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兩道虛影浮現空中,正是一龍一虎,張牙舞爪,糾纏在一塊。

這當真是龍虎相爭,可怕異常。

「傳說,太陰伏龍體與太陽降虎體相結合可以誕生出陰陽龍虎體,孕育出陰陽符籙,那控獸之威將會成倍提升,更為恐怖,不知是真是假。」秦楓望着台上的交鋒,眯起了眸子。

兩群控獸拼殺得頗為激烈,沒多久便是出現了不少受傷者,被二人紛紛收起,而他們特殊體質間的比拼也一直在持續,且更為兇猛。

雖然貝蘭爾的修為稍遜一籌,但他憑藉着意志力堅持着,龍吟與虎嘯之聲依舊嘹亮,響徹擂台上空。 「李道強的情況,你應該都瞭然於心了。

不管他真正是什麼樣子的,但表面上,他都是喜愛武功高強的女子,對自己妻子也很不錯。

入了黑龍寨先不忙其它,他就是你的丈夫,我賈家的女兒、一定能做好一位妻子。」賈似道正色道。

「女兒不會讓父親、讓賈家失望。」賈探春福禮道。

「嗯,等你自己了解黑龍寨的情況后,應該怎麼做?」賈似道認真問道。

賈探春沉吟一下,肅然的冷靜道:「如今黑龍寨五位夫人中,赫青花、戚芳、公孫綠萼三人實力背景皆不行,不足為慮。

值得重視的,只有王語嫣和黃雪梅。

其中黃雪梅少在寨中,一心復仇,而且孤身一人,可示好與她,不難應付。

可慮者實則只有王語嫣一人。」

「王語嫣背靠王家,麾下還有逍遙派、靈鷲宮支撐,背景雄厚,本身實力也不弱。

雖然她本人性格溫軟,但她身後的人,也不會讓她弱於女兒。」

一番極為冷靜的話語,清晰明了。

這就是賈家女兒的教養、底氣。

既然嫁給了對方,那她當然要當大婦。

哪怕李道強表面上並沒有分什麼大婦,但實際上是必不可免的。

后宅中的權利紛爭,從來都不會停止。

地位、權力、利益、背景、影響力等等,從各方面都可以分出后宅女人之間的層次差距。

王家和賈家交好,關係很親密。

但終究不是一家,即使是一家都會有紛爭。

既然同處一個宅院,賈探春明白她跟王語嫣之間,自然而然、就要分出一個高下來。

因為男人只有一個。

更因為賈家需要她去爭,她在黑龍寨中的地位越高,就說明賈家在黑龍寨的地位越高、影響力越大。

聯姻的效果,自然也就越好。

賈似道露出一抹笑容,示意自己女兒繼續說。

「王語嫣本身性格上,不足為慮,主要在她背後之人。

尤其是靈鷲宮的天山童姥,還有她母親王夫人,王家的人也不會只看著。

不過在黑龍寨中,只要女兒不跟王語嫣撕破臉皮,她們難以插手什麼。

所以一開始,要交好王語嫣,徐徐圖之。

等在黑龍寨中掌握更多的權利,更大的影響力,以及李道強的寵愛,自然而然就能將其比下去。

之後要處於爭而不破的關係,做一個大婦應該做的事情。」賈探春冷靜無比的說道。

「嗯,不錯。」賈似道滿意地點下頭、微笑道。

頓了下,又意有所指道:「寶釵呢?」

賈探春微微沉默,正色道:「寶釵表姐是女兒的助力,可以引為左膀右臂,但也同樣要防著一二。

不過只要薛家依靠著賈家,寶釵表姐便不會有什麼機會。」

賈似道不可置否的笑笑,意味深長道:「記住、永遠不要相信任何一個人,尤其是一個女人。

身為一位妻子,你更永遠不要忽略了你的丈夫。」

賈探春一驚,李道強有可能不想寶釵姐成為她的助力嗎?

隨即便壓了下來,現在她不想去想那些,恭敬道:「多謝父親教導。」

「還有一位慕容秋荻呢?」賈似道話題一轉。

「慕容家野心勃勃,慕容秋荻好像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只是她勢單力薄,應該鬧不出動靜。

不過這也是她的優點,李道強也許會因此更信任她。」賈探春心中已經在考慮李道強的想法、立場。

賈似道輕笑一聲,指點道:「慕容家的事情,以及慕容秋荻,你不用多管。

不出意外,她不會招惹你。

行堂堂正正之勢、就行了。」

賈探春不禁皺了下眉,有些不懂。

是讓她不用理會慕容秋荻嗎?

「好了,你只需要記住為父跟你說的這些,就足夠了。

剩下的,去跟你母親學習。

出嫁之前,一定要學習好。」賈似道和藹道。

賈探春心裡一緊,這個母親自然是王夫人,她的嫡母。

那是一位后宅爭鬥的高手。

雖然不想,但還是乖巧應了聲。

「嗯,回去吧,過兩天會有兩個人前來,你熟悉一下。

在黑龍寨中,終究是要有一些忠心可用之人的。」賈似道溫和道。

「是,女兒告退。」賈探春一禮後退去,心裡有些高興。

兩個忠心可用之人。

她很清楚意味著什麼,這代表著重視,事關她的未來,她當然關心、高興。

同時,也代表著剛才的問答,她過關了。

賈似道此時心中也頗為滿意。

探春和寶釵都是聰明的孩子,有她們在,賈家在黑龍寨中的關係,便是穩了。

這、又是一條極為強大的關係網。

世家豪門的強大,便是這樣一條又一條的關係網組成的。

越粗越強大的關係網,就代表著自家影響力、底蘊越強大。

這是根基。

黑龍寨李道強這條關係網,足以讓賈似道他都感到高興。

兩天後,不知多少目光下,丁典為首的下聘禮隊伍,進入了臨安城。

一分為二。

一隊由丁典、魯妙子、徐子陵帶著隊伍向賈府而去。

一隊由蘇星河、寇仲帶著,向薛府去。

還在黑龍寨的宗師強者,差不多都派出來了,也表明了李道強的重視、態度。

至於慕容家那裡,實在是距離遙遠,為了以防萬一,才將哥舒天這位頂尖強者派出。

兩者之間的情況不同。

數百人的兩支隊伍,在繁華熱鬧的臨安城中前進。

一路大搖大擺,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目光。

毫不掩飾,賈府中、賈似道親自出面。

薛府中,薛家當代家主同樣出現。

雙方都毫不掩飾,正式定下婚約,並向外宣布,一月後迎親隊伍將到,娶賈家女、薛家女前往黑龍寨成親。

一日後,丁典等人返回。

雖然很快他們可能又要跑一趟,但禮節就是禮節。

就在丁典等人開始返回的同時。

黑龍寨中,李道強心中忽然一喜,看向後山方向。

終於成功了!

心神當即看向大強盜系統,強盜點一欄、多出了整整一個億。

徹底確定。

「呱~!」

(睡覺,雙周祝大家玩的快樂。)

······

。 李初晨雖然也看她了。

可是,李初晨並沒有像其他男人那樣,用充滿慾望的眼神猥褻她。

這一點,倒是讓上官婉兒感到挺意外。

陳凡有點怕李初晨,因為李初晨能憑藉自身的力量掙斷繩子。

這說明李初晨不是普通人。

陳凡覺得他不是李初晨的對手,就只能用上官婉兒來威脅李初晨。

「小子,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弄死上官婉兒。」

「呵呵,你們是一夥的,我還想看你們窩裏斗呢!」李初晨笑着說道,「陳凡,你不是要弄死她嗎?你倒是快點動手啊。」

陳凡聽了李初晨的話,他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得更難看了!

是啊,李初晨說得對。

陳凡和上官婉兒本來就是一個團隊的,他們都是炎國同胞。

只是因為陳凡動了歪心思,他想要佔有上官婉兒,才導致這場意外的發生。

別看陳凡用一把匕首抵在上官婉兒的脖子上,李初晨如果想要解決他,很容易。

陳凡只是普通人,他不肯定知道戰尊級強者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別說是一根繩子,就算捆住李初晨的東西,是一個鐵鏈,也一樣困不住李初晨的。

除非陳凡用的是特殊材料製作而成的繩索,才能另當別論。

「陳凡,不要……你千萬不要殺死我,我要是死了,我爸怎麼辦?」

上官婉兒這時着急地說道,「你快放開我,我不能死,我真的不能死。」

「哼,我才不管你那麼多,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全都是因為你。」

陳凡咬牙切齒地說道。

其實陳凡內心也是有點後悔的。

可是,後悔能有什麼卵用?陳凡現在都是騎虎難下了!

李初晨步步逼近過來。

陳凡也不知道李初晨會對他做什麼事情?

心裏開始害怕的陳凡,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揮舞着手裏的匕首,指向李初晨。

陳凡剛想開口喝斥,讓李初晨不要再靠近。

可惜陳凡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李初晨的身影一閃,就已經來到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