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修士宣傳公司是做什麼的。

基本上都是宣傳戰報和給普通人宣傳萬界古族有多血腥殘暴的。

就連如今走到一些小商業街,貼的電子廣告,都是一些戰報視頻。

不,有一部分是宣傳日常生活用品的。

善御聽完之後,有些訕訕道。

「可是,你開公司,那修鍊時間怎麼辦?」

雲空緩緩道:「你忘了我有技能了嗎?」

善御一聽,拍了拍腦門。

「對啊,你看我,差點忘了。」

想了想,善御和許安武面面相窺,隨後,善御咳嗽了一聲說道。

「我是有一個認識的學長,不過這學長和我有點淵源,如今就在極山城道院,但他在宣傳公司掛了個高層職務……。」

是的。

何止是淵源。

不過,現在他們也畢業了,這些過去,還是可以好好回憶一下的。

又不是小孩子了,誰還記得過去的仇恨。

雲空見善御這麼一說,有些無奈道。

「不會當年我們揍的那個學長就是他吧?」

許安武眼神有些複雜,點點頭。

「是他,不過我們如今關係還不錯,可以嘗試聯繫一下。」

既然雲空要做新媒體直播公司,他們思考了一會兒,覺得沒問題。

那就支持吧。

「那行,我幫你聯繫一下……。」說完,善御正準備去打電話,不過想了想,頓住了腳步。

他咳嗽了一下,朝許安武笑道。

「許兄啊,我記得你當年嚇哭那個學妹,家裡好像也有人做宣傳的,要不約出來,好生談談?」

開公司不是小事。

需要的人脈極廣,但是如今最關鍵的還是城主府方面。

城主府的話,雲空決定親自去一趟監察史註冊市場看看。

先把公司的事情解決。

不然善御他們聯繫到了人也沒用。

客廳中的許安武見善御這麼說,眼神有些惱怒道。

「我和那個小學妹早就沒聯繫了好吧!」

善御一臉深意,痛心疾首道。

「是嗎,我前天還看到你在偷偷打電話,那聲音應該就是那個小學妹吧,哎,本來說兄弟還想幫你一下,算了。」

說實話,那小學妹的聲音很奇特。

長得挺矮一隻。

嗯,雖然沒有賢鈺矮。

賢鈺這個是沒辦法了,當年他們私下組建了一個身高排行榜。

這麼一排,賢鈺算得上是全校最矮的女生了。

走在街上要是沒穿煉藥袍,看起來就是活脫脫的初中生一枚。

至少賢鈺長得矮,聲音也很軟。

而這個小學妹,膽子很小,長得矮,最關鍵的是,她的聲音很御。

和身高完全不符合。

當年善御其實是準備下手的,結果因為善御不喜歡這種小隻的。

所以就放棄了。

許安武是因為沒辦法,長得太粗狂了。

有個能聊天的女生都不錯了,他不挑!

。 海河大廈作為平州的地標性建築,每天都有無數男男女女女在這座建築物立面上班。

在這裏上班的,對外都可以自信的說一句自己是城市精英,因為這裏有一個巨無霸企業。

海河集團。

只不過這家集團從來都沒有出現在任何一個所謂的企業榜單上,連掌門人是誰都不清楚。

但是在這裏上班的人都知道,這家企業的實力非常可怕,說是富可敵國也不為過。

海河上班的節奏並不快,只要完成任務,你不來上班都沒問題,但今天不行,因為據說今天海河背後的大老闆要來。

林平安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孔青站在他的身後,他在這邊其實掛了一個總助的名頭,但實際上一年來這裏的次數加起來都不到五天。

林平安來的更少,以他現在的位置,其實已經不存在什麼事情需要自己操作了,他需要的是只是一個大方向。

林小蠻在海河實習,但是沒人知道她是林平安的女兒,更別提在某些事情給她開後門了。

不過今天不一樣,林小蠻終於偷偷溜進了自己老爹的辦公室。

「老爹~想死我了~嘿嘿…..」林小蠻可愛道:「今天怎麼想到下來視察工作?」

林平安柔和道:「過來談一筆生意。」

林小蠻驚訝了,作為林家的小公主,她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老爹到底是什麼段位,能夠讓他親自出馬的項目,最起碼也是十億級別。

本身就在海河集團實習的林小蠻也掌握一部分集團項目的動向,但是她卻一點反風聲都沒有收到。

「老爹,給我透個底唄?」林小蠻知道,這種機會可不常見的。

林平安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你要有興趣,可以留在這兒旁聽。」

林小蠻更驚訝了,林平安和別人談生意的時候,可沒有那種讓自己旁聽的習慣,特比還是他親自出馬的大項目。

這讓林小蠻心裏的好奇更加深了一層。

林宇到了海河大廈,凌寒在下面等待他。

他到來之前已經通過林小萌查詢了不少關於海河大廈的資料,雖然不多,但是一般人肯定是很難收集。

這是一家當之無愧的巨無霸企業,可以說已經深入西南地區的方方面面。

凌寒今天也是一身正裝,黑絲高跟鞋,上半身穿了很妥帖的西裝,完全就是一個標準的職場女性。

一路上這些員工見到凌寒,都恭敬的打招呼:「凌主管。」

而更讓這些人關注的是,凌寒竟然站在那個年輕人的身前,看起來像是在領路。

這已經不是驚人的消息,完全能夠說是嚇人的情報了。

整個海河大廈,能夠享受凌寒這樣對待的人一隻手都數的過來,這讓眾人都開始猜測那個青年的身份。

專用電梯一直到了四十六層,這裏是海河大廈的頂樓。

整個四十六層只有一間辦公室,但是一年也沒幾天有人,那就是林平安自己的辦公室。

凌寒敲了敲門,辦公室的大門打開,巨大的落地窗前有一個黑色的身影,他平靜的坐在辦公位上,氣場驚人。

林宇有些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走了進去。

凌寒站在門口,並沒有入內。

林小蠻看到林宇極為驚訝:「學霸小哥哥?」

林宇點了點頭:「小蠻你好,好久不見。」

林平安笑道:「本來應該讓你回家的,不過你說是公事,那咱們就在辦公事兒的地方談,談了再回家。」

林小蠻敏感的抓住了自己父親話語裏面的關鍵詞。

「回家。」

林宇苦笑道:「其實您沒必要這麼客氣…..也不要想補償我什麼,我不恨您的。」

林平安開懷大笑,年少離家在外打拚,有成功也有失敗,但卻都沒有此時此刻來的快意。

「所以我是不是該叫哥哥了?」林小蠻很聰明,從父子倆的對話裏面提取出了一個很關鍵的信息。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一個未曾謀面的哥哥,小時候就走丟了,卻沒想到會有再次見到的一天。

林宇遲疑了一下,然後認真的喊了一句:「爸,我回來了。」

林平安感覺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抖:「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

「所以你這個項目,預算是三千萬?」林平安聽完林宇的話,思忖道:「做社交….這個海河以前沒做過。」

林小蠻插嘴道:「現在年輕人就喜歡分享自己的生活,這個一定很有前途的。」

林平安想了想:「你有多大的把握?」

林宇搖頭道:「我想如果可以的話,最起碼應該也有六七成吧。」

「六七成….這樣吧,我給你三個億。」林平安笑道:「失敗也不怕,就當交學費了,經驗很重要。」

狗大戶就是狗大戶。

林宇腹誹了一句:「行吧….三個億可能會發展的更快一些…..」

林小蠻無奈道:「林總談個生意就三個億?也太小了。」

「有錢也不能亂來。」林宇皺眉道。

「三個億,我要一半的股份,等下讓孔青去把手續拿過來。」林平安笑道:「我本來以為,你來找我是要見白家那些人。」

林宇搖頭道:「過程很重要,我也不想讓悠悠在您這兒落一個不好的映象。」

「沒有的事情,我很看好這個兒媳婦兒,當然,如果你覺得那個叫張妙的姑娘不錯,我也可以幫你去找她家裏。」林平安笑道。

林宇無奈了,大概因為自己從小就被遺棄的原因,現在林平安在諸多事情上簡直就是放任自己亂來。

「你這是在教我當渣男,沒你這麼當爹的。」

林平安笑容溫和:「渣男這種事情,哪兒需要我教?走吧,帶你回家。」

…..

黑色的車隊從海河大廈的停車場魚貫而出,可以說相當的有聲勢,林宇和林小蠻一左一右坐在西南王的身邊。

西南王這位影子皇帝看着窗外的景色和越來越近的回家路,不由得感嘆了一句:「終於……回家了。」 《快樂星球》的進展很快,應宣傳部的要求,劇組加班加點的工作,然後把原本五十多集的劇情砍成二十多集,取其精華,把握住宣傳重點就可以了。

「現在我宣佈,《快樂星球》殺青了!」

沈城站在導演椅上大聲宣佈道,底下的孩子們歡呼雀躍,甚至有的還抹起了眼淚。

人群中,張利掐著嗓子喊了一句「沈導恐高,大家把他拋起來」,但他忘了,這裏不是哈哈樂,大家對拋導演這件事沒那麼敏感。

順着眾人詫異的目光,沈城看到了彎著腰一臉尷尬的張利。

「嘿嘿嘿,沈導,要是我說我只是開個玩笑,您相信嗎?」張利肌肉抽搐著,哭喪著臉說道。

「你說呢?」沈城一挑眉,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說每次那些人怎麼這麼來勁呢,原來背後還有你這個大聰明指揮着。」

張利都快哭了:「沈導,我就是鬧着玩兒······」

「是啊,鬧着玩好啊,我也想跟你玩一玩。」

沈城笑的愈發和藹了,片刻后,片場傳來了殺豬的哀嚎聲,單純是聽聽就讓人激靈靈一個哆嗦。眾人都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臉,分的大大的手指頭後面還露著一雙雙同情的眼睛。

······

剩下的工作也不用沈城親自操心了,人家宣傳部專門干這個的,到時候無論是播放渠道還是廣告平台都是最頂級的。

晏如也開學了,沈城在燕京留了幾天,兩個人整天甜甜蜜蜜的。劇組其他人也不催,這種公款旅遊的機會可是用一次少一次,他們巴不得沈城多玩兩天呢!