

胡一萬見狀,怒喝一聲:「葉臨天!你好大的膽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打傷浩男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現在,你又想對我女兒動手嗎?」

邱浩男也是連忙衝上去,一把推開葉臨天,擋在胡夢蓉的身前:「葉臨天,你死定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葉臨天嘴角微勾,戲謔地笑著:「哦?那咱們走著瞧。」

「你!」邱浩男一時語塞,恨恨地瞪了葉臨天一萬,沒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